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 LOM】同人小說:40:課外活動


魔法都市吉歐內的茶館,向來是魔法學校的學生消磨閒暇時光的好去處,同時也為學生提供住宿服務。因此梅菲央斯校長帶著學生和遙一行人回到魔法學校後,他便安排一行人下榻於這間茶館。

在梅菲央斯的指示下,遙先安置好再度昏睡的席娜,看著拉拉跳上床挨著女主人,他才轉向其他人,不安地說道:「那──現在怎麼辦?」

可洛娜首先開口:「呃,是要先去找緹瑟妮潔老師──對吧?」

「說到這裡,有件事我忘了告訴你們。」梅菲央斯歉然道:「緹瑟妮潔老師目前也帶學生去骨之城進行藥劑調配的校外教學,你們可能要等一陣子了……不過你們不必擔心,儘管在這裡這住下吧,我已經和店主說過了。」

遙的憂慮並未因此舒緩:「那……那位老師什麼時候回來?」

沒有人回答,於是遙又問了一次:「呃,那位老師什麼時候會回來?」

「這個……」

「緹瑟妮潔老師的話……嗯……」

可洛娜和柏德分別出了聲,卻不像在回答遙的問題;一旁的達央也忍不住出聲:「呱?什麼時候呀?」

梅菲央斯清了清喉嚨,說道:「緹瑟妮潔老師是位……特立獨行的教師,我也沒辦法說出一個確切的時間……這樣吧,我來寫封信,找學生去一趟骨之城通知她盡速返回。」

遙提議:「我送去吧,這樣比較快──」

「不,我們去!」

可洛娜的自告奮勇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其中也包括了柏德:「可洛娜?」

對弟弟投以一個要他稍安勿躁的眼神後,可洛娜又接道:「我們以前也去過骨之城,我們去的話,會比遙師父快的!」

「可是席娜這邊──」

可洛娜急忙接道:「正因為席娜師父生病,遙師父更應該陪她呀!」

梅菲央斯也對姐弟倆點了點頭:「那麼你們跟我來學校一趟吧,我把信寫給你們。」

於是姐弟倆便和梅菲央斯一起走出門外,前往學校。

遙其實很慶幸可洛娜和柏德願意走這一趟,他可沒忘記骨之城是他下一個要去屠龍的地點,要是在那邊遇到拉爾克……他真不知道自己要怎麼向其他人解釋。

「如果你根本沒想清楚這是多麼嚴重的舉動,就別再去找剩下的兩位智慧之龍,而是向她開誠布公,好好陪她走完剩餘的生命。」

第七之月的話猶在耳邊,遙將思緒轉到自己等人在諾倫山脈、乃至於在菲格雪原所經歷的種種,他萬萬沒有想到自己消滅群青之龍的後果竟然如此嚴重,甚至差點害席娜喪命,遑論失衡的瑪那對其他人事物的影響……

由於瑪那的失衡而陷入混亂的世界……席娜的性命……這兩者孰輕孰重,應該是不言而喻的,畢竟單單一個人的生命,要怎麼和世界的混亂相比呢?但做決定的人卻是這個自私地希望席娜能活著,寧可盲目地相信提亞瑪特的自己!

「如果那位席娜小姐的狀況太過嚴重,就帶她到魔法都市去吧。那裡有專門醫治魔法疾病的醫生,雖然無法去除地獄之影,但總能減緩一些症狀。」

遙真的快受不了了。無論是屠龍的罪惡感,還是席娜的逼問,他好幾次想全盤托出,卻又害怕會失去席娜,寧可頂著被她誤會的風險裝傻,也堅決不吐露一個字。

結果呢?席娜氣得想搬回家,甚至差點在菲格雪原遇難。這樣的結果完全違背了遙的本意,但他該死的什麼都不能說!

遙想起拉爾克的話,不自覺地握緊拳頭,如果……那位醫生可以減緩席娜的症狀……自己能這樣就算了嗎?讓她捱過一天算一天?

遙頹然地放下了手,卻難掩一臉茫然的表情。


可洛娜和柏德拿到了梅菲央斯的親筆信函後,在返回茶館的途中,柏德才有機會向可洛娜提問:「妳是想讓遙師父和席娜師父獨處,所以才要我們兩個自己去骨之城找緹瑟妮潔老師嗎?」

出乎柏德意料的,可洛娜竟搖了搖頭:「不完全是。」

「……那還有什麼原因?」柏德不明所以:「遙師父有指向骨之城的工藝品『龍骨』,而且骨之城很遠耶?」

「就是因為遙師父有那個工藝品,所以才不能讓他去。」可洛娜沉吟道:「遙師父完全不交代龍骨的出處,如果他因為去了我們不知道為什麼要去的地方,而又重傷回來的話……再說我也不能讓你一直處於這種沒辦法使用魔法的狀態,我……我會受不了的,我不能……」

柏德緊握著姐姐的手:「我懂,不能讓這種事情再度發生……我們明天一早就出發,早點回來,好嗎?」

可洛娜吸了吸鼻子,點了點頭,姐弟倆就這樣默默無語地走回了茶館。

直到伸手推開茶館大門的前一刻,柏德才戰戰兢兢地向可洛娜說道:「可洛娜……妳想,要跟緹瑟妮潔老師打交道……有這麼容易嗎?」

可洛娜也停下動作,取而代之的,是她一臉幾乎可稱為「慷慨就義」的表情。


席娜看著自己再度置身於那片既熟悉又恐懼的黑暗中,不禁煩躁起來:「煩死了,是要讓我看幾次!」

席娜完全放棄了逃走的念頭,乾脆站在原地等著那詭異的痕跡吞噬自己、或是讓那不知名的火紅巨龍抓住自己、或是讓遙絕然而去的情景再度刺痛自己,無論哪個都可以,她已經厭倦漫無目的地逃跑了。

在先前的經驗中,她知道這種症狀是受自己的瑪那吸引而來的,既然無法斷絕這種與生俱來的力量,也只能任憑惡夢如影隨形地跟隨自己。

但那些情景都沒有發生,取而代之的是遠方一團模糊的亮光。

席娜不安地向身後的深邃黑暗看了眼,不知名的東西還跟著自己,但至少這次沒有追上來的打算。

在現實中,當席娜睜眼時,就看見遙斜倚在床柱旁打瞌睡。她奮力地眨了眨眼,不動聲色地觀察了遙好一會兒,遙連在睡夢中也是一臉凝重,曾幾何時,他身上的明快開朗都不見了?

席娜出聲叫喚:「遙?」

遙應聲睜眼,在接觸到席娜目光的那一刻,他立刻清醒過來:「妳醒啦?還好嗎?」

席娜微微點了點頭,一臉嚴肅地開口:「你……可以多擔心你自己一點嗎?」

「我怎麼了?」

「你看起來……」席娜想不出該如何形容遙的異狀:「……我覺得你看起來比我還累,對不起……」

「幹嘛道歉?」遙有些不明所以。

「謝謝你……這麼照顧我,還有這次,對不起。」

「不會有事的,可洛娜他們會去找醫生的。」遙擠出一個笑容。

席娜覺得奇怪,遙完全沒有對自己闖的禍生氣,還有遙好像知道自己的異狀所為何來?她想問,但遙的憔悴讓她發不出聲音。

那一瞬間,遙只知道,不論世界陷入了怎樣的混亂中,自己最想把握的,僅僅是此時此刻、此情此景。


魔法學校的緹瑟妮潔老師,負責教授藥劑調製的課程,同時也是一位領有執照的醫生,而關於她的傳言,可謂眾說紛紜。

傳說她是魔女的轉生、進行過許多背德的實驗;在外貌上,基於某個沒有學生敢問的神祕理由,她用繃帶裹住了自己全身,只露出了雙眸;她位於魔法學校的辦公室,也兼做宿舍和實驗室的用途,曾有偷偷潛入其中進行試膽活動的學生,以幾乎被嚇破膽的畏縮,煞有其事地表示那裡會出現一位身穿黑色喪服的女性幽靈。這則怪談立刻在學校內廣為流傳,大家都說,那是某個曾忤逆過緹瑟妮潔的失蹤女性。

聽完可洛娜對這位老師的描述,遙和席娜面面相覷了一會兒,遙才出了聲音:「怎麼個忤逆法?」

這下換可洛娜和柏德面面相覷,好半晌,柏德才戰戰兢兢地開口:「這個……我們哪敢問啊……」

「呱!小勇者們這次要前去尋找這位令人生畏的魔女嗎?」達央的熱血語調似乎透著一股更勝於以往的憤慨:「在下也要一同前往呱!面對惡勢力,怎能讓小勇者們隻身面對呱!」

可洛娜正要開口,卻被柏德搶白:「好啊!達央也一起來的話,那就太好了!」

對於柏德這番宣言,遙和席娜的驚訝也不下可洛娜和達央,可洛娜詫異地開口:「柏德?」

「說對抗魔女是有點誇張啦。」柏德吐吐舌頭:「只是我們一路上,也需要有個談話的對象……達央正是這項任務的不二人選呀!」

「噢呱!」達央大為感動:「小勇者過獎了!在下一定鞠躬盡瘁呱,努力和小勇者們進行對話是也!」

「嗯,說得也是。」看了姐弟倆好一會兒,遙像是會意般地點了點頭:「話說回來,明天一大早就要出發,還是早點休息,你們就騎著波可去吧。」

「拉拉就陪我喔。」席娜蹭著拉拉說道。

第二天一大早,可洛娜便和弟弟柏德、寵物鴨子達央和陸行鳥波可,帶著魔法學校校長──梅菲央斯的親筆信函前往骨之城,尋找目前正在該地進行藥劑調製教學的緹瑟妮潔老師。


本話因字數限制,分多頁呈現,請往下選擇頁碼

為保護本人創作資料不被任意轉載,本頁面禁止使用滑鼠右鍵與鍵盤進行複製,不便之處請多包涵。

Author: Fish Yu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