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 LOM】同人小說:41. 吉爾伯特‧愛的點名簿


在可洛娜等人前往骨之城的同時,留在吉歐的遙和席娜則是一直待在旅館,席娜躺了好幾天、恢復力氣後,遙才對她交代了梅菲央斯和納克拉斯特的關係、以及整起事件的始末。

「梅菲央斯……是納克拉斯特的哥哥。納克拉斯特因為想見他亡故的妻子,所以去菲格雪原尋找傳說可以與死者會面的妖精祕寶,卻因為受到妖精的詛咒而變成雪怪。到這裡為止,沒錯吧?」席娜大致總結了她理解的經過。

「對。」遙點頭:「梅菲央斯因為無法接受這件事,曾一度非常醉心於各種極端的魔導實驗,我們之前去迪瑪沙漠時發生的事就是個例子。」

席娜想起那次「製造星星」的事件,點了點頭,繼續道:「然後……當我在雪原昏過去時,就被變成雪怪的納克拉斯特救了起來。可是牠為什麼會救我呢?」

遙抱起在自己腳邊磨蹭的拉拉,拍了拍牠:「梅菲央斯說,有惡魔血緣的人對力量的感應比較敏銳,就像我雖然沒對他提過,他卻直接說中我是瑪那一族的事情。納克拉斯特應該也是被妳的瑪那吸引了吧。」

「大概是吧。」席娜點了點頭:「再來,你和其他人趕到雪原後遇見了梅菲央斯,接著你們一起來找我,最後……」

席娜停頓了好半晌,她的手緊握成拳;注意到席娜的反應,遙垂下視線:「納克拉斯特是以人類的心智,由他在世上唯一的親人,為他迎來平靜的死亡。對他而言,我相信這是最好的結局。」

席娜搖頭:「我不懂……」

「席娜……」

「我就是不明白。」席娜垂頭低語:「雖然那是納克拉斯特的希望,梅菲央斯也一直為此所苦,可是……我就是不能釋懷。」

遙並不是沒想過自己面對如此窘境時會做何抉擇──事實上,自己的處境的確和此相去不遠,他沒多做思考便問道:「如果妳是納克拉斯特,妳會希望梅菲央斯怎麼做?」

席娜認真思考了一會兒才回答:「我不能讓我愛的人背負殺害我的罪孽。」

「所以呢?」

「所以……」

席娜沉默了,這問題對她而言太困難,她只能喪氣地回答道:「……我應該會跑去一個沒人找得到的地方,忍耐直到我再也無法承受吧,這樣也好過要讓我愛的人背負這樣的罪孽。」

遙淡淡地笑了笑:「我真不懂妳是善良還是殘忍了。」

「怎麼說?」席娜不明所以。

「妳很為妳重視的人著想,卻不顧自己的狀況,明明很輕鬆就可以解脫,卻又擔心自己的解脫會造成別人的痛苦。」遙停頓了一下,語氣卻冷了下來:「只是被妳留下的人會擔心死,這挺過分的。」

席娜一噎:「那……如果你是梅菲央斯呢?你會殺了喪失心智的弟弟嗎?即使那是他的請求?」

這下換成遙好半晌說不出話來。他理解梅菲央斯何以如此抉擇,但是他自己呢?

許多記憶迅速掠過他的腦海:與提亞瑪特的約定、殺害群青之龍和讀風士的光景、氣候出現異常的菲格雪原、第七之月的話語、席娜毫無生氣地躺在床上的模樣……

遙反射般地脫口而出:「我會盡我所能地讓他活下去,不論要我做什麼。」

席娜驚訝地望著他,良久才出了聲音:「你真是……任性。」

「任性嗎。」遙苦笑:「這世上只有一個他,我說什麼都不會放手。既然是世上最親愛的人,不是更應該全力保護才是嗎?一旦他死了,就再也見不到、摸不著了!即使他會因此恨我,我也……」

遙沒再說下去,只是聳了聳肩,席娜小心翼翼地叫喚:「遙?」

意識到自己有些激動,遙隨即打起馬虎眼:「啊……別說這個了。妳今天感覺如何?還會累嗎?痕跡消退了嗎?」

席娜有些錯愕,卻還是照實回答:「我……感覺好多了,痕跡……也已經沒什麼了,嗯。」

席娜對自己的狀況輕描淡寫,但事實上,她身上那些會吞噬瑪那的血紅痕跡雖然淡去並消退不少,卻未完全消失。所幸自己身上穿著長袖衣物,遙並沒有看見。

「這樣的話……柏德他們也還沒回來,我們到外面走走吧?」遙有些興奮地提議道:「機會難得嘛!而且柏德他們都不在,就算是打發時間吧?」

看著遙興高采烈的神情,席娜恍然覺得自己已經很久沒見到他這麼快活的模樣;再者,對於一個沒有到訪過的城市,她的確也充滿了好奇,於是她露出笑容,點了點頭。


時值冬季,儘管午後是陽光普照,總免不了些許寒意,但今年吉歐卻反常地溫暖。熙熙攘攘的大街上,有不少魔法學校的學生,遙和席娜帶著拉拉在閒晃的途中,甚至還遇到了曾在旅途中認識的人們。

「唷喔!這不是……呃……」

一聲驚呼,讓漫步於大街上的遙和席娜雙雙轉過身來,看向聲音的來源──一個個子矮小的獸人。

「你是……」遙瞇起眼睛,打量眼前的對象。

「啊……好像是──」席娜也出聲:「對了,在叢林見過的……」

「真沒想到會在這裡見到你們呢!我是克莉絲蒂商行的總管,沙薩比呀!」

「啊,對!」遙大叫起來:「之前在叢林裡,被那兩個部下稱為……啊嗚!」

遙滿臉不解地望著身旁的席娜,一面揉著剛剛被席娜懷中的拉拉咬嚙的手腕:「什麼啦?」

席娜沒好氣地瞪了遙一眼,正想開口,卻被另外兩個聲音打斷。

「小孩老頭,你東西是買完了沒呀,還有時間和別人聊天,不怕被老闆吞啦?」一個輕慢的聲音說道。

「買東西和叫我們還錢又沒有關係,搞不懂我們為什麼要幫忙啊。」另一個低沈的聲音也應道。

「要我說幾次,我不是小孩老頭!」沙薩比氣急敗壞地轉身,對他身後那一高一矮的兩人吼道:「別忘了你們現在可是債台高築,幫忙跑腿是應該的!」

沙薩比所吼叫的對象並沒有聽進他的聲音,而是把注意力轉向遙和席娜。身材矮壯的哈松首先叫道:「啊,赫松!他們是那個,嗯──」

「你這白癡,他們是──」個子瘦高的赫松也支吾了一陣:「喔,是遙和席娜!在叢林那裡幫我們打退東‧卡提的傢伙呀!好久不見了耶!」

遙驚訝地張大了嘴巴:「哇,這真是──沒想到會在這裡遇到你們呢!你們怎麼會在這裡呀?」

「那應該是我們問的呢。」沙薩比笑道:「我們任職的克莉絲蒂商行就在前面而已呀!你們是來這裡觀光的?」

「嗯……算是吧。」席娜笑了笑。

「那你們一定要到我們克莉絲蒂商行的美術館宮殿來看看的!這可是吉歐有名的地標之一啊,來這裡玩的人一定要去看看的!」沙薩比興奮地提議道。

「對啦對啦,裡面可是金──碧輝煌,美──輪美奐的啦!」矮壯的哈松沒興沒趣地說道。

「是啊是啊,老闆還是陰──險狡詐,唯──利是圖的呢!」瘦高的赫松漫不經心地接道。

「你們兩個給我閉嘴!」沙薩比對哈松和赫松怒道,又轉向遙和席娜:「如何?既然機會難得,就來看看吧!克莉絲蒂夫人的收藏,可是舉世無雙的喔!」

「克莉絲蒂老闆的狡詐,也是獨一無二……」

「除了那個奸商尼基塔以外,無人能出其左右……」

「夫人說過,你們再繼續說她的壞話就要砍薪水,屢勸不聽的話就開除喔。」沙薩比壓低聲音補了句:「搞不好是從人世間開除。」

兩人聞言,不約而同地一怵,便不再嘴砲了。

和席娜交換了一個眼神,遙對沙薩比笑道:「好啊,那就麻煩你們帶路了。」


一行人來到克莉絲蒂商行的宮殿,在遣退了赫松和哈松後,沙薩比便興奮地領著遙和席娜走進偌大的講堂。講堂中央的座椅上,坐著一位衣著華麗、穿金戴銀的蛇女獸人,她拖地裙襬下露出盤捲在地的蛇身,細長的金色瞳孔彷彿能將人看穿,也讓遙和席娜一時說不出話,連拉拉都瑟縮在席娜懷裡。

「沙薩比,有客人?」蛇女開口說話,語調帶有一股不容忽視的威儀。

「是的,克莉絲蒂夫人!」沙薩比畢恭畢敬地對蛇女行禮:「我們先前在外執行業務時,曾經受過他們的照顧。」

克莉絲蒂轉向兩人,細長瞳孔中的笑意卻教人輕鬆不起來:「你們好,歡迎光臨克莉絲蒂商行,我是這裡的負責人,名叫克莉絲蒂。我們的社員,承蒙你們的照顧了。」

遙似乎有些不知所措,席娜則小心翼翼地對克莉絲蒂頷首:「您好,克莉絲蒂夫人,我叫做席娜,他叫做遙,這是我的寵物拉拉。我們到吉歐來,在外面巧遇了沙薩比,所以就順便到這裡來叨擾了。」

「真是個可愛的好姑娘。」克莉絲蒂的稱讚讓席娜紅了臉,她笑吟吟地說道:「你們就慢慢看吧,我的收藏是對外開放的,美好的事物就應該要和別人共享,你們說是吧?」

席娜靦腆地笑了笑,在沙薩比的帶領下,兩人便欣賞起放置於各處的精美藝術品。

「這個聖騎士的塑像,是一個名叫迪藍的勇者。」沙薩比一一為兩人解說起來:「另一邊的那些塑像,分別叫做霍克艾、夏洛特、凱文、安潔拉和莉絲。傳說中,他們曾一起討伐過想毀滅世界的惡徒,並復甦了聖域;至於背景這張畫,則是瑪那之樹。」

遙和席娜不約而同地回憶起一段混亂的畫面,那是賢人波奇爾曾讓他們看過的回憶:六位少年男女看著頹圮的大樹……波奇爾是怎麼說的?即使是身處在不同的次元中,同樣有為了瑪那之樹而奮戰的人們。

隨著沙薩比移動到地下室倉庫的腳步,兩人看見了更多令人稱奇的藝術品:一身小丑打扮的食死之男、妖豔的美獸伊莎貝拉、有著雪白羽翼的聖獸芙拉米、水精靈溫蒂妮和土精靈諾姆等。從這些收藏看來,克莉絲蒂對於收集各種與英雄傳說相關的藝術品,有著至高的熱忱,只除了……

席娜的腳步,不自覺地在一尊塑像前停下:「這是……」

那是一尊雍容華貴的女性塑像,她穿著一身華美的衣裳,有著一張精緻的臉蛋,甚至散發著一種不容他人侵犯的尊貴氣質,彷彿活生生的人一般。但最教人吃驚的,卻是鑲嵌於她胸前的璀璨鑽石核!

「這尊塑像,是一位名叫黛安娜的珠魅女性,她胸前的珠核,則有一個名為『維納斯』的別稱。」沙薩比主動為席娜說明起來:「如何?她是不是很美?」

「嗯……」回答的是遙:「她身上的色彩如此鮮明,美到有點可怕,好像還活著似的。要不是她的眼神是空白的,還有這冷硬的觸感……」

「其實,她說不定曾是真正的人。」沙薩比放輕了音量:「據說這尊塑像是捨棄了心智的珠魅變化而成的。雖說珠魅不過是一種傳說中的種族罷了。」

「捨棄了心智……」席娜喃喃自語著:「你說她叫做……黛安娜嗎?」

「這說法也不知道是從何而來的。」沙薩比聳肩,轉移了話題:「再往下走,是我們私設的鬥技場。對戰鬥有興趣的人,都可以到這裡來互相切磋一下。」

見識過此處豐富的藝術品收藏後,遙和席娜便告別了沙薩比等人,回到吉歐人來人往的大街上。


本話因字數限制,分多頁呈現,請往下選擇頁碼

為保護本人創作資料不被任意轉載,本頁面禁止使用滑鼠右鍵與鍵盤進行複製,不便之處請多包涵。

Author: Fish Yu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