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 4】劇情翻譯:深入設定

  • 艾爾迪
  • 莉琪雅
  • 雷奇烏斯
  • 畢羅巴
  • 托倫托
  • 蓋亞
  • 芙拉米
  • 史特勞德
  • 面具導師/格藍斯

  • 艾爾迪(エルディ)

相傳身為羅利瑪王國的繼承人,都會在臉頰上出現「龍紋印記」。這是代表這個王子將來會成為足以屠龍的強者。事實上,曾有過這個印記的羅利瑪的歷代國王,雖多被稱讚為英雄,但其實常常領導軍隊進行無意義的討伐、或是殘虐的戰爭。現任羅利瑪國王的史特勞德,臉頰上也出現了龍紋印記。歷經數代王位繼承人中,都沒有這項特徵。也因此,大家都希望這位年輕的王子能夠成為一個好君王。但是史特勞德即位以來,卻大肆從事強化軍備等舉動,並解除了原本身邊的將軍以及參謀的職務,並將其處刑。因此漸漸地造成人心的浮動。

原是羅利瑪王國先王的第二夫人所生的艾爾迪,他在羅利瑪作為第二皇子的日子,只到而當時5歲的異母兄弟,第一皇子──史特勞德將其流入海中,意圖將他謀殺為止。艾爾迪和史特勞迪德的臉頰上,同樣都有身為繼承人應有的龍紋印記,這在歷代的王室繼承人中,是前所未見的現象。而王宮內的賢人以及占卜師對於這個現象,給予了「不吉」的評論。也因此,這也就成為了王宮中的一項秘密。但是數日後,艾爾迪臉頰上的龍紋印記卻消失無蹤,這在過去的記錄中也是前所未見的。也因此,為艾爾迪招致了遭到兄長流放於海中的命運……

而當時位於伊爾加島的原初之大樹,或許是感應到這個嬰孩在未來所背負的責任,於是驅使全世界的精靈們前去搭救這漂流於海上的嬰孩。感應到大樹意志的水精靈以海水來守護他;風精靈以風之力捲起波浪,將他飄向伊爾加島;闇精靈為他遮蔽白天強烈的日照;光精靈為他照亮夜晚的黑暗;月精靈為他驅趕棲息於海中的魔物;火精靈為經歷長時間航海而衰弱的他提供溫暖;木精靈收集了伊爾加島上植物的生命力為他補充體力;土精靈為他粉碎岸邊的岩石,讓他能順利登陸。

被村民收養、自幼成長於伊爾加島的艾爾迪,是個活潑的少年。他有著不服輸的個性,做事常常因為不經考慮而闖禍。但是也會聽從和他童年的親友──雷奇烏斯,和養育他、如同親人一般的畢羅巴所給予的勸戒,進而做出反省。

有個關於奇異森林的傳說:只要在森林裡的巨樹上刻下自己以外的人的名字,那個人就會得到幸福。聽信這個傳說的艾爾迪就這樣想要跑到奇異森林去。而擔心著艾爾迪的朋友──雷奇烏斯和莉琪雅也跟著他來到奇異森林。但是……3個人卻在森林中迷失了道路,日落後,3個人來到了森林中央的廣場,在那理,豎立著一棵……溶於月光中、如同浮雕一般的樹木。艾爾迪相信,這就是傳說中的那棵大樹……於是,他靠近了那棵樹,並在上面先刻下了莉琪雅的名字。但是,樹沒有任何反應。艾爾迪接著又陸續刻下了村中其他人的名字,就在此時,他們被村中前來搜尋他們的大人找到,並帶回了村子裡……

回家後,畢羅巴知道了艾爾迪尋找傳說之樹的冒險,進而告訴他,艾爾迪不應該為了滿足自己的冒險心而行動,而是要考慮其他村人的幸福才是。並且告訴了他,千年前起源於此的一個冒險故事中,一位青年的故事……當時的艾爾迪並不知道,他所刻下名字的樹,並非位於奇異森林,而不過是位於村外樹林中的一棵樹罷了。艾爾迪因此劃傷了那棵樹,當他知道之後,他就不再傷害樹木,隨著時間過去,他也就漸漸地淡忘掉傳說之樹的事情了。

即使艾爾迪有著和村民截然不同的金髮與藍眼,村民們並沒有特別提及艾爾迪是畢羅巴所撿到的、從海上漂流而來的小孩。也並沒有因此對他有什麼差別般的待遇。但時間一久,艾爾迪對於自己迥異於他人的外貌、還有沒有守護植物等等事情,仍然感到格格不入。唯一能夠理解艾爾迪心情的莉琪雅,有一天,給了他一個據說是自守護聖獸身上得來的羽毛所做成的羽飾,並說這會守護艾爾迪。原本,守護聖獸之羽都是用於祭祀的儀式之上,是代代主持這個活動的司祭巫女所允許持有的東西,其價值之貴重,可想而知。於是也因此引起村民們的議論。但是,這畢竟是身為大樹巫女的莉琪雅的意志所做成的結論,於是大家也相當尊重這項決議,一致認可艾爾迪可以接受巫女的請託,負起保管聖獸之羽的責任。這也視為是村民們認可艾爾迪的一項舉動,自此之後,艾爾迪終於不再有身為外人的感覺……


  • 莉琪雅(リチア)

莉琪雅是身負樹之村祭祀之事的「大樹巫女」,也是帶著被稱為「大樹的祈禱」的守護植物而生的女子,隨著大樹巫女逐年漸增的年歲,守護植物也會逐漸枯萎,此時會再出生另一位帶著這個守護植物而生的女子,這就是大樹巫女的交接歷程。

莉琪雅自幼就理解自己所背負的責任。原本藉由巫女這個媒介的存在,伊爾加島的人能借用精靈之力來使出魔法,相對地,巫女為了維持身為媒介的能力,必須強加修養自己的肉體以及精神,終其一生不得戀愛,更遑論結婚。但自從千年前的事件後,就廢除了對於修養以及婚姻的嚴格規定。現今的巫女,只負責主持祭祀的儀式。而藉由之後成為村長的畢羅巴所研究的文獻發現,千年前的事件中,曾有巫女因此陷入了如此的苦惱。

大樹巫女可以主持村中各種的婚喪喜慶的儀式,由於巫女是儀式中不可或缺的一種象徵,於是使得莉琪雅相當忙碌。而一年一度的最大祭祀活動「精靈祭」,則是完全由巫女來進行。包含於其中的歌舞等一切儀式,都要由莉琪雅一手包辦。至於莉琪雅的雙親,在她10歲那一年,就已經相繼過世。由於村中的人待她宛如親人一般,她並沒有因此產生不自由以及孤獨的感覺。而她自幼就和村長畢羅巴養育的同年齡少年──艾爾迪常有接觸。她的恬靜,和活潑的艾爾迪恰恰相反。在兩人之間,難免日漸產生了戀愛的感情。

在雙親過世後,繼任巫女的莉琪雅,第一個所主持的儀式,就是自己雙親的葬禮……在儀式中,莉琪雅的表現都很得體,卻只有艾爾迪隱約感覺到莉琪雅的不對勁……之後的某一天,伊爾加島被強烈的暴風雨所侵襲,村人全都因此放下工作,躲避在家。那一夜,艾爾迪外出去修理屋頂,卻看見莉琪雅在強風大雨中走出了村子。艾爾迪於是緊追在後,一直追到了海岸邊,當莉琪雅看見艾爾迪之後,才在艾爾迪胸前放聲大哭起來……

在惡劣的天氣中,艾爾迪只得帶著莉琪雅,跑到附近的洞窟裡去躲避風雨。莉琪雅才對艾爾迪說出,她無法待在曾有父母活動過、現在他們卻已經都不存在的屋子裡。艾爾迪只是默默地聽著她說。就在此時,兩人發現洞窟裡還有其他躲避風雨的動物的聲音,在經過一番探索後,莉琪雅在洞窟裡發現了一隻幼小的拉比。這隻拉比正被周圍一些野獸包圍,顯得十分衰弱的樣子。艾爾迪幫忙牠驅趕了其他野獸,莉琪雅則去抱起了牠。第二天,兩人回到村中,莉琪雅向其他人表示自己想要飼養這隻拉比。由於拉有著猙獰的性格,村人們紛紛表示反對。但有感於這隻拉比和莉琪雅一樣失去了雙親,艾爾迪於是四處幫忙說服反對的村人們,終於,莉琪雅得以飼養這隻拉比。而這也是莉琪雅的寵物──布克的由來。


  • 雷奇烏斯(レキウス)

role 06

身為島上的警備隊「守護者」中的一員,必須要在外敵入侵時起身抵禦;在有事故或災害發生時前去救援;幫助大樹巫女主持儀式時的雜務;幫忙村民農作物的收成或狩獵等等事務。要成為守護者的樹之民,必須生來即持有「旅人之樹」這種植物作為守護植物,也因此,雖然守護者沒有性別的限制,但由於有著此種植物的人多半是男性,也因此守護者中,絕大多數的成員都是男性。

雷奇烏斯自幼就和艾爾迪以及莉琪雅一同長大。青梅竹馬的3人常常在野外四處遊玩,雷奇烏斯是生來即帶著旅人之樹的孩子,是理所當然的守護者的候補人選。每當在森林中進行獵捕時,雷奇烏斯輕盈的身軀、以及優異的射箭技術,是他的狩獵成績總是比艾爾迪要好的因素之一。

在雷奇烏斯就任守護者職務的年歲之前,就已經是個頗具正義感的孩子。但他卻缺乏可以守護村民的自信心,也因此,他偷偷地對好友艾爾迪提起了這種恐懼。艾爾迪聞言只是大笑,使得雷奇烏斯為之氣結。正當雷奇烏斯為此困惑不已時,艾爾迪靠近他說,這種心情,就是他真心想要守護大家的證據啊。

確立了這種想法的雷奇烏斯,在被村長宣布得以成為守護者、並舉行任命儀式之際,有許多村人都來參加了儀式。在儀式上,村長授予了雷奇烏斯新的弓箭,主持儀式的巫女莉琪雅為他訴說祝福的祈語。看著莉琪雅、以其在場的大家的面孔,雷奇烏斯十分感動,守護眼前這些人、以及自己好友的艾爾迪和莉琪雅,至此成為雷奇烏斯身為守護者的職志。


  • 畢羅巴(ビロバ)

畢羅巴,身為樹之村的村長,年輕時曾任守護者的隊長,興趣是研究古老的文獻,同時也是養育艾爾迪長大的人。數十年前,還未擔任村長之職的畢羅巴,曾和當時的大樹巫女談論過一個占卜的結果:最近數十年間,伊爾加島可能會發生什麼事,目前還無法判斷是好是壞,但樹之民會因此而有所犧牲。

之後就任村長的畢羅巴,為了想要洞悉何謂數十年後將起的變化,於是開始研究起伊爾加島殘存的文獻。經過詳細的研究,他發現,千年前樹之村所遭受過的毀滅性的打擊,是起於沉眠於大樹深處的魔界之門內的某種東西的影響,也因此,大樹才會呈現石化狀態。而島上的森林也因此殘存著當時的影響,成為一個村民們不大願意接近的詭異森林。畢羅巴更起身研究島上的遺跡,蒐集更多的資料。

擔任村長20年後的某一日,正在村子附近的森林中調查遺跡的畢羅巴,感覺到強烈的精靈力的流動,因而驅使他走向力量的來源。順著河川走到海岸,一個有著金髮藍眼、臉頰上有著龍紋印記的嬰孩,正以洪亮的聲音哭泣著……畢羅巴帶著嬰兒回到村裡,向村人表示他要養育這個嬰兒。但是,一向獨身的村長,突然宣布要養育一個明顯不是島上居民的孩子,當然會遭到其他的人反對。但是深信這孩子和大樹巫女所說之事件有關的畢羅巴仍獨排眾議,就這樣,又經過數十年的歲月,艾爾迪逐漸長成一個活潑好動的少年……


  • 托倫托(トレント)

托倫托是根植於伊爾加島上的一棵樹木。島上的植物,憑藉著原初大樹豐厚的生命力而欣欣向榮。順著如同地脈一般的樹根,大樹的生命力得以四處傳遞。在千年前,托倫托正是透過地脈,接觸到了由雅妮絲所解放的毀滅之木靈。

災變發生的當時,大樹依循地脈,尋找可以託付大樹種子的對象、並呼喚了守護聖獸芙拉米,試圖阻止這場浩劫。面對前來詢問托倫托是否有解救巫女的方法的男子,托倫托所訴說的方法,卻令其無法承受。

在異變過後,透過地脈,托倫托於夢中見到了大樹的意識,看見了不知是多久之後的景像──樹之民異化的姿態、邪精靈與妖魔、由大樹種子所生的光輝之劍……在這場夢過後的數日後,托倫托察覺到,現實之中,似乎還存有著邪惡。以地脈尋找到邪惡來源的托倫托,發現其本體正是刺穿了大樹巫女、由大樹種子所生出的劍。為了不讓這股邪惡影響到島,它於是將其吞至自己體內,獨自承受著這股邪惡的力量……

吞噬了劍的托倫托,還是常透過地脈,看見大樹所顯現的影像,內容也時常有變化。有時是來自異國的船隻;有時是身穿異國服裝、隱藏著面孔的男子;為黑影所覆的男子的姿態;強烈的精靈之光;有著金髮的少年……就這樣,托倫托隱忍著邪惡之劍的侵蝕,直到大樹所給予之所見終將實現的那一天……


  • 蓋亞(ガイア)

在千年前的異變發生前,死之山並非如今這般寸草不生的不毛之地,而是一座綠意盎然的山頭。而在異變過後,由於供應這座山的水源急速枯竭,於是變成如今這般面貌。在千年前的戰鬥後,蓋亞將身負重傷的芙拉米容納至自己之下,並引來了地脈,供應芙拉米生命力,使其得以休養生息。

千年後,同樣和托倫托從地脈感覺到大樹意識的蓋亞,對於芙拉米再次甦醒之事,已經了然於心……


  • 芙拉米(フラミー)

傳說中的聖獸──芙拉米,牠並非依靠進食而存活,而是直接攝取漂浮在大氣中的生命力來存活。千年前,受到大樹的呼喚,芙拉米和一名守護者並肩作戰,打倒了為黑暗所控的大樹巫女。之後負傷的牠,藉由蓋亞的保護,沉眠在死之山的地下,靜靜地休養生息……

千年後,同樣自地脈感受到大樹意識的芙拉米,在那命運的一天,聽見蓋亞呼喚的聲音,於是破地而出,和千年後的那位少年,並肩抵抗著同樣的黑暗……


  • 史特勞德(ストラウド)

role 10

史特勞德5歲那年,國王的第二夫人生下了第二皇子。奇異的是,在這個皇子的臉頰上,竟也出現了代表繼承人的龍紋印記。就在父親以及周圍的人們都在慶祝這個弟弟誕生的儀式上,史特勞德悄悄地離開,對於這個分散了他的地位以及愛情的手足,史特勞德卻無法對他表達任何好感。

羅利瑪的國王一向嚴禁史特勞德與第二夫人有任何接觸,此舉是希冀在沒有母親的影響下,將這個孩子教育成一個強悍的君王。第二夫人是個性情溫厚的女子,對於丈夫以激烈手段教育的這個孩子,她所付出的關愛因此被史特勞德視為妨礙自己的障礙,進而激烈地拒絕。而在看到這個集寵愛於一身的第二皇子,史特勞德那不由自主的怒氣,只能想到一個解決的方式──

──我要他死──

受到對於弟弟的嫉妒轉化而成的憎恨的支配,史特勞德將還是嬰兒的弟弟流放到海裡。當然,沒有人發現這件事,城裡將其視為是誘拐事件,還因此進行的大規模的搜索行動。想當然爾,這場搜索行動徒勞無功,第二皇子的下落,在羅利瑪城中,最後也只能以一個不解的謎團作結。

史特勞德7歲那年,羅利瑪國王過世。但奇怪的是,關於國王的死因眾說紛紜,甚至流傳出國王是死於王子的暗殺的傳言。但是7歲的孩童怎可能會暗殺自己的父親呢?這個說法不久後就漸漸平息,最清楚不過的是,年僅7歲的史特勞德接任了王位。不久後,新任國王不顧周遭的反對,從原應代理輔政至成人的第二夫人手中,接掌了全部的實權。

國王15歲那年,在他的成人儀式中,他在民眾以及其他國家的賓客前,大膽宣示挑戰羅利瑪軍中最強的騎士,而且拒絕收回成命。騎士只得接受,在決鬥中,騎士當然不敢傷害身為國王的挑戰者,只盡全力進行防禦,卻被史特勞德毫不留情地斬殺。之後,史特勞德自第二夫人手中接下勝利者的王之證,第二夫人此時才開始對於眼前的孩子感到害怕起來……數月後,精神耗弱且遭到幽禁的第二夫人的死訊,就理所當然地傳進了史特勞德的耳中。

在史特勞德正式繼任王位3年後,一個自稱流浪者的男子請求謁見國王。男子一身奇異的衣著,且在王座之前使出了炎彈魔法,險些擊中史特勞德。當衛兵衝上前來,要將這名詭異的男子押走之際,史特勞德阻止了衛兵。並走至男子面前,在對他揮出一拳之後,史特勞德便把男子叫進了職務室。

即使對方來歷不明,讓史特勞德和這名冒犯者進行談話的理由,就是男子所使出的「精靈魔法」。在談話中,男子提出以「精靈魔法」來進行軍備的強化,並對史特勞德說明關於伊爾加島上的傳說。史特勞德因此知道了位於大樹地下的魔界擁有強大的力量,只要使用魔法之力,絕對可讓羅利瑪成為世界上最強的國家,對於一般世人視為聖域而禁止進入的伊爾加島,也可以壓倒性的軍事力量去開啟那扇門,男子如此向史特勞德建言道。自此之後,史特勞德對這名男子言聽計從,他稱呼男子為「導師」,將其提拔為參謀,開始進行強化軍備的相關事宜。

面具導師(仮面の導師)將精靈的魔法力封入一個他稱為「精靈球」的裝置之中,並以其製造出「機械士兵」。史特勞德全力支持面具導師的行動,甚至以肅清的名義,處刑、流放了表達反對的將軍以及騎士。依據這樣的背景,羅利瑪王國一蹴成為擁有最強軍備的國家,並在國王21歲那年,舉兵攻向伊爾加島……


  • 面具導師/格藍斯(仮面の導師/クランス)

千年前,伊爾加島被視為絕對的聖域,身為守護者之一的格藍斯,身負排除入侵者的重責大任。也因此,當時在島上有著為了對守護者進行訓練的眾多設施場所。當時的樹之民,藉由大樹巫女這個媒介,得以使用許多精靈魔法。格藍斯是守護者中最強的一人,他所詠唱的咒文之優美,還讓他有著「歌詠魔魅的格藍斯」之名。當他被任命為守護者中的隊長之時,理所當然地,也沒有人反對。守護者對者最重要的責任之一,就是負責大樹巫女的警備工作。當時的巫女,居於建於大樹中的「大樹之祠」中,負責對大樹的祈禱。由於守護者的隊長有著自由出入大樹之祠的權限,格藍斯也就多了可以和巫女對話的機會。

當時的巫女名叫雅妮絲。對於大樹與精靈的感應能力而言,在歷代的巫女中,雅妮絲有著相當高的能力。在她8歲、被指派為大樹巫女的繼任人之後,她就一直生活在祠堂中。順理成章地,可以造訪祠堂的格藍斯,也因此成了巫女少數的談話對象之一。此後,格藍斯每天都會對雅妮絲訴說村中所發生的種種,雅妮絲也顯得相當高興。而在過去、雅妮絲成為大樹巫女之前,雅妮絲和格藍斯曾是青梅竹馬的玩伴。年幼的他們曾一同遊玩,曾有一天,格藍斯還送雅妮絲一朵花作為禮物。對於雅妮絲而言,那是個有著特別意義的記憶。此時的他們,還未察覺到大樹巫女的宿命所帶來的悲運……

大樹巫女重要的職責之一,就是定期到樹洞之中的石碑之間,進行聽聞大樹之聲的儀式。並依據其聲音所給予的提示,告知村民其所傳達之關於農作物收成好壞之訊息。那時,格藍斯照例在石碑之間外面負責守衛。但是石碑之間之中的雅妮絲,卻在大樹充滿慈愛的聲音中,感覺到了其他的氣息……在格藍斯眼中,他不禁對於雅妮絲訴說例行結果的表情中,捕捉出一絲不同於以往的訊息……於是他詢問了雅妮絲,雅妮絲這才疲憊地告訴他,大樹的聲音中,似乎參雜了「其他的東西」,但她卻害怕……這是對於戀愛不該有憧憬的巫女,招致了樹的怒氣所導致的結果。基於害怕,雅妮絲沒有說出這件事。而在另一次的傾聽儀式時,「其他的聲音」又再次侵襲了雅妮絲。加劇的聲音,誘使雅妮絲走向石碑,並對石碑伸出手去。對於此舉感到不祥預感的格藍斯,想要阻止雅妮絲,但雅妮絲已經接觸到了石碑……

突然間,瞬間爆發而出的強烈的黑暗波動四處流溢,並將巫女的身體包覆至其中。被那個衝擊彈出的格藍斯,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面目已然猙獰的巫女,被狂氣所覆的姿態。雅妮絲解放了大樹之中的黑暗,妖魔接連自黑暗中湧出,被妖魔所包圍的格藍斯無法接近雅妮絲,只能憎恨著自己的無力、並逃離現場……在逃走的途中,格藍斯不禁轉向大樹,詛咒大樹為何要讓雅妮絲過著如此痛苦的人生?難道大樹不是給予所有生物生存以及慈悲的來源嗎?突然,在他眼前出現了微小且溫暖的光芒,包覆在光中的,是一顆種子般的物體。格藍斯對種子伸出手去,一股燒灼的刺痛立即侵襲了他,並應聲在他的右手上生出了以木為質的劍。格藍斯立即揮劍斬退了擋路的怪物,接著,轉身朝向雅妮絲的所在跑了過去……

認為手中的劍可以幫助雅妮絲的格藍斯向石碑之間狂奔而去,而伊爾加島之上,也出現了一個巨大野獸的身影──傳說中的聖獸芙拉米,正優雅地盤旋於島的上空,並俯衝而至,阻擋了格藍斯的去路。因為,此時包圍住雅妮絲的黑暗,已經包圍住了大樹……另一方面,雅妮絲呼喚出邪精靈塔納托斯,將生物化為了妖魔。毀滅的木靈藉由雅妮絲的力量,衝出了地下,開始要在世上進行支配……

為了尋求解救雅妮絲的方法,格藍斯前去詢問了托倫托。托倫托卻悲傷地告訴他,雅妮絲勢必得和那股力量同進退,沒有可以救她的方法。以格藍斯所持之大樹種子所生之劍刺穿雅妮絲,就可以將她封回黑暗的地底。這番話,著實讓格藍斯承受了莫大的打擊,格藍斯只能離開托倫托所在處,踉踉蹌蹌地回到村裡。

由於邪精靈的侵蝕,一部分的村民以及家畜因此化為了妖魔。格藍斯前去和村長商量因應對策,得知沒有除了托倫托所說的方法以外的方法。但格藍斯不願放棄,他聚集了還存活著的守護者,朝向大樹內部而去。經過一番慘烈的戰鬥,僅有3名守護者和格藍斯到達石碑之間,其餘的……全化為了妖魔,還向格藍斯等人攻擊而來。

但是,石碑之間沒有雅妮絲的蹤影。格藍斯於是深入至樹洞地下,終於在樹洞最下層發現了佇立在那兒的雅妮絲。此時,滅亡之木靈藉由雅妮絲之軀開口說道,要格藍斯交出手中的劍來,以化解大樹本身的抵抗。這樣,雅妮絲就可以和你永遠在一起……那個聲音對他如此勸誘。正當格藍斯思考著托倫所所說的解決之道──以劍刺穿雅妮絲的身軀,將她和黑暗一起封住,就有許多邪精靈向他們飛去。轉眼間,另外3名守護者衝至格藍斯跟前,為他擋下了邪精靈的侵蝕,其中一人卻因此變化為巨大的妖魔,並向格藍斯攻擊而去。格藍斯奮力抵抗,但是,妖魔之力的碎片卻直接擊向了格藍斯的面孔……一瞬間,格藍斯看見雅妮絲帶著猙獰笑容的面孔……變成了驚恐的表情。就在格藍斯眼見已經抵禦不了變成妖魔的同伴的攻擊之際,一個黃色的身影席捲而至,芙拉米現身於此,幫助格藍斯擊退妖魔。但是,妖魔同時也將利爪深深地刺進芙拉米的身體,封住了聖獸的行動。

突然,格藍斯的耳中,只聽見不絕於耳的痛苦叫聲,雅妮絲的聲音也隨後傳至格藍斯的耳中。眼見格藍斯受到傷害,雅妮絲以必死的抵抗,暫時抑制了邪精靈。此時的雅妮絲的表情,已經不再是帶著支配欲望的瘋狂──而是心疼所愛之人受到重傷的悲傷表情。看見雅妮絲這副模樣,格藍斯幾乎忘卻了自己的痛苦。看著所愛之人幾盡毀容的面孔,雅妮絲對他說:「以你的劍,拯救這個我所生息的世界吧。」

而被妖魔所制伏的聖獸微微張開的眼中,映入了一個兩手舉劍的男子的身影……自男子手中而生的劍,綻放了強大的光芒。格藍斯緩緩地走向雅妮絲,兩人之間的距離也隨之縮短。雅妮絲則是閉上了眼睛,靜靜地接下了刺向自己胸口的一擊。

木靈淒厲的叫聲震撼了一切,甚至使得格藍斯的耳中聽不見其他聲音。但是,漂浮於雅妮絲周遭的邪精靈卻沒有變化,只有雅妮絲胸前多了一道傷痕……此時,格藍斯才醒悟過來,自己也已經受到邪精靈的影響而妖魔化,他救不了這個世界,遑論雅妮絲。領悟到這個事實的青年,眼中逐漸凝聚了淚水……而他抬起頭,看見正觸摸著自己的臉的雅妮絲的雙手。雅妮絲抱住格藍斯的頭,對他展露了笑容:「沒關係。」格藍斯從女子蠕動的唇中讀出。雅妮絲以自己的雙手施加力道,劍應聲刺穿了女人的軀體。

大樹的木靈在此時終於驅於靜止。

我使用了這把劍的力量,阻止了大樹的木靈。這樣一來,木靈只得再創造出一個新的門來。雅妮絲倒地前的聲音傳入格藍斯耳中──

……再見了……格藍斯……

雅妮絲的身體,隨著被吸回地下的木靈,一起消失於格藍斯眼前。整個大樹,也開始慢慢地出現了石化的跡象。所有的妖魔因而中止了動作,原本飄浮著的邪精靈也失去了懸浮的力量,像瓦礫一般,一一掉落。

數日後,格藍斯睜開了眼睛,雖然邪精靈已經消失,但森林中卻殘留著不平靜的詭異感覺。失去了雅妮絲,整座島變成如此光景,守護者全滅,想著一切的種種,格藍斯悲傷地穿過森林,走至守護者的訓練塔。他不想以如此的面貌見人,也不想聽進任何人的聲音。他逕自走入位於塔的地下的房間,開始了沒有期限的沉眠。對他而言,再也沒有醒來的必要。

自此之後,伊爾加就被人們稱為是禁斷之聖域。

千年後,感應到精靈之力的格藍斯,自沉眠中醒轉過來。他並不知道外界已經流逝了多久的時光。雖然身體已經老朽而去,但半妖魔化的他,還是比人類要來得頑強。此外,他也倚賴著精靈魔法來維持身體的活動。格藍斯緩緩來到塔頂,發現了許多精靈聚集在水平線的一端,而在精靈的包圍中,一個人類的嬰孩,正飄浮於海上。他觀察了嬰孩的外貌,這個有著金髮藍眼、臉頰上帶著龍紋印記的孩子,正被精靈運到海岸的河口處。不久後,嬰孩就被村人發現、並帶回了村中。

這是什麼徵兆嗎?

格藍斯離開了塔,走至海岸,藉由精靈魔法的力量,一轉眼,他就已經來到位於海的彼端的大陸。這是個比起伊爾加島要來得更大、更繁榮的城鎮,也有著更多的人。格藍斯對這些人毫不關心,他只逕自探察著嬰孩的出處。經過四處的打聽,他漸漸知悉了千年前的事件、殘留的島民的生活等等的情報。憑藉著不用依賴飲食而存活的妖魔之軀、並以精靈魔法來迴避掉所遇的生活障害,經過13年後,他打聽到一個,關於臉頰上有著龍紋印記的可怖君王的事情……

如果……讓有著如此野心的人得到那邪惡的力量,進而統治世界……

但是……這麼一來,雅妮絲就能回來了……!

不久後,一個戴著面具的詭異男子,正式被野心勃勃的羅利瑪國王提拔為參謀,同時策劃著以精靈之力強化國家軍備、攻打伊爾加島、開啟魔界之門的計畫……

為保護本人創作資料不被任意轉載,本頁面禁止使用滑鼠右鍵與鍵盤進行複製,不便之處請多包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