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 LOM】同人小說:53. Love Confession


一個晴朗的日子,遙和席娜揮別了留守在家園的可洛娜、柏德、達央和拉拉,踏上了早有計畫的旅程。

他們目的地是白森林,因為就緹瑟妮潔所言,在提亞瑪特落敗後,三個瑪那之石便暫由法蒂絲保管,用意是要讓遙親自將瑪那之石物歸原主。

遙也知道這是他逃避不了的責任。他並不後悔自己曾打倒群青之龍和紫紺之龍,但卻無法擺脫那些可怕的戰鬥記憶,無法忘卻是自己親手對他人進行掠奪的舉措。

但遙並沒有直接來到白森林,而是先前往地獄。在焰城再度被地獄吸收後,這裡已經恢復了原本的面貌──在入口一帶,除了昏沉的天空、荒煙與蔓草、和一塊有著惡魔雕飾巨大石碑外,別無他物。

席娜不發一語地看著遙走向石碑,放聲大喊道:「拉爾克──你在吧?我有話要對你說!」

下一刻,傳送魔法的刺眼光線就出現在詭異石碑前,待遙看清光中的人影,立刻認出了拉爾克。但席娜卻先他一步地走上前:「那個……上次謝謝你了。」

拉爾克似乎有些吃驚,卻也只是點點頭:「很高興看到你們沒事了。」

遙的心情有些複雜,經歷這些事情,他對拉爾克的感覺已經不同於最初的厭惡。初聞拉爾克的過往、他效忠提亞瑪特的理由、以及他救了自己一命的事情,他的心情著實相當複雜,但他還是上前對拉爾克開口:「謝謝你……救了我一命。」

拉爾克的表情幾乎是啼笑皆非:「客套話就免了吧,別忘了你們的遭遇,我也有責任。找我有什麼事?」

遙抓抓頭,躊躇了一會,才說:「我……要去智慧之龍那裡歸還瑪那之石,我覺得……如果說,你也不是出於自己的意願做這種事的話,那你就應該一起來。

拉爾克沉默了好一會兒,這才開口:「你可是殺害智慧之龍的人,雖說他們都已經回到所在之處了,也難保會放你一條生路。你懂吧?」

席娜走向遙,握住遙的手,看向拉爾克說道:「無論如何,我都會和他在一起。」

遙也回握住席娜的手,一語不發。看著遙和席娜,拉爾克也喟然道:「……既然你都這麼決定了,我就更沒有立場待在這裡發呆了吧。」

「那你……」

「就算我一份吧。」拉爾克毅然決然地說道。

於是,遙、席娜和拉爾克就踏上了前往白森林的旅程。除去提亞瑪特的因素,遙發現拉爾克其實是個沉穩、可靠的夥伴,對他的印象也好轉起來。

再次進入白森林,由於之前在這裡的經歷,遙和席娜都沉默不語。他們很快就來到了法蒂絲所在的巨木台座,法蒂絲和雪拉都等在那裡。

看著法蒂絲和雪拉,席娜再次率先走上前:「謝謝你們上次答應我……任性的請求。」

法蒂絲微微一笑,輕輕地點了點頭,便示意雪拉採取行動。後者微微頷首後,便走向一旁的小徑,不一會兒,便帶著兩個結晶體般的瑪那之石出來。

「雪拉,麻煩妳……」

不等法蒂絲多說,雪拉已經走向遙一行人,並在拉爾克面前停下腳步,她直挺挺地看進拉爾克的眼睛,卻一語不發。

拉爾克先打破了沉默:「……這就是侍奉龍的定律,我相信妳也了解的。」

雪拉的面容抽動了一下,拉爾克伸出手,將瑪那之石轉化為能量以隨身攜帶。

看著拉爾克,雪拉突然難過起來:「難道就要由你一個人來背負這一切嗎?」

拉爾克凜然地說道:「這是我犯罪的證明,是我必須背負的罪證。」

「拉爾克……」

「在我的詛咒解除的千年間,我會一直待在地獄,所以妳……就留在森林吧。」

「一直都是這樣。」雪拉突然低低地說了句:「你總是關心著其他很多事,唯獨就是和我這個姐姐沒有關係……」

拉爾克並沒有回答,倒是雪拉強打起精神,故做開朗地說道:「這次,就算我是為了見你一面而來的吧。」

「雪拉……」

眼見拉爾克和雪拉都陷入了無話可說的沉默中,遙這才走上前,對法蒂絲彎下腰:「對於我所做的事情……真的很對不起。」

席娜見狀,也快步上前:「遙會這麼做都是因為我,所以……我也難辭其咎。」

法蒂絲輕輕地嘆了口氣:「經歷這些事情以後,我想,對於生命的沉重,你們應該有著比任何人都深刻的體悟……死可以輕如毛,也可以重如山,希望你們……不會再面臨相同的困境。」

遙緩緩地直起身,卻沒有抬起頭,像是很艱難地,他開口問道:「我……還想請問您一些事。」

席娜和法蒂絲都有些驚訝,法蒂絲疑惑道:「什麼事?」

「我想問……關於瑪那女神和騎士的事情。」席娜突然抓緊了遙的手,遙緊握住她一下,又繼續問道:「我就不拐彎抹角了。提亞瑪特說,席娜可能就是瑪那女神的繼承人……這是真的嗎?那她又會怎麼樣?」

法蒂絲十分詫異:「我沒聽說過那種事,那只怕是提亞瑪特為了利用你而編造的藉口吧。」

「是嗎……」遙似乎鬆了好大一口氣,卻還是有些不安:「那……您知道瑪那女神的事情嗎?我們到底該何去何從?」

法蒂絲沉吟了半晌;「相傳……瑪那女神是瑪那之樹的巫女和大樹的結合體。在瑪那之樹的力量達到衰退期時,巫女便透過精靈的指引,與大樹相結合,藉以活化大樹的力量。據說,這就是瑪那一族存在的使命。」

席娜不自覺地喃喃道:「使命……」

「是的。」法蒂絲點頭:「不瞞你們,在瑪那聖域銷聲匿跡了這麼久的時間後,我也曾想過,現在正可謂是瑪那之樹力量的衰退期……不過,我希望命運是由你們自己去開創,而不是照著既定的劇本去進行,你們懂嗎?」

「依照遠古的慣例,得到女神繼承人──也就是大樹巫女承認的人,會被授予瑪那之劍和名字之石,取得瑪那騎士的資格,也就是第七之月的稱號──」銳利地看了遙一眼,提亞瑪特繼續說道:「然後……由騎士以瑪那之劍……將巫女穿刺,消滅掉巫女的肉體,再經由精靈的導引,讓巫女的靈魂,得以和大樹結合啊!」

提亞瑪特的話與彷彿還在遙的耳邊迴盪,使他幾乎是不顧一切地脫口而出:「有沒有可能,是要殺掉巫女,才能復甦瑪那之樹?」

除了拉爾克,遙的話讓在場者無不大吃一驚,席娜瞪大了眼睛看著遙,她的手和遙緊緊地握在一起。不等法蒂絲開口,拉爾克的聲音先響了起來:「那或許只是提亞瑪特的片面之詞罷了。為了利用他人,他會無所不用其極,我們也都領教過的吧。」

「……只是……」遙抬起頭:「謊言?」

「我不知道。」拉爾克承認,並看向法蒂絲。

接觸到眾人的視線,法蒂絲有些不安:「我並沒有聽說這種說法……」

直到現在,席娜才了解到遙背負著多麼沉重的祕密,她一臉痛楚道:「我……不會就這樣一走了之的,你一定要相信我。」

「席娜……」

遙想擁席娜入懷,卻又躊躇起來,不知道自己是否該這麼做,最終也只能對她露出一個苦笑。

席娜不是沒有察覺到遙的顧慮,在失落之餘,卻也只能對他回以微笑。


在那之後不久,守護世界秩序的守門人,群青之龍和紫紺之龍都相繼復活……而被奪走的瑪那能量,也平安地回歸於大地中。

和群青之龍、以及紫紺之龍的會面,比遙意料中的要輕鬆。

他們首先來到的地點,是群青之龍──梅格羅德所在的諾倫山脈。不同於席娜上次和仙人掌造訪此處時所感覺到的異樣,此地的瑪那已經有了變化,在歸還瑪那之石後,這裡的瑪那應該可以恢復原有的狀況吧。席娜忖度。

儘管讀風士們仍對遙一行人有些顧慮與畏懼,卻也沒有像初次見面那樣、表露出明顯的敵意;梅格羅德在收回瑪那之石後,竟意外允諾遙可以隨時來向他挑戰。

最後,他們來到了紫紺之龍──加加拉所在的骨之城,拉爾克和身為紫紺之龍龍隨從的不死皇帝雖然仍相看兩不順,卻也沒有橫生任何事端。加加拉在收回了瑪那之石後,意味深長地看了拉爾克和遙很長一段時間,但終究還是不發一語地示意他們可以離開。

遙把不死皇帝借他的丙子椒林劍帶來歸還,不死皇帝卻搖頭道:「這把劍就給你吧。」

遙還想說些什麼,拉爾克卻搶白道:「你就收下吧,反正這傢伙也沒機會用到,可惜了這把劍。」

遙正等著不死皇帝反駁拉爾克,孰料對方卻毫無反應,他正疑惑時,對方才說道:「緹瑟妮潔已經表明要放棄一國之后的身分,而我只能透過傀儡來處理國事,這把劍於我而言……已經無用武之地。」

「所以你們夫妻正式拆夥啦。」遙咕噥了一句,把劍收回腰際:「那就……謝啦。」

雖然不死皇帝的語氣很無所謂,但遙不敢再捏著這話題不放。這表示他們夫妻正式分道揚鑣,各過各的日子,未來艾南夏爾克帝國的一切事務,不死皇帝會繼續以傀儡攝政,但緹瑟妮潔已經完全放手了。

對此,席娜雖然大致知道來龍去脈,還是有種無以名之的感觸,在離去時,她最後看了骨之城一眼,這才追上遙的腳步離去。

瑪那歷經了數次的戰亂,雪拉和拉爾克這對姐弟也是因此分離……

然後……這兩個人再次相會的事情,除了遙和席娜的見證,就再也沒有留下任何紀錄……


次回〈宇宙〉


「越美的東西越會遭到掠奪、也越容易損壞,真是悲哀啊……」

敬請期待~


本話因字數限制,分多頁呈現,請往下選擇頁碼

為保護本人創作資料不被任意轉載,本頁面禁止使用滑鼠右鍵與鍵盤進行複製,不便之處請多包涵。

Author: Fish Yu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