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 LOM】同人小說:32. 魔像製作


在遙家中的起居間,偌大木桌的兩端,各放著一只茶杯。杯內原本熱氣騰騰的茶水,已經隨著對話的進行,漸漸失去了溫度。

對應茶杯後的座位上,分別坐著可洛娜和柏德姐弟兩人,兩人正陷入沉默。

「你再說一次……」終於,可洛娜開了口:「你剛剛說……」

柏德點了點頭:「……嗯,不管我怎麼試,都使不出來了,魔法……」

喀啦一聲,可洛娜原本斜倚在桌旁的掃帚掉落在地,發出突兀的聲響,她卻充耳不聞。

「怎麼會……」可洛娜的聲音有點顫抖:「你知道原因嗎?」

柏德先是搖了搖頭、卻又點了點頭:「妳也知道,我的夢想是成為大魔法師,遙師父和席娜師父也為了這個,盡可能地帶我們去各處拜訪賢人,可是看到那個火石人偶,遙師父卻說了那樣的話……」

但世上還有魔導士,當時若非妳擅自離開豆一族,戰爭也不會再度捲起。

當時,第七之月咬牙切齒說出的話,在躍進柏德腦中的同時,也讓他受到絕大的衝擊。

師父認為魔導士……是這麼罪無可逭的存在嗎?

柏德低低地說道:「在妳……施展光魔法時,我本來也想幫忙……但我突然發現我的魔法……完全使不出來了……後來看到遙師父,我就是一直會想起他講的那些話……」

「那是『第七之月』呀!」可洛娜不自覺地站起身,著急道:「那不是……」

「我知道!」柏德也大聲回道:「我也一直這樣告訴自己……可是……可是……」

「火石」是所有魔導士夢寐以求的寶物,甚至是足以與瑪那女神分庭抗禮的絕對力量。

製造火石的人,是魔導士。

我的夢想,是成為大魔法師。

第七之月憎恨著火石,對於火石,他是欲除之而後快。

第七之月……遙師父……?

當柏德將遙與第七之月的冷酷聯想在一起的那刻起,他的魔力就像被堵住一般,無論如何都使不出來。

「現在怎麼辦……」可洛娜頹然地倒回椅子上:「要跟遙師父……或席娜師父說嗎?不行,遙師父現在絕對不可以……」

「嗯。」柏德贊同姐姐的看法:「我也不敢……跟別人提起,除了妳……可是,我不知道以後該怎麼辦才好,要是一直沒有恢復的話……」

「柏德……」

對於弟弟的苦惱,身為姐姐的可洛娜也是一籌莫展。


另一方面,在幾天後,結束了幫忙波波老頭尋找魔像帕布洛夫的行程,縱使心裡還有陰霾,但遙原本打算就這樣打道回府了。孰料波波老頭執意要傳授他製作魔像的技術,還死命追問遙和席娜的家裡有沒有適合開發成工房的獨立房間。

「啊,我知道有個地方很適合喔。」席娜一邊對波波老頭笑著,一邊指著遙:「遙他家後面的小屋呀,聽起來就很理想呢!」

「噢噢!那真是太棒了恰!」波波老頭興高采烈地說道:「在我回去前呀,就把我畢生的研究成果傳授給你們吧!學會了它,保證你們收錢收到手軟恰!」

「那你怎麼不拿來讓自己發財?」遙沒好氣地回了句。

「那真是太好了!」不理會遙的挖苦,席娜對波波老頭笑道:「請問,我也可以一起去嗎?我對製作魔像……也很有興趣呢!」

席娜的笑容簡直不能更不真誠了,儘管遙的眉頭都皺到可以夾死蚊子了,他卻還是一言不發地看著她和波波老頭一搭一唱。

「那是當然恰!」波波老頭允諾道,對遙方才的諷刺置若罔聞:「那現在就動身吧!啊,可是我的帕布洛夫還沒修理──」

「不用擔心,這就交給我吧。」席娜一邊轉向了遙,一邊燦笑道:「既然都陪您到這種地方來,幫點小忙,只是舉手之勞罷了。遙,對不對?」

席娜的態度雖然是前所未見的親切,遙卻非常清楚地察覺出兩件事:席娜很生氣,而且她在盯著自己。

見遙遲遲沒有作聲,席加重語氣說道:「你不是說帕布洛夫手上有飛彈、背後有火箭、身體裡有鐵球很酷嗎?」

「啊,是挺酷──」

遙突然發現自己落了話柄,正怔楞著,席娜已經走向帕布洛夫,試圖抬起魔像沉重的金屬軀體;遙見狀,便不發一語地從席娜手中接過帕布洛夫,一把扛上肩去。

「這傢伙我來抬就好了,走吧。」

席娜看向遙走在前方的背影,一會兒之後,她才反應過來:「嗯!」

「恰!還有地上那堆垃圾,也要一併帶走恰!」波波老頭突然加了句。

「為什麼?」遙指了指肩上的帕布洛夫:「這玩意也不輕耶?」

波波老頭別有意味地說道:「咈咈咈……可別小看垃圾啊!它們可是重要的材料呢!」

「讓我來吧。」席娜說著,一邊從隨身衣袋中取出裝取捕獵物資的袋子,將散落在地的工藝品殘骸一一拾起。

一陣動作後,在蹦蹦跳跳的波波老頭身後,跟著扛著魔像的遙和拿著布袋的席娜,三人便離開了奇爾瑪湖。


在回到遙的家園後,席娜趁著放行李的機會,一邊摸著朝自己討抱抱的寵物拉拉,一邊對可洛娜與柏德姐弟簡單說明這一路的經過,並解釋波波老頭的來意;至於遙,則是在波波老頭的使喚下,無奈地扛著帕布洛夫和工藝品殘骸,直接領著波波老頭到主屋後的小屋進行視察。

「我說我也對那個魔像很有興趣,纏著跟回來,好盯著遙回家。」席娜對姐弟倆說明道。

「遙先生有沒有怎樣呱?」達央急切地問道,卻欲言又止:「有沒有……又變成另一個什麼月呱……」

席娜搖頭:「雖然陰陽怪氣的,但我確定他是遙。」

「席娜師父……妳以後打算怎麼辦呢?」柏德怯怯地問道:「我們……又該怎麼辦才好?」

席娜笑了笑:「其實,我也不知道。」

「咦?」可洛娜一愣。

「其實也不是完全沒有頭緒……晚點再跟你們說明吧,我要再考慮清楚。」席娜拍拍柏德的肩膀:「至於你們今後有什麼打算……不管你們做出什麼決定,我都會尊重。」

柏德急切地出聲:「那個、我不是……」

「柏德……」可洛娜喚了聲,卻不知該說些什麼。

「我不是、不是故意要表現出那種……傷人的態度的!」柏德泫然欲泣道:「而是我……」

「柏德?」席娜遲疑地看著他。

可洛娜看看柏德、又看看席娜,她握緊了手中的掃帚,對兩隻寵物笑道:「達央……你可不可以去小屋看看遙師父的狀況?」

「呱?」達央有些摸不著頭腦:「可是這邊……」

「如果那個老爺爺打算在小屋建造工房,我們就得開始準備了呢。你先幫我們去問一下有什麼需要準備的,我們才可以開始動手呀。」可洛娜繼續對達央說明。

「呱!原來如此是也!」達央恍然大悟,慷慨激昂地回道:「這就交給在下吧!走吧呱,拉拉!」

拉拉從席娜懷中一躍而下,和早一步衝出門去的達央一起消失在門外。

看著寵物被支開,席娜轉向可洛娜,等著對方的說明。

可洛娜決定對席娜據實以告:「柏德他……因為受到這次的刺激,已經沒辦法使出魔法來了。」

這個消息大出席娜的意料。她原本以為對方是基於畏懼才會表現出迴避的態度,沒想到原因竟然更加嚴重!

「怎麼會這樣……」好半晌後,席娜才終於出聲。

「以前……遙師父帶著我去尋訪各位賢人的種種,我一直記在心裡……」柏德低頭道:「但是那個第七之月……卻極端憎恨魔導士,看他對火石的態度就知道了……從那以後,我的魔法就……」

「就算他一直告訴自己,遙師父不是第七之月,可是……」可洛娜的聲音越來越小:「我們……不敢跟遙師父說。」

席娜沉默了好半晌,才看著柏德說道:「這就表示……你們很關心遙啊……否則怎麼會影響自己到這個地步……」

「席娜師父……」可洛娜哽咽起來。

「你們有什麼辦法嗎?」席娜拍拍可洛娜,一邊問道。

「我們……有想過要回魔法學校,學校有位緹瑟妮潔老師,人雖然怪了點,但她有醫生執照,醫術也很高明。」可洛娜越說越遲疑:「可是魔法都市離這裡太遠了,我們當初離開時,也是輾轉流浪了一、兩個月才回到德米納鎮的,師父你們又沒有工藝品……」

「工藝品……」席娜思索起來:「我手邊只有『顫動銀匙』和『月讀之鏡』,都不是對應魔法都市的工藝品……而且如果要花上十天半個月,也不可能瞞著遙去,更何況你們不能沒有大人陪同……」

聽了席娜的考量,可洛娜和柏德好生感動。

「如果我們得到前往魔法都市的工藝品,我會說服遙,帶你們一起去的。」席娜語帶歉意地對姐弟倆開口:「你們暫時忍耐一下。」

「席娜師父……」柏德再也說不下去,淚水卻撲簌簌地落了下來;席娜見狀,先是一愣,才突然慌張起來:「這是……你不要哭啊、我、怎麼辦……我沒有過這種感覺……不對,好像有……?」

席娜的語無倫次,讓柏德暫時忘了想哭的衝動,他先是和可洛娜不明所以地望著席娜,兩人才突然領會席娜的反應所謂何來:恐怕是她不曾有哭泣的經驗,自然也不懂柏德為何哭泣。

柏德用力吸了吸鼻子,對席娜笑了笑:「真的……很謝謝妳,席娜師父。」

爾後,在達央聒噪的通報聲中,席娜留下姐弟兩人和兩隻寵物在家,依照遙委託達央的轉述,逕自走向屋後的小屋。


「噢!小姑娘來啦!」看見席娜走進小屋,波波老頭高興地說道:「我和這個小夥子說定了恰!剩下那個空房間呀,我們準備拿來開發成魔像的製作工房恰!」

「呃?」席娜一時沒反應過來。

「就是妳最‧有‧興‧趣‧的‧魔‧像的製‧作‧工‧房啊。」遙加重語氣重複了一次,與其說是提醒,根本就是挖苦。

這次換成席娜皺眉,遙轉開視線,逕自哼著小調,一副輕鬆愉快的模樣。

席娜決定暫時不理遙,她問向波波老頭:「要怎麼做呢?」

「有專門的魔像研究室,魔像就不會暴走啦!我是說大概啦恰。」波波老頭快活地說道:「至於材料呀,就是你們搬回來的東西恰!」

遙和席娜對看了一眼,又不約而同地看向他們搬回的帕布洛夫和工藝品殘骸。好一陣沉默後,遙才開口:「就這些東西?」

「這就是你們不懂的地方了恰!」波波老頭自鳴得意起來:「這些材料已經十分足夠了!有效地利用材料、正是本人最厲害的地方恰!這可不是隨便哪個人都會的啊!」

話聲剛落,波波老頭就被自己的響屁震得蹦高了好幾呎,咳了一陣以掩飾尷尬,他才繼續說道:「咳……廢話不多說,這就開始吧,聽我的指令動作,首先,我要先來修復帕布洛夫!至於小夥子和小姑娘呀……就先唸唸書吧!」

「唸書?」遙詫異道,一邊看著波波老頭在垃圾中東翻西找起來。

「果然在這裡!」一陣搜尋後,波波老頭從帕布洛夫的機體裡拉出一本厚書:「我的曠世巨作《製作魔像的十個要點》!聽到帕布洛夫說想打造魔像軍團,我就知道它一定也把書帶走了!想和我比聰明,你還早十年哪恰!」

又一個響屁,讓眾人沉默了好一陣子。在尷尬的同時,令席娜驚訝的是,遙不著痕跡地挨近了她,悄聲說道:「妳有沒有發現?他都是在吹牛時放屁的。」

席娜儘管驚訝,還是忍著笑意,微微地點了點頭。

「咳,總之,雖然你們現在還不知道,不過呀,有個很厲害的旅行商人有答應要幫我出版了恰!」波波老頭得意地說道,表情相當沾沾自喜。

「賣得掉嗎……」遙接下席娜的一記瞪眼,連忙改口道:「呃,我是說,已經決定要出版了啊,真是太好了,恭喜啊。」

突然,波波老頭的聲音和表情都黯淡了下來,好半晌才開口道:「太過分了啦……」

「呃?」遙疑惑的應了聲。

「太過分了啦……對方開了天價硬賣我那什麼爛筆和稿紙!我只好絞盡腦汁把書寫出來,結果對方一直都沒有來拿原稿!我被騙了恰……」波波老頭憤慨道。

遙腦中浮現出尼基塔滿臉笑容地進行無良推銷的模樣,他問道:「對方是不是一個有著貓兔外表的大塊頭獸人,講話語尾還帶個『喵』字呀?」

「噢噢!正是那傢伙呀!那個叫尼基塔的傢伙!」波波老頭超激動:「你認識他嗎恰?」

席娜也看向遙:「是那個……我們第一次去琉昂街道時,跟達娜搭訕的旅行商人嗎?」

「對,就是他。」遙點點頭,又轉向波波老頭,語帶無奈地開口:「是他的話……勸你還是死心吧。」

波波老頭頹然地垂下頭,不一會兒又抬起,認真道:「但我重要的研究成果也不能就這樣浪費了,在我開發工房的同時,你們就來好好唸書吧!」

「你一個人?」遙狐疑地重複:「不可能吧?這工作太粗重了啦,我們也來……」

「恰!這點小事,只要本人出馬,只是小菜一碟恰!」波波老頭拍胸道:「你們只管好好把書唸好就行了!到時候我可是要測驗的啊恰!」

本來以為波波老頭會再因為過度吹牛而放屁,出乎遙意料,波波老頭的身體紋風不動,兩人也只能接過那本書,進而開始閱讀起來。


本話因字數限制,分多頁呈現,請往下選擇頁碼

為保護本人創作資料不被任意轉載,本頁面禁止使用滑鼠右鍵與鍵盤進行複製,不便之處請多包涵。

Author: Fish Yu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