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 LOM】同人小說:64. 走向夢境牢籠中


總是流連在魔界深處的克洛蒂雅竟然不見人影,努努薩克縱然有所感應,在親眼所見後,他仍感到驚愕。

「我只是因為太無聊了,才特地跑來告訴你,卡爾瑪的主人終於出現了呢。」

「我對誰能成為這代表無限業報的墮落聖劍的主人這件事……沒有興趣。」

「即使對方是瑪那一族也一樣嗎?」

回想起克洛蒂雅的話,努努薩克明白對方已經採取了行動,於是他立刻回到他位於地上的形體中,一塊畫有魔法陣的圓板。

即使先前的遭遇讓努努薩克痛失愛徒艾梅洛德,而他對遙的屠龍任務也毫不知情,是以他無法理解究竟是誰有得到魔劍卡爾瑪的資格;但當下他所能想到的瑪那一族,也只有遙和席娜而已,所以他不做多想,立即以傳送魔法趕往遙和席娜的家園。

在遙的家門前,努努薩克驚訝地發現賢人波奇爾的身影,波奇爾正俯身注視著一個倒地的草人,沒有立即發現努努薩克的到來,努努薩克靠近一看,發現那名倒地的草人,竟然拿著一樣工藝品──

「瑪那之劍?」努努薩克大叫道,讓波奇爾嚇了一大跳。

「哎唷,嚇我一跳……這不是努努薩克嗎?」波奇爾撫著胸口,對努努薩克打招呼。

努努薩克只知道那個工藝品絕不能現世,他迅速地一個旋轉,便開啟了與世界平行的夢之空間,接著便將倒地的草人封鎖在裡面,接著,為了逃避波奇爾的追趕,他索性衝進主屋後的小屋裡。

努努薩克此舉也驚動了掌管「夢」的夢魔,於是在小屋裡,努努薩克與夢魔少女貝兒就這麼為了草人吵了起來,隨後趕到的可洛娜與柏德完全不知道前因後果,更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席娜一路狂奔,還沒抵達家園,倒是在離家不遠的小徑上遇到了柏德。看見席娜,他如釋重負地大喊:「席娜師父!」

「柏德?」席娜幾乎沒辦法把注意力集中在柏德身上:「我──我非去不可,草人──」

「咦,席娜師父已經知道草人的事了嗎?」柏德疑惑道。

「什麼草人的事?」席娜一頭霧水。

「嗯,你們出門後,家門口又多來一個草人,但他倒在地上,好像很虛弱的樣子,然後……在我進去叫可洛娜出來後,那個草人就不見了……」

「通往聖域的鑰匙、也就是瑪那之樹的工藝品,也都是由歷代騎士保管的;奇怪的是,那樣工藝品竟然在草人手裡,而那個草人,好像被困在妳家了呢。所以我只能給妳提示,剩下的,就由妳去找到那個草人、取得工藝品吧。」

席娜想著瑪那的話,問道:「他到哪裡去了?」

「不知道耶。」柏德搖頭道:「我們問過現場的草人,他們講的話都變得莫名其妙;所以我跟可洛娜就到處去找,結果有夠詭異的,妳知道嗎,努努薩克老師竟然跑來家裡了,還有另一個我們不認識的怪人跟老師在小屋大吵大鬧,可洛娜叫我先去鎮上叫你們回來。說到這個,遙師父呢?」

「遙……遙等一下才會回來。」席娜唯恐柏德提出去找遙的建議,催促道:「我們先回去看看。」

柏德點頭,兩人便返回家園,果然在門口看見騷動不已的草人們,甚至連二樓的仙人掌也跑出來湊熱鬧。

「那孩子被選上了,從現在起,要到神界去,成為大樹的一部分。」 一個草人說著。

「大樹?」仙人掌不解地重複。

草人繼續解釋:「嗯。所有的草木,都和它相連。雖然能看見的草木多不勝數,但我們只是真正次元中的一個個體。」

「一個個體?」仙人掌還是不解。

「我們,是一棵樹啊。」第三個草人也接口。

「我們是?」仙人掌又接口。

「你也是啦!」草人對仙人掌大聲道。

仙人掌低頭沉思好一陣後,才抬頭說道:「不知道耶!」

「草木是有很多的,而神界的大樹的力量,也差不多該在這世界甦醒了。」

在草人解釋的同時,仙人掌發現席娜歸來,驚呼一聲後便衝回家中;席娜嘗試向現場的草人詢問清楚,無奈他們的情緒似乎相當混亂,根本無法交流。

「到神界去──!好想去喔──!」

「我被綁架了──!」

「我,只是因為有喜歡的事物,所以現在才會在這裡。」

柏德似乎對草人沒有太大的興趣,只著急地對席娜說道:「席娜師父,我們快去小屋吧!」


一打開小屋的門,席娜便看見努努薩克、和一個騎在奇妙飛行動物背上的女孩正爭執不休。先不說席娜很難從圓板上觀察出努努薩克的情緒,倒是不難看出女孩氣得七竅生煙。

「……沒什麼好說的,沒有瑪那之樹這種東西,反而比較好。」努努薩克斷然道。

「那你為什麼要把草人藏起來啊──!請把他還來──!草人是要前往神界成為瑪那之樹的──!」女孩憤怒地抗議。

席娜試著釐清現況:「努努薩克老師把草人藏起來了?」

「就是說呀,你們評評理呀!」女孩倏地轉向席娜,大叫道:「這個人操縱了次元,把草人給囚禁在夢中了!草人說自己無法成為瑪那之樹,很悲傷啊!」

席娜、可洛娜與柏德面面相覷,女孩卻突然睜大眼睛瞪著席娜:「咦?咦?妳……奇怪,我好像認識妳,是在哪裡?那個,妳是……」

席娜一頭霧水:「我、我叫席娜。」

「席娜、席娜……沒聽過,可是……」女孩甩了甩頭:「算了,我是貝兒,是掌管『夢』的夢魔,妳認識我嗎?」

「……對不起,我想應該不認識。」席娜謹慎地回答。

「啊,是喔。」貝兒很洩氣:「算了,現在重點是──快叫這塊板子把草人給我放了!這樣隨意操縱我的夢空間,阻礙草人的使命,真的很過分耶!」

可洛娜不知所措地挨著席娜:「席娜師父,現在這是……」

席娜拍拍可洛娜:「乖,你們先回家去等遙回來,有我在這裡就好了。」

可洛娜和柏德看看現場,明白自己實在沒有置喙的餘地,兩人便離開了小屋,留下席娜跟這對詭異的組合相處。席娜看看努努薩克,又看看貝兒,像是期望有人出來做個說明一般。

努努薩克先打破了沉默:「草人不必去成為瑪那之樹,就好好當個可愛的草人就好了。我活了幾百年,看盡無數為了爭奪瑪那之樹而起的紛爭,直到今日,人類真的曾為了正確的事物而使用瑪那之樹的力量嗎……不,完全沒有。我們不能再增加引起紛爭的火種,才能避免人們彼此爭奪,大家只要愛著草人就好,至於瑪那之樹,就讓它被眾人遺忘吧。」

「你在說什麼啦。」貝兒放聲大哭起來:「是啦,即使沒有瑪那之樹,人也可以存活下去。但無法離開夢境的草人好可憐呀~!如果我有改變夢的力量,就能做點什麼了~!」

「難道人們非得依靠瑪那之樹,才能構築未來嗎?」努努薩克完全不讓步。

這時,開門的聲響傳來,來者竟是賢人波奇爾。

波奇爾對努努薩克與貝兒的組合置若罔聞,倒是先向席娜打招呼:「哎呀,小姑娘,我們說好了的吧,我來府上拜訪囉!」

竟然挑在這時候?席娜瞪著波奇爾轉向努努薩克;後者往後退了些,像是縮身一般。

「我有些話想對努努薩克說,你們要一起聽嗎?」波奇爾問向席娜與貝兒。

席娜覺得波奇爾挑在此時來訪,一定和母親大人的出現有關,然而她也急於在遙回來前把事情做個了結,於是她點頭。

波奇爾尖尖的鳥嘴勾了勾,似乎是在微笑;他轉向努努薩克,說道:「草人是該動身了,你不想讓他踏上旅程嗎?」

「波奇爾殿下,賢人這麼喜歡紛爭嗎?」努努薩克冷然道:「難道你們樂見人們為了爭奪瑪那之樹而引起紛爭嗎?在失去瑪那之樹的這段時光裡,人們不也活得好端端的,更證明力量只是災禍的根源。我不覺得有任何理由可以讓草人離開。」

波奇爾點頭:「的確,就算沒有瑪那之樹,人也能存活。但瑪那之樹還滿足了人們其他的需求,如同愛能讓人過得更幸福美好的道理一樣啊,努努薩克。」

努努薩克反駁:「不論是誰,都想變得比其他人更富足,還因此去傷害、去奪取他人的東西不是嗎。唯有平和的心靈才能無欲無求,就這點來說,瑪那之樹對人們毫無幫助,只會勾起人們的慾望、讓他們陷入紛爭。單就目前的世界而言,已經能提供人們生存所需的糧食,進而讓人們得以生活,這樣就夠了不是嗎。」

波奇爾嘆息道:「努努薩克,你太偏執了。你目前所見的世界,不過是宇宙的一小部分而已。你說瑪那之樹是無限的力量之源,但那個力量原本就是來自於人們的心靈,人們只是藉由接觸到瑪那之樹去察覺自己的本質,瑪那之樹充其量只是個媒介。當下的人們雖然不缺賴以為生的糧食,但他們更需要學會去愛。」

「學會去愛?」努努薩克不解。

「愛能夠成為力量。當你愛著一個人,你和你所愛的對象,都能因此得到滿足。無論是誰,哪怕是犯罪的人、憎恨你的人、親近你的人、沒見過你的人、還有你自己本身,當人能包容、能去愛並理解所有人的時候,一切都會煥然一新。」

努努薩克不以為然:「哼……賢人殿下這番充滿欺瞞的言詞,恕我敬謝不敏……」

「是嗎。」波奇爾吁了口氣,在席娜聽來幾乎是一抹竊笑:「我倒是認為你很能理解呢?」

席娜想起艾梅洛德,艾梅洛德說過,努努薩克不但是她的教育者,更是她的保護者;努努薩克也是歷經過殘酷戰爭的魔導士,卻因為盲信力量,終究落得失去肉體的下場。

「努努薩克,你深信這世上的蠢蛋多過正直的人。遇到爭執時,你習慣爭論到底,因為你總是思考事情最糟的那一面,而且你深信事情會走向最糟的結局,但希望你相信,女神創造的生命並非都是蠢蛋。你的想像能夠成為力量,話語能成就世界,只要你願意相信,這就會化為真實。」

「但現實並不是作夢,那是無法實現的。」努努薩克說道:「瑪那之樹一旦甦醒,類似不死皇帝和炎帝羅尹的爭奪又會重演。正因如此,我從不曾傳授學生何謂真正的召喚術,因為這正是曾為世界帶來黑暗的魔導之術。」

「那是過去的事,以力相爭的時代已經結束了。努努薩克,你凡事只看糟糕的面向,這種生活方式還有光明可言嗎?倘若瑪那女神所賜予的這個世界只充滿痛苦,那世界又是為何而生呢?」

「人類根本就是紛爭的代名詞。魔導士憑藉力量欺凌妖精和人類,人類又帶著工藝品去投靠更有力量的人,雙方這般你來我往的戲碼,我已經厭倦了。」

「你要那樣認定也可以,就照你自己的判斷吧。」波奇爾頷首,便朝向門口移動,似乎是要離開。

既然沒人能依循正道去使用瑪那之樹的力量,也就說明力量正是一切災禍的起源,魔導士是如此,艾南夏爾克帝國亦復如此……那麼,倘若一開始就沒有瑪那之樹的存在,人們是不是就可以和平共存?僅只憑藉的人的力量,同樣也可以構築出未來的吧?說到底,瑪那之樹沒有給予人類任何東西,僅是一切紛爭的起源!

如果可以重新選擇……自己或許會選擇避世隱居,不再執著於魔導士的身分,不再視其他生命如草芥,不再涉入戰爭……但既成的事實無論如何也無法擺脫,他只能就這樣帶著胸中那股教人手足無措的虛無感,毫無實感地活著。

但是……真的只能這樣嗎?

「請等一下,波奇爾殿下!」努努薩克急道:「請不要把選擇的責任丟給我這個一隻腳都踏進棺材的老人家,請賢人親自做出判斷吧!展現如同神祇般的權能,引導我們這種弱者吧!」

波奇爾停下腳步:「我的判斷就是交給你自己決定。即使你決定毀滅世界,我仍然會祝福你。」

「波奇爾殿下……」

眾人目送波奇爾離開小屋。經歷兩人的談話後,席娜只覺得自己的疑問不減反增。

「……那個……努努薩克老師?」席娜試探地對努努薩克開口。

努努薩克頓了頓,這才開口:「妳是瑪那一族的人,所以妳必須知道,如果妳拿了那個工藝品,代表妳必須和那個瑪那一族的少年分道揚鑣。如此一來,妳該如何選擇?」

「這話怎麼說?」席娜一怔。

「克洛蒂雅託付魔劍的對象,顯然是那個瑪那一族的少年……如果妳拿了瑪那之劍的工藝品,表示開啟聖域的人是妳,而聖域與魔劍是互不相容的。世界是為了什麼而存在、人生又是為了什麼而存在,那個答案,就請妳來告訴我吧。」

席娜還沒來得及明白努努薩克的意思,當她再度睜眼,眼前卻是一片陌生的洞窟景象。


本話因字數限制,分多頁呈現,請往下選擇頁碼

為保護本人創作資料不被任意轉載,本頁面禁止使用滑鼠右鍵與鍵盤進行複製,不便之處請多包涵。

Author: Fish Yu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