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 LOM】同人小說:31. 波波老頭的研究室


一陣匆忙且雜沓的腳步正傳自垃圾山內蜿蜒的小徑上,走在前方的是手裡緊握著單手劍、不發一語的遙;後方的三個人及三隻動物,臉上都帶著焦急無措的神情。

看著前方的遙絲毫沒有減緩步行的速度,席娜加緊腳步跟上,並出聲喊道:「遙!」

遙一僵,席娜趁機抓住了他空出的左手:「你……」

「我怎樣?」

遙雖然停下腳步,卻連頭也沒回,尖銳的語氣也讓其他人暗吃一驚。

「你……」席娜實在不知道要說什麼:「你不必走這麼快吧──」

「不然我要等著這傢伙又突然冒出來?」遙雖然沒有明指,但其他人都知道他指的是第七之月。

看著其他人僵硬的神色,遙馬上就後悔了,席娜手上的力道一減弱,遙便順勢抽出手,又別過頭去,迴避所有人的目光。

在內心深處,遙正狂吼著:誰可以告訴我,我該怎麼做!

什麼第七之月、瑪那一族,我明明一點都不想和這些東西扯上關係,現在卻變成這種局面──我只想過自己的人生,這有這麼難嗎!

可洛娜鼓起勇氣,試圖打圓場:「……遙師父,你不用那麼兇嘛,這種事情,我們不會介意的,對不對,柏德──」

可洛娜一邊看向柏德,但柏德卻只是低頭,絞著雙手,一語不發。

柏德的模樣讓席娜也疑惑起來:「柏德?」

柏德還沒有開口,遙就先冷笑起來:「不介意?你們根本不知道這傢伙的可怕!」

席娜完全插不上話,遙又繼續說道:「什麼第七之月,什麼瑪那騎士,這傢伙,只是一個以殘殺為樂的怪物!」

「……遙?」席娜的聲音帶著畏懼,眼前的遙雖然並非她之前所見的另一個人,卻也是她前所未見的失控模樣。

遙一咬牙,正要轉身邁步,一旁的垃圾堆中卻傳出了一陣騷動;一個沙啞蒼老的嗓音突然出聲喝道:「帕布洛夫!」

遙迅速轉向聲音的來源並作出戒備的架勢,出乎他意料的,出聲的並非怪物,而是一個體型怪異、全身都包覆在毛髮中,只露出了一張大臉和四肢的老頭子。

看著眾人,老頭子也一愣:「恰?不是帕布洛夫?」

席娜疑惑地問道:「請問……老爺爺您是哪位?」

「恰!別叫我什麼老爺爺啦,直接叫我波波老頭就好了恰!」老人家顯得樂不可支:「我聽到聲音,還以為是我的魔像回來了……這裡好久沒有別人來了恰。」

「魔像?」遙狐疑地問道。

「對啊,是魔像!」波波老頭得意地說道:「製作魔像,可是我得意的獨門技術喔!」

「那麼,那位帕布洛夫是?」席娜也問道。

波波老頭似乎對一行人間的凝重氣氛毫無感覺,還自顧自地笑道:「恰!站在這裡也不好說話,各位如果不嫌棄,請來我的小屋吧!我會好~好地對你們解釋清楚的!」

席娜本想婉拒這突來的邀請,畢竟現在的首要之務是化解遙的心結,孰料遙卻說道:「那就請你帶路了。」

席娜難得在心裡吐槽道:你剛剛才說過怕第七之月又冒出來、走得跟飛一樣耶?

「恰!年輕人,我欣賞你恰!」波波老頭讚賞道,一邊轉向一旁一條狹窄得簡直無法通行的縫隙:「往這裡走!到了我的小屋呀,我再好~好地解釋清楚恰!」

話聲甫落,波波老頭已經帶頭走進縫隙,遙也隨後跟上。席娜對兩個小朋友、以及三隻寵物點了點頭,也一起跟了上去。


隨著波波老頭走沒多久,一間模樣奇異的小屋就出現在眾人面前,波波老頭自豪地說道:「到了恰!請進!」

這間奇形怪狀的小屋,與其說是建築,倒更像某個龐大動物的身軀。在波波老頭的招呼下,眾人才剛在室內坐定,他已經滔滔不絕地開口:「被棄置在這裡的垃圾呀,都是毀損的工藝品,戰爭的道具恰。」

「這個我們知道。」可洛娜小心翼翼地回道。

「雖然是些垃圾,但也曾是很好的魔法材料,所以我收集了這些破銅爛鐵來製作魔像,還給它取名叫做帕布洛夫,但是卻被它給逃走了恰……」波波老頭突然不復方才的快活,一臉悽慘地說道:「一想到那傢伙現在不知道在哪裡為非作歹,我就好心痛呀恰,那傢伙可只有我十分之一的天真而已恰……」

這句話剛出口,波波老頭便突然放了一個威力強大到讓他自己都跳起來的響屁,他冒出豆大的冷汗,不甚自在地清了清喉嚨後,才出聲請求道:「如果你們肯幫我找回我的帕布洛夫,我會非~常高興的恰!」

「那個……」席娜有些不知所措:「我們不……」

「關於那個魔像的下落,你有什麼線索嗎?」遙逕自問道。

「噢噢,我是沒有啦!」波波老頭很積極地澆了遙一頭冷水:「不過你們知道德米納鎮有個叫美美的美女占卜師嗎?我以前也去找她占卜過幾次,還真的都有找到帕布洛夫呢,人家美美整個就是美美美,不但人美、心更……」

「我們認識美美。」遙打斷波波老頭。

「噢噢!這樣正好呀!」波波老頭高興地說道:「如果你們肯幫忙跟我一起去找回帕布洛夫,我就把我畢生的研究成果全都傳授給你!」

「所以這不是那個魔像第一次搞翹家了?」發問的是柏德。

「既然你也要去,為什麼還需要別人幫忙呢?」可洛娜也問道。

「是什麼研究成果呱?」一直忍耐著不說話的達央終究還是問道。

波波老頭對遙擠眉弄眼了一番:「事不宜遲,我們這就出發吧!對了,我還不知道你們的名字呢?」

可洛娜和柏德對看一眼,兩人又和席娜交換了個眼神:他是故意迴避我們的問題嗎?所以帕布洛夫的翹家並不單純?

遙遲疑了一會兒才回答:「我叫月明遙,你直接叫我遙就好了。」

「我、我叫席娜,他們是可洛娜、柏德、鴨子隊長達央、拉比叫拉拉、還有陸行鳥波可。」席娜連忙也對波波老頭介紹道。

波波老頭還忙著對席娜點頭,遙已經起身來,對波波老頭點頭示意:「我們走吧。」

眾人愣愣地盯著遙的背影,波波老頭首先回過神來,樂極地和遙一起走出屋外;席娜等人只能連忙跟上。


前往德米納鎮途中,遙除了避免和其他人有眼神的交會,甚至連態度都很冷淡;但不只是遙,每個人的態度都起了變化。

席娜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遙;可洛娜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寵物們一反往常聒噪好動的模樣,一直緊張地湊近席娜等人討拍拍。

可洛娜看了柏德一眼,要說誰的態度變化最大,除了遙師父以外,大概就是柏德了。

在知道遙和第七之月的關連後,不知何故,柏德也明顯地迴避著遙,甚至連話都不敢多說。可洛娜對此十分不解;「第七之月」或許是個令人畏懼的對象,但柏德的改變卻也出乎她的意料。

可洛那回憶之前、在得知兩位師父的過去時,她和弟弟約定會盡力幫助兩人,一思及此,她便對柏德感到惱怒。現在不正是遙師父最需要別人支持的時候嗎?柏德難道不知道他的態度很傷人?

席娜一直在注意著遙。她有個感覺,要是放遙獨自一人,他或許會就此消失不見;她也想起之前遙自斷崖城鎮返回後的消沉、以及達娜和艾斯卡迪的態度,她更加確定,在斷崖城鎮面對史普利岡之際,在自己昏迷後,一定發生了什麼嚴重的大事,會不會是第七之月當時就已經現身過了?

席娜也不是沒注意到其他人對遙的畏懼,尤其是柏德對遙的疏遠,但她目前關心的重點並不在那裡,只當或許他們也需要一點時間接受現實。

為什麼「第七之月」會在遙的體內?

想起在烏爾坎礦山時,波奇爾所述說的故事,自己和遙,真的如魯伊所說,是那個佚失已久的瑪那一族的遺族?

席娜暗暗下了決心,她有必要弄清楚過去發生了什麼事,但不能讓遙知道她有這份心思,否則他可能會一走了之。

心思各異的眾人情緒都很沈重,唯一笑得開心的,只有一心想去德米納鎮找美女占卜師的波波老頭。


經過數日的跋涉,目的地已經遙遙在望。眾人站在遙的家園與德米納鎮之間的岔路上,遙總算對其他人開口:「你們先回去。」

席娜大吃一驚,但遙的態度很堅定:「妳也先回去。」

「那你呢?」席娜不假思索道。

「我帶他──」遙朝著波波老頭的方向點了點頭:「去找美美。」

「那我也要去。」不等遙回話,席娜補上一句:「我家在鎮上,而且我也好久沒見到美美了。」

「妳回家去。」遙冷冷地重複道。

席娜盯著他好半晌,氣氛凝重得其他人連大氣都不敢喘一個。

「老爺爺!我可以跟你一起去找美美嗎?拜託你嘛──」

倏地,席娜笑容滿面地轉向波波老頭說撒嬌道,遙不自覺地張大了嘴巴,卻發不出聲音。

「噢!那是當然的啊!」完全不會讀空氣的波波老頭笑道:「有這麼可愛的小姐願意陪我,我高興都來不及哪恰~」

遙一噎,卻只能瞅著席娜;席娜故意忽略遙,轉向可洛娜和柏德說道:「不過,拜託你們先回家去好嗎?達央、拉拉和波可這一路上也辛苦了,你們可以幫我照顧拉拉嗎?」

席娜一邊摸了摸拉拉,直到拉拉的長耳垂了下去,像是接受了席娜的提議,不再抗議一般。

可洛娜不知該說什麼,席娜會意地笑了笑,壓低聲音,避免讓遙聽見:「我會看著遙,你們儘管放心。」

看著席娜好半晌,可洛娜轉向了遙:「遙師父!你會回來的,對吧?」

遙有些驚訝地看向可洛娜,只見她一臉憂慮;他又看向柏德,柏德也剛好抬起頭來看向遙,柏德的神情和可洛娜一模一樣,一瞬間他竟分不出來姐弟兩人誰是誰。

「……神經,我不回自己家,還要去哪裡?」好一會兒後,遙的回答,似乎又有了幾分他平時明快的風格。

可洛娜總算恢復了幾分以往的神采,她大大地點了點頭:「那我們就先回家,你一定、一定要快點回來喔!」

在通往遙的家園的大路路口,可洛娜、柏德、波可、和抱著拉拉的達央,一直對走向德米納鎮的三個人不住地揮手,直到看不見他們為止。


本話因字數限制,分多頁呈現,請往下選擇頁碼

為保護本人創作資料不被任意轉載,本頁面禁止使用滑鼠右鍵與鍵盤進行複製,不便之處請多包涵。

Author: Fish Yu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