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 LOM】同人小說:37. 群青的守護神


遙和拉爾克在山道上繼續前行,途中遇到怪物襲擊時也是各自解決,除非必要,兩人之間幾乎沒有互動。

遙的臉上完全不見他以往的快活,他一手拽著箭筒與弓,一手按著腰際的單手劍,毫無掩飾的不悅,完全顯露在舉手投足間。

老天,我真恨這種事!

儘管腦子裡再怎麼不願意,另一半更強烈的動機卻驅使著他默默接受屠龍任務。他不否認提亞瑪特的確說中他喜歡席娜這件事,席娜對他而言很重要。

不期然地,遙想起不久前琉璃對自己說過的話:席娜是一起旅行的同伴?還是其他的?

說也好笑,以前琉璃找不到真珠而在四處暴走時,他也沒少在心裡說風涼話,但看那個暴躁大王面對真珠就變了個人,這樣的轉變深深震撼了遙,一個人竟然能為他人奉獻到如此程度……

我不能讓席娜莫名其妙地死掉,即使只是想想都不能忍,至於她是怎麼看待我的……我現在真的沒辦法去想這個了。

看著沉思的遙,拉爾克暗暗嘆了口氣:藉由操縱人心來達成自己的目的……這正是吾主一貫的作風。

為了守護同伴,即使心不甘情不願,這個少年仍與自己來到了此地。

那我呢?

看著自己的手掌心,拉爾克知道,在毛皮下,侵蝕瑪那的血紅痕跡也爬滿了自己全身。

我也是……被擺弄的棋子啊。

拉爾克將注意力轉回前路,觀察了好半晌,他停下腳步:「看來,我們被困住了。」

見遙沒有搭理自己的打算,拉爾克只得繼續解釋:「風的障蔽正在阻礙我們,我隱約感覺得到,有種……」

「四周有種瑪那的波動混在風裡,我知道。」遙接道。

果然是瑪那一族,對於瑪那的流動,有著敏銳於常人的洞察力。拉爾克正想點頭,眼角餘光倏地掠過一抹藍影,他一把抓住遙,擺出戒備的姿態:「有埋伏!」

話聲甫落,兩人已經瞬間消失在原處,而他們原先所站的地面上則散插著不下數十根的青藍色羽毛。這些堅硬的羽毛甚至可以打入岩地,殺傷力不容小覷。

不必費神尋找襲擊者,長老讀風士的聲音又再度響起:「這裡不能通過!」

拉爾克和遙背靠背,分別防禦著瞬間出現在周遭三個方向的長老讀風士們,拉爾克一臉猙獰道:「……這次,你們死定了。」

「提亞瑪特的龍隨從啊……閣下若要奪取梅格羅德大人的性命的話……別怪我們在這裡制裁你們!」一長老開口。

「讓你們見識見識……身為梅格羅德大人龍隨從的讀風士一族的力量!」二長老說道。

「這些話──」

在三位長老讀風士們的視線中,拉爾克的身影化為殘像,本體卻在瞬間出現在最遠的三長老面前:「──留著去地獄對吾主說吧!」

藉著數次的前滾翻發動的大跳躍,這招式,遙再熟悉不過了──「是月面空翻!」

說時遲那時快,一個接連的衝刺動作,由拉爾克手中的單手斧橫劃而使出的招式「移形換位」不偏不倚地擊中一位長老讀風士的胸口。對方胸前的爪狀凸起物應聲碎裂,身軀也碰地一聲撞上了岩壁,就此跌落在地,不再動彈。

「三長老!」

二長老見狀,正要衝向拉爾克,但一聲碎裂聲響卻在此時突兀地響起,止住了他的動作。

「糟了……」原本要衝向拉爾克的二長老驚叫道:「你這傢伙!」

出人意料地,遙跑向了那位倒地的三長老。他扶起對方癱軟的身軀,從對方低垂的頭顱、逐漸染紅的衣服、和無力垂掛在兩側的羽翼來判斷,三長老已經回天乏術了。

拉爾克沒有阻止遙,而是逕自看向三長老原先站立的方向。說也奇怪,空氣中出現了宛如裂縫般的異象,彷彿有面無形的鏡子被打破,而讓隱藏於鏡後的景象得以浮現。

「──果然,這是你們讀風士搞的鬼吧。」拉爾克冷哼一聲:「看來只要再解決你們兩個,這個屏障就會完全破裂,我說得沒錯吧?」

「屏障……?」

遙愣愣地看著拉爾克走向自己並蹲下,正當遙疑惑著拉爾克要做什麼時,只見他一手扼住了垂死的三長老的咽喉──

「你想做什麼?他──」

「既然是棋子,就該物盡其用。」

不待遙理解拉爾克的意思,一股熟悉的黑暗波動便自拉爾克扼住三長老的左手激散而出,對方的身軀瞬間被吞噬殆盡,黑暗波動也如出現時那般突然消失。

拉爾克垂下手、站起身來,迎上遙驚駭的眼神:「有什麼好驚訝的?你也不是第一次見到這個吧。」

遙終於出了聲:「提亞瑪特的地獄之影!」

「可惡!」

一個頓足,剩下的兩位長老讀風士同時飛離了地面,並同時發動攻擊;一邊是將道道斬擊的氣流化為白影「風擊破」,一邊是將氣流捲成小型龍捲風「龍捲流」。兩道攻擊毫不猶豫地襲向拉爾克,眼見就要打中目標──

在潛意識中那股無形憤怒的牽引下,遙抓箭搭弓;藉著接連的跳躍動作,弓箭技「高空飛箭」的衝擊不偏不倚地撞上拉爾克右側的龍捲風、將龍捲風的攻擊推回施放者的方向。

遙原本只是想化解拉爾克所遭遇的夾攻,但拉爾克抓緊二長老被擊退的空隙往上縱身一跳,閃開了一長老的攻擊。拉爾克接連的普段跳躍和大跳躍形成了二次跳躍的動力,也將他的身軀推至和二長老相同的高度──

「碎地脈衝!」

不同於前一次的橫切攻擊,拉爾克這次的垂直打擊狠狠擊中了二長老的頭部,在對方往後仰倒的同時,鮮血也自碎裂的鳥喙中溢出,從而在空中甩出一道紅色的拋物線。

拉爾克的行動並未就此停歇,在重傷的二長老落地時,他的左手再度抓向了對方;同樣的黑暗再度出現,隨後落回地面的,卻只剩下拉爾克。

隨著第二聲破碎聲響起,拉爾克抹去方才消失的二長老濺上自己面容的鮮血,並很快地起身,看著一臉驚駭的遙。

遙沒心情高興自己成功使出了弓箭技,他現在才認識到,這是真正的搏命戰鬥,拉爾克更不同於他過去面對過的怪物,而是認真致人於死地的、身經百戰的戰士!

過去自己總是為了保護自己等人不受對方攻擊而戰鬥;然而這次,自己和拉爾克才是主動侵犯他人生命的掠奪者。

我真的……下得了手嗎?

又一位長老讀風士的落敗,讓另一個方向的景象也開始出現龜裂現象。拉爾克將目光轉向最後的一長老,並緩緩舉起握著單手斧的手:「──別擋路。」

意識到自己已經沒有退路,一長老並未因此退縮,而是站定腳步,和拉爾克一瞬不瞬地盯著彼此,

事情發生在電光石火的瞬間。

幾許殘影朝向遙激射而去,遙倏地後退避開,而趁著拉爾克將注意力放在遙身上的時刻,一長老一個箭步衝向拉爾克,些許的殘影又朝向拉爾克衝去──

「喀!」

拉爾克雖然用斧頭擋下大多數的羽毛攻擊,仍免不了被刺傷;一長老又一個旋身,更凌厲的羽針攻擊「旋風針」頓時迸發出來。

遙抓向腰際的單手劍,腳踝接連三次在地面往後抵去,借助與地面的反作用力,而使身軀得到衝向前方的動力。藉著單手劍技「居合斬」的動作,他瞬間抽出腰際的單手劍,並往前橫刺而去──

「梅格羅德……大人……」

逃不過既定的命運,僅存的一長老單膝跪地,鮮血自正刺穿著自己的單手劍所造成的傷口汩汩湧出。溫熱的鮮血染上遙的手,一長老的頭顱垂在遙的頸側,癱軟的身體也隨之倒向遙的懷中。

遙睜大眼睛想抽手,卻發現自己動彈不得,對方的身軀開始從自己身上滑落下去,瞅著自己的眼神也漸漸趨於渙散。

那是遙絕對無法忘懷的眼神,一種逐漸趨向靜止的過程,隨著瞳孔的失焦,對方所有的一切正隨著生命力的流失而消散。而遙隱約知曉,最後映照在那雙瞳孔中的,正是自己。

但遙還沒來得及感覺到沉重軀體的落地,一長老的身影就消失在一片黑暗波動的掠奪中,取而代之的,是佇立在一長老身後的拉爾克。

「幹得好。」拉爾克人雖然在眼前,在遙聽來,他的聲音卻似乎非常遙遠。

在呼嘯的風中,碎裂的聲響接連響起,周遭的景色如同破碎的鏡子般碎裂開來,虛像屏障也隨之消失,周遭真正的景觀、以及前往山頂的通路,便顯露在不遠處的登山道前。

遙移動雙唇,艱難地擠出聲音:「你……做了什麼?」

拉爾克挑眉道:「吸收他們的力量,使其為吾主所用。」

「吸收?」遙聽不出拉爾克的聲音參雜著何種情緒。

「地獄之影所能擄獲的對象有兩種:一是心智極度動搖的人;另一則是身體極度衰弱的人。」

「讀風士……」

「在重創讀風士後,趁著他們還留著一口氣時,我得抓緊時機,掠取他們的生命。一旦他們的靈魂脫離肉體,便會直接到地獄去報到,那就太遲了。」拉爾克邊說,邊將單手斧甩至身後:「至於那位席娜小姐,則是因為瞬間的動搖實在太過震撼,才會被有機可趁,為吾主所擄。」

聽到席娜的名字,遙稍稍回過神來。凝視著自己染著未乾血跡的右手,原本颼颼吹過耳際的風聲,竟然益發地刺耳起來。

「你可以選擇站在這裡發呆,或是想辦法救救那位小姑娘,隨你高興。」

拋下了這句話,拉爾克越過了遙,繼續走向通往諾倫山脈山頂的登山道。


本話因字數限制,分多頁呈現,請往下選擇頁碼

為保護本人創作資料不被任意轉載,本頁面禁止使用滑鼠右鍵與鍵盤進行複製,不便之處請多包涵。

Author: Fish Yu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