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 LOM】同人小說:52. 真紅的龍帝


在焰城最高的樓層,提亞瑪特正佇立在偌大廳堂內的窗稜旁,注視著城塞外圍的熊熊火焰。

取得了絕大力量的他,已經恢復了完整的人形實體,他終於一償長久的夙願,將本就該屬於他的力量納入手中,脫離地獄的箝制,重新復活在這片法‧帝爾大地上。

「我們是立足於生命頂端的智慧之龍,有鑑於此,當然只有最高的位子才是適合我們的王座,這是再理所當然不過的事!」

「提亞瑪特……我……不能贊同你的想法。」

「為什麼?」

「擁有強大力量的人,所應承擔的責任應該是很沉重的,至少……至少不能任意干涉其他生命的生死,我是這麼認為的。」

「所以妳是想與我為敵了?」

「不只是我,梅格羅德和加加拉也……提亞瑪特,我──」

「我懂了。如果妳執意如此,我們只能分道揚鑣了,法蒂絲……」

看著吧,法蒂絲!我留下妳的性命,就是要妳親眼見證這一切!我已經取得了被你們據為己有的瑪那之石,梅格羅德和加加拉也已經折服在我的力量下,世上的瑪那多已落入我的掌控,這才是君臨世界的智慧之龍該有的力量!我要妳知道,妳所寄予厚望的那名少年,根本不足為懼!

不只提亞瑪特發現了遙和雪拉的到來,在他所掌控的龐大瑪那裡,也有人對這兩人的出現產生了反應。過於微弱的相異意識無法彼此呼應,卻還是為那無形牽絆所繫,得以在渾沌中保留一絲存在。


在遙抵達焰城外緣後不久,原本無法靠近的通路──也就是阻擋在焰城唯一的聯外吊橋前的阻力便消失無蹤,顯示提亞瑪特對遙的歡迎。遙和雪拉當然也就順勢進了焰城。

焰城裡的道路和機關錯縱複雜、各處也分布著許多強力的敵人。才行進沒多久,遙和雪拉就誤踩了機關,從塌落的地板往下墜落到由粗石劈砌而成的地牢;不止如此,還有強勁的怪物埋伏在這裡,一看見有人闖入,立即直撲而上,遙和雪拉費了一番工夫,才總算擊敗了他們。

在沉默的行進中,遙卻沒由來地感到寂寞。即使是心意已決的現在,他依然覺得不真實,然而走在自己身邊的不是席娜,而是一個素昧平生的對象,這是由不得他否認的事實。

焰城裡的沉重氣氛壓得遙難以呼吸,也讓他害怕到無以復加。但遙知道自己最害怕、也是唯一可以害怕的,就是自己再也見不到席娜的這件事。

或許是想緩和尷尬,雪拉選在此時開口:「關於席娜的事,我很遺憾,也很抱歉……」

「為什麼妳要向我道歉啊?」遙起先摸不著頭腦,突然恍然大悟:「啊,是因為拉爾克………妳弟弟的關係……是嗎?」

雪拉點頭:「拉爾克……雖然他是受到了提亞瑪特的操弄,但奪去他人力量的舉動,卻是千真萬確且不可原諒的。我明白道歉也無濟於事,我卻只能這麼說,對不起……」

遙起先並未回答,好半晌才出了聲。「我……不能說我一點都不怪拉爾克,尤其是在席娜遭遇到這種下場後,我真的是想殺他八百次的心都有了。但是……對於這樣的結果,說也奇怪,我好像早就知道了。」

是的,在內心深處,我早就知道事情會變成這樣。只是我一直不願意去面對,只一昧地告訴自己還有一線希望,如果我完成了提亞瑪特的任務,席娜就不會消失……

「拉爾克也一樣。」雪拉低聲說道:「他和提亞瑪特約定過,得到力量後,他們就要一決勝負,獲勝的人才有復活的機會。到頭來,他也只是被利用的棋子而已。」

遙不期然地想起緹瑟妮潔對於拉爾克的評論,這才了解了拉爾克為何會甘願成為提亞瑪特的龍隨從。

「雖然是因為某些理由,但我也做了很過份的事。在這一點上,我和拉爾克沒什麼兩樣,所以妳不用對我道歉啦。」

雪拉黯然地笑了笑:「席娜也說過類似的話喔。」

這番話挑起了遙的興趣:「席娜說了什麼?」

雪拉眼中的黯然更深沉了一些:「她很後悔不重視自己的生命,除了覺得那樣的自己很過份,也對為她承擔一切責任的你感到很愧咎。」

遙沒想過席娜會有這種想法,不自覺地大聲起來:「是我自己決定要這麼做的!」

雪拉嘆道:「你跟席娜真的很像呢……套句緹瑟妮潔的話,你們太天真了……還只是兩個孩子而已啊。」

雪拉的表情、加上方才的言語,竟勾起了遙對拉爾克的印象。「這麼說來,妳跟拉爾克也很像呢……我是說在氣質方面。」

就在此刻,周遭突然響起一陣高頻率的音波,震得遙和雪拉頭痛欲裂,對聽覺尤其靈敏的雪拉更是捂緊了耳朵,咬著牙大叫出聲:「提亞瑪特!」

在沉重的音波中,提亞瑪特語帶嘲諷的聲音隆隆作響著:「我親愛的夥伴、還有龍姬的隨從啊,難得有貴客造訪了我的居城,我竟然有失遠迎,未能善盡地主之誼,實在是太失禮了……」

遙蹙緊了眉頭:「你又在玩什麼把戲?」

「來者是客,尤其你們和已經成為我的力量的那些人們關係匪淺,不向你們償還這份大禮,怎麼也說不過去;當然,讓你們能夠齊聚一堂,再也不分彼此,這才是最幸福的事吧?哈哈哈哈哈……」

遙氣憤難捺,雪拉顯然也有同感,她握著短劍,在空中畫出了兩道俐落的閃光後放聲大叫:「提亞瑪特,別躲躲藏藏的,沒了龍隨從,你就連見人都不敢了嗎!」

「我不需要不聽話的隨從。」提亞瑪特的聲音依舊高亢,卻似乎少了分嘲諷:「但如果是遙的話,我倒很歡迎他來擔當這份殊榮,登上我一人之下、眾人之上的高位,如何?」

說時遲那時快,一陣猛烈的爆炸撞擊在遙和雪拉面前不遠的的天花板上,除了打出一個大洞外,整座焰城也因此深受搖撼,而這道攻擊,正出自──

「媽的,去死一死啦你。」遙的聲音從他緊咬的齒縫中迸出,而他本人更是不能自已地顫抖起來:「趁著現在好好活吧,因為你沒多少時間了。」

面對遙的反應、和其方才使出的攻擊,著實教提亞瑪特吃驚,但他沒有將這份情緒表現於外,只冷冷說道:「那我就在最頂層等候你們大駕光臨吧,當然,前提是你們要能到得了這裡。喀喀喀……」

在提亞瑪特笑聲的餘音中,遙和雪拉默不作聲、像生了根似地站在原處,動也不動一下。複雜的情緒在他們胸中激盪著,久久難以平復。

良久後,遙打破了沉默:「不可原諒……究竟把人命當做什麼了!席娜就是席娜,我就是我,我們不是什麼瑪那一族的東西,不是什麼力量,我們、還有其他人都一樣是人啊,提亞瑪特!」

複雜的情緒讓雪拉別過了頭,她咬著下唇,藉此壓抑眼眶裡的灼熱。儘管腦中千頭萬緒,那個想法卻是再強烈不過的。

拉爾克……我一定會為你、還有其他犧牲者討回公道!


本話因字數限制,分多頁呈現,請往下選擇頁碼

為保護本人創作資料不被任意轉載,本頁面禁止使用滑鼠右鍵與鍵盤進行複製,不便之處請多包涵。

Author: Fish Yu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