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 LOM】同人小說:43. 幸運四葉草


三更半夜,正是睡夢凝聚成形的時刻。

每逢此刻,一位外表奇特的少女,便會騎乘著她稱為「獏」的野獸,梳理各個夢境與現實間的連結。

「咦,那個感覺很糟糕的夢中斷了哪,是媒介消失了嗎?」

在少女自言自語的同時,在地獄深層,曾君臨於世的智慧之龍──提亞瑪特的焦躁則是有增無減。


遙和席娜留宿在魔法學校一晚後,第二天,兩人都帶著熊貓眼走出緹瑟妮潔的辦公室。看著對方明顯沒睡好的模樣,兩人很有默契地不作多問。

兩人正要走出學校,卻有一群學生聚在門口,其中也包括可洛娜和柏德,此外,人群中還有個似曾相識的聲音正在大聲嚷嚷。

「遙師父、席娜師父!」可洛娜先發現了他們。

「你們來啦,那三隻呢?」遙左右張望,卻不見寵物們的蹤影。

「那裡是怎麼了?」席娜走向姐弟倆,一邊問道。

回答的是柏德:「牠們三個昨天打枕頭戰玩瘋了,現在還在睡懶覺;那邊是努努薩克老師在抓狂,因為他剛逮到艾梅洛德偷溜出學校,正在發作呢,還說要關她禁閉。」

席娜看了看人群:「那好像是我們在圖書館看過的綠髮女生,就是你說不會罷課的那個學生。」

柏德點頭:「那就是艾梅洛德,聽說她是從很遠的地方來這裡學習魔法的,除了上課,其他時間都跟努努薩克老師在一起。」

「難怪她會想落跑。」遙咕噥道。

一行人繞開人群出了校門,還沒走到大街,一個人影突然從轉角衝了出來,和走在前方的遙撞個正著,遙不由得大吃一驚:「哎唷!是誰走路不看路啦──」

席娜驚訝的聲音回答了遙的問題:「琉璃?」

和遙相撞的對象正是琉璃,他認出來者,也難掩一臉的驚訝:「是你們?」

「你這麼急著要去哪?」遙摸著額頭問道。

「抱歉,但是我看到……不,應該是說我感應到,光輝……」

「光輝?」遙不解。

席娜立刻會意過來:「你是指同伴嗎?」

琉璃點頭:「嗯,是陌生的共鳴,說不定是新的同伴。」

遙和席娜交換了一個眼神,他追問道:「是怎樣的人?你有看到嗎?」

「我只看到……一下子。」琉璃回憶道:「是一個綠色頭髮、綠色衣服的女孩……」

回答的是可洛娜:「那個、呃、先生……」

琉璃一愣,這才不解看著這個陌生的小女孩:「我叫琉璃,不用稱呼我為什麼先生。」

「你們稱呼他為……大哥吧?琉璃,這是我家的徒弟,可洛娜和柏德姐弟。」遙說道,但其實他剛才差點要叫琉璃「爺爺」。

姐弟倆雖然曾聽遙和席娜提過琉璃和真珠公主的事,面對一臉冷然的琉璃,可洛娜還是有些膽怯:「呃……琉璃……大哥?你是在找珠魅嗎?」

「那樣的話,你看到的八成是艾梅洛德啦!」柏德很篤定。

琉璃的注意力一下子全放在姐弟倆身上:「你怎麼知道?」

柏德一愣:「噢,你們不知道嗎?艾梅洛德就是珠魅啊。」

「咦?」席娜驚呼出聲。

「我們不知道啊?」遙也轉向柏德。

「我不知道你們在找珠魅嘛……」柏德抓了抓頭:「以前還在學校的時候,努努薩克老師就告誡過大家,不可以洩漏學校裡有珠魅學生的事,大概是怕有人覬覦珠魅的核吧?」

柏德話聲甫落,琉璃已經一個箭步走向魔法學校;席娜則著急地轉向遙:「我們去看看吧?」

可洛娜愣了一瞬,隨即三併作兩步地追上琉璃,解釋道:「今天是土精靈日,努努薩克老師沒課,艾梅洛德都會跟老師一起待在圖書館,總之很難單獨見她的!」

琉璃停步問道:「那個努努薩克又是什麼人?」

可洛娜和柏德對看一眼,才繼續說道:「努努薩克老師算是艾梅洛德的監護人,他對艾梅洛德很保護,幾乎是寸步不離地把她帶在身邊……有他在,別人根本沒機會跟艾梅洛德說話。」

柏德也點頭:「我們從來沒在學校以外的地方看過艾梅洛德。」

琉璃思考自己該如何行動;看來那個努努薩克會妨礙自己和艾梅洛德見面……但他無論如何都得確認珠魅的情報啊。

席娜建議道:「不如我們先進去看看,再見機行事吧?」

琉璃緊鎖的眉頭稍微舒緩了些,他對席娜點了點頭,一行人便又走向學校,此時遙問向琉璃:「話說回來,你去過寶石店了嗎?」

琉璃微微點頭:「我從店主亞雷克斯那裡知道了一些珠魅的過往……不過沒得到什麼同伴的情報。」

琉璃沒有多做解釋,他並不喜歡寶石店,在他眼裡,那些陳列於架上的寶石商品都像是珠魅的殘骸,這種想法總讓他不寒而慄。


一行人回到學校時,已經是上課時間,方才聚集在校門口的學生都已經進入教室,走廊上也不見任何人的蹤影。

席娜注意到可洛娜和柏德出神地望著教室發楞,她知道姐弟倆是在懷念以前就讀於此的時光,後來卻因為父母雙亡而不得不離開學校,一思及此,一個想法在她心裡萌芽。

不多時,一行人便在圖書館裡遠遠看見了努努薩克和艾梅洛德,遙正要上前,地上卻突然迸出魔法陣的光輝。

「你們這些可疑份子,離我學生遠一點!」努努薩克怒吼道,光線也越來越強。

說時遲那時快,艾梅洛德和琉璃的珠核起了共鳴,艾梅洛德連忙拉住努努薩克:「老師等一下!他是珠魅!」

倏地收起魔法的努努薩克倒在地上,板子內還飛出幾隻鴿子,現場一片沈默,直到遙出聲:「媽啦,你一個在圖書館裡放大絕的人,還好意思罵繃帶老師在圖書館做實驗?你們半斤八兩啦!」

可洛娜垂下緊握住掃帚的手,柏德見狀,臉上閃過一瞬落寞。

琉璃先走近一步,開門見山道:「妳果然是珠魅。」

琉璃話聲甫落,兩個閃光分別在琉璃與艾梅洛德胸前的珠核上又閃爍了一下,像是對彼此產生了共鳴。

「我是天青石的騎士,叫做琉璃。目前正為了尋找同伴而旅行。」琉璃自我介紹道。

艾梅洛德一副興奮的模樣:「我是艾梅洛德,目前正在魔法學校鑽研魔法,夢想是成為一個魔法劍士!你們好呀!」

遙露出一貫的明快笑容,同樣熱絡地打著招呼:「哪裡哪裡,妳也好。我是遙,這位是席娜,還有可洛娜和柏德。」

席娜淡淡地笑了笑,她也在觀察著艾梅洛德,只是比遙多了幾分審慎,還有一絲對遙這種天生熱心的個性所衍生的無奈。

琉璃正想開口,努努薩克卻搶白道:「破石頭!安靜點!這裡又不是戰場,不必這麼大聲!」

遙微嚇一跳:「這裡就你最大聲啦。」

琉璃則是惱怒起來:「你說什麼破石頭!」

「就是指她……還有你!」努努薩克沒好氣道:「雖說珠魅之核曾是我們艾南夏爾克的魔導士爭相奪取的寶物,文獻也提過核能治癒傷痛、或作為偉大的魔力之源,但這些我徒弟通通都不會,她就只是個派不上用場的破石頭,不管你們想幹嘛,總之免談!」

琉璃正想逼近努努薩克,卻被艾梅洛德擋下:「哎、哎!你們都冷靜點!使用暴力是不好的唷!」

努努薩克嗤了幾聲,便在原地快速旋轉,表達自己的不滿;卻讓遙看得嘖嘖稱奇:「哇──好厲害──」

可洛娜和柏德則是撫額,而艾梅洛德打斷努努薩克的旋轉,又轉向目瞪口呆的其他人:「拜託喔老師,現在不是在示範如何逗敵人發笑啦……算了,你們別管他。」

琉璃有些摸不著頭緒,並將怒氣轉向艾梅洛德:「妳怎麼不反駁?這樣還算是珠魅嗎!」

「但那也是真的啊。」艾梅洛德聳肩:「老師之所以這麼說,也是避免別人打我核的主意嘛,我都知道的啦。」

「哼!」琉璃對艾梅洛德的回答不是很滿意。

艾梅洛德繼續說道:「不過琉璃,你剛剛說你正為了找同伴而旅行吧,那你有看過長得很像我、同樣是綠寶石核的珠魅嗎?」

艾梅洛德發問的同時,努努薩克突然像被刺激般抽搐了一下,席娜將他這樣的反應看在眼裡,卻不明所以。

「沒有。」琉璃想了想,轉向其他人:「遙、席娜,你們呢?」

可洛娜和柏德搖頭,遙和席娜對看了一眼,兩人也相繼搖頭,席娜開口:「這個……沒有耶。」

琉璃問道:「是妳的姐妹嗎?」

席娜想起亞雷克斯說過「珠魅不像人類的兄弟姐妹之間有血緣關係作為聯繫」,但其實珠魅也會有手足嗎?

艾梅洛德點頭:「你們聽過『幸運四葉草』這種寶石嗎?」

看著眾人又搖頭,艾梅洛德繼續解釋:「我和姐姐們的核,是由四個合稱『幸運四葉草』的綠寶石組成的,我們是珠魅中少數彼此間有關聯的寶石,我是其中最小的妹妹。當時我們一起逃出了輝煌都市來到吉歐,卻在混亂中失散了。要不是努努薩克老師收留了我……」

「妳要找妳的姐姐們?」琉璃單刀直入地問道。

「這簡直是大海撈針耶?」柏德也補上一句。

艾梅洛德倒是很肯定:「不用擔心這點,雖然很微弱,但我感覺得到姐姐們的存在……她們一定還在吉歐!」

遙想起自己初見琉璃時,對方也只憑工藝品就感應到真珠的下落,這應該是珠魅間特有的感應吧?

輝煌都市。琉璃從沒忘記自己初次從那位女性口中聽到這個地名時的興奮,聚集了許多和自己同為珠魅的同族……一思及此,他問道:「妳說妳來自輝煌都市……那麼……妳知道珠魅城鎮毀滅的原因嗎?」

對於可謂是不死身的珠魅而言,琉璃還算是非常年輕的一代,對於珠魅的過往,他知道的實在太少。

但回答琉璃的卻是努努薩克:「你是獨自出生在外的流浪珠魅吧?你是怎麼知道『輝煌都市』這個地方的?」

琉璃一愣:「我一直在到處打聽珠魅的情報,也查閱過不少古書。」

努努薩克沉默下來,倒是艾梅洛德回答了琉璃最初的問題:「造成珠魅和輝煌都市毀滅的原因很多,但主要是因為我族能流下治癒淚水的螢公主有天突然下落不明,失去後援的珠魅們若還群居在輝煌都市,很可能被一網打盡,是以大家就四處逃亡了。」


本話因字數限制,分多頁呈現,請往下選擇頁碼

為保護本人創作資料不被任意轉載,本頁面禁止使用滑鼠右鍵與鍵盤進行複製,不便之處請多包涵。

Author: Fish Yu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