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 LOM】同人小說:53. Love Confession


全身多處骨折、大量失血、胸前的重創雖然非常幸運地沒有深及心臟及大動脈,仍是足以致命的傷口,其他還包括多不勝數的擦傷和瘀青、承受猛烈撞擊而迅速衰竭的臟器。總而言之,遙這般的傷勢,即使不是緹瑟妮潔看過最嚴重的傷患,也稱得上是數一數二的。

幸虧當時有法蒂絲在場,雖然她所能給予的治癒,對承襲己力的龍隨從雪拉才能發揮最大的效用,卻還是挽救了命懸一線的遙,即使無法完全治癒,至少也讓他的狀況安定了下來。

為了給遙最好的治療與照顧,緹瑟妮潔將遙和席娜帶回了遙的家園。不顧在事件大抵塵埃落定的當下,仍有許多事情亟待解決,所有人都一致贊同,必須先讓遙的身體恢復健康,才是首要之務。其餘的事都可以在日後一一去應付。

回到家後,雖然遙的生命跡象穩定,卻一直沒有醒轉。席娜始終寸步不離地陪伴在遙的身邊,緹瑟妮潔明白她的心情,也沒有費神勸阻。畢竟,要確定席娜的狀況還有得是時間,遙則不然。

對於發生在地獄的事情,除了少數的當事人之外,世人幾乎一無所悉,倒是各種臆測迅速傳遍了各地。有人推測這是地獄死者們的反撲、瑪那女神力量衰微的跡象、甚至還有賢人們的鬥爭之說。

各種傳聞甚囂塵上,唯獨沒有一個是符合事實的。畢竟智慧之龍的傳說早就湮沒在人類可知的歷史中,現存於世的智慧之龍和龍隨從又都是與世隔絕的存在,也難怪沒有人能一窺事件的全貌,遑論是遙的所作所為。

但是,這次的事件無疑是個開端,為了一己的私願、為了久遠以前的承諾、為了一心想要守護的對象……有所感知的人們,都已經展開了行動。

名為瑟爾法的賢人曾說過:命運的楔子,時代的分隔之時已然到來。歐爾彭也持相同看法。同樣身為賢人,卻也有人持不同意見。

既是命運,又怎麼會有未知的成分?既有未知的成分,又怎麼能稱做命運呢?

「命運的齒論持續地轉動著,但其所駛向的未來,卻還是未知數。這麼一來,這又怎麼能稱得上是命運呢……話說回來,這樣的未來,就有值得期待的價值了啊……」

抱著這種想法的賢人於是踩著雀躍的步伐,踏上了拜訪煉獄之主──歐爾彭的行程。

在地獄的管理員室中,影子們正手忙腳亂地處理這次事件後所帶來的繁雜事務,當這個意外的訪客倏地現身在此的時候,著實引起了不小的騷動。

「你來啦。」歐爾彭的聲音透著毫不掩飾的不耐,除了以眉間的第三隻眼盯著波奇爾外,他另外兩隻眼睛則專注於眼前的工作上:「開場白就免了,有話直說,我很忙。」

「你還是這麼沒耐性。」波奇爾吁了一口氣。

歐爾彭頭也不抬:「我只是不想領教你那套語焉不詳的真言罷了。而且你也看見了,我這裡現在兵荒馬亂的,不快點穩定下來的話,整個靈魂系統的運作都會崩潰的。」

「那好吧。」波奇爾有些自討沒趣地癟了癟嘴:「相較於其他人,你的試煉可真是玩大了呢……那麼你又有什麼評價?」

「在最終結果揭曉前,鹿死誰手還很難說吧。」歐爾彭淡淡地說道:「不是還差瑟爾法嗎?說到這,他一直都沒有來攪和這件事,是第七個適任者有著落了?」

「嗯~我不清楚他的進展呢~」波奇爾的聲音並未因為瑟爾法的瞪視而轉為嚴肅:「尋找賢人『宇宙』的適任者,是他為了彌補過錯而承擔下來的額外職責,害死人類小女孩的過錯……」

「瑪格諾莉亞。」歐爾彭緊接道。

波奇爾嘆息:「是的,就是她。瑟爾法誤判了火石的本質,把鑲有火石的人偶送給那個總是獨自在燒炭小屋等待父親歸來的寂寞小女孩。結果,失控的火石將女孩與小屋都化為灰燼,只剩下一個自稱是瑪格諾莉亞的人偶……」

出乎波奇爾的意料,歐爾彭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在把三隻眼睛的目光全投向波奇爾的同時,他也一邊接續自己的敘述:「出於愧咎,瑟爾法自願前去尋找第七個賢人的下落……這麼久的時間過去了,他一再一再地尋覓著,直至今日亦復如此。」

波奇爾和歐爾彭都沉默了下來,波奇爾隱約感覺得到,不好多愁善感的歐爾彭會說起第七個賢人的事情,絕非偶然。

好半晌,歐爾彭才幽幽地開口:「我想知道……為他人不顧一切,會造就什麼結果。」

「所以呢?」

「他們都太天真了。」歐爾彭不帶感情地回答:「今天事情能圓滿收場,是多虧了其他人的干預,他們本身的決心……根本就比不上……」

「比不上你的──哎,不要這麼兇地瞪我嘛!」接觸到歐爾彭三隻眼睛同時投來的凌厲視線,波奇爾連忙岔開話題:「瑟爾法好像也很關切……那個人下定決心要守護的對象呢。」

「世人都認為,是因為有七位賢人,所以我們才被稱為七賢人,但與其這麼說,倒不如說賢人的本質是早就決定好的,然後再尋找合適的對象來成為賢人。長久以來,一直都沒有符合第七個特質的人出現。直到現在……我們對所有符合可能性的人提出試煉並給予評價,但結果卻不是這兩個瑪那一族的孩子間的其中一人。」

「白忙一場了哎。」波奇爾只露出了沒輒的表情。

「少來,你根本就沒差吧。」歐爾彭又改以眉間的眼睛斜睨著波奇爾:「你賭的是這兩個孩子是女神和騎士的後繼者,你甚至這麼暗示過他們,沒錯吧?這可是作弊喔。」

波奇爾像是被說中痛處一般:「啊、啊哈哈,可是經過這些事啊……我也不是那麼確定了哪~」

「你是該擔心沒錯。」歐爾彭的語氣雖不見興災樂禍的情緒,還是讓波奇爾的心情為之一沉:「在這件事發生前,那女孩倒問了我一些值得玩味的問題,看來,她對於瑪那女神的想法,和你有很大的出入呢。」

這番話果真挑起了波奇爾的興趣:「她問了什麼?」

「怎麼能這麼便宜你呢。」歐爾彭再度將全副的注意力轉回眼前的工作之中:「她的問題雖然幼稚,我倒頗能贊同的,畢竟她的假設並不盡然是全無可能的,或許她真有那個資格也未可知……」

波奇爾翻了個白眼:「你這番話呀,比我的真言還要語焉不詳啊!」

「承讓了。」歐爾彭已經無心再搭理波奇爾。

眼見歐爾彭沒有要透露答案的意思,波奇爾只得自討沒趣地走開;不知經過了多久的時間,一個影子氣喘吁吁地現身在歐爾彭所在的管理員室中,尖著嗓子大聲嚷嚷:「歐爾彭大人──有訪客來啦!」

歐爾彭聞言抬起了頭,正好看見一個身穿一襲白衣的女子走入室內。女子年約四十歲左右,有著一頭青白色的長髮,美麗娟秀的臉龐上,帶著一股內斂沉穩的氣質,唯一的缺憾是她的右眼,緊閉著的眼瞼,看似無法睜開的模樣。儘管驚訝,但歐爾彭知道來者的身分,以及她所為何來。

「抱歉打擾您了,歐爾彭大人。」女子微微頷首,正要繼續開口,歐爾彭已經打斷了她。

「提亞瑪特……在焰城裡。自從地獄恢復原狀後,他就沒踏出過那裡一步。通過最底層的『無言四面宮』後,就是焰城和提亞瑪特的封印地。需要我和妳一起去嗎?」

女子搖了搖頭,臉上的表情像是無奈、也像是苦笑:「不了……謝謝您。」

「您請自便,法蒂絲大人。」歐爾彭垂下了眼,繼續埋首於工作中,任憑法蒂絲的身影無聲無息地消失在歐爾彭的管理員室裡。


在距離焰城有一段距離之遙的「燃燒的炎舞台」,呈現人形的提亞瑪特孤身佇立在那裡,遙望著包圍在火焰中、靜靜地燃燒著的焰城。

「提亞瑪特……我……不能贊同你的想法。」

這話是妳說的,法蒂絲,既然如此,又為什麼……

「為什麼要阻止我?為什麼要流淚?又為什麼──」提亞瑪特拉長了聲音:「要到這裡來?」

提亞瑪特話聲甫落,一陣細微的腳步聲就在他的身後響起,同樣呈現人形的法蒂絲的身影應聲出現,且在一段距離外停住了步伐。

「法蒂絲……我承認過,在我心中,有更勝過『愛』的重要價值存在,梅格羅德和加加拉不認同我無所謂,唯獨妳的背叛……是我無法寬恕的。」

「我沒有背叛你,也不需要你的寬恕。」法蒂絲幽幽地開口:「我們只是意見相左而已,是你無法容忍別人心中有其他的想法存在,是你背離了智慧之龍守護萬物的職責,提亞瑪特。」

「我不認為我的想法是錯的。」提亞瑪特看也不看法蒂絲:「掌握力量,才是最能守護一切的方法,你們非但不認同我,甚至還奪走了屬於我的力量,瑪那之石──」

「這麼久的時間過去了,我們卻一直在爭論同樣的事情,你不覺得很滑稽嗎?」法蒂絲喟然道:「難道你沒有這次的事情中學習到,真正能產生無限力量的,並不是無感無知的石頭,而是人心啊。」

「那又如何?」提亞瑪特嗤道:「這場睽違已久的重逢,只是妳賣弄那套大道理的機會;時不我予並不代表我的所作所為是錯的,我相信時間會證明一切,你們會知道,沒有君臨世界的絕對力量,終究只能一事無成!」

「提亞瑪特,我不是來和你爭論的。」法蒂絲的語氣裡,有著無以名之的情感:「但我的確有事拜託你……」

對於法蒂絲所為何來,提亞瑪特心知肚明,這讓他嘲諷地笑了起來:「法蒂絲,這麼久的時間過去了,妳真是一點都沒變,為了區區的龍隨從,妳竟願意親臨這個禁錮著我的深層地獄,妳真不愧是個──徹頭徹尾的偽善者啊。」

「你已經沒有拘束拉爾克的力量,他現在不在你身邊服侍你,就是最好的證明。既然如此,將他束縛在你的詛咒中根本毫無意義啊。」法蒂絲垂下了頭:「算我拜託你……讓他自由吧!」

提亞瑪特只冷冷地說了句:「這與妳無關。」

法蒂絲咬住了下唇,她早就知道提亞瑪特不會就此收手,卻還是抱著微乎其微的希望來到這裡。只是,當結果的確不出她所料的時候,她真不知道還能多說什麼。

「您什麼都不用說。」一個低沉的聲音,在偌大的空間裡迴盪了起來,那個聲音不屬於在場的提亞瑪特或是法蒂絲,而是──

「拉爾克?」法蒂絲驚訝地看向聲音的方向,提亞瑪特的龍隨從──拉爾克正朝向炎舞台這裡信步過來,在他身後,還跟著一個白色的女性獸人身影,法蒂絲的龍隨從──雪拉。

「法蒂絲大人的用心,我真的無以為報。所以……就讓我在您身邊多叨擾一陣子,繼續為您分擔您的心事……好嗎?」

看著拉爾克和雪拉的出現,法蒂絲睜大了眼睛,而提亞瑪特的眼睛則是更瞇了些。後到的兩人在法蒂絲跟前停下了腳步,拉爾克率先開口打破了沉默。

「多虧了妳們,我已經可以不再聽命於提亞瑪特,雖然我依然受他的詛咒所縛、無法碰觸和我同樣身為龍隨從的姐姐……但對和智慧之龍同樣有著無限生命的龍隨從而言,受詛咒所囿的千年時光稍縱即逝,只要我們都還活著,總有一天……」

雪拉接下拉爾克的話語:「我們一定可以牽著彼此的手,走向共同的道路,我是這麼相信的,法蒂絲大人。」

「雪拉……」法蒂絲的聲音透著一絲急切:「但是你們……好不容易才重逢的啊……」

「無法碰觸,不是這世上最遙遠的距離。」拉爾克看了看提亞瑪特:「心靈的隔閡才是無法穿越的障礙。看見那個少年……遙……還有席娜的重逢,我才了解到,以前我所認為的隔閡,其實是多麼微不足道的阻礙。我相信您和提亞瑪特非常能明瞭箇中的道理。」

「我一直夢想著……總有一天,能像小時候一樣,拉著弟弟的手,踏上回家的路。但我卻連和他見面的機會都沒有。」雪拉吸了口氣,臉上綻開了微微的笑容:「而現在,我終於找到他了,法蒂絲大人,對我而言,我已經別無所求。」

法蒂絲又轉向提亞瑪特,後者卻沒有要搭理她的打算,而是逕自轉過身去,漸行漸遠。

「提亞瑪特……你保重。」

法蒂絲的話語讓提亞瑪特稍稍停下了腳步,短暫的沉默後,出乎眾人意料地,他也說了相同的話。「保重,法蒂絲。」

待提亞瑪特的身影完全消失後,法蒂絲轉向拉爾克問道:「你今後有什麼打算?」

「我打算恪盡龍隨從的職責。」接觸到法蒂絲和雪拉驚訝的神情,拉爾克笑了笑:「原本負責看守地獄最底層『無言四面宮』的暗之神獸……傑布爾‧法已經不在了,我打算接手牠的職責,利用龍隨從的身分,監視提亞瑪特的一舉一動,至少在這千年中,不會讓他再有機會危害他人。」

「是嗎……」法蒂絲鬆了一口氣:「這樣的結果,絕對是提亞瑪特始料未及的吧。」

「我也這麼想。」雪拉點了點頭,又轉向拉爾克:「拉爾克……你要保重。」

拉爾克微微頷首,看著雪拉和法蒂絲緩步離開的背影,在其終至消失後,他才回過神來,信步離開了燃燒的炎舞台。


本話因字數限制,分多頁呈現,請往下選擇頁碼

為保護本人創作資料不被任意轉載,本頁面禁止使用滑鼠右鍵與鍵盤進行複製,不便之處請多包涵。

Author: Fish Yu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