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 LOM】同人小說:45. 紫紺的怨靈


在緹瑟妮潔的辦公室裡,席娜拉上了衣服,等著緹瑟妮潔說出對自己的診斷。

「很顯然地,症狀惡化了,所以妳會覺得疲憊。」緹瑟妮潔像是在自問自答:「妳吃了幾次藥?」

「兩次。」席娜老實承認道。

「妳滿節制的嘛。」緹瑟妮潔聳了聳肩,又問道:「對了……你們說過沒有以前的記憶,除了賢人提示過你們都是瑪那一族外,你們也不知道彼此間有沒有什麼關係囉?」

席娜疑惑道:「關係?」

「妳沒想過你們可能是兄弟姐妹或是親戚什麼的關係?」緹瑟妮潔有些驚訝:「哎,撇開這些不說,我倒不贊同你們發展關係。畢竟瑪那一族的族系太封閉了,雖然多虧近親通婚,讓強烈的力量得以保存在血緣裡,但這樣的種族是沒辦法長久存續的,這是自然的法則啊。不過話又說回來,就生理方面而言,也不會因為彼此之間是近親就不能發生關係了,只要小心控制,也沒什麼不可行的。果然,最重要的還是當事人的意願吧。」

席娜只覺得腦子在嗡嗡作響,她的確沒想過自己和遙可能會是親屬關係,直到聽見緹瑟妮潔喊她:「妳有在聽嗎?」

席娜這才回過神來:「聽……聽什麼?」

緹瑟妮潔絲毫沒有掩飾自己的不耐:「除此之外,妳還有出現什麼異狀嗎?該來的有來嗎?」

「沒有。」席娜明白緹瑟妮潔指的是自己有沒有月事,卻只能悶聲答道。

「除了年紀以外,環境和壓力也是很重要的因素;或許是你們的身體還在適應這個世界,而且我看妳最近所承受的壓力也不小──」緹瑟妮潔停頓了一下:「我不單單是在指妳,另一個人也一樣,他……」

「遙怎麼了?」席娜問道。

緹瑟妮潔頭也不抬地盯著她正在書寫的文件:「他也是個小鬼頭,該有的反應都沒有,八成還沒到早上醒來得洗衣服的地步。」

「什麼意思?」席娜不解:「遙也有問題嗎?」

「妳怎麼不直接問他?」緹瑟妮潔不答反問。

席娜垂首:「我……」

緹瑟妮潔還在振筆疾書:「妳要不就直接對他表明心意,反正最糟就是被拒絕;像妳這樣患得患失,只會給提亞瑪特可乘之機罷了。」

緹瑟妮潔沒聽到席娜的回答,取而代之的是門被關上的聲音;但不一會兒,門又被打了開來。

「我看見席娜從這裡出去了。」來者是卡欣嘉。

緹瑟妮潔仍在整理病例:「只會在那邊摩摩嘰嘰,又不是在煩惱真正該擔心的問題,這種小鬼我看了就有氣。」

「越是真心純粹的情感,就越害怕被拒絕時的疼痛吧。」卡欣嘉淡淡地表示。

「唉……算了。」緹瑟妮潔嘆了口氣,抬起頭來看著卡欣嘉:「對了,我這幾天會出趟遠門,可以和妳調課嗎?」

卡欣嘉疑惑道:「為了避免上次梅菲央斯在雪原那裡遭遇的困境,近期內的課外活動都取消了吧。妳是要去哪裡?」

「嗯……」緹瑟妮潔垂眸:「我一直在尋找的東西……或許有了眉目也說不定。」

卡欣嘉微微地睜大了眼睛,良久後才應允了下來。


時值傍晚,在魔法都市吉歐的茶館一樓,正迴盪著喧鬧的人聲,以及杯盤碰撞的鏗鏘聲。

在此同時,席娜正在樓上的客房內沉睡著,一旁站著其他人和兩隻寵物、還有一隻拉拉窩在床上。遙憂心忡忡地看著席娜,問道:「她回來就一直睡嗎?」

可洛娜點頭:「嗯……她上午找過緹瑟妮潔老師回來後就很累的樣子,我們就沒叫她,但現在都傍晚了……」

達央也擔憂道:「呱?席娜小姐沒事吧?」

「庫耶……」波可也擔心地叫了一聲。

柏德也說道:「老師給的那個藥,好像會讓席娜師父很累的樣子。」

遙沒有說出口,若非他現在正看著席娜本人,他根本感知不到她的存在,好像她的瑪那都消失殆盡似地。

稍後不久,遙造訪了緹瑟妮潔的辦公室,在門上敲了三下後,緹瑟妮潔招牌的悶音響了起來:「進來。」

遙吞吞吐吐道:「呃……我可以問妳一件事嗎?」

緹瑟妮潔連頭都沒抬:「你不是已經在問了嗎。」

「那……再多問一個。」不等緹瑟妮潔回答,遙已經直接開口:「席娜的病……有沒有……」

「你們兩個怎麼都一個樣子。」緹瑟妮潔咕噥道,聲音卻小得教遙聽不清楚。

「什麼?」

「算了。」緹瑟妮潔停筆,轉向了遙:「我說過了吧?我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即使如此,我能做的也只是應急而已。」

好半晌的沉默後,遙霍地起身:「……我明白了。」

不做不行,即使她不會諒解,甚至會影響到世界的運作……反正我都做一次了,再多做一次也……

遙正打算離開,緹瑟妮潔卻叫住了他:「等等,你來得也算巧,我剛好有事要找你。」

「啊?」一股不祥的預感陡然湧上遙的心頭,他下意識地縮了一下。

「我有個委託,或許你會有興趣。」緹瑟妮潔停頓了一下:「你想不想賺點外快?」

「蛤?」

緹瑟妮潔沒有給遙打斷自己的機會:「我想拜託你跟我去骨之城,去解決據守在那裡的紫紺之龍的龍隨從。」

遙的眼睛睜得老大:「什……」

「拯救席娜性命的唯一方法,就是早點除掉提亞瑪特。幫他打倒其他智慧之龍,只會壯大他的力量,或許可以短暫緩解席娜的症狀,但那不過是他給你的一點甜頭罷了,絕非治本之道。」

「那妳為什麼……」遙不解。

「提亞瑪特要做什麼都和我無關,跟你說這些,只是提醒你不要把目的和手段給弄反了。」緹瑟妮潔淡然道:「剛好,我要解決的是紫紺之龍的龍隨從,而你要解決的則是紫紺之龍,只要你答應,我還可以助你一臂之力;我不但不會告訴席娜,你還可以順便賺旅費,如何?」

遙再天真都知道案情不單純:「妳和那個龍隨從……」

不等遙問完,緹瑟妮潔已經打斷了他:「這就不關你的事了。這委託到底是成還是不成?你只需要回答我這個就好。」

遙思考良久後才又出聲:「妳為什麼不自己去?」

「你應該知道,一般人無法接近智慧之龍所在的區域,周遭分布著扭曲的空間,方便龍隨從神不知鬼不覺地解決入侵者,所以我需要你替我開路。」

「智慧之龍以及龍隨從都是超然於世的存在,一般人是無法接近那裡的,只有龍隨從才能破解障蔽,進入智慧之龍的棲息地。」

遙想起拉爾克曾對自己解釋過,難怪緹瑟妮潔進不了骨之城,而如果要去屠龍,他還得先去地獄找拉爾克同行:「我得先去別的地方一趟……要找個人。」

「沒那個必要。你答應的話,後天早上到這裡來,你要找的那個人自然會在目的地和我們會合。」緹瑟妮潔斷然道:「畢竟我和提亞瑪特也不是完全沒有交情的……就和你一樣。」

瞥了眼遙脹紅的面孔和憤怒的神情,緹瑟妮潔沒事人樣地開口:「我並沒有任何要幫助提亞瑪特的意思,真要說的話,我和他還有一筆舊帳要算。」

遙又瞪了緹瑟妮潔一會兒,這才轉身去握住門把,但緹瑟妮潔的聲音又傳來:「對了……我問你,你有早上起來洗衣服的經驗嗎?」

看著遙一臉疑惑的表情,緹瑟妮潔自討沒趣地揮了揮手:「當我沒問……出去的時候順便幫我把門關好,我看今天晚上是不會有學生跑來試膽了。」


在遙關上辦公室的門後,緹瑟妮潔便起身走進隔壁的個人房間;她先確認過門窗都確實上了鎖,這才解開手腕上的繃帶,露出繃帶底下那些紅得扎眼的詭異痕跡。

她深吸了口氣,慢慢調整呼吸、疏通體內瑪那的運行,這才閉上眼睛,按住手腕上的痕跡,讓自己的意識順著痕跡的根源,向一片無盡的黑暗漂流而去──

「真是貴客。」黑暗中透著一團模糊的紅光,提亞瑪特的聲音正源自那裡:「會想到用這種方法和我接觸的,也只有曾為艾南夏爾克帝國的首席魔導大臣、兼第十五代皇后的妳而已了。」

「這世上沒有我無法使用的咒術。」緹瑟妮潔說道,心裡卻對提亞瑪特明顯倍增的力量感到不安,看來對方取得的瑪那不容小覷。

「這讓我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事呢。」提亞瑪特侃侃而道:「為了尋找自己下落不明的丈夫,那位魔導大臣無所不用其極地展開了前所未見的大規模搜索,甚至找上了我,真是教我佩服得五體投地。」

緹瑟妮潔沒有接提亞瑪特的話:「叫你的龍隨從在後天到骨之城去,有個叫月明遙的傢伙會和我到那裡去解決紫紺之龍。」

提亞瑪特沉默了好一會兒,才發出了近乎瘋狂的笑聲:「啊哈哈哈……原來如此,那個瑪那一族的小姑娘……是妳搞的鬼吧?就和妳對自己做的一樣,斷絕她的瑪那,以為這樣就可以讓她脫離我的操控?」

「嗚!」

緹瑟妮潔驚叫一聲,全身痕跡遍及之處都劇烈燒灼起來,她猛然跪倒在地,只能緊緊地環住自己。在她周圍,提亞瑪特的聲音像是放大了許多倍似地隆隆作響:「不自量力的東西!」

甫一回神,緹瑟妮潔發現自己正一身冷汗地仰躺在地,身上的痕跡雖然不再燒灼,卻還在隱隱作痛。她撐起身,提亞瑪特最後的聲音好似還迴盪在她的腦海中。

「我等著看妳掙扎到最後一刻啊,哈哈哈哈哈……」

緹瑟妮潔顫抖地抓起床邊裝著深紅色藥丸的藥罐,急切地吞了幾顆;接著,她看也不看地就把藥罐往牆上狠狠砸去,但砰鏘的聲響仍阻絕不了提亞瑪特最後那令人不寒而慄的笑聲。


本話因字數限制,分多頁呈現,請往下選擇頁碼

為保護本人創作資料不被任意轉載,本頁面禁止使用滑鼠右鍵與鍵盤進行複製,不便之處請多包涵。

Author: Fish Yu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