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 LOM】同人小說:53. Love Confession


眼見遙閉著眼睛,看似陷入了假寐,席娜試探地輕喚道:「遙?」

遙沒有回答她,但他拉了拉不知何時握住席娜衣袖的左手,席娜不發一語地看著遙,看著他睜開眼睛,轉向自己。

「那個聖水小瓶……在妳那裡嗎?」

遙的問題,讓席娜甚至連耳朵也紅得通透,她低下了頭,唯唯諾諾地應了聲:「呃……嗯。」

遙也吞吞吐吐起來:「……可以給我嗎?」

猶豫了好一會兒,席娜伸手至一側的衣袋中摸索了一會兒,拿出她曾經灌住了自己心聲的物品,並將其置於遙伸向她的右手。遙握著小瓶,又閉上眼睛,看似十分疲倦的模樣,卻緩緩出聲:「我……有話要對妳說。」

「先睡再說吧?你看起來很累。」席娜建議道。

「不行,一定要現在說,不然別說睡覺了,我連死了都不會瞑目的。」遙勉強睜開了眼睛,卻是一臉怪相。

席娜不知該如何應對遙的沉默,害怕被拋下的恐懼又油然而生,這讓她緊張地嚥下喉間的硬塊,試圖安撫自己的情緒。

「席娜……我,那個,我……」

出乎席娜意料地,遙的聲音似乎相當不知所措,她突然覺得好笑起來,便忍俊不住地笑出了聲。此舉讓遙摸不著頭腦,只能問道:「妳在笑什麼?」

「我……在笑我自己。」席娜吸了口氣:「我一直很消極看待自己的生命,甚至連想說的話……都只能這樣表達,我真的很怕你會拒絕我,真的很……笨……」

一陣哽咽讓席娜無法再說下去,也讓遙驚慌起來:「席娜?」

席娜做了個深呼吸,幾乎是不顧一切地開口:「遙,我……我喜歡你,不管你聽過沒有,我一定要親口對你說。而且不管你對我有什麼感覺,從現在開始,你都要有所覺悟。我……我是不會就此罷休的哦!我會一直追著你,不管你去哪裡,我都會一直跟著你,就算你嫌我煩我也不走,一直到你──你──接納我,或拒絕我!」

遙的眼睛睜得老大,直瞪著眼前的席娜,席娜低垂著頭,讓人無法解讀她臉上的表情,但遙卻看得出她滿臉通紅的反應。突然間,遙往自己頭上一拍,其用力之猛,還害他自己叫出了聲:「嗚呃!」

「遙!」席娜驚叫一聲,直覺地就想起身察看:「你怎麼──」

遙沒有放下手,而是按住自己的眼睛:「我說喔……妳真的是……」

「真的是怎樣?」席娜看不見遙的表情,只能一臉焦急地望著他。

「哎唷!我剛剛本來就要說的!結果、結果妳竟然一點預兆都沒有就搶先了!實在是──哎唷喂呀,不管是留言還是當面告白,我都沒有取得先機──嗚啊──」

「什麼……」遙的回答讓席娜為之一怔,她可沒想過自己的告白會收到這樣的回應。

「妳一直都不知道我的心意?」遙問道,眼見席娜一臉茫然,他幾乎有些急切地說道:「好吧,我是什麼都沒有說啦,可是──可是──我還是說過類似的話,對吧?難道妳一直都不了解嗎?我說我想照顧妳啊!」

席娜突然生起氣來:「我不是說過,你不用出於同情而來照顧我嗎!」

「妳到底聽到哪裡去了啦!」遙的聲音幾乎是氣急敗壞:「妳以為我隨便就可以和別人一起住的啊?」

「我……」席娜支吾:「你對別人一直都親切得過了頭,我想,如果今天是別的朋友有難,你也會這麼幫助別人的吧?」

「親切過頭……」遙哀叫起來:「哪有?我──妳──」

「哪裡沒有?」席娜開始一一細數起來:「可洛娜和柏德……」

「妳不也很同情他們?」

「仙人掌……」

「我總不能放著一株站在我家門口,長途跋涉的疲累植物不管吧?」

「你老是很雞婆地去多管別人的閒事……」

「妳說我雞婆?」遙不可置信地嚷了起來。

「對啦!你這個人真是有夠雞婆的啦!」席娜也提高了音量:「可是要不是因為你的這種個性,我也不會──也不會認識你,更不會──撿回一命了啊!我不是說雞婆有什麼不好,不過你真的有夠雞……有夠熱心的啦。」

遙深深吸了一口氣,企圖讓自己冷靜下來,這段對話讓他深感疲倦:「……好啦,雞婆這件事暫且不談,我總還是、總還是有『付諸行動』過吧?這樣妳還不明白?」

「那……那是……」席娜覺得自己的體溫已經滾燙到冒煙的程度:「我想……這跟我們那天喝的酒也有關係,當時我也飄飄然的,講話還前言不對後語,而且莫名其妙地就……就哭了……」

席娜的遲鈍,讓遙真的想翻白眼裝死,他盯著席娜,卻遲遲沒發出聲音,而當他再度開口時,聲音竟出人意料地冷靜:「妳剛剛有沒有在聽我說話?」

「有啊?」面對遙態度丕變的問句,席娜下意識地謹慎起來。

「妳有沒有發燒?對了,我看妳也是很累,都沒去睡覺對吧?」

「還是有睡一下啊。」席娜聳聳肩:「我不要緊的啦。」

「那好,表示妳並不是意志不清。」遙頓了頓,正色道:「而是真的就是這麼笨!我的媽啊,我剛剛講了這麼多,妳竟然還問我這問題……」

「我……我……」席娜張目結舌:「我一定要很確定很確定才……安心……而且還有這麼重要的事情要考慮……」

「我可以白紙黑字地寫下來給妳隨時拿出來確定。」遙正色道。

「我……」

席娜還來不及說完,遙冷不防地一把將席娜拉近眼前:「我早就喜歡妳了啊……就算妳不問,我也還是要說的啊!都是被妳搶先了啦……可惡啦,我高興死了啦!」

語畢,遙順勢將席娜擁入懷中,席娜幾乎忘了說話的方法,只能屏息地靠在遙的肩頭。突然間,她覺得室內籠罩在震耳欲聾的寂靜中,而遙的呼吸、心跳的聲音,在在都教她無法忽略……

這是……生命的聲音,是遙活著的證據。這樣的認知使得席娜舉起雙臂,回擁住遙。

遙攬住席娜的肩膀,同樣在注意著她的動靜。她嬌小的身體可以整個融入自己的懷抱,她的肌膚白皙且溫暖,她呼吸的聲音十分輕微、卻感覺得出相當急促……

只要她活著,我別無所求……

遙不知道自己抱著席娜多久,但他的意識卻越來越模糊,方才那陣子的熱血雖然讓他維持了好一段時間的清醒,卻不敵虛弱身體的訴求。擁著席娜的安心感覺讓他的意識越來越模糊,終於只能任席娜將自己推回床榻。

倏地,一個念頭閃進了遙的腦海中,他設法維持住最後的清醒,開口對席娜說道:「我想……去一些地方,我是說,等我恢復到可以行動的時候。妳可以陪我一起去嗎?」

席娜的雙手拉過遙抓住自己衣袖的左手,將其緊握在掌心。「嗯。」

「妳不問我要去哪裡?」遙垂眼看著自己的手,並回握住席娜的手。

「我知道你要去哪裡。」席娜淡淡地笑了笑:「而且我剛剛也說過,我會一直追著你……還記得吧。」

遙任由自己的眼皮卻沉重地闔上,隨即又再度陷入了深沉的睡眠中。奇怪的是,他察覺到深層的意識中,似乎閃過了瞬間的笑聲。

是第七之月嗎?

待遙的房間再度安靜下來後,閣梯才響起了輕微的動靜。只見可洛娜和柏德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直到躡手躡腳地溜回閣樓的床榻後,兩個人才如釋重負般地對望。

「遙師父是白痴……」

面對弟弟的話語,可洛娜沒轍地往天花板一瞪:「席娜師父也差不多。」


本話因字數限制,分多頁呈現,請往下選擇頁碼

為保護本人創作資料不被任意轉載,本頁面禁止使用滑鼠右鍵與鍵盤進行複製,不便之處請多包涵。

Author: Fish Yu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