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 LOM】同人小說:37. 群青的守護神


拉爾克和遙沿著唯一的登山道走去,不多時便抵達了諾倫山脈頂端的懸崖。

聽在遙的耳裡,此地的風比任何地方都要刺耳且寒冷。岩壁上生長著這個地區特有的紫紅色小花,懸崖底下是波濤洶湧的雲海,遠處是透藍澄澈得不切實際的藍天,還有──

「看到了……那就是瑪那之石。」

遙隨著拉爾克的視線看去,在最遠端一個突出於懸崖的石堆前端,漂浮著一個閃耀著璀璨光芒的結晶。不需要任何說明,自那結晶中散發而出的能量告訴遙,其中所蘊含的龐大瑪那,絕對遠超乎自己的想像。

智慧之龍有三位,各自守護著一個瑪那之石……

遙的腦海裡陡然竄起一個不安的想法:如果眼前的結晶無法發揮作用,失去了其中的瑪那,對世界會造成怎樣的影響?

不顧遙還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拉爾克已經大聲叫道:「梅格羅德啊!我是代替我的主人──提亞瑪特大人,為取走你的瑪那而來的!」

拉爾克話聲甫落,周遭的空氣流動立刻有了改變。原本橫吹過山頂的風改變了方向,繞著山頂逐漸打起轉來;風的強度也瞬間加強,簡直快把遙和拉爾克困在原地。

在此同時,懸崖底下的雲海也有了動靜,雖然雲海本身就呈現洶湧的態勢,但此刻的變化卻又更加劇烈──

「快走開!」

不等拉爾克多做解釋,遙和拉爾克同時採取了前滾翻及大跳躍的動作,藉著瞬移技能「月面空翻」的步伐,兩人各自退至後方的兩端,眼睛卻同樣盯著方才自雲海中直衝而上,並對自己發動攻擊的對象。

方才飛往天際的對象,藉著振翅的動作,緩緩降落至放置著瑪那之石的懸崖前端。待眼前的雲霧及煙塵散去,映在遙眼中的,是一頭有著天青膚色的巨龍,這正是──

「群青之龍──梅格羅德!」

巨龍緩緩地張開口,低沉的聲音自其中響徹在風裡:「提亞瑪特的龍隨從嗎……你們掙脫了傑布爾‧法的控制,為的就是這一刻?」

拉爾克雖然吃驚於梅格羅德對自己等人的狀況掌握得如此清楚,他仍不動聲色。在他腦海裡,瞬間閃過了一個白色的身影──

啊,難怪會在這裡遇見她。

拉爾克沒有回答梅格羅德,而是又將手探向背後的單手斧,並將其緊緊的握在手中,往前方戒備著。

梅格羅德瞇眼道:「在這之前,我問你們一個問題。」

即使拉爾克沒有任何回應,梅格羅德仍繼續說道:「那傢伙的意圖會造成什麼後果,你們真的明白嗎?」

拉爾克總算開了口:「無須多言!」

梅格羅德冷冽的目光和拉爾克對峙了好一會兒,梅格羅德轉向同樣握著單手劍戒備的遙:「那你呢?瑪那一族的少年?」

遙隱隱察覺拉爾克也正屏息等待自己的回答,種種影像占據了遙的意識:方才的長老讀風士臨終前渙散的眼神、席娜毫無生氣地昏迷著、提亞瑪特對自己的承諾──

「一旦掌控了瑪那之源,就可以廢除那種不合理的陋習,你就可以和她過著平穩的生活,這樣不是很好嗎?」

想到這裡,一股凜然浮上了遙一瞬不瞬地盯著梅格羅德的眼中。接觸到那樣的視線,一個熟悉的影像湧上梅格羅德的回憶,那是一個身穿著全身盔甲,閃耀著靛青牙白光輝的青年的影像。

自己最初的龍隨從。

縱使有著年輕的外表,卻不足以成為判定「珠魅」這個種族年齡的依據。雖然不是鳥人種族,瑟雷斯泰卻是少數自己願意敞開心胸的談心對象。

在遙的眼中,梅格羅德竟彷彿看見了那位天青石珠核的珠魅青年的眼神。同樣與死亡只有一線之隔,瑟雷斯泰選擇了消逝,而眼前的少年選擇了掙扎;唯一相同的是,他們面對取自己性命的對象,依然綻放著傲然的氣質。

也因此,對於眼前少年的決心,梅格羅德多少也了然於心。

「不了解何謂可怕的小鬼頭……」

突然間,巨龍寬闊的雙翼一張,梅格羅德瞬間往拉爾克和遙的方向直衝而去。

藉由接連的前後滾翻動作,遙勉強閃過梅格羅德朝自己揚起的風壓,卻防禦不了細碎的礫石如刀片般劃過而造成的擦傷。

在遙防守的同時,拉爾克藉著一個兩段跳的動作,來到了平行於梅格羅德眼前的高度。隨著交錯而出的旋轉動作,單手斧技「龍捲斬」的衝擊產生了巨大的光與熱,火焰倏地在梅格羅德眼前炸開,將梅格羅德逼退了幾步──

正當拉爾克想趁著梅格羅德後退的空檔趁勝追擊之際,梅格羅德卻一個旋身,牠的翅膀將拉爾克的攻擊揮了開來,讓後者順勢落回了地面。

遙和拉爾克幾乎沒有站穩腳步的時間,梅格羅德的攻勢已經再度發動;牠展開雙翼向兩人滑翔而去,猛烈的風壓立刻衝上前來,如螻蟻一般地,兩人輕易地從原處被彈飛開來,相繼撞擊在後方不遠處的岩壁上。

撞擊的力道讓遙好一陣子眼冒金星,只能等待這陣暈眩退去;但梅格羅德巨大的頭顱接著直衝過來,眼看就要咬向遙──

拉爾克一咬牙,一把扯住遙的領巾將他整個人用力甩開;藉著迴旋的反作用力,遙被拋離原先所在的位置,雖然狠狠摔在不遠的地上,卻也讓梅格羅德咬了個空。

在梅格羅德把眼神轉向拉爾克前,拉爾克已經跳起身來,藉著踩踏在岩壁上的著力點,串起了數個高跳的動作,緊接著,拉爾克改變了自己最後一個踩踏的方向,讓原本向上的高跳轉化為往下的衝擊,加上落地的重力加速度,伴隨著激射光線的單手斧技「十文字斬」不偏不倚地擊中了梅格羅德的眼睛──

「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巨龍的吼叫響徹了雲霄,甚至連地面也為之震動;不同於普通的吼叫,一陣迎面襲來的強烈音波,藉著由龍本身所揚起的風壓,化為震耳欲聾的巨響,狠狠地打擊了遙的聽覺。好半晌,遙腦中只有嗡嗡作響的耳鳴,再沒有其他的聲音;在朦朧的視線中,他隱約看到和自己同樣狼狽的拉爾克,也正努力地想撐起身體,卻力不從心。

這就是……和智慧之龍的戰鬥!

遙從沒有感覺過自己是如此屈於劣勢。方才身體、腦袋和耳膜所受到的撞擊,讓他全身無一不感到疼痛;胸口的悶痛沒有消退,肋骨恐怕有斷裂之虞;視線雖然開始清晰,腦袋仍感到昏沉;耳鳴的壓迫猶在耳邊,更加劇了頭痛。

而在遙和拉爾克尚未自耳鳴的後遺症恢復前,梅格羅德天青色的身影已經一飛衝天,縱使聽不見風聲以及龍的咆哮,但龍的攻擊仍清楚地為兩人所目視。只見遠在空中的龍揮動自己的雙翼,風壓竟就那樣化為白色的氣旋,往地面上的人直衝過來──

沒有多費唇舌來多做警告,不約而同地,遙和拉爾克都竭力揮動著自己手中的武器,盡可能地化解掉一些風壓的攻擊。看在梅格羅德模糊的視線中,武器與風壓氣旋的交會點爆出了強烈的白光,在地面上閃出了無數的亮點,但是──

有個東西在地面上以極高的速度移動,是瞬移技能「月面空翻」?

在梅格羅德會意過來前,藉著月面空翻的動能來蓄積能量、並將其匯集在弓箭上,弓箭技「亂箭擊」射出的箭矢接觸到了梅格羅德盤旋於空中的龐大身軀。箭的尖端刺入了巨龍的頸側,使其瞬間失去了振翅的動力,並猛然往懸崖外的雲海墜落而下,隨即隱沒了蹤影。

然而,當拉爾克發現的時候,他已經來不及完全閃避。

梅格羅德龐大的身影赫然又衝上了雲海,瞬間的加速度讓牠突然巨大地出現在拉爾克面前,藉著自遠處滑翔而至的力道,拉爾克完全無法抵抗,只能節節往後退去,眼看就要撞上身後的岩壁──

地面突然猛烈地搖晃起來。朝自己迫近的梅格羅德也在同時停了下來,拉爾克定睛一看,梅格羅德還在朝著自己的方向掙扎咆哮,似乎是恨不得把自己咬成碎片。那為什麼……

拉爾克把目光轉向了在梅格羅德身後不遠處的遙,他手中是金屬製的笛子。不同於普通的笛子,瑪那的波動似乎是以其為媒介,聚集在遙的周遭──

「是魔法樂器?」

正如拉爾克所見,藉著魔法樂器的發動,受遙呼喚而現身的土精靈──諾姆捲起了地面,緊緊抓住了梅格羅德的腳,使其頓時動彈不得;眼見機不可失,拉爾克停住了自己往後退去的步伐,轉而向前撲去,在即將撞上梅格羅德前,握著單手斧的身影一個迴旋,單手斧技「旋風銳斧」如羽翼般往外擴張的風壓斬擊,硬是在巨龍的胸前劃出一道深深的血痕。

「別放鬆,趁現在!」

在梅格羅德因為受傷而吼叫之際,拉爾克已經自其面前抽身,並一邊對遙大叫。雖然不大甘願回應拉爾克的要求,且胸口的悶痛和暈眩也持續作用中,遙也很清楚機不可失。趁著土魔法仍牽制著巨龍的此刻,他跳起了身,順勢自背後的箭筒抽出一支箭,搭上弓,弓箭技「貳翔飛燕」所射出挾捲著猛烈衝擊波的箭,使梅格羅德掙扎得更為猛烈──

「吼啊啊啊啊──!」

遙和拉爾克同時摀住了耳朵,以免方才那般嚴重的耳鳴現象再度重演,卻沒有料到梅格羅德的掙扎激烈得出乎他們的想像;藉由土精靈所捲起、並緊抓著巨龍的地面突然一一碎裂在數個憑空出現的魔法輪環中,加上梅格羅德本身的動作,糾纏著巨龍的束縛登時瓦解開來。

「龍語魔法!」在煙霧瀰漫以及巨響中,遙聽見拉爾克大叫的聲音:「使用魔法產生震波,真──」

拉爾克只顧著叫喊,沒有注意到正朝向自己橫掃過來的攻擊,梅格羅德帶著尖刺的尾巴藉著迴旋的動作,在空中揮出一道弧線,接著,龍尾突然破開了煙霧,當兩人注意到時,已經來不及閃避──

「嗚!」

發自肩膀的燒灼感、以及撲鼻的血腥味,讓遙明白龍的攻擊命中了自己;即使有著這樣的認知,他仍無力抵擋梅格羅德攻勢的後勁,只能任由自己的身軀被那強力的攻擊往後推去,直到墜落在地為止。

看在拉爾克的眼中,只見遙的身軀被龍尾一把掃了開來,並摔落至離懸崖不遠處的地面;無暇顧及遙的傷勢,拉爾克連忙彎身閃避下去,並一邊藉著推擊和後滾翻的動作,讓單手斧技「神聖制裁」衍生的斬擊抵銷梅格羅德逼近的甩尾。雖然不像遙受到如此嚴重的直接攻擊,拉爾克仍是狠狠地被摔了開來。

不等拉爾克或遙起身,梅格羅德已經重經整頓好態勢,並站起身來,睥睨著地面上兩個蜷曲的人影。金髮少年看似已經失去意識,其肩上被自己的尾刺打穿的傷口,開始將少年身下的一小片地面染成紅色;狼形的獸人跌坐在另一側的岩壁前,雖勉強對自己擺出了戒備姿態,但從其顫抖的身軀、以及遲遲無法平復的喘息,仍看得出心有餘而力不足的窘迫。

看著在不遠處綻放著瑪那光輝的結晶,又看看群青之龍身上不算輕微的傷勢,拉爾克憤憤的咬著牙:就只差一點了!

「愚蠢……」梅格羅德嘆息道,一邊費力地舉起了雙翼,狀似是要發出最後的攻擊:「你們這就回地獄去,向提亞瑪特回報你們的失敗吧!」

好痛……

倒臥在地,遙只能斷斷續續地思考自己目前的狀況。最初受到的撞擊,加上戰鬥中的種種衝擊,讓鮮血自口中流出;肩窩被龍的尾刺穿透的傷激烈地傳送著痛覺,身體卻已經失去任何動彈的力量。

席娜……

正當遙覺得連視線都開始漸趨黑暗的當下,一股熟悉的憤怒又湧了上來。雖然已經沒有壓制那股情緒的力量,遙仍不自覺地喃喃道:「別想……取代我,我不會……」

「你想保護你重要的人?你知道你的力量微薄得可笑嗎?」

「囉嗦……」

「你想守護的人,是誰?」

「席娜……」

「那就聽我的。」

遙已經說不出話,卻還想要抵抗。

「你做得到嗎?眼睜睜地看著她死?」

匯集了最後的力量,咬著牙,遙微微地搖了搖頭。


本話因字數限制,分多頁呈現,請往下選擇頁碼

為保護本人創作資料不被任意轉載,本頁面禁止使用滑鼠右鍵與鍵盤進行複製,不便之處請多包涵。

Author: Fish Yu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