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 LOM】同人小說:58. 波奇爾‧引誘入夢


要離開內部路徑錯綜複雜的烏爾坎礦山並非易事,也因此,當遙第三次來到相同的岔路前時,席娜並不驚訝。

「這裡……」

「應該是我們第三次經過了吧。」席娜淡淡地說道:「要是穴熊或瓦茲在的話就好了。」

遙沒好氣道:「啊,再這樣繞下去,又被肌肉男或馬給纏上怎麼辦?」

席娜正要開口,遙突然對她舉起一隻手,阻止她開口:「噓……前面好像有人。」

「咦?」席娜也仔細聆聽,這才聽見了更細微、卻似曾相識的聲音。

「這是……音樂?」遙聽出了些端倪:「我怎麼覺得好耳熟?啊!是波奇爾的音樂箱啊!」

遙和席娜循著聲音走去,不多時便來到烏爾坎礦山的入口處,入口處正有個搖頭晃腦地隨著音樂吟唱的人影。

「大地記憶了,繁星的一切;大地述說了,所有的過去。每當石頭歌唱,草木便生新芽,每當草木生芽,無影的光輝便會照亮大地。輝映於空中的一道光芒,穿過樂園之鳥裝飾自己的羽翼,為繁星染上七彩之色。時間的咒縛,大地的咒縛,只為了唯一的解放目的,為了知曉自身的起源。」

吟唱者正是波奇爾;看見對方,遙不疑有他地走了過去:「唔哇──多虧你的歌呀,不然我們還不知道要在裡面迷路多久!」

波奇爾應聲停止了吟唱,即使大半的面孔被帽沿遮掩,仍可見他突出的鳥嘴正掛著一貫的微笑。

「哎呀呀,雖然很高興又遇見你們,但我這次是受人之託呢。如何,要不要來趟小小的旅程?」

遙完全不明所以:「咦?」

「遙!」

席娜的聲音把遙拉回現實,兩人周遭的景物突然模糊起來,唯一沒有變化的只有在場的三人。

遙四下看了看,只有種說不出所以然來的異樣感覺;倒是席娜向波奇爾開口:「這是……怎麼回事?」

「哎呀呀,你們已經忘記了嗎?」波奇爾的聲音彷彿回音一般:「這只是個故事,你們以前也聽過的嘛!」

「幹嘛突然進入故事模式啊?」遙抱怨道。

「哎哎哎、這個、這次是受人之託啦,麻煩你們就看一下他的故事嘛!」

波奇爾面上帶笑,卻在腹誹道:瑟爾法,你這次欠我欠的可大了!

「是誰啊?」遙問道。

像是回應遙的問題,一個略帶稚氣的聲音大叫道:「是誰!」

「哇!」遙被這突如其來的聲音嚇了一大跳:「這、這是我要說的話吧!你是誰啊,是從那裡冒出來的啊!」

眼前是個年約十五六歲、手握著大劍的金髮少年,奇怪的是,對方看起來出奇地眼熟。

「詢問別人的名字前,先報出自己的名諱,才是基本的禮儀吧!」

「這麼講禮貌,你怎麼不先自我介紹?」遙沒好氣道。

少年並沒有因為遙的回答而生氣,反而收起了武器,悻然道:「算了,我看你們也不像魔族……我叫艾斯卡迪,你們有沒有看到別人進來這裡?」

遙不加思索地回道:「你夠幸運的話,至少可以在裡面找到一個肌肉男和一匹馬。」

席娜驚訝地睜大眼睛,提高音調說道:「等等,你說你叫艾斯卡迪?你……」

遙這才反應過來:「艾斯卡迪?艾斯卡迪?那個石頭脾氣的艾斯卡迪?」

少年一臉迷惑地回道:「我不認識什麼石頭艾斯卡迪,我是萊歐特家的艾斯卡迪,是從格特的寺院來的。」

遙和席娜同時轉向波奇爾,這才發現他已經不見蹤影,他們只得又轉向艾斯卡迪;卻張口結舌,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不同於兩人,艾斯卡迪繼續說道:「你們要是沒事的話,還是早點離開這裡吧?」

「啊?」遙完全無法接話,只愣愣地應了聲。

「你是煤氣吸太多嗎?」艾斯卡迪蹙眉道:「烏爾坎礦山內部到處都有毒氣,不快點離開,可能會昏迷甚至死人喔;而且這裡的結構也不是很穩定,崩塌更是家常便飯。總而言之,這裡很危險就是了。」

席娜問道:「那……那你來這裡做什麼?」

艾斯卡迪回道:「我在找一個叫亞維因的惡魔,非得趁現在打倒他不可。大人們都說他一定會引起災禍……事實證明,他們說的果然沒錯!」

遙已經不知道到底哪件事讓他更驚訝:「亞維因?」

「對啦,那傢伙叫亞維因。」艾斯卡迪突然生起氣來:「瑪琪爾妲這笨蛋,到底是為什麼會跟那種傢伙離開寺院啊!」

語畢,艾斯卡迪便向前跑去,但見他的身影逐漸淡化,隨即便消失無蹤。

遙活見鬼似的表情讓席娜吃了一驚:「你怎麼了?」

「妳快捏我一下,這個夢太真實了。」遙指指自己的臉頰,一臉認真地說道。

指尖捏住皮膚的疼痛讓遙皺起了眉頭,但那並不是出自席娜之手,而是──

「如何?這樣的力道還可以嗎?」

說話的人是波奇爾,不知何時,他已經重新出現在遙身後。

「好、好痛痛痛痛!」遙猛然轉過身去,按住發紅的面頰發難:「你幹嘛啊!」

席娜也抓住機會開口:「剛剛是怎麼回事?」

「我說了嘛,這是個故事啊。」波奇爾對席娜的問題感到很滿意:「簡而言之,有人拜託我讓你們看看他的故事,所以……就讓我賣那傢伙一個人情嘛,下次我會親自登門拜訪的。你們意下如何?」

「是誰拜託你的?」席娜問道。

「這個~要你們同意看下去才能知道囉!」波奇爾賣了個關子:「這是那個人的故事,也是那個人要對你們說明的事情,所以你們可以和故事中的他交談。只要你們願意看到最後,這故事會對你們說明一切,但在最後,他也要知道你們的選擇。」

「如果有一天,妳遇上了我與亞維因對決的情況……屆時,我希望妳能助我一臂之力,消滅那個惡魔,幫助瑪琪爾妲。」

「我答應你。」

與艾斯卡迪的承諾歷歷在目,席娜沉默起來,忖道:艾斯卡迪指的是這個嗎?

「是艾斯卡迪嗎?他要讓我們知道什麼?」遙追問道。

「嗯,如果你們想知道的話,就得看下去才行;如果不想看的話,你們也可以現在就離開礦山喔。不過我得提醒你們,想知道故事的來龍去脈,這是僅此一次的機會,錯過的話就再也無法得知了喔。」波奇爾指指出口說道。

「還當次限定喔?」遙翻翻白眼。

波奇爾咯咯笑了兩聲:「沒辦法呀,有意見的話,請向本人反應吧~不過本人似乎很急的樣子,所以你們想看只能趁現在了。」

席娜語帶歉意地低頭說道:「對不起……可是,我已經答應過艾斯卡迪,要幫助瑪琪爾妲的……」

「幹嘛道歉?我也想幫忙啊!」遙戳了戳席娜的額頭:「再說,我們還不知道達娜的下落啊,或許會有線索呢!」

看著遙和席娜,波奇爾的笑臉更加深了些:「還要往前走嗎?」

波奇爾得到了預料中的回應,遙和席娜再度不約而同地做出相同的反應:「嗯!」


遙和席娜走進了礦山的更深處。這時的礦山,到處都充斥著嗆人的氣體,實非普通人所能久留之地。

「既然這只是故事,那這些氣體怎麼還這麼難聞?」遙捂著口鼻,皺眉道。

「還是不要吸入太多比較好。」席娜模糊的聲音從掩著口鼻的雙手後方傳出:「感覺這不像普通的故事,也不像以前賢人讓我們看的過去那麼簡單。不然怎麼能和其中的人物交談呢?」

「話說回來,那傢伙幹嘛讓我們看這個?」遙疑惑道。

席娜也搖頭:「我也不……」

在此同時,發自前方的動靜同時吸引了兩人的注意,兩人於是謹慎地靠近。

「艾斯卡迪?是你嗎?」遙問道。

在前方角落處的人並非艾斯卡迪,而是另外兩個和艾斯卡迪年紀相仿的少年男女。一臉警戒的少年有著惡魔的外貌特徵;一臉害怕的少女則穿著一襲綠衣。看到這兩個人,遙和席娜都睜大了眼睛,幾乎說不出話來。

「那個是……是……」遙絕對不會忘記在奇爾瑪湖時見過的那個人,強烈的情緒和警戒讓他倏地緊繃起來,並立刻把席娜拽往自己身後。「亞維因!」

席娜也認出了亞維因,奈何遙牢牢地護衛在她身前,使她無法再更進一步確認,讓她好生著急:「遙!」

奇怪的是,亞維因和綠衣少女對他們的存在置若罔聞,只見亞維因拉著少女的手,指著通往更深處的通道說道:「往這裡!」

少女看來上氣不接下氣:「我已經……不行了……呼吸……」

「這個洞窟也冒出毒氣了……我是還好,但對妳或是艾斯卡迪就太嗆了……」亞維因看看四周,擔憂地說道。

「出口崩塌了嗎……」少女聲音裡的害怕很是明顯。

「不知道……不過,既然這裡的毒氣這麼濃,到哪裡去都差不多吧。妳……」

亞維因欲言又止,少女連忙抓緊了他:「不,我不要回格特!」

亞維因看似很為難:「瑪琪爾妲……」

遙明顯地震動了一下,席娜明白遙的反應其來有自,因為連她自己也受到很大的震撼──那名少女竟然是瑪琪爾妲?她和在寺院的夢見之間裡那位垂垂老矣的老嫗,會是同一個人嗎?

看著瑪琪爾妲再度搖頭,亞維因這才拉起了她,繼續深入礦山內部;他們的身影也像之前的艾斯卡迪一樣,隨即就消失無蹤。

遙和席娜仍佇立在原地,站在遙身後的席娜看不見遙的表情,對於毫無反應的遙,她憂慮地拍了拍他:「遙?」

「……我已經不知道該說什麼了。」遙的聲音竟然非常冷靜,席娜反而擔心起來。

「你記不記得諾拉告訴過我們的那個、十年前發生過的『司祭遭到惡魔魅惑事件』?」席娜急切地說道。

遙這才轉向席娜:「喔……嗯……我想……應該是沒錯。只是真沒想到……」

「沒想到什麼?」席娜追問。

遙吞吞吐吐起來:「喔……我沒想到……瑪琪爾妲原來真的是很年輕的啊?在格特看見她時,我完全沒想過她本來會是什麼模樣呢!」

遙的回答讓席娜不知道是要鬆一口氣、還是要洩氣才對。「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走吧。」


本話因字數限制,分多頁呈現,請往下選擇頁碼

為保護本人創作資料不被任意轉載,本頁面禁止使用滑鼠右鍵與鍵盤進行複製,不便之處請多包涵。

Author: Fish Yu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