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 LOM】同人小說:39:凍結的過去


時間又過了數十日。

藉著到德米納鎮購物的機會,遙自告奮勇地表示要和席娜同行,順便活動自己已經好一陣子沒有舒展的筋骨。有鑑於遙的狀況有顯著的進步,加上他也真的好久沒出門,席娜倒也沒說什麼,午後不久,兩人便別過負責看家的徒弟和寵物們出門去了。

購物任務很快就完成了,兩人決定在返家前,到鎮上的酒館「阿曼妲&帕洛特亭」小歇一番。

走進酒館,遙和席娜很快就看見了熟人,角落的座位上,兩位珠魅男女──琉璃和真珠似乎正在爭論。和席娜交換了一個有意打探的眼神後,遙走向兩人招呼道:「唷,好久不見啦!可以和你們一起坐嗎?」

發現來者,琉璃只淡淡地打了聲招呼,便挪出座位讓兩人就坐;相較於琉璃的淡漠,真珠則是興高采烈地挨向席娜:「席娜大姐!遙大哥!」

「怎麼啦?琉璃在說教嗎?儘管告訴哥哥姐姐沒關係。」遙笑嘻嘻地說道:「遠遠就看見你們在爭執……沒什麼事吧?」

真珠偷偷看了琉璃一眼,像在注意對方的反應;反倒是琉璃先開口:「這不……」

「『這不關你們的事』對吧?換個詞吧。」遙打斷琉璃的話:「就算你不想對我們解釋,也別老是對真珠這麼兇嘛。」

琉璃默了默,語氣不復之前的兇惡:「我是在跟真珠討論……我要去找同伴的事情。」

「你們有同伴的下落了?」席娜問道。

「沒有。」真珠搖頭:「但琉璃說想去大一點的城鎮打聽消息,可是……」

「可是什麼?」席娜問道。

琉璃嘆了口氣:「我不能帶著真珠去那麼遠的地方,太危險了……誰知道珊德拉……」

「可是、可是我……」真珠急切地接道:「我不要自己被留下來,琉璃……」

「我已經說過了,我不是去玩的……」

「可是我……」

這邊的琉璃和真珠又再度爭執起來,另一邊的遙和席娜則是陷入各自的思緒中。

遙很清楚琉璃的矛盾所為何來,琉璃不願讓真珠涉險,才會希望她不要同行;席娜則是對真珠的心情感同身受,被留下來的恐慌,不正是自己目前的寫照嗎?

席娜問向琉璃:「你離開的話,真珠要怎麼辦?你已經有目的地了嗎?」

琉璃一愣:「我想去……魔法都市吉歐。聽說那裡有間寶石店,老闆對寶石很有研究,對寶石流通的情報也很靈通,至少……可以問他對珠魅有多少了解。」

「你們自己不就是珠魅?為什麼還要問別人珠魅的事情?」遙疑惑道。

琉璃瞪了遙一眼:「因為我們什麼都不知道。」

真珠連忙補充說明:「因為……因為琉璃還太年輕了,我又不知道過去的事情,所以……」

「真珠!」

「對、對不起,琉璃……」真珠囁嚅道:「可是……大姐和大哥也幫過我們很多忙,我、我相信他們……」

席娜拍了拍真珠的手,表達安慰之意;而遙則是盯著琉璃,似乎是在等他做出回應。

琉璃不耐煩地說明道:「我出生的時候,珠魅就已經滅亡了,所以我什麼都不知道。不知道珠魅為什麼會流離失所,也不知道同伴們都到哪裡去了,更不知道那個……寶石小偷是什麼來頭,就是這樣。」

「你是怎麼出生的?」遙問向琉璃。

「珠魅是歷經長久時間演化的寶石所具現化的種族,只要寶石存在的時間夠久,就有可能會生成珠魅。」琉璃答道。

「這樣啊……」遙沉吟道:「那你出生多久了?」

「一百年左右吧,我不大記得實際的時間了。」琉璃淡淡道。

這個答案大出遙和席娜的意料,兩人異口同聲地大叫出聲:「一百年?」

「珠魅的外表,和年紀沒有關係的哦。」真珠笑了笑:「從我有記憶以來,我也一直是這副模樣的。」

「妳不會也是個幾百歲的人了吧?」遙還是一臉驚訝,心裡則在忖度:搞不好真珠才是「姐姐」吧?

「不知道,我遇見琉璃也才幾年而已,但之前的事……」真珠露出了個歉然的笑容:「我就沒有記憶了。」

不同於遙明顯的震驚,席娜雖然同樣大吃一驚,仍冷靜地思考著:這麼說我和遙……從我們有記憶以來,就已經是現在這個年紀的外表了……這不也很像珠魅嗎?

縱使不難理解琉璃想探詢過去的動機,席娜還是不能坐視真珠的恐慌,於是她說道:「你是想把真珠留在這裡,自己前去調查,但你能保證真珠留在這裡會安然無恙?寶石小偷可是知道這個地方的喔。」

「這話怎麼說?」遙問向席娜。

「那女人上次不是說過,是她誘騙真珠離開這裡去……的嗎?」席娜差點說出「雷伊利斯塔」這地名:「而且我曾在隔壁的旅店見過她,我想她很清楚你們平時落腳在哪裡,你真的敢放任真珠獨處?」

這番話刺中了琉璃的痛處:「我……」

席娜繼續說道:「我也不是不能了解你想探詢過去的心情……所以我有個提議。」

「什麼提議?」反倒是遙先問道。

席娜看了遙一眼,又轉向琉璃:「在你外出的這段期間,真珠就先住我家如何?」

「妳家?」琉璃很驚訝。

「可、可是……這樣太打擾大姐了……」真珠也愕然道。

「放心好了,那裡目前是間空屋,在我回家前,你們可以任意使用。」席娜點了點頭。

「那大姐現在住哪裡?」真珠問道。

席娜突然一噎:「我……我現在住在……」

「我家。」

遙的聲音讓另外三個人都看向他,琉璃睜大眼睛問道:「你們現在是……」

「彼此照顧的關係……他是照顧一個病患、我是照顧一個傷患,這沒什麼好說的啦。」席娜搪塞道。

既然真珠暫時得到安全的棲身處、自己也能無後顧之憂地去打聽情報,琉璃自然不願意放過這個機會:「真珠……」

「如果琉璃……琉璃這麼希望的話……」真珠垂下頭,又轉向席娜:「那麼……就要到大姐那裡打擾一陣子了。」

說定後,席娜便將自己住家的鑰匙交給琉璃,也對兩人說明自己住家的位置。遙在一旁沉默地聽著,直到自己和席娜起身告辭為止。


遙和席娜在回家途中,遙異常地沉默,即使向遙搭話,得到的也是敷衍的應和。以往席娜不會多問,但歷經遙重傷歸來的事件後,她不免大驚小怪起來,唯恐遙又不告而別。

翌日,趁著遙坐在起居間桌前,把工藝品全部拿出來擦拭保養的機會,席娜小心翼翼地問道:「你怎麼都不說話?手在痛嗎?」

「不是。」遙簡短地答道。

「那你是怎麼了?」

遙停下了動作,蹙眉道:「我也在想,我是怎麼了,為什麼我心裡就是……」

「遙?」

遙轉向席娜:「妳昨天跟琉璃說的話,是認真的嗎?」

「你指的是哪一句?」席娜一頭霧水。

「妳說在妳回家前,真珠都可以住妳家,妳還要回去嗎?」

席娜沉吟了半晌才開口:「之前是我突然生病,後來是你受傷……不過你也好得差不多了,我當然不能一直打擾啊。」

「為什麼不行?」遙提高了聲音。

席娜瞅著遙,火氣突然上來了,你現在是在陰陽怪氣什麼?「我獨居是我的自由,就跟你不喜歡別人干涉你要去哪裡一樣。」

遙有苦難言,他不能告訴席娜自己是去進行屠龍的任務,但是自己這種三緘其口的態度,反而讓席娜和自己保持起了距離。

「就住在這裡,讓我照顧妳……這有什麼不好嗎?」遙避重就輕地回答。

席娜隨手拿起一個工藝品翻轉著:「……我認為,共同生活的前提,是建立在對彼此的信任上。像你連說都不說一聲就搞失蹤,很明顯是不信任我啊。」

「我沒有不信任妳……」

「哦,是嗎?」席娜倏地起身,兩手撐桌傾身面向遙,聲音也提高起來:「那你到底是去了哪裡?你怎麼會傷成這樣?你為什麼不肯說?回答我呀,月明遙!」

席娜的聲音讓正在起居間另一端的可洛娜、柏德寵物們都吃了一驚,他們連忙走了過來,可洛娜怯怯地喊道:「席娜師父?」

遙也吃了一驚,卻說不出實情,沉默了好半晌,他只說道:「……我要去哪裡,跟妳住這裡,是兩回事吧。而且妳之前不也沒說一聲就跑去雷伊利斯塔嗎?」

「我可沒把自己弄得遍體麟傷回來。」席娜反唇相譏,一邊舉起手上的物品:「而且只要有工藝品,你都追得過來不是嗎?就像這樣?」

遙驚覺不妙,但已經遲了一步,下一刻,席娜已經將瑪那凝聚在手中的工藝品「冰凍的心」上。

席娜並不是認真要發動工藝品移動,只是稍微釋出一些瑪那做做樣子,孰料才剛發動瑪那,異變就發生了,詭異的紅色痕跡突然再度爬滿她全身,像在啃食那些瑪那似地,她一個驚嚇,反而失控釋出足以發動工藝品的瑪那。

瞬間,賢人歐爾彭的叮嚀猶在席娜耳邊響起──地獄之影是某種會吸食瑪那的咒術,所以自己一旦使用瑪那,這些痕跡就會湧現、並吞噬瑪那!

儘管只是極短的一瞬間,席娜發作的模樣已經烙進了遙的眼中,席娜本人還來不及出聲,她已經轉移到她手中工藝品所指向的地點──菲格雪原。


原本以為自己目前的狀況已經不能更糟,但隨著一陣掠過自己的雪波,席娜模糊地了解到,情況比自己所料想的更絕望。

放眼望去,四周盡是一片白茫,呼嘯的風聲不絕於耳,很明顯地,自己陷入了一場暴風雪。

即使最近天氣轉涼不少,席娜的穿著仍無法抵禦這裡陣陣刺骨的寒風,加上動彈不得的身軀,她的意識迅速地陷落,人也隨之倒落在飛掠而過的白色雪波中,她拿在手中工藝品也掉落在地,很快就被風雪掩埋。

不多時,一個出現在白茫中的巨大身影緩緩走向了席娜,風雪埋沒了自她手中掉落的工藝品,卻掩蓋不了那沙啞的嗓音。

「人類的……女人……」


本話因字數限制,分多頁呈現,請往下選擇頁碼

為保護本人創作資料不被任意轉載,本頁面禁止使用滑鼠右鍵與鍵盤進行複製,不便之處請多包涵。

Author: Fish Yu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