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 LOM】同人小說:54. 宇宙


在遙和席娜偕同拉爾克至各地向智慧之龍歸還瑪那之石、並返回家園後,已過了數日。

這天,可洛娜和柏德正如同平時一般處理家中的雜務時(寵物們則忙著幫倒忙),大門突然傳來一陣急切的敲門聲,席娜和遙交換了一個疑惑的眼神,遙走向大門:「來了啦,是──」

大門應聲開啟,出現在門外的卻是出乎兩人意料的對象,一臉焦急的琉璃還不等遙把話說完便搶白道:「真珠公主有沒有來這裡?」

「什麼?」遙愣了愣:「沒有啊?」

席娜也湊了過來:「真珠怎麼了?」

琉璃看起來已經瀕臨崩潰。「真珠公主不見了……我到處都找不到她!然後……」

遙怔愣了一瞬,才看見對方伸向自己的手中握著一團紙。席娜將之接了過去並攤開,發現那是一紙別緻的信箋,上面的繁複花體文字,只寫著簡短的一句話。

至我們的初遇之地,我將告知妳一直以來所尋覓的過往。

眼前的信箋勾起了席娜的回憶,在雷伊利斯塔時,她也看過這樣的東西:「這個……好像是寶石小偷的預告信?」

「咦,真的!」遙一把抓過信箋,並唸出其中的內容:「初遇之地?你知道是哪裡嗎?」

「什麼……」琉璃根本無法思考:「哪裡?我根本不知道啊!」

席娜思考了一下:「應該是梅基布洞窟。」

遙和琉璃同時看向席娜,琉璃問道:「妳怎麼知道?」

「我和真珠就是在那裡遇到珊德拉的。」席娜停了會,看向遙:「我也是在那裡……遇到你的。」

「這麼說來,的確是呢。」遙一拍手,又看向琉璃,發現他正要離開:「喂,你等一下,我──」

席娜搶先開口:「我們跟你一起去!先找到真珠再說!」

琉璃沒有費神推辭,只能簡短地點了點頭。於是在向可洛娜等人簡單地交代去向後,遙和席娜便偕同琉璃趕往梅基布洞窟。


真珠獨自走在前往梅基布洞窟的路上,手無縛雞之力的她走得小心翼翼,唯恐引起怪物的注意。

收到珊德拉的預告信後,她著實躊躇了好一段時間,沒有過往記憶的她,確實很想知道關於過去的事,尤其是那個和自己相似、卻有著黑色珍珠核的女性。

「如果妳需要力量,就努力想起我吧。」

是的,我想要力量。雖然我身為公主,卻沒有治癒騎士的力量。但是我也想……保護我的同伴啊。

來到洞窟的入口處,有個鴨子亞人正在附近遊蕩,真珠逕自從牠身邊經過,戰戰兢兢地踏入了洞窟。些許陽光自洞窟上方的縫隙滲入,在地面上投射出斑駁的亮點,也讓真珠看見了前方的人影。但那不是珊德拉,而是一個她未曾謀面的對象。

真珠覺得很不對勁。與其說她感受到什麼異狀,倒不如說她什麼都感覺不到,若非親眼看見前方有人,她完全不會發現對方。自己的核完全沉默,不但感應不到任何刺激,也不帶任何閃爍。

「哎呀,真是罕見,在這裡遇見了石頭呢。」

對方是一位面貌醜怪、身形佝僂、聲音卻和藹有禮的老者,他向真珠欠了欠身;真珠也下意識地頜首回禮:「你……你好。」

真珠自有記憶以來,就一直被琉璃保護得無微不至,加上珠魅之核容易受人覬覦,以致於她鮮少與他人交流,加上這異樣的感覺,讓她在面對眼前的陌生人時,即使無意,仍難掩滿面的不安。

像是看出了真珠的疑慮,對方和藹地開口:「呵,請妳不用緊張,在下名叫寶石王,只是在這裡等人而已。」

「等人……」真珠睜大了眼睛:「那個、呃、請問你有看到一個女人嗎?她……應該是穿著綠色的衣服,還有……」

「妳是在說我?」

銀鈴般清脆的女性嗓音自寶石王身後響起,身穿綠色衣裳、頭帶橘色花飾的女性──寶石小偷珊德拉好整以暇地出現在寶石王後方。

看見來者,真珠雖然害怕,卻還是鼓起勇氣開口:「我……我依約前來了。只有我一個人。」

真珠遲疑的語氣、強忍害怕的模樣,在在都被珊德拉看在眼裡。但她帶著虛偽笑意的冷酷眼睛中並沒有同情,她的聲音甚至不帶一絲溫度。

珊德拉暗暗和寶石王交換了一個眼神,便走向洞窟深處,只丟下了一句簡單的指示:「跟我來。」

真珠跟著珊德拉進入洞窟深處,通道的坡度一路往下延伸,經過了數個岔路和區域後,兩人來到了通道最末端的地底空洞。

珊德拉的腳步極快,真珠好不容易才追上她;但見對方背對著自己,佇立在已無其他出路的封閉洞窟中。

真珠正想開口,珊德拉卻先打斷了她:「白色珍珠核的公主啊,妳知道珠魅的故事嗎?」

真珠一愣,搖頭道:「我不知道……」

「是嗎……」

真珠懷疑自己是否看花了眼。有一瞬間,珊德拉的神情不是她記憶中的倨傲,而是很深沉、很深沉的……

悲傷?


離開自家,遙、席娜和琉璃三人經過大半天的跋涉,這才抵達了目的地──梅基布洞窟。然而洞窟內的通道複雜,一行人一時間也不知該從哪裡找起。

在入口處,席娜觀察著周遭,突然拉了拉遙:「那裡──」

「真珠公主!」

不等席娜說完,琉璃已經一個箭步衝向席娜所指的方向,岔路前方的確有人影徘徊,但那並不是真珠,而是一個鴨子亞人。看見來者,牠不大友善地開口:「你們要幹嘛?」

「我們在找同伴。你有看見一個女孩子嗎?給我老實回答!」琉璃恫嚇道。

「別、別動粗呀!」鴨子亞人被琉璃兇惡的態度嚇了一跳,連忙說道:「是說那個一身白的可愛女孩嗎?她和一個女人在一起呀!」

「是戴著橘色花飾的女人嗎?」琉璃描述了珊德拉的外貌。

「對啦,就是那個女人!」鴨子一聽,連忙點頭稱是:「一個瘦瘦的女人,穿著綠色的衣服,不是我在說,那個海咪咪、水蛇腰和美腿呀……」

琉璃打斷牠:「她們往哪邊去了?」

「她們往這邊去了,已經進去好一陣子囉。」鴨子說著,一邊指向右上方的通路。

「真珠公主……!」一問到情報,琉璃胸前的核就閃爍了一下,他隨即對遙和席娜說道:「快走吧!」

琉璃語畢,也顧不得遙和席娜有沒有跟上自己,只一個勁地帶頭向前;遙和席娜也連忙跟上。

不多時,一行人再度遇到了岔路,幸運的是,有個草人正在岔路前悠晃著。席娜搶在琉璃再度上前去「恫嚇」對方前,先向牠詢問有沒有看見符合真珠公主外貌的女孩。

草人歪了歪頭,說道:「這裡,已經沒有人了。但是之前,有個姐姐在這裡的唷。」

「是真珠公主……!」琉璃的核閃爍了一下。

「是說姐姐她們的話……從這裡……」草人繼續說著,先往一行人的方向走了幾步,又往上方的岔路走了幾步:「往這裡走了唷。」

三人再無多言,隨即奔向草人所指的方向,然而行進沒多久,琉璃突然放慢腳步,捂著核,略顯慌張地說道:「我的核……沒有感覺了……真珠到底在哪裡……」

「你能不能感應一下,像你在吉歐時那樣?」遙指著前方的岔路問向琉璃。

琉璃面有難色地搖頭:「很奇怪,我的核……好像靜止了一樣……?」

遙不知道琉璃所指為何,只驚恐地盯著琉璃胸前的天青石珠核:「珠魅的核就像珠魅的心臟一樣不是嗎?你沒事吧?」

「不……不是你想的那樣。」琉璃也很疑惑:「但我從沒像現在這樣,對周遭沒有一絲一毫的感應。以前不管是真珠、或是其他的珠魅,我都能感覺得到啊……」

此時,一個陌生的聲音在前方響起:「雖然已經不是第一個了,但還是很罕見呢,在這裡看見石頭這件事。」

眾人倏地看向前方,一個面貌醜怪、身形佝僂的老者一邊走向他們,一邊又開口:「在這種地方,再小的寶石也能綻放出美麗的光輝,猶如夜空中的星星那般……」

琉璃問道:「我們正在找人,你有看見一個穿白色衣服的女孩嗎?」

「我知道。」對方的回答讓琉璃大為震動:「她和珊德拉在一起。」

一聽到珊德拉的名字,琉璃整個人都緊繃了起來。「她們往哪裡去了?」

「她們往中間通道的深處走去了,那裡一路直通一個地底空洞,我想,那就是珊德拉的目的地吧。」

席娜正要開口,琉璃卻出聲制止:「等一下……」

兩人回過頭來,不解地望著琉璃,琉璃沉默了一會兒才又開口:「不,沒什麼……」

琉璃無法傳達自己此刻的感受。自己的核竟然會這般地安靜,簡直像……

琉璃的記憶,瞬間回到了他曾前往吉歐、向寶石店「溫帝爾的祕寶」的店主──亞雷克斯打聽珠魅情報時的那一刻。

在他看來,店內那些陳列在架上的寶石,都是毫無生命的石頭,這帶給他一種亟欲奪門而出的恐懼。然而此時此刻,自己的核就像那些死氣沉沉的石頭一般毫無反應,這是他未曾面對過的狀況。

「會有人討厭美麗的事物嗎?即使互相爭奪、殘殺,人們仍想奪取美麗的事物,越美的東西越會遭到掠奪、也越容易損壞,真是悲哀啊……」老者向眾人微微欠了欠身:「還有什麼事嗎?」

遙一點頭緒都摸不著:「你到底在說什麼?」

「你對珠魅……有什麼了解嗎?」席娜終究按捺不住自己的疑問:「你剛剛說要掠奪的東西,是指……珊德拉奪走的珠魅之核嗎?」

「既然妳提到珠魅,我倒是知道一個口耳相傳的傳聞。」老者稍稍停頓了一下,繼續說道:「為珠魅流淚的人會化為石頭……我想,這大概是為了阻止珠魅和其他種族交流吧。至少我能理解。」

「你跟珊德拉是一夥的嗎?」席娜又問道。

老者並沒有立即回答,而是打量著席娜。

原來如此……這位小姐,跟那個人的公主的確有幾分相像呢。難怪珊德拉會……

接觸到席娜凌厲的視線,老者輕輕嘆道:「這樣好嗎……與其浪費時間和我說話,還不如快去追珊德拉吧。寶石小偷和珠魅公主的組合……怎麼想都不大妙啊……」

琉璃的怒氣迸發了開來:「你跟珊德拉到底有什麼目的!」

「你很快就會知道的……」老者緩緩地欠了欠身,一陣刺眼的光輝同時自他身上激射而出,下一刻,老者便消失在傳送魔法的光輝中。


本話因字數限制,分多頁呈現,請往下選擇頁碼

為保護本人創作資料不被任意轉載,本頁面禁止使用滑鼠右鍵與鍵盤進行複製,不便之處請多包涵。

Author: Fish Yu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