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 LOM】同人小說:30. 呼喚災難的人偶


當席娜追上方才突然一個箭步出衝出小徑、不見蹤影的遙的時候,眼前的景像,讓她不自覺地停下了腳步。

真的是一瞬間而已。

遙在衝向蜷縮在地的可洛娜與柏德兩人的同時,也順勢拔出了腰間的單手劍;在站定腳步的下一刻,那揮劍的身影便化為一道白影,在姐弟兩人周遭旋了一圈,正朝著姐弟倆直衝而去的破爛工藝品因而化為片片殘骸,呈放射狀散落了一地。

實在是太快了。

毫無掩飾的殺氣也自遙的身上迸發而出,甚至讓人全身感到刺痛,直打哆嗦。

解決了發動攻擊的工藝品,事情並沒有就此結束,遙緊接著對一個懸浮在空中的人偶舉起了劍,用席娜從沒聽過的憤恨口吻,咬牙切齒地說道:「終於被我找到了……雅妮絲的『火石』!」

雅妮絲?火石?

席娜的思緒一片混亂,只覺得這兩個名詞有些耳熟。

「呱啊啊啊啊啊!等等我們呀!」騎在波可身上的達央和拉拉這才跟上了席娜,還不忘扯開嗓門大叫,柏德回過神來,也才發現席娜等人的到來。

柏德看了看遙,猛烈的殺氣讓姐弟兩人不由得害怕起來,他連忙拉起可洛娜跑向席娜。

「席娜師父!遙師父他……」柏德一哽,沒再說明下去。

「遙師父說什麼雅妮絲的火石?那個人偶是火石嗎?那個傳說中的火石?」可洛娜也害怕、卻又急切地開口。

「什麼是火石?」席娜問向可洛娜。

可洛娜拼命回憶道:「呃,《世界事典》裡有記載……雅妮絲是首位名留史冊的大魔女,她在瑪那之樹裡鑿洞並建築工房,卻改變了瑪那的流動,還影響到妖精界和精靈界。雅妮絲還在工房裡製作了一個擁有巨大力量的寶石,那就是火石,爭奪力量的人因此對它起了惡心……」

──一個同樣以雅妮絲為名的魔導士,首先製作出足以匹敵瑪那騎士之力的魔力之源,也就是火石。之後的鬥爭越演越烈,終究還是將陷於其中的人們,引向了玉石俱焚的結局。

「對了……波奇爾有說過……」這下換成席娜在拼命回憶:「……一個也叫雅妮絲的魔導士,製作出了火石。」

「那和遙師父又有什麼關係?」柏德驚恐地問道。

「我也不知道!」席娜焦慮地對柏德搖頭。

就在此刻,遙和人偶終於有了動靜。人偶劇烈地顫抖著,並以尖銳的聲音驚恐道:「這個力量……你是第七之月!打敗雅妮絲大人的……那個投向妖精界的人類……呀啊!」

人偶話聲未落便發出一聲慘叫,遙一揮劍,猛烈的火花便迸發而出,雖然火花在被人偶築於自己面前的結界擋下,還是免不了衝擊波。

「少廢話,火石。」遙冷冷地說道:「妳這個竊占人類之名的人偶,給我下地獄去吧。」

「不是……不是!」人偶尖叫起來:「我是燒炭小屋的瑪格諾莉亞,不是……火石!」

遙瞇起眼睛,一瞬不瞬地盯住人偶血紅的眼睛:「可別告訴我說妳沒照過鏡子,不知道妳的瞳孔是什麼顏色的嗎?」

「你為什麼要針對我?雅妮絲大人已經不在了呀!」人偶大叫道。

「但世上還有魔導士,當時若非妳擅自離開豆一族,戰爭也不會再度捲起。」遙的聲音突然一哽:「我太天真了,以為解決了雅妮絲,就可以回到她的身邊……後來戰爭的規模實在也出乎我的意料。我用盡全力,本來以為已經消滅火石了……為什麼還有妳這個漏網之魚!」

聽到這些話,柏德如受雷殛;見遙又舉起了單手劍。席娜衝上前大喊道:「住手!」

遙微微轉頭,手裡的動作卻沒停歇,席娜踩著「月面空翻」的步子,迅速移動到遙的身後,抓住他正要舉起的右手。

「等一下!」席娜著急地大喊:「你們在說什麼?你怎麼了,為什麼要動手?」

席娜的視線對上了遙的雙眼,藏在金髮瀏海下的,是一雙炯炯有神的銳利眼眸;遙的面容似乎被稜角化了般,不只表情變得嚴肅,連氣質都判若兩人。

「你是誰?」席娜加重了力道:「你……不是遙?」

那個注視著席娜的陌生眼眸,突然染上了一層悲傷,讓席娜更加確定自己的推論:「遙呢?你又是誰?把他還來!」

趁著遙分心的空檔,人偶面前突然捲起一陣風,下一刻便又出現了一個圍著長圍巾、戴著軟尖帽的人偶。尖帽人偶同樣浮在空中,像是在保護受遙威脅的人偶。

遙立刻撇過頭,盯著新出現的尖帽人偶說道:「……雅奴艾拉的魔法生物嗎。你想要保護她?」

尖帽人偶以呆板、不帶有抑揚頓挫的嗓音回答道:「是雅奴艾拉小姐將瑪格諾莉亞安置在這裡的,還請您高抬貴手,放她一馬。」

「如果我不答應呢?」遙回答道。

察覺到遙又想要舉起武器,席娜連忙抓得更緊:「不可以!」

其他人對於眼前的狀況無一不感到迷惑,但他們也只能著急地看著兩位師父和兩個人偶的動靜。

握著失而復得的掃帚,可洛娜想到席娜剛說明過工藝品存有「意念」的事實,又想起吸引自己跑到這裡的聲音,那絕對是爸爸無疑──

──像這個工藝品,還殘留著一點製作者的意念,把瑪那凝聚在其上,就能聽到它想說的話,就像我們使用的工藝品可以作為路標一樣,算是一種指引吧。

可洛娜握緊掃帚,凝聚魔力,心裡也暗自祈禱:拜託你,爸爸,幫幫我們,讓遙師父恢復原狀啊!

可洛娜呼喚的光精靈施展了光魔法,強烈的光芒讓遙一邊半轉過身、當他瞇著雙眼緊戒的同時,他也反手將席娜拉到自己背後,像是要保護住她。

「瑪那一族的小姑娘!」尖帽人偶對席娜說道:「請用真正的名字呼喚妳的騎士,把他叫回來吧!要是讓他一直這樣,妳的騎士會醒不過來的!」

「什麼!」席娜大叫起來,使盡了全身的力氣抓著遙:「你到底是誰?把遙還給我啊!」

「他的名字!」尖帽人偶又重複道:「女神繼承人所承認的『第七之月』的名字!」

「月明遙!」席娜大聲出來:「你快點給我回來啊,遙!」

遙又緩緩轉過頭來,眼裡的悲傷依舊,接著,席娜懷裡猛地栽進了一股重量,遙整個人就那樣癱在席娜懷裡。

刺眼的光芒也在這時消散殆盡,瑪格諾利亞正躲在尖帽人偶背後,帶著驚慌的紅眼,不住流連在席娜和遙之間。

席娜撐著遙的身軀,急切地大喊:「遙?你怎麼了?你沒事吧?」

可洛娜、柏德、達央、拉拉和波可也一湧上前,眾人一陣手忙腳亂。

「遙師父?席娜師父?」

「呱!遙先生呱!」

一片混亂中,瑪格諾莉亞在尖帽人偶的示意下消失了蹤影;而尖帽人偶也對一行人開口道:「請你們移駕到管理員室吧。」


不多時,駝著遙的波可和一行人,總算把遙扶進了尖帽人偶的管理員室。

這間管理員室和垃圾山一樣,四處塞滿了看似無用的物品,只是在垃圾中間清出一塊放了張茶几和幾樣物品的空間。這樣的空間容納一個尖帽人偶還算寬敞;一下擠進四個人和三隻動物,空間就顯得捉襟見肘。

遙正不醒人事地躺在室內一角,尖帽人偶先是親切地為每個人泡了茶,隨後便拿著可洛娜的掃帚端詳起來。

原本就相當老舊的掃帚,加上方才的折騰,握柄的部分已經斷成兩截。可洛娜一臉沮喪,倒是柏德急切地問向尖帽人偶:「如何?可以修得好嗎?呃──」

「我叫做魯伊。」尖帽人偶自我介紹道:「我的工作,就是負責管理這座垃圾山,也算是世上最了解這些垃圾們的『心情』的對象。」

在此同時,魯伊已經熟練地修理起可洛娜的掃帚,沒多久,握柄便在補丁的補強下重新接了回去。魯伊這才將掃帚遞向了可洛娜:「妳的掃帚,已經修好了。」

「謝……謝謝你!真的很謝謝你,魯伊先生!」可洛娜喜出望外地接過掃帚,像是如獲至寶一般。

魯伊說道:「那把掃帚,是個很溫暖的東西,掃帚裡的意念,和小妹妹非常契合。」

「這是我爸爸留給我的……遺物。」可洛娜握緊了掃帚回道。

「原來如此。」魯伊的表情看不出變化,他轉向柏德:「那個平底鍋,也和掃帚有著相同的意念。」

柏德正要回答,笑容卻突然一僵,只得點了點頭:「這是……我媽媽留下來的。」

「柏德?」可洛娜疑惑地喚了聲,柏德卻只搖了搖頭,沒有多說。

席娜這才猶疑地開口道:「那個……魯伊先生,請問剛才的人偶,還有遙是怎麼……」

魯伊說道:「那個人偶,叫做瑪格諾莉亞,她的眼睛是火石。很久很久以前,一個叫瑪格諾莉亞的人類小女孩,偶然得到了那個娃娃,卻被力量失控的火石燒死在燒炭小屋。之後,那個人偶就自稱瑪格諾莉亞了。」

席娜還是不解:「我不懂……這跟遙有什麼關係嗎?」

「那個少年,是第七之月的繼承人。第七之月和火石是相對的存在,為了消滅可能會危害女神的威脅,第七之月會不惜一切毀了火石。」魯伊回道。

席娜還來不及反應過來,柏德已經搶白:「什麼!遙師父是第七之月?」

「是不是搞錯了?」席娜也問道。

「呱!那個第七之月到底是什麼人?怎麼會在遙先生的身體裡呱,太過分了呱!」達央憤慨道,拉拉和波可也應和地叫了幾聲。

「你們散發出來的瑪那波動,是瑪那一族沒錯。」魯伊看了席娜一會兒後繼續說道:「那個少年,被第七之月的意念所囿,才會出現失神的狀況。幸好他有自己的名字,名字的力量是很強大的,只要騎士所效忠的對象呼喚了他的名字,他一定會回應的。」

幾個人和幾隻動物面面相覷了一番,達央首先發難:「呱!要怎麼把那個什麼月趕出去呀!」

「沒什麼趕不趕的,他們的本質是相同的,那本來就是他的力量,只是他似乎還不會使用。但為什麼早就消逝的前代第七之月會以這種形式出現,我就不清楚了。」魯伊回道。

柏德一臉煞白,可洛娜決定換個話題:「那麼……那個瑪格諾莉亞,怎麼會到這裡來?」

「瑪格諾莉亞,是我們的造物主‧雅奴艾拉小姐的作品,也是我的姐妹。雅奴艾拉小姐在隱遁前,把她帶來了這裡,不希望她再淪為戰爭的道具。」魯伊說道。

「雅奴艾拉?你是說那個『操縱飛天之琴』的人偶師雅奴艾拉嗎?」柏德又大叫道。

「你知道雅奴艾拉嗎?」席娜對柏德投以驚訝的一瞥。

在柏德猛點頭的同時,可洛娜說明道:「在《世界事典》中也提過,在戰爭中率領妖精對抗魔導士的就是人偶師雅奴艾拉,她同時也是大魔導士雅妮絲的女兒,因為她不贊同母親破壞瑪那之樹等等作為,因此起身對抗以母親為首的魔導士勢力。」

聽了這些說明,席娜的思緒反而更加混亂。她按著額頭,做了個「暫停」的手勢:「等等……我不懂……這和我們有什麼關係?遙是因為看見火石才會突然轉變的嗎?可是以前完全沒有過這種──」

席娜陡然想起了她曾在米達斯遺跡昏迷之際,感受過的另一個遙。

自從在海賊船巴爾德,動彈不得的遙叫出了史普利岡的名字後,席娜就在懷疑當初在格特遭遇史普利岡的攻擊時,他們是怎麼脫險的?達娜的欲言又止又代表了什麼?

而在烏爾坎礦山時,一提到第七之月,遙突然就極力否認第七之月和自己的關連性,就是因為這樣嗎?因為他害怕發生這種情形?

看見席娜的沉默,姐弟兩人相對一望,可洛娜怯怯道:「席娜師父……」

「我沒事。」席娜苦笑了一下,轉頭看向遙:「最難過的人,應該是他自己了吧?雖然他總是嘻皮笑臉的……」

魯伊說道:「不過,還是要謝謝你們呢……小垃圾們,只是因為害怕停止活動這件事,想拯救自己的靈魂不隨之死去而已。能讓它們解脫,這樣真是太好了,真的。」

此時,倒臥的遙有了醒轉過來的跡象:「唔……」

「遙?你醒了嗎?」席娜連忙趕到遙身邊,其他人也一臉焦慮地湊了過來。

「……席娜?」遙睜開眼睛,光線的刺激讓他連連眨眼。

「呱?是遙先生?還是那個什麼月呱?」達央有些畏縮。

「遙師父?你還好嗎?」可洛娜也關切地問道,柏德則是一言不發地站在其他人身後。

「可洛娜……妳和柏德沒事吧?還有妳的掃帚……」遙撐起上身,想坐起身來。

席娜正思忖要如何開口時,魯伊已經開口:「你還記得剛才發生的事嗎?」

「你是誰……?」遙瞇著眼睛看向了魯伊,隨即睜大了眼睛:「你……你是……」

方才的情景逐一浮上遙的腦海,歷歷在目,讓他不得不去面對──

「你們都看到了?」遙啞著聲音,沒有看向任何人,而是垂下頭去。他怎麼也沒有想到,他最害怕讓其他人發現的另一面,竟會就那樣在眾人面前失控。

席娜不知該說什麼。倒是魯伊又開口:「如果你不能控制你的另一面,在那之前,為了避免同樣的情形再次發生,我必須禁止你出入這個垃圾山,希望你能諒解。」

眾人都不知該說什麼,而遙則是緊緊握拳,咬牙道:「……我知道了。」

冷不防地,遙霍然起身,一把提起了放在一旁的單手劍便往外走去;卻在門前頓足、啞著聲音開口道:「……很抱歉為你們添了這麼多麻煩。」

說完,遙頭也不回地走出了管理員室。其他人見狀,匆匆地向魯伊道別後,連忙跟了過去。


次回〈波波老頭的研究室〉


「恰!我的魔像雖然只有我十分之一的天真,但膽子比我大十倍不止啊!」

敬請期待~

為保護本人創作資料不被任意轉載,本頁面禁止使用滑鼠右鍵與鍵盤進行複製,不便之處請多包涵。

Author: Fish Yu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