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 LOM】同人小說:51. Life And Hope Renewed


滿溢的力量,充沛的瑪那,這是純粹的力量之源,除了能量,什麼都沒有。但卻有一個總是流連於在夢境中的奇異少女,在力量的洪流中,找到了她一直在尋覓的異狀。

「找到了,那個惡夢的波動!」有著「夢魔」之名的少女貝兒試著捕捉那一閃而逝的波動:「啊啊,沒想到那個感覺很不好的夢,竟然真的演變成最糟的情況了……我說妳啊,還聽得見我說話嗎?」

「……聽得見,什麼?」

「哇,還能回答呢,看來妳還沒有完全喪失自我囉?」夢魔少女繼續問道:「妳是誰呀?」

「我……是誰?」

「妳不知道自己是誰了嗎?」夢魔少女有些沮喪:「好吧……我再看看情況好了……此地不宜久留,我們還是先走吧,貘。」

騎乘著奇妙野獸的夢魔少女離開了,留下另一個殘存在能量中的思考。

「我一定要做到……什麼?我在等……什麼?」

「我還在這裡,我……」

這份思緒沒有同化在周遭的瑪那中,而是一再訴說著一份連其本身也不明所以的堅持。


雪拉才剛踏上地獄的入口處──詭異石碑前,一股強烈的詭譎之氣便席捲而來,像是在對她的出現做出反應。

「還真是熱烈的歡迎呢。」雪拉喃喃道。

與拉爾克對峙時受的傷已經不再疼痛,但她的內心卻恰好相反。無論多少次,當她想起自己在白森林醒來的那一刻,猛烈的疼痛便如排山倒海般湧上心頭。

當她恢復意識時,拉爾克已經帶著瑪那之石離去多時,席娜也已經淪為提亞瑪特的犧牲品;而遙只是不發一語地坐在原地,像是被掏空般,對外界的刺激毫無反應。

雪拉對遙的狀態並不陌生,她也有過相似的體驗──當她最初自白森林返回祖國時,迎接她的竟然是拉爾克死於發狂同袍之手的消息……她頓時失去了唯一的依靠,只能茫然地活著,遵從一切來自上級的指令,直到光復自己的祖國為止。

完成了自己和拉爾克共同的願望後,雪拉拒絕了一切的獎賞,孑然一身地直奔白森林,為了完成她最後的承諾──為智慧之龍盡一己之力的心願。

就這樣成為龍隨從,在使命中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吧。這是雪拉原先的打算。她是戰士,即使是死亡,她也要追求最有尊嚴、最有價值的死法。所以她成了白妙之龍的龍隨從,打算就此終其一生。

和白妙之龍──法蒂絲共同生活的日子平穩安祥,法蒂絲並未視自己為隨從,而是如同地位平等的朋友。漸漸地,雪拉感覺自己內心深處的傷痛逐漸被撫平,法蒂絲的知遇之恩,她終其一生也難報答自己的感激之情於萬一。

這樣平和的日子,一直持續到法蒂絲告訴她一件讓她大受動搖的消息──

「雪拉,提亞瑪特……真紅之龍……收了一個新的龍隨從去侍奉他,那個人名叫拉爾克……」

雪拉幾乎不敢相信。久違的強烈情緒在她心中掀起了巨浪。一半的她因為拉爾克並未死去而狂喜不已;另一半卻因拉爾克誤入歧途而痛心疾首。這樣矛盾的情緒,一直持續到日前,她和拉爾克的對峙為止。

自拉爾克身上竄出的黑影,雪拉並不陌生。那正是吸收了其他智慧之龍和其龍隨從的「地獄之影」──當年,在群青之龍、紫紺之龍與白妙之龍聯合制伏了欲獨占瑪那之石、稱霸法‧帝爾大地的真紅之龍後,墮落到地獄深處的真紅之龍──提亞瑪特便改以這種方法尋找龍隨從,暗中實現自己再度奪權的野心。

地獄之影就是提亞瑪特的分身,它只能依附在意志薄弱或身體衰弱的人身上。除了操控這樣的人,也能以這樣的人為媒介,將他所看上的力量一一吸收。另外就是他的龍隨從,龍隨從和地獄之影的力量係出同源,所以龍隨從在地獄之影的依附下仍得以無恙。

雪拉依稀記得,當黑影纏上了自己時,她竭力抵抗自己的意識不被地獄之影所掠,看來瑪那之石無疑也增幅了地獄之影的威力。在此同時,她聽見拉爾克的聲音,出乎自己意料,那聲音聽來竟帶著氣極敗壞的情緒。

「提亞瑪特!你敢傷害我姐姐,我就毀了這個瑪那之石!」

倏地,雪拉感到自己身上的束縛放鬆了,虛脫感隨之襲來,讓她無法看清楚拉爾克的面容……

「拉……爾克?」

「我一定……會遵守約定的,雪拉姐姐。再等一下子就好了……」

「你要做什麼?」

但是雪拉再也說不出話來了,她倒在傾盆大雨中,拉爾克的腳步聲和雨聲也隨之遠去,到了她再也聽不見的地方。

突然,一陣動靜將雪拉的意識從回憶中拉回現實,她定睛一看,自己已經置身在地獄,飄散在空氣中的邪惡氣息刺痛著她的眼睛。

「提亞瑪特,是你吧!」雪拉緊握著自腰際抽出的短劍,戒備地環視四周。

回應雪拉的,是提亞瑪特嘲諷的聲音:「龍姬的隨從,妳是為了要奪回妳的弟弟而來的吧。為了對這份美麗姐弟之愛表示我的敬意,我誠心奉上一份大禮,收下吧……」

在此同時,雪拉四周瞬間出現了許多惡魔系怪物,將她團團包圍住:「覺悟吧……!」

但在敵人發現異狀前,雪拉已經置身在敵人的包圍外。接著,他們的身體紛紛碎裂,接著便全數倒地,逐漸消失。

「這點程度的小把戲就想打發我嗎?提亞瑪特!」

雪拉冷冷地轉動短劍,回應她的卻只有周遭那片令人窒息的沉默。

看來對方是要我直接上門拜訪了。雪拉暗自想著,心底卻湧現一絲愧疚……

對不起,法蒂絲大人,我私自採取了行動……或許我會喪命於此,如果那樣的話……就請您原諒我的任性吧。

穿過了隱藏於「無言四面宮」後的骸骨門扉,雪拉抵達了封印著提亞瑪特和其居城的區域。眼前是貌似包圍在火焰中的寬廣舞台,朝遠端望去,隱約可見一座城堡靜靜座落在周遭的火焰中。那正是提亞瑪特力量的象徵,也是他居住的城塞──焰城。

「那是……!」

不遠處的人影映入了雪拉的眼簾。只見拉爾克單膝跪地,像是在迎接某個人,雪拉才這麼想時,提亞瑪特就出現在拉爾克的前方。

「總算……總算是達成我長年的夢想了!做得真是太好了,拉爾克!」

「提亞瑪特大人……」

「這樣一來,我就能回復我原本的姿態了……要離開這個地獄,已經不費吹灰之力了!」

「那可不一定,提亞瑪特!」雪拉衝上前大叫道:「在你浮上地面前,我會先把你給打回地獄去!」

提亞瑪特甚至沒有轉向雪拉;倒是拉爾克起身走向了她。

「拉爾克!」眼見拉爾克仍然執意要效忠提亞瑪特,雪拉痛心地喊著。

「雪拉……」

「提亞瑪特只不過是在利用你而已啊!」雪拉指著提亞瑪特,朝拉爾克大喊著:「我一再一再地告訴你這個事實,但你卻依然助紂為虐……甚至那樣利用、犧牲不相關的人!我……」

雪拉氣憤已極,想起遙和席娜的遭遇,這竟然都是肇因於自己的弟弟……一想到這裡,她就心痛如絞。「你這麼做,跟當初迫害我們的人相比,又有什麼差別!」

「真是過份呢,龍姬的隨從啊。」提亞瑪特輕慢地說道:「能成為這股強大力量的一分子,是他們求之不得的榮耀啊!妳卻把我和不死皇帝的暴行相提並論,妳也太──」

提亞瑪特一揮手,一股強烈的衝擊便朝著雪拉衝去:「──太瞧不起我提亞瑪特了吧!」

說時遲那時快,眼看就要打在雪拉身上的攻擊,竟在她面前被化解了開來;雪拉定睛一看,阻止了這道攻擊的人,竟然是拉爾克。

「我知道。」拉爾克沒有迎上雪拉驚異的目光,而是直瞅著提亞瑪特:「所以……更應該由我來善後,這樣不是正好嗎?」

「拉、拉爾克……你……?」雪拉驚訝極了,一時之間,她竟然不知該說什麼。

拉爾克依然沒有看向雪拉,而是轉身面向提亞瑪特;當他開口說話時,他的聲音已不再是畢恭畢敬,而是帶著一種冷冽。

「你給我聽好了,提亞瑪特。我負責收集瑪那,而你則是將之增幅。到了復活的時刻,你就要和我決一死戰。獲勝的一方才能復活於地上。現在就遵照我們當初的契約,決一勝負吧!」

「你說什麼?」

雪拉驚訝地看著拉爾克,後者依舊沒有注視她,但他卻語帶感情地開口說道:「我們不是約好了嗎,姐姐……我們還會再見面的,我一定會遵守約定,即使變成這樣,我也在所不惜……」

「拉爾克……」

「是我沒能遵守約定……沒能在活著的時候和妳重聚……」拉爾克低下了頭,用眼角的餘光捕捉到了雪拉動搖的神情:「所以我說只要能再見到我的姐姐,我願意做任何事,而回應了我的,則是……」

「……的確是有這回事啊,拉爾克。」提亞瑪特點了點頭:「我的隨從、我最愛的夥伴啊。你做得很好,按照契約,我們要決一死戰,勝者就可以得到復甦的機會……對吧?」

提亞瑪特發狂似地大笑起來:「但是在那之前,你得先接受我的褒獎!」

在提亞瑪特的狂笑聲與雪拉的視線中,拉爾克的身體起了異狀。他痛苦地抽搐著,地獄之影在他身上不斷起落,使他的軀體扭曲變化、鮮血更是濺得到處都是……

「咕……!」在猛烈的變化下,拉爾克不支倒地。他掙扎地喘著氣,卻遏止不了身體的疼痛。

「你這傢伙!你對拉爾克做了什麼!」雪拉見狀,驚恐地朝向提亞瑪特大叫道。

「沒什麼,我只不過是讚賞他而已。」提亞瑪特輕笑著:「妳的弟弟一直想成為一個和姐姐一樣、勇敢又強力的戰士,我不過是在幫他實現啊。」

眼見拉爾克的抽搐越來越頻繁,雪拉手足無措地大叫起來:「快住手!提亞瑪特!」

「放手一搏吧,拉爾克啊!」提亞瑪特嘲諷地笑道:「去打倒你的姐姐,向身為主人的我展現你的強大吧!」

提亞瑪特的身影,隨著他的笑聲,消失在傳送魔法的光輝中,只留下雪拉和拉爾克待在原地。


本話因字數限制,分多頁呈現,請往下選擇頁碼

為保護本人創作資料不被任意轉載,本頁面禁止使用滑鼠右鍵與鍵盤進行複製,不便之處請多包涵。

Author: Fish Yu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