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F4-DS】劇情翻譯:第10章 帕羅姆與波羅姆(パロムとポロム)

第10章
帕羅姆與波羅姆
パロムとポロム


  • 巴隆城

回到巴隆城,一行人決定去謁見巴隆王,將事情問個清楚。但在通往謁見廳之前的廳堂,一行人卻先遇上了巴隆的近衛兵長‧貝岡。

看見塞西爾,貝岡驚訝地開口:

「塞西爾殿下……!你沒事啊!」

不同於貝岡的驚訝,塞西爾卻凝重地看著對方說道:

「貝岡……果然連你也……」

「我怎麼了……?」貝岡不解地問道。

「成了格爾貝薩的手下……」塞西爾嚴肅地說道。

貝岡聞言,神色一凜,說道:

「身為近衛兵長,憑著我對巴隆的忠誠,可沒那麼輕易地就被敵人所控制。」

聽到貝岡這麼說,塞西爾像是放心不少,進而向貝岡打聽起來:

「你聽說了席德被抓走的事情嗎?」

「我率領剩下的近衛兵去營救席德。卻只有我活了下來。」

「這樣啊……那就一起走吧。有你在的話,我就放心多了。」

「是!」

於是,貝岡加入了一行人的行列,準備前往去謁見巴隆王。

正當一行人舉步要前進的同時,波羅姆和帕羅姆卻停下了腳步。塞西爾見狀,也停下腳步,疑惑道:

「怎麼了?」

「我聞到了啦。」帕羅姆叫道。

「對呀,充滿了魔物的味道呢……」波羅姆也點頭。

「什麼……!」貝岡向四周看了看,警戒起來,「小心呀,塞西爾殿下!」

「真是的,臭死人了啦!」帕羅姆一邊說著,卻一邊走到了貝岡面前。

「要演戲的話,你至少也演得像樣一點嘛。」波羅姆也抱怨道。

塞西爾這才明白貝岡的真面目,轉向了貝岡說道:

「果然連你也……!」

眼見自己的身分被拆穿,貝岡不以為意地開口:

「雖然很想叫你們就此罷手,不過,那一位給了我非常了不起的東西。」

說著,貝岡的形體開始扭曲起來,他同時也叫道:

「就是這麼棒的力量!」

緊接著,貝岡便在一行人面前變化成扭曲的型態,對著眾人展開了攻擊。不敵眾人凌厲的攻勢,貝岡敗下陣來,變化為魔物的身軀,也隨之消失無蹤。

「你太大意了哦,大哥!」帕羅姆轉向塞西爾說道。

「連貝岡也……」


進入了謁見廳,巴隆王像往常一般坐在王座上,向下睥睨著來者。看見塞西爾,國王以熱絡的語氣開口說道:

「塞西爾,你平安無事啊。看來變得更穩重了呢。」

「殿下……」

「噢噢,你的模樣,是聖騎士對吧。是嗎,你成了聖騎士了啊。但是,聖騎士是不行的哦……」

「殿下……」塞西爾開口,隨即又改口:「不,巴隆王。」

「巴隆王?咕喀喀喀喀,那是誰呀?」國王竟笑了起來:「噢,對了,我想起來了。的確,有個愚蠢的人類說什麼、這個國家不會交給你。我呀,就偽裝成了那個傢伙啦。」

說著,國王的笑聲突然尖銳了起來:

「呀哈哈!」

「你這個傢伙,把陛下給……!」發現眼前的人果然不是自己所愛戴、視為父親一般的國王,塞西爾憤怒地說道。

「你想見他嗎?想和國王見面嗎?我可不像史卡爾米琉涅那麼沒用的喔。」偽裝成國王的人輕蔑地說道:「那傢伙雖然是四天王中的一人,可是意外地弱小的哪……」

「你竟敢做出這種事……!」

「我就是格爾貝薩的四天王之一,水之凱納茲歐(カイナッツォ)。」

在報上名字後,對方突然變身為一副駭人的模樣,隨即以強大的水攻迎向一行人而去。

在一行人的努力之下,水天王也敗下陣來。正在眾人鬆了一口氣的同時,身後的大門卻砰然地被撞開,一個身材矮壯的男子隨後衝進了室內,還一邊放聲大吼:

「這個──冒牌國王!你好大的膽子,竟敢把我關在那種充滿霉味的地方!」

男子入內,沒有看見冒牌國王,而看見了塞西爾等人,不覺一愣:

「啊、啊咧?」

「席德!」

席徳看見塞西爾,態度立刻完全改變,便成了夾雜著興奮情緒的叨語。

「塞西爾啊!你還活著呀!我擔心死啦,你這個……」

「抱歉。」

「羅莎怎麼了?她相信你還活著,就從巴隆跑出去了……」

「羅莎……被格爾貝薩抓走了……」塞西爾自責地說道。

「混帳東西!有你在,怎麼還會發生這種事情!」席徳大怒:「不過,那個格爾貝薩……用我的飛空艇做了那麼多壞事,連羅莎都被他……」

「那女孩危險了。」泰拉連忙出聲,又轉向席徳:「快點帶我們去見識你引以為傲的飛空艇吧。」

「什麼啊,這個沒禮貌的老頭子是誰啊?」

「我可不想被你這麼說!」泰拉反駁。

「好了好了……您就是席德先生吧。」波羅姆連忙出面打圓場,向席徳介紹起來:「這位是泰拉大人,是個偉大的賢者。這一位是法布爾的武僧長,楊先生。而我則是米西迪亞的見習魔道士‧波羅姆。」

「真是的,兩個人明明都是老頭子,還像個小孩一樣。」帕羅姆咕噥道。

「那個說話沒大沒小的,是我的雙胞胎兄弟‧帕羅姆。」波羅姆指著帕羅姆介紹道。

「哼,裝乖小孩。」帕羅姆抱怨道。

「初次見面。」楊也對席徳做了個揖:「這裡是很危險的,不快點離開是不行的……!」

「很懂得禮貌嘛你。」席徳轉向楊,讚許道。

「席德,哪裡有新型的飛空艇?」塞西爾問向席徳。

「呼呼呼……」席徳竊笑起來:「在沒──有人知道的地方!我稍微弄了點小機關。」

「沒時間閒扯這些了,這可關係到羅莎的性命啊!」泰拉說道。

「你這老頭子真囉嗦,不用你多嘴,我也知道啦。」席德反唇相譏,又轉向塞西爾,示意他跟上自己:「來,往這裡!」


一行人走出了謁見廳,正在通過其間的通道時,倏地,水天王的聲音又迴盪在四周:

「喀喀喀……縱使被你們打倒了。但是,我可寂寞得很哪……哼哼哼……即使死去了,也要讓你們領教一下我這個水之凱納茲歐的可怕!就讓你們好好體會後,再死去吧……我先到地獄去等著了!呃嘿嘿嘿嘿!」

突然間,兩旁的牆壁似乎是受到了什麼的壓力一般,竟逐漸往中間靠攏了過來。

「牆壁……!」泰拉見狀,不禁開口說道。

「打不開!」席徳連忙去開啟身後的門扉,門卻紋風不動。

「這邊也一樣!」泰拉也試了另一端的門扉,卻得到相同的結果。

眼見眾人即將被牆壁壓扁,塞西爾和楊連忙去扺住兩旁的牆壁,席徳和泰拉也分別跑去幫忙,卻似乎徒勞無功,牆壁仍繼續往中間靠攏。

波羅姆和帕羅姆交換了個會意的眼神,便分別跑到兩面牆壁之前站定,似乎要採取什麼行動似地。

「帕羅姆?波羅姆?」塞西爾疑惑地叫著兩人。

「大哥,多謝你了!」帕羅姆轉向塞西爾,笑著說道。

「我很高興能遇見大哥哥喔!」波羅姆也笑著說道。

察覺到兩人的行動有些蹊蹺,泰拉連忙大叫:

「你們兩個要做什麼!」

「我們是不會讓你們在這裡被殺的!」帕羅姆回道。

「泰拉大人!塞西爾先生就拜託您了!」波羅姆轉向泰拉,堅定地說道。

接著,姐弟倆相對而望,帕羅姆點了點頭,說道:

「要做了哦,波羅姆!」

「嗯!」波羅姆也點了點頭。

就在其他人還沒搞清楚兩人的行動前,隨著法術的詠唱,魔法的光輝已經佈滿在兩人的周遭──

「石化術(フレイク)!」

原本前進著的牆壁停止了動作。在兩面牆壁之前,各出現了一尊石像,抵住了推動牆壁前進的壓力。

而那兩尊石像,則分別是對自己使用了石化術、將自己化為石頭的……波羅姆和帕羅姆姐弟──

面對這種局面,塞西爾只能不知所措地看著兩人,喃喃地說道:

「帕羅姆……波羅姆……」

「他們用石化術把自己給石化了……等一下呀……」泰拉說道,隨即站到兩人中間,施展起魔法:「治癒術(エスナ)!」

無奈兩人是依照自己的意志石化的,治癒術並沒有發揮效果,姐弟兩人依然保持著石化的狀態。

「混帳東西……」泰拉沉痛地說道:「要送死,就讓我這個老人去就好了呀……」

「他們……年紀都還這麼小……」楊也低下頭去,沉痛地說道。

席徳先是頓了頓足,好半晌後,他才對眾人說道:

「總之,先出去吧。到企業號(エンタープライズ)去!」

塞西爾點了點頭,忿忿地說道:

「給我等著吧,格爾貝薩……!」


另一方面,感應到手下戰敗的格爾貝薩,正喃喃道:

「連凱納茲歐都被打敗了……看來他們又更強了……」

「只剩下一個水晶了……」凱因出聲提醒道。

「這我知道……不過,那個有點棘手。」

「那麼,就叫塞西爾去取得如何?」凱因建議道。

「讓那傢伙……嗎?」

「這裡可是有羅莎在呀。以水晶做為交換條件……這樣不是正好嗎?」

「原來如此……這倒也是……還可以順便解決掉那個傢伙……」

「那就由我去傳話吧。」凱因說著,正要舉步離開,卻被格爾貝薩叫住。

「凱因!」

凱因停下了腳步,卻沒有回頭。

「我要證明,我比塞西爾更強。」

語畢,凱因便頭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為保護本人創作資料不被任意轉載,本頁面禁止使用滑鼠右鍵與鍵盤進行複製,不便之處請多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