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 LOM】同人小說:54. 宇宙


在遍地的光點下,所有人都緊張地盯著真珠之女和珊德拉,卻不知該如何是好。

珊德拉先打破了沉默,她的聲音已經恢復了原有的譏嘲:「還是很厲害啊,不愧是玉石騎士呢,真珠之女。」

真珠之女不語,只對珊德拉投以冷冷的一瞥;倒是珊德拉又說道:「我已經捨棄了與妳姐妹相稱的過去,還有對妳的尊敬!」

真珠之女終於開了口,問的卻是出乎眾人意料的問題:「螢還活著嗎?」

聽到真珠之女的問題,琉璃明顯地震動了一下,珊德拉則是冷哼了聲,說道:「妳常說,答案要靠自己去找出來,所以我是不會告訴妳的。」

「的確如此……」真珠之女對珊德拉的回答並不意外,只是將目光轉向佇立在一行人身後的老者:「他是什麼人?為什麼我的核對他一點反應也沒有?」

老者輕輕地向真珠之女頷首:「呵,在下名叫寶石王,今天能見到傳說中的真珠之女,真是萬分榮幸啊。」

真珠之女仍一瞬不瞬地盯著寶石王,她對寶石王的疑惑並沒有因對方的自我介紹而獲得解答,反而還有增無減。

「王……是拯救珠魅的希望。」珊德拉輕聲回答,她的聲音裡,有著無以名之的感情:「只要有一千個珠魅的核……螢就可以得救了。」

「妳是什麼意思?」

「我沒必要對人偶說明。」

「……果然,只是個石頭人偶的妳,是完全無法理解的……」

珊德拉的話語勾起了真珠之女的記憶,她的憤怒表露無遺:「不准說我是人偶!」

珊德拉尖銳地笑了起來:「是嗎?那我該怎麼稱呼妳呢?是前任的玉石騎士,還是黑珍珠核的珠魅鬼神?當妳去搜尋根本就沒有希望的聖劍時,我已經找到拯救螢的方法了!」

珊德拉的這番話,讓在場者皆為之一震,真珠之女的動搖尤其明顯:「妳說什麼?」

「正好,也讓你們聽聽吧!該讓你們知道,你們究竟被捲入了什麼樣的事情中。」珊德拉朝其他人的方向瞥了眼,一邊走向了寶石王,一邊開始述說起寶石小偷的起源。

珠魅原本只是散居於各地的部族,而我、真珠之女和螢,原本並非隸屬於輝煌都市的珠魅。真珠之女就像我和螢的姐姐一般,即使後來我成了螢的騎士也沒有改變。我曾經相信那樣的時光會持續到永遠……

一百多年前,艾南夏爾克帝國對珠魅發動的戰爭,意外地促成了各地珠魅的整合。我們加入了輝煌都市,真珠之女為了守護珠魅而活躍於戰場。在她因累積的重傷即將殞命、憤而想要捏碎自己的核時,剛好來訪探視的螢竟然心痛得流下了治癒之淚。

雖然螢的位階只是最低階的「捨石」,卻因此一躍而上,成為最高階、僅此一人的「玉石公主」。所以我轉讓出螢的騎士身分,因為我相信我們的姐姐會代替我,保護我最重要的公主……

為了尋找治癒螢的方法,我離開了輝煌都市。大約經過了十年,我聽說螢因為過度操勞而倒下,於是我悄悄回到輝煌都市想探望她,並和真珠之女商量能不能讓螢卸下玉石公主的職責。

雖說我本來就打算偷偷看看螢的狀況,真珠之女卻直接領著我走向玉石之座。我起初還不明白她的用意為何,直到我看見了……氣若游絲的螢。她根本就不省人事,遑論發覺到我的存在!

「這是怎麼回事?」我抓著真珠之女的衣領問道:「螢……螢怎麼會變成這樣?妳不是應該要保護她嗎?為什麼……為什麼!」

真珠之女沒有辯解、也沒有還手,只說道:「珊德拉……我要去尋找聖劍。」

「什麼?」我反應不過來,看到螢的慘狀後,我幾乎無法思考。

「為了救螢……我要離開輝煌都市,去尋找傳說中的聖劍。所以……螢就由妳……」

真珠之女就這樣卸下了玉石騎士的職責。表面上是說她因為和黛安娜意見不合而遭到驅逐,但那只是藉口。

她走後,我重新擔任螢的騎士,能再度與螢重逢,我真的很高興……但看著她的健康每況愈下,我卻一籌莫展……

真的很奇怪,我想我心裡的痛,應該更勝於螢,但流下淚水的還是只有她。

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在我過去的旅程中,曾在各地的寶石店工作、並打探關於珠魅之核的種種情報。一個偶然的機會,我遇見了外表醜陋、性格溫和的寶石王,並和他建立了深厚的友誼。我偷偷帶著螢離開了輝煌都市,前去投靠寶石王。無論如何,我得先讓她離開那裡,否則她難逃一死。

不出我所料,寶石王把螢也當成了朋友,並仔細地照顧她。我看盡了珠魅們為追求永恆的生命、美麗的外表和虛偽的華麗而貪圖螢的生命,寶石王的誠懇相待,讓我深深感覺到無瑕的容姿並不代表什麼,為他人著想的心情,才是真正的謙虛。

如今想來,那正是珠魅所失去的重要事物吧。這樣想來,珠魅會失去淚水,也是早有註定的事情。

螢也很喜歡寶石王這位朋友,卻時常露出鬱鬱寡歡的模樣;我太了解她了,我知道她正受罪惡感所苦。因為她認為自己拋棄了珠魅,卻又不想傷害我,所以也沒有譴責我帶她出逃的舉動……

寶石王的外貌雖然醜陋,卻是個衷心喜愛美麗事物的人。他打從心裡欣賞螢善良美麗的心靈,於是向我提出了建議。

「我想妳也發現了……珠魅的核一旦靠近我,就會變得毫無反應。對珠魅而言,我的存在如同黑洞一般;因為我能夠吸收珠魅的光輝,並將其融合在我體內。妳就想像成是一個……小小的宇宙吧。」

「融合?」我不解。

「妳看過我吞下珠魅的殘骸、並生出另一種型態的生命吧?」寶石王問道。

我點點頭,我並不喜歡稱那些殘骸為「生命」,那些名為寶石獸的怪物……

「我就直說吧。如果可以吞下一千個完整的珠魅之核,利用我融合寶石的力量,就能製造出新的淚石了。」

我不知道該如何是好,但我也無法坐視螢的生命就此走向盡頭。所以我將她封閉在不受時間干擾的地方沉睡,開始了……狩獵珠魅的舉動。

既然珠魅的生命皆因螢的犧牲而延續,現在也該是他們血債血還的時候了!

席娜的感覺就像回到艾梅洛德死去的地下鬥技場一般。艾梅洛德並沒有掙扎,但她緊抓在珊德拉手上的雙手已經慢慢地、無力地垂下。

「我說是贖罪,妳相信嗎?為什麼……只能用公主的悲傷來治癒身體所受的傷害?珠魅內心所承受的傷痛,又要用什麼來治癒?妳告訴我啊……玉石公主的騎士啊……黛安娜大人……」

「所以……妳對艾梅洛德坦白了嗎?」席娜顫聲道。

「或許吧。」珊德拉的聲音又恢復了一貫的輕慢:「今天這裡可真是個見面的好地方啊,珠魅的騎士呀……我們再會了吧。」

遙和席娜還陷在震驚中,琉璃按著胸口,一臉沉痛,但那不僅是肇因於傷口本身;真珠之女背對著珊德拉,一語不發,臉上的表情毫無變化。在場者就這樣任憑珊德拉和寶石王消失在傳送魔法的光輝中。

不知道過了多久,琉璃斷斷續續地出聲,他的意識已經有些渙散:「真珠……公……主……」

真珠之女回過了神,卻只是看著琉璃,沒有任何反應。

我的時間所剩無幾了,至少要在消失前,把玉石公主的使命傳承下去!即使必須犧牲另一個真珠……

打定主意後,真珠之女緩緩地走向琉璃,並在他面前停了下來。

「從那時開始,你就一直在保護她……該是讓你自由的時候了。」真珠之女對琉璃說道:「真珠公主已經不在了。你已經自由了,天青石的騎士,辛苦你了。」

說完,真珠之女頭也不回地離去。那優雅的黑色身影,很快就隱沒在陰暗的洞窟中。

「嗚……」

琉璃不知是承受不了身體上的傷痛、還是精神上的打擊,突然就那樣倒地,昏迷過去。在一行人周遭,遍地的點點微光,就像小小的宇宙一般,閃爍著曾經帶有生命的亮點。


次回〈月讀之塔的誘惑者〉


「為珠魅流淚的人會化為石頭,這個傳說是真的,妳、還有那個小夥子,請務必記得這一點……」

敬請期待~


本話因字數限制,分多頁呈現,請往下選擇頁碼

為保護本人創作資料不被任意轉載,本頁面禁止使用滑鼠右鍵與鍵盤進行複製,不便之處請多包涵。

Author: Fish Yu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