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 LOM】同人小說:59. 迪多爾很厭世


離開烏爾坎礦山後,席娜一路上都沉默寡言,即使返家後也依舊如此。這讓遙、徒弟與寵物們都好不擔心,卻都一籌莫展。

回家後第三天的夜裡,遙難得地失眠了,翻來覆去的他為了轉移注意力,這才開始思考席娜的反應所為何來。

她之前曾自己去了格特嘛……是那時候發生的事嗎?席娜只說她向艾斯卡迪打聽了達娜的去向、卻一無所獲。是因為這件事?好像不大可能……

「對不起,可是……他……就跟你那時候一樣啊……」

什麼跟我一樣?這是什麼意思?

遙一直陷在亂七八糟的思緒裡,隔了一陣子才聽到席娜細微的聲音。「遙?」

遙差點沒跳起來:「怎麼?」

「你睡了嗎?」窸窣的聲音傳來,在黑暗中,遙只能從聲音判斷席娜應該是站在樓梯口。

「我睡不著。」遙有些沒好氣地說道。

席娜過了好半晌才出聲,令遙大吃一驚的是,這次席娜的聲音離自己很近。「我們去外面走走吧。」

遙這下真的跳了起來:「現在?去夜遊?」

因為背光的關係,讓遙只能看見席娜因嘆氣而垂下肩的動作。「我們去樹上吧,我想對你說個故事。」

「啊?」遙垮著臉:「呃,就算我們年紀真的沒幾歲,我也已經脫離了晚上要聽故事才睡得著的年紀了好咩。」

「別管那麼多,聽我說就對了。」席娜示意遙起身,遙只得依言照做。

不多時,兩人便各自披著毯子,坐在屋後大樹上的樹窟中,遙望著不遠處德米納鎮的零星燈火。

席娜先出了聲:「我曾經聽說……人死後前往地獄,在接受『炎的洗禮』後,就會安靜地生活在地獄下層,不會想再回到現世。」

「嗯哼?」遙提高了尾音,代表自己的疑惑。

「但是還是有例外,雖然是死者,卻能離開地獄……像賢人、像龍隨從、還有抱持著強烈留念的人類……他們……」

遙想起了拉爾克,喃喃道:「啊,我們都見過的嘛,歐爾彭啦、拉爾克啦,還有提亞瑪特也是一弄到力量就迫不及待地蹦出來了,看來地獄的風景不怎麼好。」

「還有一個人……你也見過的,那時候,他其實也墜落了地獄……」不知何故,席娜的聲音越來越輕。

「誰啊?」

「當我想通的時候,在那瞬間,我想到的是你。你們都是傻瓜,都做出巨大的犧牲,那是我無以為報的情感……法蒂絲要我不要把這跟對你的感情弄混了,我不敢說我能完全分得清,但至少我很確定我的心情。然而他呢?他又是為什麼會站在我們面前,讓我們看到這一切?」

遙聽得雲裡霧裡。「什麼?」

回應遙的只有沉默,經過好半晌,遙才開口:「席娜?妳睡著了?」

「沒有。」席娜的聲音悶悶地傳來。

遙回憶起在烏爾坎礦山的所見:年少的艾斯卡迪墜落到次元裂縫中,看來他就是這樣直接去地獄向歐爾彭拜師學藝了吧。

「然而他呢?他又是為什麼會站在我們面前,讓我們看到這一切?」

他墜落至次元的裂縫,去了地獄,這所代表的,不就是說他……

好像……有哪裡不對勁。

巨大的犧牲?跟我一樣?

遙怪笑了聲,想都沒想就脫口而出:「妳不會是在說艾斯卡迪其實也是離開地獄的死人吧?啊哈,不可能吧?」

席娜突然一僵,接著便顫抖不已,遙一驚:「妳沒事吧?」

席娜過了好半晌才點頭,卻還是一言不發,她的反應讓遙陡然察覺到自己的回答,不禁也目瞪口呆:「真……真的是這樣嗎?」

「既然你知道了……那你打算怎麼做?」

即使身處在黑暗中,遙仍看著席娜,接著傾身向前,把她抱在懷裡:「那完全是我的責任,妳不需要……有罪惡感。」

淚水又再度衝上席娜的眼眶:「我是因為自己的心情,才想回應你的感情,但是一想到艾斯卡迪的犧牲……我實在沒辦法不去想這些事情對你的傷害。」

席娜一邊說著,一邊抓緊了遙左肩窩的衣服,她知道,在那之下的肌膚,會一直留著被龍尾打穿的疤痕。

遙完全不知所措,只能輕輕拍著席娜:「好啦,好啦……我已經不痛了。」

席娜往遙的懷中更縮了縮:「可是……達娜和瑪琪爾妲知道艾斯卡迪的犧牲嗎?他為了向亞維因復仇、為了瑪琪爾妲,已經連自己的生命都……就算他達成目的了,又會怎麼樣呢?難道會因為執念已經消除了,就此真正地死去,對一切都不再留戀嗎?」

遙沉默了一會兒,才凝重地說道:「即使如此,那也是艾斯卡迪的選擇,至少我能明白這一點。當初我並不是沒想過妳可能會有的反應,但是我已經顧不得那麼多了。我想艾斯卡迪也一樣,不管達娜和瑪琪爾妲會因此討厭他,他也不能讓亞維因得逞。」

「遙……」

席娜嗚咽的聲音讓遙胸口一緊,索性把她再度抱入懷中輕拍著;安心的感覺讓兩人沒多久就陷入夢鄉,什麼也不想了。


翌日一早,遙和席娜便帶著這段期間累積的物資前往吉歐進行交易,途中經過了羅亞,他們也順道再訪了琉米妮的燈店,但燈店門口卻貼著暫停營業的紙條,然後在門口的是……

「你們兩位!有沒有看見琉米妮呀!」

「啊?」遙被突然冒出來的吉爾伯特嚇了一大跳:「沒、沒啊?琉米妮不在喔?」

席娜也說道:「琉米妮不在嗎?你們不是一起回來的?」

「琉米妮~」吉爾伯特的嗓音讓遙很煩躁:「最近她都不在家~難不成她是在躲著我~」

「好、好,我們會幫你注意的,找到的話,我們就會叫她快點回來喔!」遙一疊連聲地安撫吉爾伯特,下一刻便拉著席娜溜之大吉,留下一臉錯愕的吉爾伯特。

被遙拉著疾行了好一段距離後,席娜終於發難:「你是在急什麼啊?」

「不走快一點,等一下又被那匹四足動物追上。」遙一邊回頭張望,確定吉爾伯特沒有追上來,才繼續說道:「我不那麼說的話,不是被那匹馬強行拜託去找人,就是妳會心軟幫他去找人,不管是哪一個結果,都會讓我很不爽!」

席娜挑眉:「那琉米妮的事情怎麼辦?」

「這還不簡單,一定是去找姐妹淘『避難』了嘛。過一陣子就會回來了啦。」遙淡然道。

眼見遙沒打算淌這趟渾水,於是在此簡單採買後,兩人便打算繼續前往吉歐。就在兩人正要離開羅亞之際,一個奇異的景象,讓他們不約而同地停下了腳步。

「那是……」席娜看著天空,滿臉的疑惑。

遙看著空中,表情也很是不解:「四隻……地獄的影子?」

正如遙所說,四個來自地獄的影子正幽幽地飄過上空,往城鎮內部而去;遙看傻了眼,不自覺地就舉步跟上:「席娜,我們跟去看看!」

「啊!等等……」席娜也跟了過去,心裡直嘀咕著:才剛覺得你沒那麼雞婆,一轉眼的工夫,你馬上又一頭栽進其他的事情了。

遙才踏進通往酒館「惡魔的黑心商店」的通道,就聽到卡培拉氣急敗壞道:「迪多爾!」

不遠處,四隻影子將迪多爾團團圍住、並緩緩往上升去;眼見就要上升至搆不著的高度,卡培拉急道:「快抓住他們呀!」

遙反射性地使出瞬移的步伐「月面空翻」,當他觸及影子的瞬間,影子們便接連消失在空中,而遙就這麼恰巧地一起被帶離。

「遙!」席娜叫道,卻已經來不及阻止,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遙跟著影子們與迪多爾一起消失無蹤。

望著空無一物的天空,席娜急得像是熱鍋上的螞蟻:「怎麼會……影子為什麼……」

「啊,是席娜小姐!」

席娜看向聲音的來源,臉上的驚訝顯而易見:「卡培拉?這是怎麼回事?」

卡培拉氣喘吁吁道:「我也不知道,我們本來在這裡賣藝,我表演、迪多爾演奏,但那傢伙剛剛突然自己走掉了,然後那些飄來飄去的東西就來把他帶走了!」

「怎麼會……影子不是住在地獄的嗎?」席娜完全摸不著頭緒。「不行……遙也被帶走了!我非去一趟地獄不可!」

「咦?地獄?」卡培拉頓時嚇得臉色發白:「為、為、為什麼地獄的傢伙要帶走我的搭擋啊?」

席娜正要邁開步子,卡培拉便拉住席娜的衣角,抖個不停地說道:「我、我也一起去!拜託妳了呀,席娜小姐!」

席娜實在沒心情和卡培拉多作辯論,只短促地點了點頭,兩人就一起離開了羅亞。


本話因字數限制,分多頁呈現,請往下選擇頁碼

為保護本人創作資料不被任意轉載,本頁面禁止使用滑鼠右鍵與鍵盤進行複製,不便之處請多包涵。

Author: Fish Yu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