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 LOM】同人小說:52. 真紅的龍帝


回答雪拉的並不是遙,而是提亞瑪特明顯帶著譏誚意味的聲音:「這麼說真是過份呢。龍姬的隨從啊,我所說的究竟是真是假,其實妳自己也是心知肚明的吧?只要你們也成為我偉大力量的一部分,就可以和思念的人重逢,這不是你們一直所希望的嗎?」

提亞瑪特這番話,猛然掀起了遙的回憶,其印象之深刻,彷彿第七之月的聲音彷彿猶在耳邊──

「你必須矯正你的心態,這是貨真價實的背水一戰,你輸了,別說席娜和其他人,連你本人都會自身難保,絕對不能有或許可以在死後和她見面的幻想!被同化的力量就只是力量,不再具有生前的思考和性格,即使有,也只能是像我這樣的脆弱意識,不知道自己何以存在,也不能掌握自己的命運,更不能救你重視的人!」

果然……是這樣的嗎,第七之月……

正如同你所說的,這是不折不扣的背水一戰!

遙突然笑了出來,面對他的反應,雪拉和提亞瑪特一樣不解,卻又略感不安。倒是遙抬起了頭,轉向了雪拉:「抱歉啊……是我忘了,這傢伙的話根本就不可信!我明明就已經被騙過了……」

雪拉對遙的轉變好生疑惑:「遙?」

「幸好有人提醒過我了。」遙一邊說著,一邊站起身來,並面向提亞瑪特:「我承認,對於打倒你就能救回席娜這件事,我根本沒把握,但是──」

遙一個跨步,站定了攻擊的姿態,在下一刻,他所迸發的氣勢,瞬間震懾了提亞瑪特,那不完全是仇恨,更有著一股堅毅。「我只知道,如果就這樣認輸,那才是真的沒救了!」

說時遲那時快,遙一個箭步地衝向提亞瑪特,在以撤退的步伐閃避了提亞瑪特隨之揮來的利爪後,趁勢牢牢地抓住了他右前臂的龍鱗,藉此一躍而上,他手中的單手劍也揮出了帶有暗屬性的攻擊──「無聲殺!」

這次的攻擊奏效了,提亞瑪特發出震耳欲聾的吼叫,雪拉眼見機不可失,也趁勢施展帶有木屬性的短劍攻擊技──「玫瑰劍舞!」

在「無聲殺」所帶來的暗闇、以及因「玫瑰劍舞」造成對手能力下降的作用下,提亞瑪特陷入了一片麻痺中。他只感到暈眩,奈何眼前一片黑暗,他漫無目地的攻擊也沒有命中目標的觸感,這讓他怒不可遏──

我可是龍帝,現今最偉大的存在,一切的主宰啊!這兩個連螻蟻都稱不上的傢伙,竟敢……如此忤逆我!

「不可原諒!」

提亞瑪特巨大的腦袋突然往遙的方向撞去,逼得他連退了好一段距離,胸口也因為撞擊而隱隱作痛;儘管雪拉的劈砍隨後便毫不留情地在提亞瑪特身上劃出深深的傷口,但他仍執意要以遙為攻擊對象,他張開大口,在吟唱咒文的同時,龍語魔法的威力也狠狠地擊中了遙,令其全身都陷入幾乎要承受不住的滾燙中。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行啊!完全不行啊!」提亞瑪特繼續吼道:「就憑你也想和偉大的龍帝抗衡?愚蠢!愚蠢啊!」

好難受……真的好難受!

比起梅格羅德和加加拉曾給予遙的傷害,提亞瑪特所帶來的痛楚更勝一籌。遙的意識幾乎要消失在這波看似沒有止盡的巨大痛苦中了,他知道自己會閉上眼睛、倒在地上動彈不得,但是──

不要因為痛苦,就選擇閉上雙眼。那傢伙這麼說過的吧!

遙咬著牙,忍住自全身各處傳來的痛楚,他使勁地旋過身,藉著「月面空翻」的步伐將自己的身軀往上方拋去,在其到達最高點而開始墜落時,他反手將手中的單手劍一轉,以重力加速度的力道,將「真三段斬」的攻擊,準確地作用在提亞瑪特的身上──「唔哇啊啊啊啊啊啊!」

遙始終無法忘懷,當初與梅格羅德對峙時,在同樣的攻擊下,對方的鮮血潑濺在岩壁上的模樣,那一片怵目驚心的血紅色,也總在他的惡夢中揮之不去。儘管提亞瑪特此刻的身上也有著同樣的三道深刻斬痕,但他並未就此倒下,而是以令人不敢置信的速度旋過身去,讓遙和雪拉硬生生地被他的龍尾擊中,因而被拋到一段距離之外。

「嗚……」

雪拉勉強睜著眼睛,卻一動也不能動,身上所傳遞的痛楚,讓她大略能釐清自己的傷勢:胸口的劇痛和口中的鮮血是肇因於肋骨的斷裂,急促且帶有雜音的呼吸是肇因於肺部所受到的壓迫,動彈不得的身體是肇因於方才的撞擊與落地的作用力。連沒有正面被提亞瑪特攻擊到的自己都是如此的慘狀了,遙的狀況只怕是雪上加霜……

雪拉的視線慌亂地搜尋著遙的身影,她隨即就找到了他。遙跪坐在地上,垂著頭,鮮血染紅了他一側的金髮,並汩汩地自髮際延著面頰流下;除此之外,遙幾乎是體無完膚了,焦黑的衣服和多處的紅腫灼傷顯示了他更勝於雪拉的傷勢,那是肇因於提亞瑪特撞擊兩人前施放的龍語魔法……

眼看著遙一動也不動,似乎已經完全喪失意識,雪拉的心陡然往下一沉:已經……完了嗎?

雪拉咬緊牙關,試圖撐起自己的身體,卻徒勞無功。她一方面很清楚即使自己能勉強起身,也無法與提亞瑪特相抗衡;一方面卻又無法就這樣坐以待斃。

拉……爾克,法蒂絲大人,席娜,對不起……

提亞瑪特壓根沒注意雪拉,他細長的瞳孔直盯著遙不放,雪拉深深吸了一口氣,感覺著自己體內那股屬於智慧之龍的魔力流動……那正出自法蒂絲賦予她的「龍眼」……

木與水,法蒂絲大人的屬性,也是火屬性的提亞瑪特的弱點。

遙是我們打敗提亞瑪特的唯一希望,無論如何,我都得盡力保全他的性命!

在雪拉放出魔力的同時,提亞瑪特幾乎立即就感應到了那股源自法蒂絲的魔力,他倏地轉過頭來,正好看見雪拉的身影消失在波光水色的景致中,那正是席娜曾用來引誘遙步入幻境的魔法,這魔法的威力不在於攻擊,而是──

「聲東擊西之計嗎!」

提亞瑪特立即又轉向遙原本所在的位置,遙的身影卻已經不在原地,這讓提亞瑪特忿忿地大吼一聲,利爪一揮,周遭的景緻竟如同畫布一般,就那樣被他撕裂開來,並消失無蹤。當周遭的色調回復到原本的紅色時,提亞瑪特卻遍尋不著遙和雪拉的身影。

「黃龍!」

這道出奇不意的攻擊,殺得提亞瑪特猝不及防,帶著強烈光屬性的斬擊在命中他的同時,也降低了他所有的能力。提亞瑪特的側腹因此出現了一道深長的血腥傷口,使他痛嚎出聲,痛苦不堪。想當然爾,這到攻擊只可能出自──

「小子,竟敢如此冒犯我!」提亞瑪特惡狠狠地盯著甫落地的遙和雪拉,遙彎著腰,看似疲憊不堪,卻仍竭力攙著雪拉看似已經無力的身軀。

雪拉的驚訝並不下於提亞瑪特:「你──我以為你──」

「蹲下。」遙回答了雪拉沒有說出口的問題:「這招式能讓身體稍加回復。若非妳引開了他的注意力,我也不見得打得中他。」

雪拉很是驚訝,她想起遙方才的姿勢,當時她還以為遙已經喪失意識了,沒想到他是在藉機恢復體力。

她還來不及多說什麼,提亞瑪特突然發出了更淒厲的叫聲,數道參雜著鮮血的水花突然自其身上激射而出,看似給他不小的傷害,也讓他重重地倒臥在地,除了喉間低沉且微弱的憤怒嗓音外,再也沒有其他的動靜。

雪拉好不容易才把目光自提亞瑪特身上移開,這才發現了遙手中的魔法樂器:「你……對他使用了魔法?什麼時候……」

「我借力使力,用了一點妳剛剛的魔力,在用劍斬向他的同時,也用水魔法對他進行了鎖定。我沒練習過這個招式,幸虧效果不算太差……」遙越說越小聲,手一鬆,斷成數截的單手劍和魔法樂器都掉落在地,雪拉也失去重心,跌坐在地。

「抱歉……我……沒力了……」遙看似已經疲倦得抬不起頭來。

雪拉看向提亞瑪特,沒錯,對方的的確確倒地不起了,但她心中的不安逐漸擴大,有些事情很不對勁……

發生在下一刻的事情太過迅速,雪拉沒辦法將她所看見的影像和聲音連結在一起,她只知道,周遭的世界都湮沒在震耳欲聾的吼叫聲中,在她的身體因為猛烈撞擊而騰空飛起的同時,她的確看見了,提亞瑪特龍尾上的尖刺打穿了遙上身的盔甲,並刺入他前胸的模樣。


本話因字數限制,分多頁呈現,請往下選擇頁碼

為保護本人創作資料不被任意轉載,本頁面禁止使用滑鼠右鍵與鍵盤進行複製,不便之處請多包涵。

Author: Fish Yu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