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 LOM】同人小說:57. 吉爾伯特‧愛的履歷表


在遙和席娜前往烏爾坎礦山的同時,遙遠彼端的天際,有著「風之王」之稱的賢人瑟爾法也有了動靜,藉著風的流動,他幾乎沒有找不到的對象,是以不多時,他便現身在另一位賢人──波奇爾的面前。

波奇爾先是被許久未見的瑟爾法嚇了一跳,待他聽完對方的請託後,他簡直嚇得半死。

「你要我讓歐爾彭的徒弟引導那兩個孩子去看十年前那件事的經過?」波奇爾怪叫出聲:「那傢伙死都不會接近礦山的,你也很清楚是為什麼。」

「如果他知道你能讓那兩個人看見十年前那件事,他一定會去的,畢竟他一直在等他們做出選擇。」瑟爾法說道。

波奇爾沉吟了好半晌才說道:「……我還以為你只顧著找『宇宙』,沒想到你的試煉玩得比歐爾彭還大,不是到瑪格諾莉亞就沒了啊。」

瑟爾法搖頭:「第七之月的現身是個意外,結果剛好給歐爾彭撿了便宜,讓那兩個人忽略了這邊的發展。也該是讓他們……見證改變世界的機會了,在瑪琪爾妲還活著的時候……」

波奇爾嘆了口氣,同時也了解到,瑪琪爾妲的時日無多了。


由於尼基塔把瓦茲的店搜刮一空,連席娜的鱷魚皮都被捲走,是以待遙和席娜一走出武器店,席娜便表示要去挖洞團補貨。

遙一臉怪相地指指瓦茲店外那塊「穴熊特快車」站牌,問道:「要不要召喚穴熊抬妳?嗚噗──」

遙的聲音先是陡然結束在席娜攻擊腹肌的一擊上,進而被隨之而來的急促腳步聲所淹沒。

藉由穴熊的搬運,遙和席娜直接來到了挖洞團,但見這裡頂端的岩盤雖然有橫樑支撐著,卻不時落下細小的灰塵。

「剛果在嗎?」遙拍拍頭上的灰塵,叫道:「我們是來跟你買鱷魚皮的啦──喂嗚──」

遙的聲音立刻被掙扎的悶哼取代,原因無他,剛果看見遙後,便慣例地給他一個充滿肌肉的擁抱。

「嗚咳咳咳……」

剛果在遙差點斷氣前放開了他,轉身面向席娜;然而席娜已經眼明手快地執起普提的前爪:「來握手──狗勾乖,好久不見!」

看見席娜,普提高興地直搖尾巴,這也讓剛果打消了要給席娜一個肌肉擁抱的念頭:「哎呀,妳看普提大人高興的!這次來有什麼事嗎,小姑娘和小夥子?」

「我們是來買……鱷魚皮的啦……」遙喘了口氣,暗忖自己的肋骨就算沒斷光,至少也有裂痕。

「鱷魚皮呀,好說,要幾個?」剛果爽快地問道:「看在普提大人的份上,就給你們打折吧!」

趁著席娜和剛果買賣鱷魚皮的同時,遙四處看了看(主要是想離剛果遠一點),看著不時自岩盤隙縫中掉落的灰塵,他說道:「這裡的岩盤結構比我上次看的更不穩了呢……哎呀啊?」

遙的驚呼其來有自,洞窟突然傳來一陣劇烈的搖動,灰塵掉得更兇了。

「呣!最近晃動得更厲害了呢!雖然拿了把長槍撐了一陣子,但那個便宜貨沒兩下就斷掉了!」剛果也出聲抱怨道。

不好的預感爬上遙的心頭:「你說的長槍……不會是……」

「呣!不知道是從哪跑出來的,想說順便看看能不能撐住,結果沒兩下就斷啦!害我只好到處打聽有沒有別的辦法呢!」

席娜和遙交換了個無奈的眼神,看來席娜上次遺落在此的長槍已經壽終正寢。像是呼應兩人的情緒,一陣更猛烈的晃動搖撼了地面,洞窟似乎隨時都會坍落。

「呣呣呣!再這樣下去會崩塌呀。」剛果一邊拍拍灰塵,一邊大喊:「喂!穴熊!」

「咕嘛!」聽見團長的叫喚,穴熊們應聲回答。

「去把那個防止崩塌的東西擺到裡面去!」剛果命令道。

穴熊們點了點頭,便紛紛跑出門去,一下就不見蹤影。

「什麼是可以防止崩塌的東西?」席娜好奇地問道。

剛果回道:「是個看起來猥瑣猥瑣的馬石像啦。克莉絲蒂商行那個可愛的小狗總管說可以預防坍方,我就買了,穴熊會去把它放在礦山深處,你們可別去亂動啊。」

席娜轉向遙,不等她開口,遙已經搶白:「我就說那玩意看起來猥瑣猥瑣的吧?」

席娜一臉疑惑,看了看這個危險的洞窟,她壓低了聲音對遙說道:「那我們去瞧瞧好了。」

離開挖洞團後,遙和席娜便在礦山到處查看,不多時,他們便在一個密閉小山洞中發現了馬石像。

「果然猥瑣猥瑣的。」遙下了個結論。

「別再講這個詞了啦。」席娜翻翻白眼:「你聽他都在哭了……咦?」

正如席娜所說,洞窟裡迴盪著細微的啜泣聲,但那並非出自席娜或遙,而是──

「什……什麼東西?」遙挨近席娜,緊張地打量四周:「是這玩意在哭?因為我說他猥瑣猥瑣的?」

「你還講?」席娜打斷遙:「你聽,他好像在說什麼……」

啜泣的聲音雖然細微,卻無疑是吉爾伯特的聲音,仔細辨認好一陣子後,兩人才聽出了一些端倪。

「我所愛的琉米妮……我在妳所不知道的城鎮中,迷戀上妳不認識的女性,吟唱著妳不知道的歌曲,變成了妳不熟悉的我。有著兔子耳朵的商人,帶走了我,並賣給了一個富豪。在那個陰暗的倉庫中,要說我不悲傷是騙人的……但,淚水卻流不出來,因為我化為了石頭……琉米妮,我好想再次聆聽妳的愛之歌,現在我所想起的,是童年時的我們訴說過的話語。只要我能開口訴說,就能彈奏那流逝的時間。琉米妮,我想見妳。」

遙沉默了好半晌才說道:「……這絕對是那匹馬會講的話。」

席娜也湊近石像:「他說……他想見琉米妮,是嗎?」

吉爾伯特的石像又侃侃而道:「琉米妮,我想見妳……妳的歌聲是如此美妙……還有芙拉梅修,在海港城鎮見到的妳,是如此迷人……卡欣嘉老師,即使我注視了那樣的眼睛,還是無法憎恨像妳這樣的女性……還有美美大姐……艾蕾小姐……蕾潔兒小姐……小尤卡小姐……席娜小姐……大家、大家,我都好喜歡……」

遙一臉不耐:「真是浪‧費‧我‧的‧時‧間──席娜,我們走了啦。」

「他剛剛說……他是被卡欣嘉老師變成這樣的?」席娜思索了一會兒:「對了,卡欣嘉老師是有雞蛇血統的獸人,我聽柏德說過,雞蛇會把所凝視的生物化為石頭……那吉爾伯特……」

「他是做了什麼被變成這副德性,我大概可以想像。」遙淡淡地表示。

不等遙多說,席娜已經開口:「既然他這麼惦記琉米妮,我們至少該通知她一聲吧?」

這下換遙翻白眼:「妳什麼時候比我還雞婆了?」

席娜沒好氣地說道:「好好一個人被變成石頭,想必很害怕呀,你還這麼沒同理心,你的雞婆精神到哪裡去了?」

看著席娜氣呼呼地走出洞口的身影,遙只能喃喃道:「那玩意呀,就在這個猥瑣猥瑣的馬石像想把妳的時候,灰飛煙滅啦。」


月夜城鎮羅亞距離烏爾坎礦山有一段距離,好在有波可,省了遙和席娜許多氣力,只是琉米妮聽了吉爾伯特的願望後,卻沒有表示什麼,只說想看看海。

「啊?」遙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為什麼是海?」

「唔,這個……」琉米妮吞吞吐吐道:「還、還是和艾蕾她們商量一下比較好吧,畢竟、畢竟艾蕾和吉爾伯特也有交情嘛!或許她也想知道呀!」

「妳知道吉爾伯特把過──」遙及時捕捉到席娜一閃而逝的嚴厲目光,連忙改口:「──約過艾蕾喔?」

「嗯。」琉米妮面紅耳赤地低頭,囁嚅道:「我們一直有……保持聯絡。那個……你們兩位……如果可以一起去的話……」

「可以啊,不過為什麼啊?」遙偏頭提問。

琉米妮吞吞吐吐地回答:「會比較……不尷尬。」

「好啊。」席娜的聲音有種讓遙不爽的開朗:「我們上次也一起去了海賊船巴爾德呢,其實只是想讓艾蕾去散散心,倒沒什麼特別的事情。」

聽了席娜的說詞,琉米妮這才露出釋懷的笑容,三人於是前往艾蕾所在的瑪德拉海岸。


本話因字數限制,分多頁呈現,請往下選擇頁碼

為保護本人創作資料不被任意轉載,本頁面禁止使用滑鼠右鍵與鍵盤進行複製,不便之處請多包涵。

Author: Fish Yu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