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 LOM】同人小說:52. 真紅的龍帝


正如提亞瑪特所說,前往最頂層的路阻礙重重,除了有多不勝數的陷阱,還不時出現強力的怪物。在歷經多次的墜落、行走和戰鬥,遙和雪拉才找到了提亞瑪特所在的廳堂。

甫一入內,兩人就看見提亞瑪特好整以暇地坐在王座上,雪拉見狀,顧不得別的,只一個箭步地衝上前去,怒喊出聲:「提亞瑪特!」

「是龍姬的龍隨從、雪拉嗎?」提亞瑪特只淡淡地說了句。

「龍隨從雪拉,奉吾主法蒂絲之命,前來阻止你!」

「妳和妳的主人都要反抗我嗎?真是太美了……」提亞瑪特笑了起來:「妳們就是不願屈服於我嗎……」

「為守護秩序而生的宿命,卻否定了生命的牽絆……我絕不能原諒你。」

「還真像是法蒂絲那個偽善者會說的話啊。」提亞瑪特輕蔑地笑了出聲:「說什麼我違背了宿命,消滅了其他的龍,企圖要征服這個世界。事實是,擁有一切力量的人,才能將世界維持在一個既定的穩定狀態下,也才能夠抵抗無從違逆的宿命……你說是吧,遙?」

遙猛然一震,往事歷歷在目,也讓他對眼前的對象憎恨到無以復加,下一刻,他已經抓住武器並衝上前去:「哇啊啊啊啊啊!」

一陣猛然的爆裂在廳堂中央炸開,現場煙塵彌漫,遙的身影破開瀰漫在光線中的灰塵,自上方俯衝而下:「提亞瑪特!」

遙的攻擊並未奏效,這一劍劈在提亞瑪特跟前那面無形的防護罩上、並隨著迸發而出的火花一起被彈了開來,但他並未就此罷手,而是接連地進攻,一下、兩下、在毫不停歇的劈砍動作中,以往的回憶逐漸浮現在遙的腦海中,後悔、懊惱、恐懼、憎恨……這一切的一切,倏地讓他幾乎要無法承受──

「為什麼,為什麼是我們!」遙一邊揮砍著手中的單手劍,一邊不能自已地大吼:「你有什麼資格奪走他人活下去的權力!這些日子以來,我是怎麼活過來的,你根本就──根本就──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聲響亮的鏗鏘聲響,遙手裡的單手劍彈飛了開來,他也被逼退至一段距離外、單膝跪落在地、並氣喘不已;即使如此,他仍狠狠的瞅著提亞瑪特,雪拉見狀,立刻跑向了遙:「遙!」

「走開!」遙憤怒地大吼,一邊掙扎地抓起劍:「這傢伙,我一定要解決他!」

遙的呼吸儘管已經不復方才的急促,他仍大口地喘著氣,低垂著頭,不發一語。雪拉看著遙好一會兒,這才轉向了提亞瑪特:「不只是他,還有我……拉爾克的仇恨,我一定會向你討回!」

提亞瑪特聞言,冷冷地笑了起來:「妳的弟弟是我的東西,既然如此,就讓你們姐弟一起成為我的糧食吧……」

「那些你所吞噬的全部的靈魂……加加拉大人、梅格羅德大人、席娜、還有拉爾克……我會親手要你償還的!」雪拉咬著下唇,強迫自己直視著提亞瑪特,她的雙手緊握著短劍,俐落地旋了一圈:「覺悟吧!提亞瑪特!」

「真是令人遺憾啊……本來我還指望能和你們進行一番交心的談話呢,不過看來是不可行了啊。」提亞瑪特皮笑肉不笑地揶揄遙:「這樣也好。要讓你們認同我的理想、進而助我一臂之力,看來也只有這個方法了吧!」

提亞瑪特話聲甫落,他本人和周遭的環境就起了劇烈的變化,廳堂和內部的擺設已經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渾沌。遠方的天際被熾紅的雲層染得通透,四周更是布滿了零星的火焰,在這片存在於焰城內部的異次元空間中,提亞瑪特也已經不復人形的姿態,他的身軀急速地升至空中、並在一連串猛烈的扭曲變化中,膨脹成一頭通體火紅的巨龍。

提亞瑪特絲毫不給遙和雪拉反應的時間,在他變身成巨龍型態的同時,便瞬間朝遙和雪拉逼進而來,遙雖以毫釐之差閃過對方巨大的尖牙,卻免不了受到衝擊波的撞擊,身上也因此被劃出了多道傷痕。

「遙──」雪拉才站穩腳步,也忍俊不住地放聲大叫,但她的注意力完全被遙的身影所掠,而讓聲音就此梗在喉間。

「龍捲斬!」

六次在瞬間完成的旋轉動作,讓遙在閃避提亞瑪特的同時,也把風壓聚集在單手劍上;加上蹲伏的動作,被風壓捲起的土石和火焰所集合而成的攻擊,也毫不留情地打向提亞瑪特。這一切發生的速度之快,直教雪拉來不及反應,但提亞瑪特則不然。一個猛烈的甩尾動作,遙的攻擊就那樣被化解了開來。

遙並未因為這次的攻擊未果而退縮,相反地,他手中的單手劍毫不停歇地往提亞瑪特身上劈砍而去,卻不像是在使出任何招式,只是一昧地攻擊,毫無章法可言。雪拉也加入了遙的攻勢中,但兩人的攻擊卻一直無法在提亞瑪特堅硬且受強大力量保護的身軀上留下任何損傷,甚至還被對方的反擊打得傷痕累累。

遙拼命地揮砍著,他幾乎不閃躲、也沒有思考自己正在做出什麼樣的攻擊。他只想狠狠地傷害眼前這個對象,雖然雪拉和自己有著同樣的目的,但此刻的他完全忘卻了她的存在,冷靜、理智什麼的,他完全都沒有在考慮。

倏地,一道灼熱的火焰自提亞瑪特口中噴射而出,滾燙的刺痛擦過了遙的左肩,他咬了咬牙,並未就此退縮,而是繼續舉起手臂,正打算繼續劈砍──

「這是梅格羅德的問候,他曾打穿過你的左肩,還記得吧?」

遙的記憶瞬間被拉回和群青之龍對戰的時刻,當時的痛楚突然非常清晰地在左肩窩那已經復原的傷處蔓延開來,遙不明所以,卻因為這道疼痛而稍微分了神,若非雪拉的攻擊打偏了提亞瑪特的利爪,遙或許會命喪於對方的攻擊。

「提亞瑪特,你還是一樣卑劣。」雪拉恨恨地啐了聲:「你就是改不了抓住別人的弱點後盡情折磨的壞習慣,是吧?」

已然化為龍形的提亞瑪特的嗓音,隆隆地迴盪在異次元空間中,竟予人一種不真切的空洞感:「我只是提醒他,別忘了那些被他傷害過的人……我以他們的力量為他們報一箭之仇,這不是很合理嗎?」

「你……!」

「難道說,你真的相信緹瑟妮潔和法蒂絲的無稽之談?她們是不是告訴你,只要打倒我,就可以解放那些被我囚禁的力量?」提亞瑪特縱聲大笑起來:「愚蠢啊!就算打倒了我又如何?成為力量的他們就只是力量,要想讓他們回復,就算是瑪那女神也不見得能做得到!」

遙垂著肩,緊咬著牙關,卻仍遏止不了自己的顫抖。他左肩的灼傷並不嚴重,左肩窩的舊傷也沒有復發,但提亞瑪特方才的話語確實提醒了他當時所承受的痛楚,那是他此生都無法忘卻的戰鬥。但比起這些,提亞瑪特方才的話語卻給了他更大的打擊。

難道不管我做什麼,都無法挽回了嗎?

那麼……我又該如何是好?

聽聞提亞瑪特的話語,雪拉怒不可抑,她想起拉爾克,想起席娜,想起其他那些許許多多的人們……雖然她不像從一開始就喪失理智、進而進行攻擊的遙,但此刻的她,也在憎恨的燃燒下,將冷靜與理智包拋諸腦後,只顧舉起手中的短劍,在衝撲與拋跳的動作中,狠狠地將手中的斬擊打向提亞瑪特──「霞光斬!」

雪拉的攻擊只在提亞瑪特身上砍出淺淺的傷痕,她自己卻險些被直逼而來的提亞瑪特給咬個正著。雖然僥倖閃過,卻還是免不了因此掛彩,左臂也因此出現了一個鮮血淋漓的傷口。

「這點傷……算什麼!」

雪拉並未就此退縮,而是一個旋身,她雪白的身影一躍而起,凝聚了光精靈力量的短劍所綻放的光線,令提亞瑪特直盯著雪拉的細瞳瞬間失焦,也給了她可趁之機。

「空閃殺!」

「吼啊啊啊啊!」

提亞瑪特震耳欲聾的吼叫刺痛了在場者的耳膜,也震醒了遙的思緒;他一咬牙,強迫自己自思考中抽離出來,周遭的紅色映在他的眼中,也染紅了他所目視的一切。

遙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想什麼,他只專心地讓身體施展出他所能想到的招式動作。後衝和滑鏟的步伐結合成打擊「朧月斬」,連續四次的跳躍化為打擊「一刀兩斷」,前後滾翻的動作結合成斬擊「虎牙斬」……

「危險!」

雪拉出手打下了原本正要撲向提亞瑪特的遙,令其及時躲過了對方所吐出的火焰。遙雖然重重地摔在地上,卻並未就此退縮,而是即刻起身,又想朝提亞瑪特進攻而去。面對陷入極端不理智情緒中的遙,雪拉並非不能理解他的心境,眼前的少年是因為相信自己屠龍之舉的目的能挽救所愛之人的生命,結果卻適得其反。但放任他陷於憎恨與狂亂中,對事實並無裨益,於是她舉起短劍,重重打在遙的單手劍上。「你給我冷靜下來!」

遙單膝跪落在地,並不住地喘著氣。雪拉的攻擊讓他握著單手劍的手隱隱作痛,但他並沒有就此放開,他不能讓自己有思考的餘裕,不能讓自己想起這一切的作為可能都是徒勞!

然而雪拉開口了:「不要上了他的當啊!」

「上……當?」遙下意識地回道。

「這傢伙說的話能不能聽信,難道你還沒有得到教訓嗎?」雪拉的聲音刺進遙的意識中:「你的呼吸、攻擊的節奏全都亂了,這樣根本就傷不了提亞瑪特的!」


本話因字數限制,分多頁呈現,請往下選擇頁碼

為保護本人創作資料不被任意轉載,本頁面禁止使用滑鼠右鍵與鍵盤進行複製,不便之處請多包涵。

Author: Fish Yu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