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 LOM】同人小說:63. 另一個自己


身體已經毀壞,記憶也破損了。

但是無論如何,就是無法拋下想見面的心情。

所以才會殘留在不屬於自己的意識中。

所以才會帶著無法放手的劍。

但是曾幾何時,已經連為什麼要這麼做的理由都遺忘了。


時間是日正當中,地點是德米納鎮的旅店「瑪那祝福亭」門口。遙佇立在門口,腦子裡卻想著:大白天的,應該不會見鬼吧?

面對遙一臉的驚愕,席娜自然不明所以:「怎麼了?」

遙沒有馬上回答,而是拍拍席娜的頭、又摸摸她的臉,直到把她從頭頂到腰掃了個遍,遙才開口:「嗯,這個感覺,妳是真的席娜。」

席娜的疑惑不減反增:「什麼?」

「我剛剛才看到妳在那邊欺負草人──」遙往大街上指了指:「──一轉頭,妳卻在我身後,這實在太神奇了,我才想問這是怎麼回事呢!」

順著遙所指的方向,席娜也看見了昏倒在地的草人,她連忙走向大街,想看看草人的情況,孰料──

「不要拔我的葉子呀──!」一看到席娜,草人便大驚失色,一溜煙地跑得不見蹤影。

「妳剛剛才拔掉人家三片葉子,人家當然對妳避之唯恐不及。」遙在席娜身後補充道。

「我才沒有!」席娜生氣地起身:「你明明看見我才剛走出來的!」

「這倒也是。」遙抓抓頭:「不過其他人可不是我啊……要是被其他人看見,那可就~」

遙沒繼續說下去,手卻往脖子橫向一抹,表示事態嚴重;席娜儘管半信半疑,卻還是慌張起來:「那……那我得趕快找到始作俑者,她往哪裡去了?你有看到嗎?」

「呃,我剛剛忙著轉身看妳。」遙看看大街:「這樣好了,我們分別去找吧。」


事與願違,遙和席娜並沒有找到冒牌席娜,在此同時,鎮上倒是發生了很多怪事。

除了原先被欺負的草人外,據說連武器店家的提波也因為某些原因被嚇得魂不附體,只好交出自己暗藏的南瓜;席娜甚至遭到郵差鵜鶘的指責,要她不可以再欺負草人。

經過大半天的探詢,兩人一無所獲,面對席娜一臉的黯然,遙則是為她打抱不平:「妳放心,我一定會把真兇給揪出來!」

「為什麼會這樣子啊……」席娜只覺得煩躁:「說什麼我到處去欺負草人……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遙急於想讓席娜重新振作,於是提出建議:「我們到鎮郊去看看吧,只剩那裡還沒找過了。」

席娜搖頭:「……我不想去,我們回去了好不好?」

「妳真是……」遙有些無奈:「這種事情沒什麼好在意的啦,喔?」

「你說得簡單,又不是你被冒充!」席娜回道,一臉彆扭:「要是在那邊遇到熟人的話,這是要怎麼解釋嘛!」

「好啦,妳不去,我去總行了吧。那妳先回去好了。」遙沒好氣地說道,隨即邁開腳步,走向鎮郊,留下席娜在原地乾瞪眼。

看著遙的背影消失在轉角,席娜嘆了口氣,頹然地垂下雙肩,心煩意亂又不知所措;直到一個熟悉的感覺吸引了她的注意。

「遙?」席娜幾乎不加思索,就對著遙消失的道路方向喊著:「是你嗎?」

「妳叫做席娜嗎?」

突來的陌生聲音讓席娜大吃一驚,連忙抬頭尋找聲音的來源,這才發現有個女孩正佇立在她身後小徑上;說也奇怪,那熟悉的感覺,竟是發自這女孩,而不是遙。

席娜對女孩端詳了好一陣子,對方約略是十一、二歲的年紀,有著一頭幾乎及膝的金色長髮,綠色的盈盈大眼,雖然身穿一襲簡單的白色衣裙、卻光著雙腳,雙手和腰際纏繞著些許藤蔓和綠葉。席娜實在想不出在哪裡見過她;當她回過神來,發現自己竟然熱淚盈眶,卻不明所以。

「妳……是?」

女孩點頭:「我變成這個樣子,妳一定不認得我了,而且我也很久沒看見妳了。」

席娜縱然一頭霧水,卻覺得不大對勁,也對女孩有了戒心;對方似乎也有所察覺,卻只是輕輕地笑了笑:「妳一直都對人很有戒心呢……我只是想告訴妳,席娜是個很好的名字喔。另一個孩子叫做遙對吧,也是個好名字呢。」

在此同時,一個小小的光點自女孩身後飛出,並停駐在她的肩頭;席娜定睛一看,那光點竟是一個有著女孩外貌的小小精靈。這個發現讓席娜張目結舌,好半晌才說得出話:「妳們到底是什麼人?」

「我是瑪那,這是鈴。」女孩頷首,無視席娜的疑惑,她逕自和精靈低聲交談了幾句,才又開口:「這是鈴第一次到外界來,她是在你們離開後,才帶著大樹種子出生的大樹精靈。這個大樹種子,就是妳曾經很想得到的、瑪那騎士的證明,我就是來把這個交給妳的。」

瑪那騎士?大樹種子?大樹精靈?儘管有很多疑惑,席娜卻不知該從何問起。「什……什麼?」

「瑪那騎士『第七之月』的職責,一般是在女神的同意下進行過繼,不然就只得採取奪取,也就是打倒現任騎士,取而代之這個途徑。」

不期然地,歐爾彭的話語浮現在席娜的記憶中,即使如此,她還是無法理解目前的情況;為什麼瑪那騎士的證明會在這女孩手裡?為什麼要交給自己?最重要的是,這女孩又是……?

在此同時,女孩執起了席娜的雙手,小小的精靈飛躍在她手上,下一刻,一個光點便融入了席娜的掌心、隨即又消失無蹤。

「這就是大樹種子,只要妳閉上眼睛,就可以看見瑪那之樹成長到什麼狀態了……至於通往聖域的鑰匙、也就是瑪那之樹的工藝品,也都是由歷代騎士保管的;奇怪的是,那樣工藝品竟然在草人手裡,而那個草人,好像被困在妳家了呢。所以我只能給妳提示,剩下的,就由妳去找到那個草人、取得工藝品吧。」

「為什麼要給我?那遙呢?」席娜問道:「還有,遙說草人的聲音和第七之月一樣,這又是為什麼?」

瑪那又和鈴低聲說了些話,才搖頭說道:「那個少年不能進入聖域,他的雙手沾染了無辜者的鮮血,這樣的人,沒有成為瑪那騎士的資格。」

席娜腦中一片空白,瑪那則是望向天空,繼續說道:「草人……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這種小小的生物來到了聖域;牠們來將收集自世界各地的『愛』交給我,希望能治癒我受的傷,並讓瑪那之樹重新聳立在這片法‧帝爾大地上。然而,能穿越扭曲時空、到達聖域的草人寥寥可數;況且,愛與恨已經離我而去,剩下的,只有要恪盡女神職責的瑪那而已。那就是我。自從卡爾瑪消失後,瑪那之劍的工藝品也不知去向,現在,卻出現在草人手裡……或許,草人就是他的化身也說不定,縱然煙消雲散,還是掛念著他的大樹巫女……」

席娜幾乎壓抑不住落淚的衝動,她哽咽道:「妳是……母親大人?」

瑪那沒有回答席娜的問題,只是笑著:「快點回家去吧,草人在家裡等著妳呢。」

瑪那語畢,她的身影便在席娜眼前愈發稀薄,下一瞬便消失無蹤,只留下幾許如氤氳般稀薄的瑪那波動。望著瑪那消失的方向,席娜好生著急,卻不知道是要趕回家去一探究竟;抑或是先去和遙會和。

「那個少年不能進入聖域。他的雙手沾染了無辜者的鮮血,這樣的人,沒有成為瑪那騎士的資格。」

席娜急得快要哭出來,甩了甩頭,她便朝家園的方向發足狂奔。她一定要告訴瑪那,不論以何種方式,何種說法。

那件事,不是遙的錯,所以請不要責怪他,都是因為我太軟弱,都是為了我,他才……


本話因字數限制,分多頁呈現,請往下選擇頁碼

為保護本人創作資料不被任意轉載,本頁面禁止使用滑鼠右鍵與鍵盤進行複製,不便之處請多包涵。

Author: Fish Yu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