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 LOM】同人小說:44. Dark Age


在艾梅洛德遇害後的幾天,遙和席娜接到了努努薩克的來信,請他們當天半夜到圖書館一敘。

遙想起努努薩克曾在圖書館無差別放大絕,咕噥道:「約半夜……是方便他報復後殺人埋屍嗎……」

席娜想起自己日前在半夜的學校裡看見黑衣女性的事,同樣也對這時間有點牴觸:「是不能約白天嗎……」

「只要不是一招打掉半條命,我應該挨得了一擊。」遙想了想,又補上一句:「如果苗頭不對,我就先帶妳跑了再說。」

「謝謝喔。」席娜皮笑肉不笑道。

這幾天,兩人的情緒都很消沉,讓兩位徒弟與三隻寵物都擔心不已,儘管如此,兩人還是準時赴約。

兩人都做好了被努努薩克問責的心理準備,孰料在踏進圖書館的那一刻起,他們便中招了。周遭的景象迅速變換成一片陌生的異國城市,陣容龐大且列隊整齊的連帽白袍術師在廣場上站成一片,看似正要出征。

「這是……別人的記憶?跟波奇爾在礦山那時一樣?」席娜很快便發覺了真相。

「板子老師?是你嗎?」遙左右張望道,一邊還不忘警戒。

努努薩克的聲音在周遭響起,四下卻都不見他的蹤影:「抱歉這時候叫你們來……用這種方式讓你們看是最快的。」

「你要我們看什麼?」遙問道,卻沒有得到直接的回答。

「起初,這個由炎帝羅尹所治理的、原本不見任何與魔導術相關事物的東方邊境國家,在接納了大批帶著『火石』投靠的魔導士後,一蹴躍上了魔法軍事強國的地位。」

遙想起在垃圾山的火石人偶,突然有種想逃離現場的衝動;席娜見狀,倏地握住他的手:「沒事的。」

「……我知道。」遙悶聲道。

「魔導士們在這國家獲得了至高的地位、權勢、以及最佳的研究環境;為了維持優勢,他們對發佈了妖精即將進攻的假消息,企圖報復當初驅趕自己的妖精及其他人們。戰事發展至此,已經超越了妖精對人類的戰爭模式,戰爭發展成關乎國家利益、個人利害複雜糾結的規模。其中參雜著許多無意義的殺戮和掠奪。」

場景又一換,一個身穿華麗連帽長袍的中年男子出現在眼前,倨傲的神情教人印象深刻。

「與炎帝的魔導士王國為敵的艾南夏爾克帝國,得到了妖精、部分賢人、自然界生物及人類的支持,他們頑強地抵抗著羅尹,甚至將其逼入了絕境。當時,負責輔佐炎帝的魔導士代表,是一個名叫努努薩克的魔導士;他是炎帝身旁地位最高的召喚士,也就是……我。」

遙看回方才的中年男子,驚道:「咦?所以這是板子老師嗎?」

「不然你以爲我生來就是塊板子嗎!」努努薩克氣噗噗道。

「還挺人模人樣的呀。」席娜連忙說道。

「咳咳。」努努薩克咳了兩聲,又繼續道:「隨著戰事的遞移,炎帝逐漸被逼入窮途末路,魔導士的反擊一次比一次極端。我召喚出墮落於異界的神獸之影『瓦姆』、以及各種魔物來投入戰爭,卻接連地敗下陣來。終於,炎帝死於戰火,我卻不願放棄;我們魔導士理應是最優秀的人類,怎麼能容忍自己敗給弱小人類、妖精、以及其他生物所組成的雜牌軍團呢?偉大魔導士的始祖,一位名為雅妮絲的大魔女甚至曾是凌駕於瑪那之樹的存在,她可以恣意地使用瑪那之樹的魔力,那些要護衛大樹的勢力,全都是不可饒恕的敵人!」

一個長髮女人的影像倏地閃過兩人的眼前,她一揮手,一棵巨大的樹木便出現在她身後,遙知道她就是那位巢居於瑪那之樹的大魔女──雅妮絲。

繼雅妮絲後,許多魔物的影像接連出現,其中以瓦姆最為龐大,牠幾乎佔據了大半的天空,戰事看似越演越烈。

「炎帝死後,即使我持續召喚其他大大小小的魔物來應戰,戰事卻依然沒有明顯的起色。為了開發可作為戰力的一切事物,魔導士們幾乎無所不用其極:他們研究了歷史上關於蘊含強大力量的傳說之石『第七之月』,百年前,第七之月曾短暫地為魔導士所用,但持有它的大魔導士哈爾榭卻因為魔導士內部的權力鬥爭而求去,第七之月也就此失去了下落……又或許,第七之月的形貌並非是一般人所認為的石頭,有種由寶石幻化而生的種族『珠魅』,據說他們的力量之源就來自於自身胸前的寶石,這樣的特性意外地符合對第七之月的假定。基於這樣的推測,魔導士們開始狩獵珠魅,並以其作為自己的研究對象,企圖找出任何與第七之月相關的蛛絲馬跡,卻依然一無所獲。」

遙睜大了眼睛,因為他感覺到一股非出於己身的驚訝情緒正迅速地竄起。一個白袍魔導士的影像在轉過身後便決然離去,接著,遙的聲音說出了那人的名字:「哈爾榭。」

哈爾謝微微頓足,他的面容隱藏在兜帽的陰影下,只有細長的眼睛拋來無奈的一瞥。他分明沒有張口,遙卻覺得自己知道他要說什麼。

「作為這段時間幫忙的謝禮,我依照約定,幫你找到雅妮絲的火石了。」

席娜不明所以地看著遙握緊拳頭又放鬆,她看著哈爾謝的身影逐漸淡化,不確定地喊了聲:「遙?」

「……我沒事。」遙悶聲道。

「是的,那就是哈爾榭,他本就不是個長袖善舞之人,百年前那番政治角力失敗後,他也失去了下落,再也沒人見過他。」

第七之月深深嘆出一口氣,退出了遙的意識。之後的事遙也知道了,第七之月帶著火石回到聖域,雙方同歸而盡,直到百年後,第七之月的意識碎片被他喚醒過來,而垃圾山的火石,是雅妮絲的女兒所保存的母親的遺物。

「在研究珠魅的期間,東方強國的盛勢卻如潰堤洪水般迅速沒落,眼看最後的餘勢即將遭到剿平,我別無他法,決定召喚出盤踞於魔界之底的黑暗。那是我從未探索過的境界,潛伏在該處的,除了無涯的黑暗與恐懼,或許還有比魔物、甚至是瓦姆還要強大的力量……眼看著軍隊就要破城而入,我決定放手一搏,拼一線希望,也因此……做出我此生最後悔的決定。」

畫面變換,當攻城的軍隊終於突破城門入內,卻只見空無一人的破落城垛,絲毫不見原應據守在城內的殘餘勢力。

「輸了嗎?」席娜環顧四周,跟那些破城的軍勢一般,對眼前的空城疑惑不已。

「前面有人。」遙護在席娜身前戒備道。

「那是……」

沒等席娜說完,努努薩克已經接道:「是的,那是我。」

場景在不知不覺中再度轉換,幽暗的天際透著隱隱的紅光,遠處的枯樹上駐留著幾隻目露凶光、看似不懷好意的大鴉,這是努努薩克睜眼後所見的光景。

濃重的塵霧模糊視線,不但混合著一股煙硝和惡臭,還帶著高度熱氣。努努薩克對這氣味並不陌生,他曾多次在他攻下的據點聞過相似的氣味,這就是戰爭的氣味。但這裡是什麼地方?

突然,一陣呻吟傳入眾人耳中,遙和席娜跟努努薩克一樣在四下張望,試圖找出聲音的來源。

「是誰?」努努薩克喊道。

回應努努薩克的,是更多的呻吟聲,他循著聲音的來源走去,一路走進了前方的村落,聲音是從村中其中一間屋子裡傳出的。

室外的光線本就幽暗,室內的黑暗更是到了伸手不見五指的地步;努努薩克瞇起眼睛,他並不打算走進屋內。但尖銳的動物吼叫聲一疊連聲地響了起來,他開始感到一絲恐懼……

沒事的。努努薩克暗罵自己。我可是當代最偉大的召喚士,這種場面還不足以嚇到我。但這裡究竟是哪裡?我應該是在城裡,正準備召喚那片我從未接觸的黑暗、更勝於以往的魔物、甚至可能是超越瓦姆的存在!

搖曳的光線自殘破的窗棱照進了屋內,雖然只是一瞬間,已經足夠眾人看清屋內的狀況。窗檯上、椅子上、床上、牆角,都有人的蹤影,但很明顯地,他們已經不再有生命,其中幾個身上有著嚴重的傷口,像是猛力撕扯未果的結果;其他則幾乎都只是殘破的肉塊,原本應該連在軀幹上的四肢不知去向,沒有身軀的頭顱孤單地擱在地板上,後面還拖著長長的黑色痕跡……

目光逐一掃視這些屍體,努努薩克知道這是遭受猛獸蠶食的下場。他儘可能平靜地走出屋外,沒有幾步,就看見散落在街頭的屍骨;這些屍骨和方才屋內的景況相去不遠,殘破的肢體橫七豎八地散落在街頭,像是被推倒在棋盤上的棋子似的。

在這座死城裡,努努薩克戒慎恐懼地踏著步子,猩紅的光線忽明乎亮,發自腐爛屍體的惡臭不但揮之不去,也令肺葉的負荷更加沉重,煙硝更是刺痛著眼睛。讓警戒四周的動靜變得更加困難。

「……好痛啊……」

「媽媽,我媽媽在哪裡?嗚嗚……」

「救救我的孩子啊!救救我的……」

「我恨……我恨這些自以為是的魔導士!都是因為這些人的貪婪,才會掀起戰爭!」

「我想回家……不要殺我……」

「要被拖走了……救命啊……」

席娜害怕起來,遙環住她,一邊亦步亦趨地跟在幻影努努薩克身後,即使他知道這是幻境,這慘烈的景象還是令他不住地顫抖起來。


本話因字數限制,分多頁呈現,請往下選擇頁碼

為保護本人創作資料不被任意轉載,本頁面禁止使用滑鼠右鍵與鍵盤進行複製,不便之處請多包涵。

Author: Fish Yu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