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 LOM】同人小說:33. 白色珍珠


在席娜帶拉拉返家後的隔天,或許是想讓生活盡量回歸日常,柏德早上依舊吵吵鬧鬧地去叫遙起床。在扔出幾個枕頭後,遙頂著一頭亂七八糟的頭髮,神智不清地走下樓去。

遙經過樓梯口的窗台,看見外邊正下著少見的傾盆大雨,他不自覺地看著雨景發愣。

「遙師父?」遲遲不見遙走下樓,柏德又走回二樓,看到遙正凝神望著窗外,他疑惑道:「外面有什麼?」

「喔……」遙回過神來:「沒事……只是突然想到,我很少看見下雨。」

柏德會意地點頭:「因為你和席娜師父總是出門在外吧?不過這麼大的雨的確不常見。」

「是喔?」遙還專注地看著雨景。

「季節轉換時的天氣都不太穩定,這場雨看起來也不會馬上停呢……這樣的話,你和席娜師父這陣子大概都不能出去了吧?」柏德說道。

遙陡然想起席娜昨天離去前說的話。她說要好好想想以後的事,不會是要和他劃清界線吧?

席娜的離開讓他有點錯愕,他也知道自己這陣子的態度很惡劣,但他還是相信她不是那麼無情的人,之前諷刺她怎麼可能不在意的說詞,只是自己鑽牛角尖時的氣話罷了。

但他現在實在沒辦法像以前一樣,想去哪裡就去哪裡。萬一就像在垃圾山時那樣,遇到了讓「第七之月」覺醒的關鍵,他沒有把握情況不會失控。

想到這裡,遙突然覺得奇怪,他問向柏德:「柏德……我問你,在垃圾山的時候,我……我是……怎麼恢復的?」

柏德回想了一下:「可洛娜使用光魔法時,那個人偶……我是說那個垃圾山的管理員,它要席娜師父叫你的名字,才把你叫回來的。」

「是席娜把我叫回來的?」遙有些吃驚。

柏德點頭:「那個人偶說,要什麼的繼承人……所承認的名字叫你,我沒聽得很清楚……」

「是嗎……」

遙又托腮沉思,可洛娜催促兩人的聲音從樓下傳了過來,遙甩了甩頭,最後朝窗外看了一眼。

這麼惡劣的天氣,席娜應該不會出門吧……遙一邊想著,一邊走向樓梯。


在遙無所事事地用叉子戳盤子的同時,席娜正在德米納鎮武器店老闆家的客廳門內,和多艾爾與提波說話。

「妳昨天下午來的時候,真是嚇了我一跳呢!」多艾爾一邊接過了扭動的拉拉,一邊說道:「幫妳顧拉拉是沒問題啦,可是不能等天氣好轉再出門嗎?這時外出冒險很危險的呀,而且妳的臉色發白耶,遙先生也真是……」

席娜勉強笑了笑,她之所以會臉色不佳,主要是因為她討厭下雨,何況還是這麼大的雨。沒由來地,她總覺得下雨時……似乎發生過什麼不好的事。

「席娜小姐?」

提波的聲音將席娜拉回現實。「不,我是自己要出門。那個……我出門的事情,拜託幫我保密好嗎?」

「席娜小姐是自己要出門?」提波大呼小叫起來:「為什麼?遙先生沒有要去嗎?妳要上哪裡去呀?還會回來吧?」

席娜笑了笑:「我有急事要去遠地一趟,一個人辦事比較方便。」

多艾爾和提波對看了一眼,又看向席娜:「還好吧?是很嚴重的事嗎?妳看起來好嚴肅喔。」

席娜連忙解釋:「沒事……只是突然有急事,那個……拉拉的東西,我都放在袋子裡,順利的話,一週我就會回來了。」

「席娜小姐要去哪呀?」多艾爾問道。

席娜揣著兜裡工藝品,說道:「到能夠指引對過去充滿疑惑的人一條明路的地方去。」

揮別了多艾爾、提波、和依依不捨的拉拉後,席娜披著連帽的旅行斗篷,冒雨走到德米納鎮外的大路上,一邊拿出一個鏡檯模樣的工藝品「月讀之鏡」。

鏡檯上,九個小小的鏡面圍繞在一個隱約發著光的大鏡面旁。雨水很快就在工藝品的凹陷處積起迷你水窪,細細的水絲流淌到她手中,又滴落在地上,和周遭的水化為一體。

席娜看著雨景,想著即將前往的目的地,任憑自己被如這雨水般洶湧的悵然淹沒。

得快點動身,這雨下得我頭都痛了。出門在外雖然遇過幾次下雨,但都沒下得這麼大,席娜想道。

和遙相遇,已經過多久了呢?

初遇遙似乎是在初春時節,在季節變換不明顯的德米納鎮一帶,夏冬的分別只在於氣溫的高低;至於在季節變換時期才會出現的降雨……似乎暗示著今年的暖和日子已經步入了尾聲。

如果正如賢人波奇爾所言,連繫著我們的過去,究竟是什麼?遙又是為什麼會被「第七之月」糾纏?如果能解開過去的謎團,甚至讓遙擺脫第七之月的陰影,那前往雷伊利斯,就有意義了。

而且……我也想知道關於我們的過去。我已經不想再……帶著不知所措的焦躁醒來了。

多虧這場看來不是一時半刻就會止息的雨,幸運的話,可以拖延好幾天,而且路上遇到的人少,應該可以掩蓋我在外的蹤跡。遙既然不想探詢過去,就不能讓他知道我要去雷伊利斯塔;幸好工藝品在我手上,遙即使猜到我去了哪裡,也沒辦法馬上追來吧。

抱持著這樣的想法,隨著將瑪那凝聚在工藝品上的動作,席娜的身影在大雨中逐漸模糊,終至消失。


出乎席娜的意料,這場雨不出半天就停了,不到中午就出了太陽,只是氣溫帶了些微的涼意,也提醒人們冬季的腳步正在接近。

午後不久,遙告別了家裡的兩個徒弟和寵物們,前往德米納鎮去找席娜……道歉。

席娜前一天離去的背影讓他好好反省了自己這幾天的惡劣態度,她竟然連拉拉都帶走了,應該是真的很……生氣吧?

遙想來想去,覺得還是應該來表示歉意,但在門外敲了好一會兒的門後,他終於確定對方真的不在家。

遙刻意迴避了總是駐足在席娜家門外的草人,想著上午的大雨,她應該不至於又跑去郊外練習武技,於是他轉向武器店,想向提波他們打聽她的行蹤。

遙還沒走到武器店,側屋傳來的爭執聲倒先吸引了他的注意。在側屋半掩的門內,一個似曾相識的聲音傳了出來。「你到底有沒有看過真珠!」

「就跟你說了,你的同伴不在這裡啦!」這是多艾爾的聲音。

「對呀對呀!哪有人像你這樣的,沒事就闖進別人家裡興師問罪!」這是提波的聲音。

一聲悶響,遙忖度這應該是某人一拳打在牆上,接著是一陣躁動,似乎有人打翻了東西。

遙正猶豫要不要去問別人,一團黃色便從側屋半掩的門後撞了出來,遙馬上就認出了那團黃色身影:「拉拉?」

「哇!多艾爾~拉拉跑掉了啦!都是你嚇到牠了啦!」提波慌張的聲音隨之響起,隨著一陣啪噠的腳步聲,多艾爾也從門後衝了出來。

「多艾爾?」遙抱起拼命蹭過來的拉拉,驚訝道:「怎麼回事呀?拉拉怎麼會在這裡?席娜在嗎?」

見多艾爾張嘴發楞,遙沒多加理會,他猛然推開側屋的門,室內除了提波,還有另一個人,但不是席娜。

想了好一會兒,有著綠色頭髮,胸前鑲嵌著藍色寶石的珠魅少年──琉璃的名字才躍入了遙的記憶。


另一方面,藉由工藝品「月讀之鏡」,席娜已經駐足在雷伊利斯塔的正門外。聳立於黑暗中的雷伊利斯塔散發著懾人的氣勢,讓人敬而遠之。

但真正令席娜大感吃驚的,還是同樣佇立在入口、背對著自己、正喃喃自語的白衣少女:「雷伊利斯……」

白衣少女不自覺地往後退,席娜還沒閃避,對方已經撞上了她,還驚叫出聲:「呀啊啊啊!」

席娜也連連後退幾步,看清對方後,她不禁張大了嘴巴:「妳是──真珠?在梅基布洞窟的那個──?」

「咦、咦?席娜大姐?怎麼會,在這裡──?」真珠認出了來者,明顯地放下心來,屈身說道:「對不起,是我沒注意……在洞窟和街道的時候,真是謝謝大姐了。」

看真珠在上次分別後似乎無恙,席娜正放下心來,真珠又說道:「但是,其實我……還沒有和琉璃會合……只是……如果要找回我過去的記憶,就不能不到這裡來……」

席娜的擔心又被提起來了,同時她也很疑惑:「過去的記憶?到這裡?」

真珠點頭:「其實……我並沒有遇見琉璃前的記憶,是琉璃發現了失去記憶的我。他對我很好,不但願意帶著我一起尋找同伴,還願意成為……我的騎士。」

席娜的驚訝自然不在話下:「妳是說……妳……不知道自己是誰了?」

看著真珠點頭,席娜又追問:「那麼……為什麼妳說要找回記憶,就要到這裡來?」

沉吟了半晌,真珠抬起了頭:「席娜大姐,妳知道雷伊利斯塔的傳聞嗎?」

席娜回憶賢人波奇爾曾說過的話:「我只知道來這裡,或許可以夠指引對過去充滿疑惑的人一條明路。」

「是的。」真珠又點頭:「這座塔的最高層,有一個叫做『命運之間』的房間。據說去那裡,能夠……面對過去的自己。」

「面對過去的自己?」席娜想起了遙和第七之月。

「而且,我有感覺……儘管沒有記憶,但這不是我第一次來這裡。」真珠肯定道。

席娜建議道:「那我們一起進去吧?」

真珠搖頭道:「我有不得不去的苦衷,但是……沒必要讓席娜大姐也陷入險境。」

席娜搖頭,無奈地笑道:「不,我會到這裡來,也不是偶然,我的理由和妳有點像。不過除了找回我的過去,我還想幫另一個人掙脫過去對他的束縛。」

「這麼說,席娜大姐妳……」

「我和遙,甚至連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席娜笑了笑。

真珠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妳是在說上次留下來照顧妳的那位大哥嗎?」

席娜點頭:「妳記得真清楚,別拖太晚,我們一起上去吧?」

「謝謝妳……席娜大姐……」真珠半是感激,半是高興地說道。

席娜和真珠兩個人,就這樣走進了雷伊利斯塔。


本話因字數限制,分多頁呈現,請往下選擇頁碼

為保護本人創作資料不被任意轉載,本頁面禁止使用滑鼠右鍵與鍵盤進行複製,不便之處請多包涵。

Author: Fish Yu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