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 LOM】同人小說:54. 宇宙


一行人謹慎地沿著通道一路前進,不多時,他們就遠遠地看見了地底空洞內的真珠公主和珊德拉。

琉璃正要上前,席娜卻拉住了他和遙,以氣音開口:「距離太遠了,在我們到達前,珊德拉會先殺了真珠的!」

遙無法反駁,他的大劍不利於遠程攻擊;琉璃也無法否認席娜所言在理,但要他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公主和殺人兇手共處一室,著實煎熬。

在洞窟內,珊德拉和真珠公主看似正在爭吵,只聽見真珠對著珊德拉大叫道:「妳問幾次都一樣,我完全不知道妳說的職責是什麼啊!」

「妳……!」

琉璃終究沒按捺住,他一個箭步衝進洞窟,衝著珊德拉大叫:「離真珠公主遠一點!」

「琉璃!」真珠公主驚呼道,但珊德拉迅速擋在琉璃等人和真珠公主之間,使得琉璃不敢妄動。

珊德拉早就發現到入口處的異狀,只是不想多加理會。她冷笑地迎上琉璃憤怒的面容,開口道:「你們真是讓我好等啊。」

「把真珠公主還給我……」琉璃恨恨道。

「我像是這麼好說話的人嗎?」珊德拉輕蔑道。

「那我就讓妳見識一下這把命運之劍!」琉璃將手伸向腰間的劍。

那把……許久以前,那個人告訴自己,可以斬斷任何東西,但只能使用一次的武器。

沒等琉璃出手,珊德拉已經先發制人。她瞬間閃身至琉璃身後,而她手中的紙片,猶如銳利的刀刃一般,倏地劃過琉璃的核。

「哼……太慢了!」

相當於心臟的核受到如此重創,琉璃立刻跪倒在地;真珠驚恐地大叫,衝過珊德拉撲向琉璃。

說時遲那時快,遙和席娜正要上前,珊德拉卻又先一步擋在琉璃和真珠之前;看著她手裡的銳利紙片,兩人只得在原地戒備。

在此同時,真珠也緊抱著琉璃,珊德拉看著真珠,冷笑道:「真珠公主……妳心愛的琉璃受傷了哦?只要妳有治癒之淚,就可以救妳的騎士了,不是嗎?」

「琉璃……琉璃!」真珠公主緊抱著琉璃痛喊。

「別聽她胡說……」琉璃忍著痛苦、咬牙對真珠說道。

「住手吧,珊德拉。要是傷到核,就沒有意義了。」

一個似曾相似的和緩聲音突然響起。眾人紛紛回過頭去,遙等人先前曾見過的醜怪老者,正緩緩地走進洞窟。

「王……」珊德拉見到老者,原本虛偽的假笑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強烈的憤怒:「我就是沒辦法原諒這女孩……以及所有的珠魅!妳為什麼不流淚?回答我,真珠公主!」

面對珊德拉突來的憤怒,真珠公主只是緊抱著琉璃,低頭道:「我……很悲傷……卻流不出眼淚……我們……不會哭泣。」

「是嗎。」珊德拉冷冷地下了個結論:「所以妳也是個沒有治癒之力、虛有其名的公主!」

「是啊……」真珠公主的聲音越來越細微:「珠魅真的好奇怪,流不出淚水……」

「珠魅失去的可不只是淚水……」珊德拉面無表情,憤怒卻溢於言表:「好好問問妳自己的核吧。」

席娜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憤怒:「夠了,妳到底想怎樣!妳把真珠叫來這裡,就為了讓她看妳傷害她的同伴嗎?單純的殺戮已經滿足不了妳了嗎!」

珊德拉抬起眼,她的視線首次對上席娜的雙目,但席娜卻無法解讀對方的表情……

是哀戚、遲疑、憎恨、無奈……抑或以上皆是?

遙往前移動一步,他護著席娜的舉動讓珊德拉別開了目光,再度轉向真珠公主。

「即使是繼承了古老記憶的妳也不明白嗎……」珊德拉嘆道:「失去光輝的污穢石頭,琉璃的騎士和珍珠的公主,你們兩個的核,我就收下了!」

「真珠!琉璃!」席娜大喊出聲,但珊德拉距離他們只有咫尺之遙,席娜很清楚自己的動作絕對快不過對方,情急之下的她舉起自己的長杖,放聲大喊:「謝德!」

席娜的長杖是遙以各種精靈硬幣加以強化的武器,自然可以使出魔法;暗精靈謝德的黑暗波動瞬間占據了珊德拉的視線,逼迫她將攻擊轉向席娜。

鏗鏘!

響亮的金屬撞擊聲響起,珊德拉的攻擊在遙的大劍下被彈了開來。在這瞬間的空檔裡,真珠竟然清楚地看見了所有的攻擊,彷彿慢動作一般──

「雖然沒有治癒之力……」

真珠公主緊抱住自己。她突然很清楚自己該怎麼做:「至少,我有可以戰鬥的騎士之力啊!」

在下一刻,真珠公主被由光構成的花朵幻影所包圍,幻影和暗精靈的波動瞬間便消失無蹤,然而站在原地的,卻不再是原來的真珠公主。

站在那裡的女性,有著和真珠相似的外貌:一樣的金髮俐落地編結在頸後,末端則呈現螺旋狀的捲曲;相似的面孔,卻又有著稍長幾歲的歲月痕跡、與睥睨一切的威嚴;同樣淡綠色的眼睛,在這張面孔上,竟能顯得銳利而冷酷。

在衣著上,她穿著和真珠相似的服裝,衣服下襬卻不是蓬鬆的裙邊,而是便於活動的黑色緊身長褲。她手中,還握著一把兼具造型和實用性的戰鎚。

還有……和純白色的真珠最相對的,除了額頭中間分開的瀏海間的黑色珍珠外,就是她胸前那個純黑色的……珍珠珠核。

「真珠……」琉璃低喊,但黑珍珠核的珠魅女性卻置若罔聞。

英姿煥發的氣勢、凜然決絕的神情,無疑地,這不是位珠魅的公主,而是騎士。

面對這個陌生的珠魅,眾人的驚訝,都比不上珊德拉。

「真珠……之女!」珊德拉的驚慌表露無疑,她甚至還踉蹌地退了幾步。

真珠之女冷冷看著珊德拉好半晌,才說道:「珊德拉,妳這是想和我較量教量嗎。」

清晰的聲調,冷冽的目光。光憑這種氣勢,普通人也能馬上察覺眼前的角色絕非泛泛之輩。

「難道妳也是……具有雙重特性的珠魅!」珊德拉還沒從驚訝中恢復:「我還真是……料不到啊!」

「不完全是……」真珠之女說道:「白珍珠和我是相對的存在,真珠公主和我並不受制於彼此;我們和妳……『紫翠玉』是不同的。」

席娜猛然想起在魔法都市吉歐時,亞雷克斯曾提及的珠魅特性、還有自己因艾梅洛德的故事而察覺的疑惑──

「有些寶石的特性,的確可以衍生出另一種姿態,像是傳說生於水面月影的珍珠『迷惑之月』,就可能會有黑色、白色或粉紅色;另外還有……有一種名叫『紫翠玉』的特殊寶石,會因為光線的折射角度,呈現紫色和綠色兩種面貌。」

寶石小偷的狩獵已經持續了百年之久,但看珊德拉的外貌和身手,絕非年過百歲的人……那對方究竟是什麼身分?難不成──

席娜下意識地脫口而出:「『紫翠玉』?妳是珠魅?」

「什麼?」遙瞪大眼,完全不知所措:「怎麼會?她不是寶石小偷嗎?怎麼可──這完全沒道理呀──」

珊德拉沒有回答,而是倏地將某個自她懷中抽出的物品擲向了遙;利用珠核殘骸製造出來的怪物──寶石獸瞬間成形,並以帶著尖刺的長尾對遙發動攻勢。

席娜想都不想就衝向遙,一個黑色的身影卻先她一步擋下了寶石獸的尾刺──真珠之女以九次的旋轉做出的強力打擊技「爆殺」,狠狠地作用在寶石獸身上,寶石獸甚至沒來得及發出悲鳴,身軀就已經破裂四散,只留下如珠魅之核般晶瑩的片片碎屑。


本話因字數限制,分多頁呈現,請往下選擇頁碼

為保護本人創作資料不被任意轉載,本頁面禁止使用滑鼠右鍵與鍵盤進行複製,不便之處請多包涵。

Author: Fish Yu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