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 LOM】同人小說:55. 月讀之塔的誘惑者


在寶石箱「潘朵拉」內部的異空間,輕微的動靜讓螢睜開了眼睛,儘管視線依然模糊、胸口也仍疼痛不已,她還是立刻認出了來者。

「亞雷克……珊德拉?」

在她面前的是身穿綠色衣裝、頭帶橘色花飾的珊德拉,見螢醒轉,她微笑道:「今天還好嗎?」

螢想起身,卻換來一陣猛咳,珊德拉熟練地輕拍她的後背安撫著,待她平靜下來,語氣裡仍帶著驚訝:「妳怎麼……好久沒看到珊德拉的模樣了。」

「偶爾也讓妳換個印象呀。」珊德拉笑道。

螢注視著珊德拉良久,拍了拍身旁的床榻,示意她一起躺下。珊德拉依言照做,兩人面對面地躺著,像是在辦睡衣派對的姐妹一般。

眼看著螢又即將昏睡,珊德拉正想摸摸她的頭,卻被螢先一步握住了手,搶白道:「辛苦妳了。」

「我有什麼好辛苦的?」珊德拉依然笑著。

「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妳一直……」

螢話聲未落,便又陷入了沉眠,珊德拉看著她的睡臉,這才收起了笑,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悲傷。

在不受時間干擾的寶石箱空間內,螢並不知道外界已流逝了百年的歲月,即使如此,珠魅受過的傷,若無同族之淚的治癒也無法復原,是以她的健康仍每況愈下。

為了不加重的螢的負擔,紫翠玉每每來探視她,總是帶著笑容,也絕口不提外界之事,避免一切觸發螢流淚的可能性。

珠魅「紫翠玉」同時擁有兩種面貌,一是有著紫色眼眸的青年「亞雷克斯」,一是有著綠色眼眸的女性「珊德拉」。知道紫翠玉接替真珠之女成為淚石公主的騎士的人本就僅限於幾個珠魅高層,而他們也只認識亞雷克斯,知道珊德拉也是紫翠玉的人,除了真珠之女,就只有黛安娜了。艾梅洛德也是在臨終前,才得知了這個事實。

如此保密紫翠玉身份的目的,本來只是出於對螢的安全考量,孰料這也成了紫翠玉能順利誘拐淚石公主的漏洞。

自從紫翠玉決定要成為寶石小偷後,便幾乎不再以「珊德拉」的外貌出現在螢面前,她不想讓螢看見一個手上充滿珠魅鮮血的殺人魔,不想讓螢看見自己再怎麼悲傷也無法落淚的模樣,那只會讓螢更加難過、甚至損及她的性命。

但是今天……與真珠之女重逢的衝擊讓她大為動搖,她甚至忘記轉換成亞雷克斯的模樣,便急著想見到螢……想確認她還好好活著的模樣。

走過百年的時光,奪去多不勝數的珠魅之核,曾幾何時,我下手時已不再顫抖;在那段殺戮最盛的時光,幾次下手太過,導致珠核完全失去光輝無法派上用場,我還冷冷地把核扔去給魔導士做實驗、或是用碎片合成出寶石獸那樣的異種……

離目標只差一步,即使我再疼再累、即使要拉著所有醜惡的珠魅陪葬,我也義無反顧,我一定……要救妳。


經歷梅基布洞窟的戰鬥後,珊德拉和寶石王逃逸無蹤,真珠之女也不知去向,琉璃負傷昏迷,遙和席娜只得先帶他回家,再另做打算。

負傷的琉璃大部分時間都在昏迷,眾人為了方便照顧他,只得將他安置在二樓的房間,由遙、席娜、可洛娜和柏德輪流看護著。

即使在昏迷中,琉璃仍因痛苦而囈語著,在旁照顧的可洛娜見狀,擔心地提議道:「我去買藥吧!」

柏德出聲制止了她:「不行的啦。」

「為什麼?」可洛娜不解。

「普通的藥對珠魅是沒效的。」柏德悶悶道:「上次從學校回來後,我也找過很多資料,但要治好珠魅的傷病,除了珠魅的淚水外,什麼藥都……」

「可是……」可洛娜還想說些什麼,卻又無言以對。

這時,床榻上的琉璃有了動靜,他恢復了些許意識,斷斷續續道:「真珠公主……真珠……公主……我想去找真珠公主……嗚……」

「不要勉強了,你這副德性要怎麼去找人?」遙只能勸道。

「抱歉,但休息也無濟於事……石頭的再生要花費上萬年……只有珠魅之淚能瞬間治癒……也就是淚石……珠魅已經無法哭泣了。珠魅的淚……其實是……嗚……!我不知道珊德拉和那個人打算要做什麼……別傷害真珠公主……!」

琉璃話聲未落便又昏迷過去,待他再度醒轉,時間已經接近半夜。

「嘿……」

琉璃的聲音驚醒了意識恍惚的遙,他倏地跳起身,衝著琉璃瞪大了眼:「你醒了?」

席娜聞聲也快步走來,琉璃這才虛弱地開口:「真珠公主呢……?」

遙和席娜交換了個眼神,遙說道:「還不知道……」

「還沒找到嗎……」這句話牽動了琉璃的情緒:「果然,我還是得去找她!咕……!」

看著遙按著琉璃、不讓他輕舉妄動,席娜嘆了口氣,說道:「你現在真的不能動啊。」

「我……」

「等你好一點,我們也會幫你一起找的,拜託你真的得好好休息啦。」遙按住琉璃,又補上一句:「你可別忘了我們當初是怎麼認識的,就是為了要幫你找真珠公主啊!」

琉璃語塞,在他漫長的人生中,除了真珠公主,他從不相信其他人。他沒想過,有別人願意為他們付出如此的關懷……

一個念頭閃進了琉璃的腦中,他問向席娜:「我一直想問妳……之前妳怎麼會跟真珠一起在雷伊利斯?」

席娜小心地看了遙一眼,語帶保留地說道:「珊德拉喬裝後放話告訴真珠,去那邊可以找到關於過去的線索,我也是聽賢人說過類似的話,才想到那邊去……對了,那時候我就見過真珠之女了!雖然只有一下下,那可能就是真珠看到的過去……」

遙一驚:「妳怎麼沒講過?」

席娜一眼瞪回去:「我有機會說嗎?」

遙一哽,眼見琉璃不語,遙轉而問向他:「在梅基布洞窟的時候……那個黑珍珠的珠魅……是什麼人?」

琉璃沉默了很久,久到遙以為他不打算說明時,才聽他娓娓道來。

「她是真珠之女,是我第一個遇見的珠魅。在一百多年前,當時的我……」


本話因字數限制,分多頁呈現,請往下選擇頁碼

為保護本人創作資料不被任意轉載,本頁面禁止使用滑鼠右鍵與鍵盤進行複製,不便之處請多包涵。

Author: Fish Yu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