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 LOM】同人小說:52. 真紅的龍帝


遙整個人癱跪在地上,看似已經無法再戰。和此刻的痛楚比起來,方才的痛楚簡直是小巫見大巫。即使如此,也無益於遙的狀況。隨著胸前的血泊逐漸擴大,他的視線和意識也跟著模糊起來。

「念在你曾竭力為我效命的份上,我就給你一個痛快吧,瑪那一族的少年啊。」提亞瑪特的聲音雖不似最初的輕鬆,卻透著毫不掩飾的輕蔑:「高興吧,你將和周遭這股偉大的力量合而為一,和你心愛之人不分彼此,永永遠遠地臣服於我!」

遙想要反駁,卻連一根手指都無法動彈,不僅如此,他眼前所見的景物已經化為一片血紅,絲毫沒有反抗的力氣。

席娜,妳在這裡吧。其實我感應不大出來,但我就是有這種感覺。畢竟除了這裡,妳還會在哪裡呢?

可是妳已經沒辦法再和我說話了,我也是,對不起呀,我……好累喔。

對了,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我非告訴妳不可:聽到妳說喜歡我的時候啊,我之所以會哭成那樣,有部分是因為我沒辦法回應妳我的心意了。仔細想想,我只顧著做一些有的沒的事情,還真的沒有對妳說過我對妳的心意呢,真是蠢斃了,對吧?

即使妳本人已經聽不見,我也想告訴妳──我該怎麼傳達呢?妳果然還是比我聰明,還會把自己的心意藏在物品裡透露給我知曉,而我現在所能做的,也只有……

遙把最後一絲瑪那聚集在他繫在手腕上、藏在手套內的小瓶上,試圖把自己的心意如法炮製地保留下來:「席娜……我也是喔!我,月明遙──」

「在那裡,就是那裡,是……『我』!」

龐大的瑪那瞬間聚合在遙手中的小瓶上,隨即凝聚出一個模糊的身影:微捲的金色長髮、晶瑩的紫色眼眸、不可置信卻又帶著狂喜的表情──「遙……遙!」

遙呆住了,完全無法言語,他的思緒突然沸騰起來,除了席娜出現在眼前的這件事以外,再也無法多作思考。

「啊啊……」

灼熱的觸感自遙的雙眼中流淌而出,但他毫無感覺,他想伸出雙臂,想將席娜擁入懷中,身體卻不聽使喚;不只如此,他也感覺不到席娜環住自己的頸側、身體緊貼住自己的觸感。這項發現讓遙驚慌失措:「席……娜?」

看著席娜的動作像是把自己擁得更緊了些,遙依舊無感無覺,然而傳至他耳邊的聲音,雖然飄渺,卻絕對出自眼前這個他朝思暮想的對象。「沒事的,我……就在這裡喔。」

深受眼前這番景象震撼的,除了遙以外,雪拉和提亞瑪特也不遑多讓;相較於受制於驚訝而無法言語的雪拉,提亞瑪特的反應則是恐懼。「妳──是怎麼──?」

席娜直視著提亞瑪特,炯炯有神的眼神裡,好似燃燒著不下於焰城的火焰:「不只是我,還有其他的……所有被你利用的人們,雖然只能在渾沌中載浮載沉,隨波逐流……但我們並沒有就此消失。」

「這怎麼可能!」提亞瑪特吼道:「雖然不知道妳是玩了什麼把戲,但死人就該有死人的樣子……給我消失吧,亡靈!」

提亞瑪特一展雙翼,強勁的衝擊波立刻毫不留情地飛向遙和席娜而去;但見一股能量的波動在聚離席娜咫尺之遙的距離爆裂開來,待煙塵散去後,遙並未受到分毫的傷害。

「席娜!」

「我沒事……」席娜仍盯著提亞瑪特:「我沒有實體,不會因為任何攻擊而受傷,這還是拜你所賜呢。其他的人也是,大家都不想受制於你,你應該感覺得到吧!」

提亞瑪特雖然認為席娜所言皆屬無稽,卻發現自己竟然動彈不得。「這是……」

「提亞瑪特,老夫是不會就此屈服的,這點,你應該再清楚不過了吧。」

「身為智慧之龍的一員,你的一切作為,就由同為智慧之龍的我們來制裁吧!」

「提亞瑪特……現在是你付出代價的時候了!」

「本國的鎮國之寶『丙子椒林劍』……緹瑟妮潔……交給他吧……」

傳送魔法的光輝閃耀了一瞬,一把做工精良的雙手劍出現在遙手邊,那正是不死皇帝讓人在外緣的緹瑟緹潔藉助法蒂絲的魔力傳送過來的武器,也是艾南夏爾克帝國的鎮國之寶「丙子椒林劍」。

面對籠罩在驚慌中的提亞瑪特,遙卻依然動彈不得。他完全是因為看見席娜的出現,才撐持住自己不致就此倒下,但他的氣力並未因此恢復。

「求求你……再堅持一下就好了!」席娜的聲音,聽在精神幾乎渙散的遙的耳邊,有種不真實的空洞感:「我沒有放棄,我在這裡,所以你也不能放棄,只有你能做得到,遙,求求你,求求你……站起來啊!」

席娜好恨,她恨自己當初對生命的消極態度,恨自己只能以這種形態出現,恨自己的無能為力,恨讓遙受到這等傷害的提亞瑪特,但她只能哭,這樣可笑的存在能做的事情竟然只有這樣。她好急,而且非常害怕,當初知曉自己不久於人世的恐懼和現在根本不能相提並論,她好怕遙會死……還是說他已經死了?

她突然想到第七之月說過,灰飛煙滅的他只能飄散在瑪那無垠的意識中,卻無法有任何作為,她就更後悔,她這才知道那是一種多麽無力的感受。

「不要,你不要走,對不起我也做過一樣的事,真的對不起,求求你不要死,求求你站起來,遙……不要去我追不到你的地方……不要……」

遙雖然閉著眼,卻能聽見席娜的聲音,儘管意識越來越模糊,他還是思考著:如果我死了,會怎麼樣?

「你必須矯正你的心態,這是貨真價實的背水一戰,你輸了,別說席娜和其他人,連你本人都會自身難保,絕對不能有或許可以在死後和她見面的幻想!被同化的力量就只是力量,不再具有生前的思考和性格,即使有,也只能是像我這樣的脆弱意識,不知道自己何以存在,也不能掌握自己的命運,更不能救你重視的人!」

不自覺地,遙不斷地想起第七之月的這番話。正因為知道自己會有此想法,所以第七之月才會先這麼說吧。遙只要一想到自己如果陷入了這種困境……只能身不由己、無能為力地存在著,卻毫無力量,對任何事情都愛莫能助的話……不如、不如賭上最後的一絲希望,前去討伐提亞瑪特!

「嗚……」

「遙?」

遙沒有回答席娜,但他抓過丙子椒林劍,並以其為支撐,搖搖晃晃地站起身來,連他自己都不知道是怎麼辦到的。視線僅管模糊,還是看見了被其夢寐以求的力量以及嚴重的傷勢所困、卻仍試圖掙扎的提亞瑪特。

「這樣就對了,就差一點了,你可以的!」

第七之月的聲音在遙的意識中響起,讓遙的意識更清楚了一些,他看見席娜淚流滿面地想抓住根本無法碰觸到的自己,看見自己的淚水混著血液穿透她的身影,滴落在地……

「不要……離開我……」遙的聲音近乎耳語:「不可以這樣了喔……好嗎?」

席娜的幻影已經泣不成聲,只能拼命點頭:「嗚嗯……嗯!」

遙的嘴角勾起了上揚的弧度,對他而言,席娜的出現給了他勇氣和力量,他終於了解到,一切……都是因為有她的存在,才具備了意義。

格檔和蹲下恢復了遙最後一絲的力氣,加上反擊以及超反擊招式的輔助,可以結合出遙所知的、最強力的雙手劍攻擊。在那把以阿爾蒂娜合金為質而鑄造的丙子椒林劍劈砍出擊的同時,雙手劍技「一刀」的打擊力道粉碎了提亞瑪特的身軀,讓為他所禁錮的力量爆發而出,並在原有意識的牽引下恢復了本來的形體、並回歸到各自歸屬的地方去。

遙已經完全不醒人事,只能任憑自己的身軀被異次元空間拋出,他再也感覺不到席娜的存在,而是猛然落入了無邊的寂靜中,他不斷墜落,直到一股熟悉的力量拉住了他。

同樣被拋出的雪拉自然不知道其後發生的事情,但是她做了個夢,年幼的她和拉爾克手牽著手,她欣然地任憑拉爾克拉著自己,前往那個他們應該要歸屬的地方。

在一陣天搖地動中,真紅之龍的焰城,又隨著主人的落敗漸漸崩落,並就此恢復成了原本的地獄。但早在這之前,法蒂絲與緹瑟妮潔就已經有所感知。隨著緹瑟妮潔身上的詛咒如同碎片般剝落的同時,法蒂絲終於落下淚來,是因為那些受苦的人們、還是因為提亞瑪特?這點,連她自己都不明所以。


被一分為二、而各自存在於聖域與魔界的那個女人,她年約二十歲、名為克洛蒂雅的部分,正在魔界裡舞著散發出詭譎波動的魔劍「卡爾瑪」、並一邊放聲狂笑;而年約十二歲,名為瑪那的部分,則是將一枚綠色的碩大種子緊緊地握在手中,並閉上了眼睛,像是下定了某種重大的決心。

克洛蒂雅的面孔雖然為面具所覆,但她的聲音透著顯而易見的狂喜,握在她手中、透著紅光的魔劍在幽暗的魔界中,揮劃出一道又一道的紅色軌跡。「看啊,卡爾瑪!那個少年一定足以駕馭你的!你說是吧?」

在精靈的注視下,瑪那緊緊握住手中的種子又放開,這才看向了精靈,艱難地開了口。「鈴……我決定了……要她成為騎士的繼承人!」


次回〈Love Confession〉


「提亞瑪特……你保重。」

敬請期待~


本話因字數限制,分多頁呈現,請往下選擇頁碼

為保護本人創作資料不被任意轉載,本頁面禁止使用滑鼠右鍵與鍵盤進行複製,不便之處請多包涵。

Author: Fish Yu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