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 LOM】同人小說:49. 仙人掌


那一夜後,不論遙和席娜對彼此間的感覺有什麼改變,一個突發狀況在翌日早晨轉移了兩人的注意力──柏德突然全身無力,臥病在床。

隨著咿呀一聲的開門聲響、一陣細碎的腳步聲,當可洛娜步入一樓的起居間時,坐在桌前的遙、席娜、達央、拉拉和波可都抬起頭。遙率先問道:「柏德怎麼樣了?」

可洛娜搖搖頭又聳聳肩,沒輒道:「還是老樣子,雖然已經全身無力了,卻還是對冒險念念不忘,簡直就跟達央一模一樣,害我擔心死了。」

「呱,小勇者對於冒險的熱忱,在下真是佩服得五體投地呱!在下也要向小勇者的這份精神──」

「柏德到底是什麼病啊?」遙連忙打斷達央,唯恐牠又滔滔不絕起來:「妳說他這不是普通的感冒,妳怎麼知道?」

「緹瑟妮潔老師之前就說過,這是魔法師小時候一定會得的病,我也有得過,但我當時太小了,沒什麼印象。」可洛娜說著,突然笑了一聲:「老師還說柏德不只個性遲鈍,連病倒的年紀和潛伏期也慢別人好幾拍,總之只要他病好了,應該就能照常使出魔法了。」

「咦,是嗎?」遙露出鬆了口氣的表情:「只要他的病好起來,魔法也能恢復了?太好了,席娜!」

席娜也很高興:「嗯!他可以繼續他成為偉大魔法師的夢想了!他這病什麼時候才會好呢?從他不能用魔法開始,其實算是生病好一陣子了吧?」

可洛娜又沉下臉:「雖然時間是因人而異,但像柏德這樣潛伏這麼久,發作又這麼猛烈,我也不知道算不算正常。唉……」

遙的態度依舊樂天:「不管怎麼說,至少弄清楚這是怎麼回事了。我要去告訴仙人掌,他也很擔心的哪!」

語畢,遙便起身上了二樓;席娜注視著他的背影消失在轉角,臉上的紅暈卻沒因此淡化。她已經有好久沒有過這種充滿期待的心情了。但經過了昨晚,還有剛才……

如果事情真能像遙所說、好轉起來的話……這個想法讓席娜不自覺地握緊拳頭:「或許我還可以再……再努力一下子,嗯。」

可洛娜有些不明所以,倒是達央拍起胸脯:「呱!面對區區的疾病,小勇者是一定會努力下去的呱!對吧拉拉呱!波可呱!」

拉拉和波可都接連回應,席娜只是對寵物們露出了淺笑。


遙不僅僅是去向仙人掌報告,他索性把仙人掌的盆栽抱到柏德床前,沒頭沒腦地說起自己的心事:「你真是嚇死我了,本來才要鬆口氣,但不知道這樣會維持多久,害我又擔心起來了,哎唷……」

「可洛娜很囉唆哎──我只是有點站不穩而已……」柏德坐在床上,靠著枕頭,懶洋洋地說道:「如果可以的話,還是冒險比較好玩。也帶我一起去嘛,我有想試試的魔法呢。」

遙斷然拒絕:「那可不行。」

「但冒險可是只有這次呀……」

「生病,很嚴重?」仙人掌說道。

「對啦,很嚴重……」遙一邊說著,一邊垂頭喪氣起來:「我自己的狀況也好不到哪裡去啊,唉……」

「為什麼?」柏德疑惑道。

「你也像,柏德,生病嗎?」仙人掌微微地歪了歪頭,問道。

「像柏德那樣,說不定還好一點呢。」遙依舊垂著頭咕噥:「至少可以靠吃藥來緩解,就算放著不管,一段時間就會痊癒,可是我喔,我都不知道怎麼辦才好了!」

「那我應該慶幸了?」柏德不明所以。

仙人掌也偏著頭,觀察了遙好一會兒,才說了句:「不知道哪!」

「你回答得這麼開心是怎樣?」遙沒好氣道。

仙人掌一臉無辜地指出:「你自己也,一臉開心的。」

「啊?」遙愣了愣:「你說誰在開心來著?」

「遙師父你啊。」柏德淡淡地說道:「你嘴裡雖然說嚴重,但表情卻是春風得意的樣子喔。是發生了什麼事了嗎?啊,還是你宿醉了?可洛娜有說你昨晚和席娜師父在拼酒。」

突如其來回憶湧入遙的腦海,讓他的臉戲劇化地演出了水壺燒開般的紅燙效果(只差沒發出呼哨聲),他連連揮手:「我、我才沒、反正就是、不是你們想的那樣啦,什麼都沒有!」

柏德和仙人掌對看一眼,柏德雖然疲倦,聲音卻透著一絲興味:「沒有怎樣?是沒有很嚴重、沒有覺得得意、沒有宿醉、還是沒有拼酒啊?」

遙支吾了好一陣子:「呃……先別說這個了啦。你的病如果有藥的話,是不是會好得比較快?」

突然的話題轉變讓柏德一愣;「呃……或許吧?不過多數人都是放著讓它自己好的,這就像小孩幼時會起疹子一樣啊。」

「你說得容易,我可一點印象都沒有。」遙翻了翻白眼:「要是有什麼特效藥的話,你就不必受這種苦啦,先前還在那邊擔心自己沒辦法成為偉大魔法師了的說……」

「呃……對啦。」柏德有些發窘,趕緊顧左右而言他:「不、不知道賢人、像是蓋亞,會不會知道哦?」

遙和柏德都沒注意到仙人掌已經不再插話,而是微偏著頭,仔細聆聽著他們的對話。


這天的夜半時分,在多雲且寒氣逼人的夜色中,席娜卻穿戴整齊、站在屋外。

她身上的裝備雖然輕便,但行李、魔法樂器到武器都一應俱全,只有一個格格不入的物品──一本厚沉的皮面書《世界事典》。

既然柏德的病情已經明朗,該做的事情就簡單多了。席娜下定了決心,她要在有限的時間裡,解開遙重傷的真相,確保他不會再發生類似的情況,也要解決他與第七之月的糾葛。這是她唯一能為他做的事。

席娜其實很討厭自己的決定,她沒忘記正是因為她私下前往雷伊利斯塔、才把事情搞到這步田地……其後,她也體會過遙的不告而別。每思及此,她的胸口便隱隱作痛起來。

臨行前,她凝視著那幢坐落在大樹下的房屋,打定主意要將其好好記在心裡。片刻後她才轉身,頭也不回地走向通往德米納鎮的大路。

真是奇怪啊,兩個互不相識的人,竟然會對彼此有似曾相似的感覺,甚至還可能有相同的過往。這怎麼可能是偶然呢?席娜是這麼相信的。

她不只一次思考過,如果沒有在這裡遇見遙,她又會是什麼樣子?又會過著怎樣的生活?

前一夜突來的親密接觸後,席娜暗自下定決心,她若還能回來,就要去取回自己藏在聖水小瓶的留言;若是無法,至少她還留下了一個紀錄。

該動身了,如果不能領先遙一步,以我現在的狀況,根本就走不了多遠,我必須把握時機。

此時,一個小小的觸碰驚動了她,有東西在輕拍她的腿側。她大吃一驚,連忙轉過身去,背後卻空無一人;緊接著,她才發現拍打著自己的對象,竟是──

「席娜,去哪裡?」仙人掌抬著頭,仰望著席娜,他牙牙學語的聲音也在同時發問道。

席娜張口結舌,不知該做何解釋,只能支吾以對:「我……」

「是要去,找藥嗎?」仙人掌的聲音接道。

「咦?」席娜不覺一愣,下意識地附和:「對……對啊,我──」

「我就知道!」仙人掌高興地叫道:「我也是要去喔!一起去,找藥吧!」

「我……」

席娜來不及多做回應,仙人掌已經抓住了她的手,緊接著,再次出乎她意料的,她感覺到瑪那在自己身邊聚集,但自己並沒有發動瑪那,何況她也不能──

這股非源自於席娜的瑪那,並沒有驚動睡夢中的遙,只讓後者下意識地微微睜眼,緊接著又翻覆在睡意中。

在剩餘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裡,席娜的旅程,就此展開了。


第二天一早,遙的家中發生了不小的騷動,先是遙發現置於二樓的仙人掌盆栽不見蹤影,沒過多久,兩位徒弟和三隻寵物一起上氣不接下氣地衝上二樓,遙沒能眾人七嘴八舌的陳述中理出頭緒,但席娜留下的一紙信箋倒為他提供了說明。

給遙、可洛娜、柏德、拉拉、達央和波可:

很抱歉,我沒有向你們告別,但我有很要緊的事情,非得自己出門一趟,也請你們幫我照顧拉拉一陣子。諸多麻煩,還請你們多多包涵。

我的狀況已經改善了很多,也不會像上次一樣,隨便就做出什麼莽撞的行為,請你們不用太過擔心。反倒是柏德的狀況,還請你們要多加注意喔。

席娜

遙毫無反應地瞪著手中的紙張,直到可洛娜顫抖的聲音傳入他耳中:「遙師父?」

「這個……笨蛋……」遙咬牙切齒:「不用擔心?她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什麼狀況……」

「席娜師父……是怎麼了嗎?」柏德聲音裡的害怕不減反增。

遙看了柏德一眼,他連對席娜都沒能坦承,又怎麼能向其他人托出實情?他只能握緊拳頭說道:「她……她最近身體不太好,這你們都知道。我……」

「那仙人掌呢……」可洛娜遲疑道:「仙人掌也不見了,是跟席娜師父一起出門了嗎?」

遙這才覺得疑惑,他無法想像席娜為什麼會和仙人掌結伴同行、更無法猜透他們的目的。

「遙師父,你要去找席娜師父嗎?」可洛娜問道。

遙不知該如何是好,在柏德病倒的此刻,他怎能像以往一般,放任姐弟倆和三隻寵物看家呢?但命懸一線的席娜的狀況絕對比較危急,儘管只有自己才清楚原因……

是我太安逸了,覺得席娜的狀況有好轉就得過且過,我根本就不該猶豫,早該完成屠龍的任務,才能確保她的安全啊!即使她會因為我的所作所為而恨我,即使會限制她的自由,我也顧不得這麼多了!

好半晌,遙才啞著嗓子開口:「對不起……我非去不可。」

遙沒有打算解釋,卻也沒有人表示反對,可洛娜抓緊了柏德以及達央,佯裝出開朗的音調:「嗯!一定要把席娜師父……還有仙人掌帶回來喔!」

「呱!在下也祝遙先生武運昌隆!」達央也舉翅宣示,拉拉和波可則是一陣激烈地抖動。

遙頓時千頭萬緒:「我只能帶波可一起去,騎著波可會省很多時間,可洛娜要好好照顧柏德……達央……拉拉就拜託你了,我一定會把你的主人帶回來,還有……我該去哪裡?我一點頭緒都沒有……」

柏德雖然只能巍顫顫地站著,卻突然大叫一聲:「對了!如果去問美美,說不定──」

「對、對呀!」可洛娜也大聲附和:「請她用水果占卜一下,也比毫無方向好呀,遙師父!」

柏德繼續搶白道:「遙師父,你先到鎮上去打聽一下,我、我們幫你整理一些外出的行李!」

遙點了點頭,迅速換了衣服便出了門。留下其他人在家裡替他打理遠行所需的行李。


本話因字數限制,分多頁呈現,請往下選擇頁碼

為保護本人創作資料不被任意轉載,本頁面禁止使用滑鼠右鍵與鍵盤進行複製,不便之處請多包涵。

Author: Fish Yu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