【FFCC-ROF】劇情翻譯:第6章 破壞之塔(破壊の塔)

第6章
破壞之塔
破壊の塔


  • 自家的村子

在阿爾帶著姐弟返回村子的同時,另一方面,史提爾茲金正背著行囊,和佇立在村子出入口前的拉特夫以及米絲話別。

「那麼,大叔、米絲姐也請多保重喔。」史提爾茲金說道。

「真是突然哪,再多待一陣子嘛是也。」米絲皺眉道。

「米絲說得沒錯。」拉特夫也說道:「不用這麼急著去旅行吧?」

「呼……」史提爾茲金轉過身去背對兩人,語帶惆悵地開口道:「謝謝你們的提議,但我是個四處旅行的莫古利,習慣了那種浮萍般的生活方式,即使我自己也不明白原因何在。」

「這樣啊,史提爾茲金也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呢。」拉特夫說道。

「什麼嘛,不過是受了我借你那4本《莫古利流浪者──一條好漢的旅程情懷》的感化而已吧是也。」米絲竊笑道。

「噓──!噓──!」只見史提爾茲金慌慌張張地轉身對米絲說道:「大姐,那是秘密啦!」

「但是,那兩個孩子會很寂寞吧。再等一下,阿爾就快回來了。」拉特夫說道:「要外出旅行的話,不跟他們說一聲嗎?」

「不……」史提爾茲金有些無奈地回道:「我不擅長這種事啊。」

「不用擔心是也。」米絲接口:「拖延戰術成功是也。」

史提爾茲金轉過身去,果然,只見阿爾正帶著潔琳卡以及尤里返回村子。

「咦,史提爾茲金?」尤里首先開口。

「糟了,被發現了。」史提爾茲金不好意思地說道。

「又要……出外去旅行了嗎。」潔琳卡問道。

「不是啦,只是大概遠征個幾天,把這附近的看板都給寫完──」史提爾茲金正想搪塞過去,隨即又不安地扭來扭去,老實招認:「呃、呃……呼……我是個四處旅行的莫古利,那種浮萍般的生活方式還是比較適合我。雖然在這裡才待了幾天而已,但對你們兩人的回憶,讓我增加了許多寶物。再會的時候,小夥子和小姑娘的成長真令我高興──」

「史提爾茲金……」尤里開口。

「……你話還真多。」潔琳卡接著說完。

「咕……」史提爾茲金語塞。雖然想笑著向兩個小朋友道別,但年幼的孩子似乎不懂離別的感傷。

「又不是這輩子都不見面了,那種表情不適合小子和小姑娘啦。」史提爾茲金只得如此安慰兩人。

「你們回來啦是也。」米絲也開口:「好喝的湯已經煮好囉是也,去洗洗手,就可以吃飯了是也──」

「太棒了!」尤里樂極地喊。

「哇,好期待啊──!」潔琳卡也附和道。

「大家全都到齊了,是有什麼事嗎阿爾?」阿爾似乎還沒搞清楚眼前的情況。

「有趕上真是太好了。」拉特夫也對兩個孩子開口:「今天和阿爾到哪裡去啦?」

「嗯,在有大莫古利草的山頂上,打退了魔物喔。」尤里興奮的說道。

「你在說什麼,教人聽不懂啦。」對於弟弟興奮到有些語無倫次的語氣,潔琳卡出聲說道。

「玩得盡興就好,沒事就好。」

姐弟倆正在向爸爸報告今日行程的同時,史提爾茲金悄悄地轉過身去,正想偷偷離開──

「啊,史提爾茲金!?」尤里發現史提爾茲金的動作,出聲叫住了牠。

史提爾茲金聞言,僵住了一會兒,才轉過身來對兩人開口:

「再見了小夥子、還有小姑娘。雖然只有幾天而已,但我很快樂。下次見面的時候,希望你們都更健康喔!」

「史提爾茲金,謝謝你的看板!」尤里道謝道,他已經注意到,之前在許多地方都看到過的、寫有各種提示的告示板,正是出自史提爾茲金之手。

「也幫我們向其他的莫古利們問好喔──」潔琳卡也說道。

「……啊啊,再見了!」史提爾茲金感動已極,只能簡短地說出這樣的句子。

「以後再見──!」

史提爾茲金於是就那樣走出了村子。在向佇立在村子對外的出入口前的阿爾蹦跳一下示意後,史提爾茲金就再度踏上了旅程。

「走了啊。」拉特夫喃喃道:「下次還會再見面的。」

「呃,不是很快就會再見面的嗎?」尤里不明白這樣的離別的意義,天真地問著父親。

「很快的對吧?」潔琳卡也說道。

「呼呼,是這樣啊。」拉特夫笑了笑:「既然你們是這麼想的話,那一定是這樣吧。你們兩個,已經黃昏了,差不多該回家去了。」

「是──」

「肚子餓了呢~」

「馬上就可以吃飯了是也──」聽見小朋友的話,米絲笑著說。

「……」就在眾人正打算打道回府的當下,阿爾卻仍佇立在村子的出入口前,不知在觀察著什麼。直到潔琳卡的叫喚才把他拉回了現實:

「怎──麼──了?吃飯了唷──」

「我馬上就來了阿爾。」阿爾仍看著遠方,喃喃道:「呣,這天空、還有風的流動,看來今晚會下雨呢阿爾。」

沉默了好半晌,阿爾又喃喃自語:

「……下雨嗎……真討厭啊阿爾……」

「阿爾──!肚子餓了啦──!」

「好了,先別管了,大不了全部都吃掉是也。」米絲的聲音傳來。

聽到米絲這番話,阿爾才急急忙忙地轉過身來:

「等等等、等一下,我也肚子空空了阿爾,留一點給我啊阿爾──」


時間到了夜裡,果然一如阿爾的預測,天空開始降下傾盆大雨。

一個有著紅色眼睛、身形佝僂的人影──庫‧賈斯裴爾踏著極緩慢的步伐,慢慢接近了村子。。

一切的分界點,就從這一夜開始。

在潔琳卡與尤里的家中,一家三口正圍著桌子坐著,兩個小孩子則正興致勃勃地看著父親專心地擦拭著一把長劍。突然,從家門的方向,傳來了清晰的敲門聲響。尤里聽見了,便起身走向門口去打開了家門。奇怪的是,門外卻空無一人。

「是誰呀?咦?奇怪……」

「好冷喔,快把門關上啦。」感受到屋外傳來的寒意,潔琳卡抱怨道。

「喔……」尤里走出門外張望起來:「是誰呀?米絲?阿爾?」

突然,阿爾混雜著驚慌的吼叫,打破了和平的氣氛:

「拉特夫先生!是神殿的傢伙啊阿爾!」

「尤里,快回來!」拉特夫豁然站起,同時朝門口的方向緊張地大叫起來。說時遲那時快,尤里嬌小的身軀也在此時從門外被人打飛入家中,在碰咚一聲後,他結結實實地摔上了牆、又滾落至地面。

「尤里!」潔琳卡尖叫起來,並朝弟弟癱軟的身軀跑去:「尤里?尤里?」

在尤里之後,一個身形佝僂、戴著奇怪的面具、眼睛閃爍著紅色的妖異光芒的男子緩緩走入屋內,拉特夫一看,立刻皺緊了眉頭、咬牙切齒地開口:

「你是庫‧賈斯裴爾!」

「哈哈哈……九年不見了,你還活著呀。」賈斯裴爾看著拉特夫走來,幾乎是懶洋洋地開口:「就和當時一樣呢──」

「你這傢伙……」拉特夫舉起了劍,吼道:「不只是雅潔絲,連孩子們都……!」

「我這次來,是奉了教皇之命。」賈斯裴爾獰笑著開口:「將作為『預備』之用的……」

「你這傢伙……!」拉特夫按捺不住,便對賈斯裴爾發動了攻擊,但對方對於這次的攻擊似乎是不痛不癢。

「原來如此,看來你是想動手了呢……」賈斯裴爾開口:「那麼……」

突然,賈斯裴爾的身影已經不在原地,下一刻,他便出現在拉特夫面前,還單手揪住拉特夫的衣領,輕而易舉地將他舉起。拉特夫無法抵抗,手中的長劍也離了手,應聲插入一旁的牆上。

「既然如此,就讓你去和雅潔絲小姐作伴吧。」賈斯裴爾冷笑道。

看著這突發的一幕,潔琳卡和尤里又驚又怕、卻又無計可施,只能瑟縮在角落害怕地看著。但在看見父親被對方攻擊時,尤里不知哪來的勇氣,只見他掙扎地跑向父親的長劍並拔起,從賈斯裴爾背後攻擊過去。但遭殃的不是賈斯裴爾本人,而是掛在他身上的詭異面具。

「討厭!」賈斯裴爾又驚又氣地大吼:「這、這這、這個小鬼!看看你做了什麼好事!這可是教皇殿下賜予我的重要面具啊!你竟敢、不、不可原諒!」

賈斯裴爾一邊說著,也一邊轉過身來向尤里走去。拉特夫應聲跌落在地,尤里則是害怕地緊貼著牆、完全無法動彈。

眼見賈斯裴爾露出了空隙,拉特夫連忙拔起劍,朝賈斯裴爾攻擊而去:

「我不會饒過你這傢伙的!覺悟吧!這次到外面去解決!」

只是,賈斯裴爾對於拉特夫的攻擊似乎完全不以為意,只見他開始笑了起來,陣陣黑色的魔法波動也在此時從他手上溢出,並逐漸凝聚成形:

「就憑你也想對付我?」

「那你想怎麼樣?」拉特夫絲毫不敢大意地盯著對方。

「就這麼做!」

賈斯裴爾突然一甩手,手上的魔法波動力隨即往尤里的方向衝去。說時遲那時快,只見拉特夫扔下了劍並衝向尤里的方向,伸出雙臂護住他們,而讓那股攻擊的波動硬生生地擊中了自己的背部。

「嗚啊!」

「還沒完呢!」賈斯裴爾又一甩手,另一次攻擊隨之發出,同樣毫無差錯地擊中了拉特夫。

「爸爸!」尤里大叫出聲。

「沒……事的。」儘管如此,拉特夫仍擠出虛弱的笑容,笑著對尤里和潔琳卡說道。

「那這樣如何?」賈斯裴爾以拉特夫的長劍刺向了他的背部。拉特夫的眼神陡然一變,卻仍咬著牙,不發一語。

「爸……爸?」尤里害怕地叫道。

拉特夫沒有回應尤里的叫喚,而是就那樣向前倒下。

「爸爸!」

此時,賈斯裴爾單手將潔琳卡幼小的身軀一把抓起。

「呀!?」潔琳卡驚恐地尖叫起來。

「放、放開她!」尤里見狀,顧不得彼此力量的差距,他便撲向了賈斯裴爾,卻輕易地再次被打飛出去。

「尤里!」看見弟弟遭到攻擊,潔琳卡大叫起來,無奈卻掙不開賈斯裴爾的箝制。賈斯裴爾也隨之狂笑起來,那瘋狂的笑聲、混雜著雨夜的窸窣,聽起來竟是格外地刺耳。

但是,他的笑聲卻在受到一個自他身後發動的攻擊而嘎然停止,他手裡抓著的潔琳卡也因此跌落在地。只見應該已經無法再度起身的拉特夫正站在賈斯裴爾的身後,臉上帶著令人望之生畏的表情。

「什、什麼!」賈斯裴爾驚恐起來,隨即又挨了一拳。

趁著這個空檔,尤里連忙跑到潔琳卡的身邊。

「你是怪物嗎?為什麼還能活著!?」面對身受重傷卻還能繼續行動的拉特夫,賈斯裴爾害怕起來,喘著氣說道。

「為了保護孩子們,我什麼都做得出來。」拉特夫說道:「這兩個孩子……是我的一切啊。」

拉特夫說完,便朝姐弟倆走了過去,還一邊喃喃地唸著:

「尤里……潔琳卡……」

「爸爸……?」潔琳卡的聲音夾雜著恐慌。

「你們兩個……對不起……會過得很辛苦吧。」拉特夫帶著最後的笑容,斷斷續續地說:「我……能和你們相遇……真的是太好了。」

拉特夫說完,就站在原地,好一陣子沒有任何動靜。

「爸爸?」尤里害怕地向父親靠近過去:「爸……爸?」

接著,隨著賈斯裴爾走向兩人的動作,拉特夫也重重倒落在地上。和先前不同的是,他再也不會有任何動作了。

賈斯裴爾見狀,開始狂笑了起來。

「哈哈哈哈哈哈哈……結果,你就這樣……」

在賈斯裴爾那令人毛骨悚然的笑聲中,潔琳卡掛在胸前的水晶開始共鳴。只見姐弟倆手牽著手,光芒也開始聚集於水晶之上。光越來越強、也越來越刺眼,終於,賈斯裴爾察覺到了異狀,扼住了他恐怖的笑聲。

「怎、怎麼可能!這力量是……」賈斯裴爾驚慌起來:「你們想拖著我一起自滅嗎!?」

光線越來越強,賈斯裴爾的慘叫聲也越來越小聲,終於讓眼前的一切都被一片刺眼的白色所覆蓋──


在尤里睜開眼睛後,等待著他的,是屋內凌亂的景象,以及父親冰冷的遺體。而他所做的第一件事,便是獨自埋葬了父親。

「好痛!」

在那個寒冷的夜裡,他獨自挖掘著墓穴,儘管手指割破了、口中也因為寒冷的氣溫而頻頻吐出白霧,他仍繼續挖著。

曾經呵護他的人,一夕之間都消失無蹤。

最後,尤里在父親的墳前,放置了做為墓標之用的石塊。那提醒了他,他的父親就長眠在這冰冷的土下。

接著,尤里回到家中,開始忙碌準備起伙食來。好半天之後,他才總算弄出一碗湯來。

「……對不起喔,我回來晚了。吃的東西馬上就準備好了。」只見尤里端著湯碗走向床鋪的方向,還一邊開口道歉:「沒事吧?可以自己吃嗎?不然我來餵妳好了。」

在無聲的動作中,尤里的聲音又響起:

「好吃嗎?對了,對不起啊,我對料理實在是不拿手。」尤里有點不好意思地笑笑:「啊,可是這點潔琳卡也一樣,啊哈哈……哈哈……」

在一片沉默中,尤里的笑聲停止了。取而代之的,是泫然欲泣的表情。

「我不要這樣……」尤里斷斷續續地說:「妳說點什麼好不好……」

但是,潔琳卡仍逕自以茫然無神的目光,看著不知名的方向。她的頭髮幾乎全數轉白,眼神也變得呆滯灰白,此時的她,相較於與先前那個會活動、會說話、會思考、會笑的小女孩,簡直判若兩人。

「……」

「……」

尤里轉頭去看著家裡的桌椅。明明是才不久之前的事,坐在那裡的、幸福的一家三口,竟然已經遙遠得像是好久以前的事情。


季節遞嬗,轉眼間,灰濛濛的寒夜,已然被滿天繁星的夜空所取代。尤里佇立在父親的墓前,低著頭,看著做為墓標的石塊、以及插在石塊旁的長劍。

「爸爸……我……該怎麼辦才好……」尤里開口向不存在的父親說話:「我知道要去做什麼,可是……好可怕。說不定我沒辦法變得那麼強,但那是不行的。無論我會怎樣都可以,但是我想守護潔琳卡。我已經不想再挖掘墳墓、把重要的人埋在土裡了。」

當想著不可能做到的時候,就已經斷絕了可行之道。只有相信能做得到的時候,世界會因為你們的力量而有所改變。

不受挫折的心,沒有做不到的事。

像是在回答尤里般,父親曾說過的話語自回憶中跳脫出來,久久不絕於耳。

「爸爸……說得也是,我就來劈柴吧。」尤里像是理解了什麼一般:「請看著吧,爸爸,我會變強讓你看的。」

尤里隨即又搖了搖頭,並拔起父親墓旁的長劍:

「不,不能這麼說,我不會放棄的……要活下去……要活下去啊。」


從那天起,尤里就不斷地練習著劈柴、揮劍的動作。

不論是下著雨還是飄著雪,在作為標記的石塊前,總有一個勤奮地進行著練習的身影。而在不知不覺間,時間繼續往後推移,當年才9歲的孩子。轉眼間已經長成一個12歲的小小少年。

那天,尤里照例將一塊木材高高拋起,自己也隨之一躍而起,一面也拔出了劍。

很快地,劍的光影在空中揮出兩道痕跡,等到尤里落地時,這塊木材已經被分為數塊,接著也紛紛落地。

突然,一個十分熟悉、卻又不存在於現實的聲音,自尤里的心中響起。

(尤……里……)

尤里抬頭,四周一如往昔。他甩了甩頭,又繼續原先揮劍的動作。

(尤里……尤里……)

尤里再度停下動作,轉過身去,竟然看到了令他驚愕不已的景象──

──同樣也已經12歲的潔琳卡,不再是死氣沉沉的模樣,她的眼睛恢復了神彩,頭髮也再度染上了金色的光澤。

此時,她佇立在家門前,看著尤里的方向,像是在確認一般。

「啊……」尤里顫抖地走向潔琳卡:「潔琳……卡?」

(尤里……)潔琳卡的聲音又流入他的腦海:(是尤里吧?)

「嗯,潔琳卡……是呀,是我啊。」終於聽見了夢寐以求的聲音,尤里連聲音也顫抖了起來。

(你變了……好多呢。)

「潔琳卡也是啊……」

(是……嗎?)

「潔琳卡……妳的聲音?」尤里這才注意到,潔琳卡的聲音並不是由她口中發出的。潔琳卡會意地點了點頭:

(──嗯,好像發不出聲音。)

「沒關……係……我……」尤里哽咽起來:「潔琳卡……妳回來……了……」

(──對不起。)

「潔琳……卡……」尤里的哽咽化為哭泣的聲音:「歡迎妳回來……」

(尤里……)

「太好……太好了……能再叫……我的名字……」尤里只能斷斷續續地對著姐姐說著:「潔琳卡……潔琳卡……」

(可以了喔,尤里。)

「嗚……」尤里突然跪倒在潔琳卡面前,嚎啕大哭起來:「嗚……嗚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

即使是父親死去、親如家人的阿爾和米絲也一併失蹤、唯一的姐姐陷入停滯時,尤里也不曾掉過一滴眼淚。

他兀自將自己陷於忙碌中,獨自埋葬了父親、照顧喪失行動能力的姐姐、努力練劍,在沒有人陪他面對這些事情的那段時光中,讓自己忙得沒有時間哭泣,似乎是唯一的因應之道。

直到現在……終於有一個他一直在等著的人回到他身邊。

也直到現在,他才終於延續3年前,就一直停留在那裡的悲慟。

(我回來了……)潔琳卡閉上眼睛,靜靜地擁著泣不成聲的雙胞胎弟弟:(尤里……我回來了……)


在父親曾對兩人訴說過與母親相關的往事的湖邊,依然閃爍著點點的螢光。尤里和潔琳卡坐在湖邊,看著水上的光點飛舞。

「爸爸的老地方?」尤里首先開口。

(嗯。)

「哪,潔琳卡。」尤里繼續問道:「接下來該怎麼辦呢?」

(我不知道……)潔琳卡搖了搖頭:(尤里呢?)

「我想在潔琳卡身邊,但是──」尤里沒有再說下去。

(沒關係,不用隱瞞……)潔琳卡停頓了一下:(尤里想怎麼做呢?)

「我……我想挺身而戰。」

(……)

「不是說要復仇什麼的,只是,想連爸爸的份一起活下去。」尤里繼續解釋:「或許那傢伙不會再來了也說不定,但是在這裡悄悄地生活著,也不是辦法……」

(……)

「如果那種時刻再度到來,我一個人……那時,阿爾說了神殿的傢伙這樣的話。」

(……!)潔琳卡露出了吃驚的表情。

「那傢伙就在雷貝納‧提‧拉,而他知道了這裡的事情。我想,那傢伙是不會輕言放棄的,所以……」

(……是嗎……)像是有所理解一般地,潔琳卡靜靜地發動了水晶的力量。

「所以潔琳卡就留在這裡……」尤里這才發現潔琳卡的水晶正在發動,還綻放出熟悉的耀眼光芒:「潔琳卡……?」

(這就是我的力量……)潔琳卡的聲音流入他的腦中:(接下來……就是去使用這份我也不甚明白的力量。阿爾一開始教我魔法時,我就明白了我的任務為何。光是使用力量,並不能給予力量任何意義。所以……這份力量由你來使用,尤里。給予我的力量意義,就是你的目的。我們就是為此而生的。)

「但是……該怎麼做才好呢……」尤里仍不得其解。

(只要用想的就好。要變強、變得更強──就像當時劈柴一樣……將我和你連在一起的東西。)

「那、那時候也是?」尤里很是詫異。

(我不是說過嗎?)潔琳卡笑了:(那不是你一個人的,而是我們的。要好好聽姐姐的話哪。)

「那樣說太狡猾了。」尤里也笑道:「我們是雙胞胎呀,是一起出生的,哪有什麼姐姐不姐姐的。」

(……)

「……」

「走吧,潔琳卡。」尤里看向湖面:「我們還有該做的事。」

為保護本人創作資料不被任意轉載,本頁面禁止使用滑鼠右鍵與鍵盤進行複製,不便之處請多包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