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 LOM】同人小說:47. 神聖的醇酒


在遙和尼基塔前往米達斯遺跡的同時,席娜正偕同月夜城鎮羅亞的酒館「惡魔敲詐亭」的老闆,駕著由波可拉動的貨車前往迪瑪沙漠的綠洲。他們此行的目的是汲取綠洲的泉水,再將其運至斷崖城鎮格特的釀造所。

不同於遙從尼基塔口中所聽來的無聊生意經,酒館老闆告訴席娜的話題則有趣得多。醇酒的釀造方法並不複雜,所需時間也不長,但因為只用於祭祀,所以沒有量產的計畫;而成品之所以會如此甘醇,除了歸功於精挑細選的果實原料、用以熟成的釀酒木桶、特殊的製作環境外,最大的功臣,就是愛酒人以虔誠之心取得的綠洲泉水。是以「惡魔敲詐亭」的老闆除了經營酒館,另一個代代相傳的任務,便是參與療癒寺院製作醇酒的過程。

「我這間店的店名,就是起源於釀酒的過程,在這過程中,酒會慢慢地減少,我們稱呼之為『惡魔的敲詐』。但我們不會因此憎恨那些惡魔。只有擁有心靈酒桶的真正愛酒人才懂箇中道理的。」

席娜也大致提到自己和達娜的認識經過(省略達娜向蓋亞提問);曾受託在叢林尋回失蹤的修道女(省略艾斯卡迪斬殺妖精);曾在寺院擊退綁架司祭的魔物等經歷,聽得老闆嘖嘖稱奇。

「原來你們和寺院有這樣的淵源,也難怪寺院會同意由妳來代理這份任務。寺院因為多年前那樁醜聞的影響,也間接加重了打理庶務的修道女們的負擔,如果連這樣的傳統都因此斷絕,那就太可惜了。」

「為什麼這任務非女性不可呢?我看寺院裡也有男性僧兵、技師之類的。」席娜問道。

「這就要從魔法學校的創立說起了。」老闆笑道:「當療癒寺院仍在艾南夏爾克帝國的管轄下時,帝國為了更進一步掌控寺院,便將男性修道者派去魔法學校當研究員,以分散寺院內可能掌權的勢力。從那時開始,除了原本的萊歐特與哈洛兩大世家外,寺院內的修道者便以女性為主。」

在這樣的閒聊中,兩人直奔迪瑪沙漠的綠洲,待酒館老闆完成取水前的祈禱儀式後,兩人這才開始裝水的作業。裝滿了貨車上的水桶後,兩人駕車離開了迪瑪沙漠,又花了好幾天,才抵達了斷崖城鎮格特。

在他們進入格特的修驗之道前,已有修道女將席娜等人到來的消息通報至釀造所,只見數名修道女畢恭畢敬地在釀造所外一字排開等候著。一名修道女見到兩人,不禁高興道:「是綠洲之水呀!真是太感謝了!如此一來,世界就有救了!」

另一位修道女連忙笑著解釋道:「哎呀,也不是說拯救世界啦,只是寺院的教條總是要我們以拯救眾生為終生職志,所以不自覺就脫口而出了。」

在此同時,修道女們已經開始將貨車上的木桶逐一搬進陰涼乾燥的釀造所內,另外還有些人也將作為釀酒原料的果實運送進去,釀酒的作業就此正式展開。

修道女諾拉將此趟工作的酬勞分別交給了席娜和老闆:「艾斯卡迪大人也要向兩位致意,感謝你們的鼎力協助,如果不嫌棄的話,這裡還有些上回釀造的醇酒,送給你們在路上品嚐。」

「喔喔,這真是太好了呢,席娜小姐。」老闆高興地說道:「格特的醇酒可是難得一見的佳釀呢!滋味香醇不說,酒醒後也絕不會有宿醉、頭痛、噁心等後遺症喔!」

席娜接下了兩瓶酒,心想回去可以和遙小酌兩杯也不壞。這時老闆對諾拉開口:「對了……依照慣例,除了取得泉水外,我還要確認其他原料是否合乎標準,要到明天才能離開。還請妳們先帶席娜小姐到寺院安排的房間休息吧。」

諾拉向老闆微微頷首,便領著席娜前往寺院。兩人一路上聊了些寺院近期的瑣事,直到抵達寺院,席娜這才告別諾拉。


在療癒寺院的客房內稍事休息後,席娜便來到夢見之間的門前,找到了正在進行護衛工作的艾斯卡迪。想起以往站在這裡的人都是達娜,現在卻換成艾斯卡迪,席娜有點不習慣。

看見席娜,艾斯卡迪有些驚訝,卻還是一本正經地開口:「我聽說了釀造所的事情,很感謝妳的鼎力協助。」

席娜笑了笑:「好久不見了,你們都還好嗎?」

「達娜目前不在這裡,瑪琪爾妲還是老樣子,至於我……」艾斯卡迪往身後的門聳聳肩:「誠如妳所見,也沒什麼改變。」

席娜不知該如何開口,乾脆直接說明來意:「我可以問你一些事嗎?」

注意到席娜一臉嚴肅,艾斯卡迪點點頭,招來不遠處的一位僧兵代替自己的守衛工作,便領著席娜來到僧兵長的辦公室;待兩人坐定,席娜便問道:「我想請問你,在遙面對史普利岡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事?」

艾斯卡迪反問道:「妳為什麼要問這個?」

席娜想起日前遙來到格特後的反應、以及一些修道女的態度,斟酌道:「遙什麼也沒說,但是……我覺得那次綁架事件後,遙就在迴避你;另外上次在釀造所,我看有些修道女似乎也在躲他……」

還有,在海賊船巴爾德時,遙在面對可以變化成人們心中最害怕事物的幽靈魔物,喊出的卻是史普利岡的名字……為什麼?

艾斯卡迪倒也單刀直入:「史普利岡是被遙一招解決的,當時妳昏過去了,我和達娜也束手無策,他卻像變了個人似地把對方劈成兩半;因為手段太殘忍,當時嚇壞了很多修道女。他原先的大劍也是因為這樣才報銷的,這妳已經知道了。」

席娜一臉煞白,心裡卻明白這應當是第七之月所為,無怪乎遙會那麼討厭第七之月。她沉默了好一會兒才又問:「我聽歐爾彭說過,你是他的徒弟。」

「對。」

「十年前,你從寺院出走後,就到了地獄、在賢人門下修練劍術,是嗎?」

「對。」

「那麼……」席娜遲疑起來:「你知道……地獄下層有什麼嗎?」

艾斯卡迪一臉戒備:「地獄下層的事物,只有親身經歷的人才會知曉。我相信師父也沒有告訴妳詳情吧。」

「歐爾彭說遙接受過炎的洗禮,是為了要前往地獄下層……探險似乎沒有必要做到這種地步,他到底去那裡做什麼?」

艾斯卡迪轉向一旁的窗稜,透過這扇窗,可以遙望坎庫鳥位於遠處的巨大鳥巢。很長一段沉默後,他才說道:「我可以告訴妳,但我有條件。」

席娜心中一凜:「是什麼?」

「如果有一天,妳遇上了我與亞維因對決的情況……屆時,我希望妳能助我一臂之力,消滅那個惡魔,幫助瑪琪爾妲。」

席娜有些猶豫,如果現在對艾斯卡迪坦承自己來日無多的事實,只怕得不到想要的答案;但隱瞞不說,卻等於欺騙了他……

一個念頭閃進席娜腦海中:時間所剩無幾了,我不能再遲疑。於是她點頭:「我答應你。」


本話因字數限制,分多頁呈現,請往下選擇頁碼

為保護本人創作資料不被任意轉載,本頁面禁止使用滑鼠右鍵與鍵盤進行複製,不便之處請多包涵。

Author: Fish Yu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