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 LOM】同人小說:56. 續續續‧尼基塔的買賣之道


遙的心情,只能用「事情變得難以理解了」來形容。

從雷伊利斯塔回程的途中,遙和席娜的相處情況一如往常,並未因為在雷伊利斯塔的所見而有所改變。這樣的情形讓遙雲裡霧裡,但見席娜毫無異狀,他不得不裝做處之泰然的模樣。

她不是說她喜歡我嗎?甚至在我要求她主動吻我時,她也照做了!但為什麼之後就跟以前沒兩樣啊?難不成她是那種告白後,就認為這樣就好了的人?

遙久思不得其解,而他畢竟不是個擅長隱瞞心事的人,他煩惱的神情,席娜都看在眼裡,卻另有想法。

我竟然照做了!我主動去吻他!我、我、我哇啊啊啊啊啊啊!

說不高興是騙人的,自己喜歡的人也喜歡自己,簡直就是個奇蹟般啊!可是、可是……我也不知道接下來該怎麼辦啊!

遙不想馬上踏上回程,附近剛好是烏爾坎礦山,於是他胡言亂語道:「妳要不要去礦山……找回妳上次掉在挖洞團的長槍?」

席娜轉轉手中的長杖:「那畢竟是我最初的武器,也不是說不可惜,但我現在覺得這個……很好。」

遙把目光轉向別處,來掩飾自己的臉紅:「那──我們直接去找瓦茲吧,我有些鍛造的問題要請教他。」

不多時,兩人便來到烏爾坎礦山,由於不便帶著體型龐大的波可入內,將波可安置在入口處後,兩人便前往武器店。店內不時傳來響亮的碰撞聲,想必瓦茲正在裡面橫衝直撞,遙帶頭入內,一邊喊著:「瓦茲在嗎──」

回答遙的人並不是瓦茲,而是一個出乎兩人意料的對象。

「您好喵!您心靈的道具箱,微笑尼基塔來了喵!」尼基塔一邊打著招呼,一邊走向遙和席娜。

遙驚訝到好半晌才出了聲:「尼基塔?你怎麼會……在這裡?」

「喵,我剛從吉歐來的呀!」尼基塔說明道:「前陣子呀,我在吉歐做了筆不錯的買賣喵,把一個能預防坍方的馬石像賣給了克莉絲蒂!接著呢喵,我就想起我還得來向瓦茲收帳,所以就來這裡了喵!」

某個畫面勾起了遙的記憶:「……你說的那個馬石像,是不是一個戴著頂帽子,看起來猥瑣猥瑣的人馬青年的模樣?」

「幹嘛要加這種形容詞啊?」席娜有些啼笑皆非。

「拜託,這形容詞很傳神好嗎?」遙正色道。

「喵!正是那個!」尼基塔大大地點了點頭:「那是我在吉歐的出入口撿到的玩意!真是筆不錯的無本生意呢喵~」

「是哦,那真是太好了,哈哈哈哈。」遙敷衍道。

「他說的石像,應該就是我們在……克莉絲蒂的宮殿地下室看到的那尊很像吉爾伯特的石像了?」席娜問向遙,而後者只是不置可否地聳了聳肩。

尼基塔還沒回答,瓦茲的大嗓門就響了起來:「噢!是尼基塔啊!我跟你不一樣,可忙得很呀。不和你窮哈啦了,你回去吧。」

「喵!我是來向您收取貨款的!」尼基塔笑瞇瞇地說道。

「貨款?」瓦茲大叫道。

「貨款喵。」尼基塔說著,一邊走向店內各處,並指著空無一物的角落對瓦茲說道:「上次我來的時候喵,在這裡、這裡、還有這裡留下了祕銀,以及其他價值三萬盧克的原料呀喵。」

「嗄?」瓦茲到處看看,不解地說道:「留下?在哪?」

「看來,你已經在無意識下用掉了喵。」尼基塔遺憾地說道:「總計三萬盧克,請付錢吧喵。」

瓦茲瞠目結舌地瞪著尼基塔好半晌,才呆呆地吐出一句:「……這是詐欺啊……」

「才不是詐欺喵!」尼基塔生氣地嚷道:「我的確留下了可以製作武器和防具的祕銀喵!你不付錢的話,那我要怎麼生活下去喵!」

「可是──可是──」

現場的氣氛就在瓦茲與尼基塔的對話中愈發詭異起來,這兩人似乎已經完全無視遙與席娜的存在。

遙用手肘頂頂席娜,悄聲說道:「……我看……我們還是開溜好了。」

席娜也壓低了聲音:「你不是要問瓦茲鍛造的事嗎?」

遙乾笑兩聲:「相信我,絕對別在尼基塔面前談到買賣、草人和念力花人就對了。」

在瓦茲與尼基塔的爭吵中,瓦茲陡然拉高了音調,硬是壓過了尼基塔:「等一下啦!我知道了啦!但是我現在沒錢啦!」

「沒錢的話,現成的東西也可以喵。」尼基塔看看店內的商品,儘管雙眼都瞇成了縫,卻好似迸出了瞬間的光芒:「在這裡的武器和防具,就交給我吧喵。」

「不,等等啦!現在是我的錢包裡沒有錢啦!沒有錢包的話,就沒辦法付你錢啦!」瓦茲走進一步,繼續說道:「你去幫我弄鱷魚皮來!我才能做新的錢包啦!」

尼基塔不為所動:「就算你做了錢包,也沒辦法付我錢呀喵。」

「你說什麼呀你!」瓦茲驚訝道:「喂,我可是要拿這錢包來裝五萬盧克的呀!錢包做好了的話,我就可以從裡面拿三萬盧克給你了啦!」

「做錢包跟付錢,怎麼聽也不像是同一件事。」遙咕噥道。

尼基塔似乎也和遙持相同意見:「比起那樣,我還不如要這裡的武器防具喵。」

「等一下、等一下!」瓦茲急喊:「你就相信瓦茲我的神技吧!只要讓我做好錢包,我就多加一萬盧克,向你買鱷魚皮!」

「你是笨蛋啊喵?」尼基塔懷疑地打量瓦茲一陣,又喃喃說道:「看來好像是呢。」

「囉唆!在把鱷魚皮拿來前,我都不會聽你說話了!」瓦茲氣噗噗地拋下一句後,又回去繼續他原先的工作,店裡隨即又傳來響亮的碰撞聲。

遙正想拉著席娜溜出店門,尼基塔的注意力很不巧的回到了他們身上,只見他笑瞇瞇地按住遙的肩膀,問道:「事情就是這樣啦~小哥,你有沒有鱷魚皮呀?」

接口的是席娜:「啊,那個的話──」

席娜話聲未落,遙就掩住了她的嘴,並對尼基塔擺出席娜生平見過最假的笑容:「鱷魚皮是吧?沒問題,我們這就去弄一個來,這就去!」

「是喵?」尼基塔的眼睛雖然仍呈現笑瞇瞇的細縫狀態,卻又迸出了瞬間的光芒:「那在你拿來前,小姐就留在這裡陪我聊聊天吧喵?為了一塊鱷魚皮要勞駕你們兩個人,我會不好意思的喵~」

根據以往與尼基塔相處的經驗,遙知道只要跟買賣扯上關係,尼基塔的執念可比提亞瑪特還強;他本想趁隙帶著席娜開溜,卻被對方先發制人。

遙發愁道:「你要我去哪裡生鱷魚皮來給你啊?」

「喵?你剛剛不是還說交‧給‧你‧嗎?」尼基塔提高了尾音,隨即話鋒一轉:「好啦喵,挖洞團的剛果是有在賣鱷魚皮啦,一個要價五百盧克喵。」

「你們到底在說什麼呀。」席娜又出聲:「鱷魚皮的話,我這裡有。」

「真的喵?」尼基塔挑起了一邊的眉毛。

「妳怎麼會有?」遙一臉如獲大赦的表情。

席娜分別看了看尼基塔和遙,最後她決定對遙解釋:「那個拿來修補很好用呀,旅行在外時我都會帶一些,以防行李袋有破洞什麼的。」

遙一臉恍然大悟的表情。有鑑於他修補的技藝實在不精(針老戳到自己的手不說,甚至有把物件縫在自己手上的危險),在歷經幾次旅程後,修補就成了席娜分內的工作。

席娜找出鱷魚皮交給了尼基塔,尼基塔接下後,便興高采烈地走向瓦茲。

「鱷魚皮拿來了吧!給我吧!」瓦茲看到尼基塔,毫不客氣地開口。

「喵~鱷魚皮在這呢!」尼基塔將鱷魚皮交給了瓦茲。

「就讓你瞧瞧瓦茲我的神技吧!」瓦茲胸有成竹地說道:「等一下你們就可以看見了!」

瓦茲雖然記性差、脾氣壞,到底還是個優秀的工匠;只見他動作俐落地拿著鱷魚皮進行著剪裁、縫製、敲打、裝釦等動作,不多時,一個嶄新的鱷魚皮錢包便已成形。

瓦茲高興地對尼基塔說道:「看哪,尼基塔,我只用了一些鱷魚皮,就做出了錢包!現在就把祕銀和皮革的總額,四萬盧克付給你吧!」

「呃?」席娜想出聲,遙卻以眼神示意她別生事。

正如遙所料,瓦茲隨即大叫起來:「啊!裡面沒錢……」

「白痴喵……」尼基塔說出了他內心的想法。

「你們……把鱷魚皮拿給我時……竟然隨便把我的……」瓦茲瞪著尼基塔,顫抖道:「小偷──!」

「誰是小偷喵!」尼基塔這下真的生氣了:「這個錢包是你剛剛做好的喵,要是裡面會有錢,我就不用忙著到處去做生意了喵!」

瓦茲仍然張著大嘴,久久發不出聲音;這情況完全不出遙所料,要以數字來評斷瓦茲的記性,那數值或許比零還低。

別無他法,瓦茲只得任尼基塔在自己的店裡開始進行搜刮,卻一句話都說不出口。

「這個和……這個……還有這個喵……那麼,就用這些現成品來抵償吧喵!」尼基塔終於停下動作,神清氣爽地對一臉陰霾瓦茲說道:「需要材料的話喵,我會衡量時間再來的!那麼再見囉喵!」

尼基塔翩然離去後,瓦茲才好艱難地吐出一句:「我……難道……是個白痴?」

「你說呢?」遙一臉想笑、卻又強裝嚴肅的表情,倒讓席娜真的笑了出來。


次回〈吉爾伯特‧愛的履歷表〉


「琉米妮,我想見妳……妳的歌聲是如此美妙……還有芙拉梅修,在海港城鎮見到的妳,是如此迷人……卡欣嘉老師,即使我注視了那樣的眼睛,還是無法憎恨像妳這樣的女性……還有美美大姐……艾蕾小姐……蕾潔兒小姐……小尤卡小姐……席娜小姐……大家、大家,我都好喜歡……」

敬請期待~

為保護本人創作資料不被任意轉載,本頁面禁止使用滑鼠右鍵與鍵盤進行複製,不便之處請多包涵。

Author: Fish Yu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