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 LOM】同人小說:46. 續續‧尼基塔的買賣之道


其他人都知道這是緹瑟妮潔的看診習慣,倒也沒多說什麼,待他們都走出房間,遙才壓低聲音道:「妳昨晚幹嘛給我下藥?」

「很有效吧?我看你都恢復大半了。」緹瑟妮潔還在繼續自己的診察。「而且也不是沒人看著你喔,席娜在這裡顧了你一整晚。」

遙一驚:「她……她昨晚在這裡?我沒露餡吧?」

「應該是沒有。」緹瑟妮潔根本懶得抬頭看遙:「是她自願留下來的。昨天不只你累得要死,我也沒好到哪去,實在沒力氣注意你的狀況。」

遙張目結舌,卻一個字也說不出口;還是緹瑟妮潔先開口:「你可以會客了……拜託注意一下表情管理,你口水要流出來了。」

緹瑟妮潔離開後,其他人才進來探視遙,遙唯恐被問到自己受傷的原因,卻也明白自己恐怕跳不過這題。但出他意料的,可洛娜和柏德正喋喋不休地討論不久前、再度發生在圖書館的大釜爆炸事件。

「繃帶老師的藥又炸鍋啦?」遙聽著也八卦起來。

兩天前,緹瑟妮潔放在圖書館的大釜又上演了一次藥劑爆炸事件,幸虧現場的兩個人──其中之一還是迷迭香──似乎都沒有大礙。

「……從那以後,迷迭香就變得怪怪的,她昨天來通知我們的時候,態度是前所未有的客氣哪!」柏德說得心有餘悸。

「就是說呀。」可洛娜也附和:「她老是很跩的樣子,又總是說些莫名其妙的話,說自己是什麼『綠色的蠕動物』也就算了,還叫我什麼『黃色脆脆』,到底在講什麼東西……」

「呱!她之前有叫我白色捲捲喔!」達央接過一句。

「那純粹是形容你被炸毛而已。」柏德憋笑道。

席娜有些擔憂:「還有其他人受傷嗎?」

「聽說迷迭香那時正帶著她的筆友來參觀學校。」柏德乾笑了兩聲。

遙按捺不住好奇,問道:「板子老師沒被氣歪?」

「努努薩克老師那時不在圖書館。」可洛娜有些黯然:「以前課餘時,他都會在圖書館額外幫艾梅洛德上課,現在他都關在自己的辦公室裡……」

遙和席娜同時低下頭,柏德趁著達央張嘴前先按住了牠的嘴板,使後者發出一陣不明所以的悶哼。

席娜想起了什麼,突然抬頭:「對了,遙,這幾天你不在,琉璃有話要我轉告你。」

「呃?」遙幾乎把琉璃忘個精光。

「是關於黛安娜要琉璃帶著公主去見她的事。」席娜頓了頓;「他不放心放真珠一個人,幾天前就離開吉歐了。關於黛安娜的要求,他要好好想一想,也要跟真珠商量,所以……我想短期內,他沒打算去見黛安娜。」

「他不擔心黛安娜先被……」遙做了個手刀切脖子的動作。

「黛安娜說過,她的核會是最後被奪取的目標。」席娜沉吟了一會兒:「而且我覺得……琉璃不大希望讓真珠捲入這件事情,畢竟她也曾經差一點就……」

即使席娜沒有提及艾梅洛德的名字,沉默依然迅速蔓延開來,後悔交織的心情,讓席娜覺得胸口彷彿壓著一塊大石。

這是……心痛吧。

席娜轉移了話題:「緹瑟妮潔老師說你這幾天都住院比較好,有她隨時注意,你會復原得快一些。」

「啊?」遙下意識地抱怨出聲:「我不要啦,光聽就悶死我了,這幾天我已經有夠──」

遙倏地閉上嘴巴,他最不希望席娜問到他這趟行程的細節,但其他人已經都將目光轉向了他。

「可想而知呀,不然遙師父怎麼會掛彩得這麼誇張。」可洛娜嘆口氣:「等遙師父好得差不多的時後,我們也差不多該準備回家了。這一趟遠門還真久……」

遙深恐自己再度講錯話,馬上附和可洛娜的意見;但席娜似乎心不在焉,只點頭同意後,便和其他人一起討論輪流來陪伴遙的時間,在遙不敢表示意見的情況下,很快就敲定晚上由席娜留在這裡陪他過夜,白天則是由其他人輪班的決議。


遙住院的第二晚,席娜再度來到病房報到。遙雖然知道她是來看顧自己的,卻還是有些意見。「其實我真的沒事啦。」

坐在隔壁床上的席娜停下拍鬆枕頭的動作,轉身面對遙,說道:「奇怪了,我們又不是第一次住同一間房,還常常要露宿,連房間都沒得住耶。」

遙一噴:「拜託別講這種讓人想歪的話,而且妳最近身體不好……」

遙話才出口就後悔莫及,自己怎麼哪壺不提提哪壺?

席娜咬唇道:「你還有心情擔心我?受傷的人是你耶,我再擔心也只能晚上來顧你,這樣也不行嗎?」

「我不是……」遙真希望自己剛剛能多想一秒再開口。

席娜站起身,聲音也提高不少:「你覺得只有你在擔心我嗎?我也擔心你啊!你也不說你去哪就帶著一身傷回來,誰都看得出來你很勉強卻都不說出來,你也擔心一下自己行嗎!」

「我知道我知道……小聲一點,繃帶老師在隔壁。」遙連忙安撫席娜。

席娜瞅了遙一會兒,才拿起置於床邊矮櫃上的一杯冒著白煙、遙再熟悉不過的藥劑:「老師要你喝下這個。」

遙在心裡第一百二十次暗罵緹瑟妮潔是個神經病後,只得認份地接過杯子,將其一飲而盡,然後迅速墜入夢鄉。

席娜只留下床頭的油燈,便在隔壁床上和衣躺下。盯著遙熟睡的側臉,她的思緒又飄回了是否遠行的決定上。

在黑暗和靜謐的雙重遮掩下,在席娜眼中,遙的側臉顯得很遙遠。好半晌後,她輕聲叫喚:「遙。」

正如席娜所料,遙沒有任何反應,一個想法在席娜腦中一閃而逝,她開口輕喚:「第七之月。」

床榻上的人影依然沒有反應。

席娜不知道自己是鬆了口氣還是失望──有一瞬間,她真的認為遙體內的另一個人格會回答自己。天知道她有多少想問的問題、想做的事,但迫於時間有限,她必須有所取捨。

席娜再三思量緹瑟妮潔在上次診察後說的話,她知道自己該做什麼,但這想法卻又讓她覺得瘋狂,甚至不寒而慄。

如果我沒找到造成遙性格大變的原因就死了呢?如果他真的是因為我才變成這樣,我該怎麼做才能讓他活得自由?如果他變成這樣完全與我無關,我又該如何自處?

我為什麼會活在世上?我到底有什麼價值?有什麼事是我能做的?

席娜嘆了口氣,決定暫時避開這紛擾的思緒,至少遙安全地在自己身邊,今晚應該可以安心入睡了。

席娜緩緩闔上眼睛,很快地,她也進入了夢鄉,什麼都不想了。


遙一連在病房住了十二天,直到第十三天中午,緹瑟妮潔做完最後的診察後,這才同意在有條件的前提下讓遙出院。但這些囑咐遙要注意復健、不宜運動過度、短時間內對刺激性食物的限制等事項,都沒有另一件事教他驚訝。

「報酬?」

在緹瑟妮潔的辦公室裡,遙茫然地接下對方硬塞進他手中的錢袋,他雖然沒當場打開來確認,但從袋子的重量判斷,其中的金額絕對只多不少。

「我不是說過這是委託嗎。」緹瑟妮潔依然是招牌般的面無表情,但她提高了音量:「你忘了,是我委託你和我去骨之城的,不是嗎?」

遙偷偷瞥了一旁的席娜一眼,斟酌開口道:「這筆錢會不會太多了?我……我不過是陪妳去了一趟骨之城啊?」

「但只靠我一個人,也不可能解決掉那裡的怪物。」緹瑟妮潔的聲音突然變得鏗鏘有力:「那兩隻怪物出人意料地強大,你還因此掛彩;而且我並不缺錢──別忘了我是什麼身分,這是你應得的。」

遙一方面怕在席娜面前露出馬腳,另一方面是純粹的不知所措。在一旁的席娜不明所以,還輕鬆地開口:「這個……至少暫時不必擔心回去的旅費會沒著落了吧。」

緹瑟妮潔看了看遙,這才轉向了席娜,意味深長地開口:「記得……服藥的限制。還有其他問題的話,與其勉強去尋求答案,我倒歡迎和妳好好談談,別忘了這一點。」

眼見席娜疑惑地點了點頭,而遙則是一臉莫名其妙,緹瑟妮潔才又轉向了遙:「好了,你們可以離開了。這次真的很謝謝你的幫忙,遙。」

遙心裡一跳,他壓根沒想到緹瑟妮潔會這樣向他道謝,但為避免節外生枝,他只好草草地點頭:「承蒙妳這些日子以來的照顧了,謝謝。」

席娜也向緹瑟妮潔頷首:「也謝謝妳……對我的治療。」

看著遙和席娜一前一後地開門離去,緹瑟妮潔坐回桌前,出神了好半晌後,這才開始自己的例行工作。


接觸到久違的戶外風光,遙精神奕奕地走在前方,一邊呼出一口大氣:「啊──真是悶死我了,能出來真好!」

席娜笑而不答,遙臥床沒三天就嚷著無聊,可洛娜和柏德只得去圖書館借了一堆書給他打發時間。想到往後的打算,她開口問道:「你的傷也好得差不多了,旅費也有著落了,我們回去後,商量一下什麼時候啟程回你家吧?」

「說到旅費……哇塞……」遙打開錢袋,隨即驚嘆不已:「繃帶老師是不是不小心連自己的退休金一起給了我啦?不過既然她是個皇后,這也難怪……」

「緹瑟妮潔老師是皇后?」席娜挑眉。

遙暗罵自己的失言,連忙掩飾:「我是說,她像皇后一樣有錢,這是她……她在旅途中偶然提過的,嗯。」

「哦。」席娜聳聳肩:「我們這一趟出來好久了,從這裡回去又是好幾天的路程,既然旅費有了著落,而且難得來一趟吉歐,剛好波可也在,你要不要看看你家還缺什麼用品,順便一起買一買背回去?」

回到茶館,兩人將打道回府的消息告知兩位徒弟和三隻寵物們後,寵物們都高興得又叫又跳,姐弟兩人也各自表達意見。

「有有有!我們去買吧!我們對這裡很熟!」柏德馬上自告奮勇。

「我也想去跟同學告別……」可洛娜也加上一句。

後續的採買、告別和整理等作業花了整整兩天的功夫,一行人才踏上返家的旅程。

既然決定要在回程時順便進行物資交換和採買等作業,他們對各地商店的商品內容研究了一番,除去吉歐,一行人決定先前往格特進行採買。


本話因字數限制,分多頁呈現,請往下選擇頁碼

為保護本人創作資料不被任意轉載,本頁面禁止使用滑鼠右鍵與鍵盤進行複製,不便之處請多包涵。

Author: Fish Yu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