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 LOM】同人小說:29. 父親的掃帚


短暫的出航後,海賊船巴爾德就因為原因不明的毀損,而不得不返回港口維修。

在波爾波塔的港口,遙、席娜和艾蕾一行人揮別了正要開始忙碌的船長邦茲,遙和席娜便心照不宣地看向艾蕾。

「妳之後要去哪裡?」席娜的語氣很憂慮。

「我要回鳥籠燈臺。」艾蕾微笑地看向面前驚訝的兩人,說明道:「沒事的……那裡已經不再是個牢籠,只要願意,任何人都可以進去了,真的不用擔心。」

「那我就放心了。」席娜誠摯地說道。

「我們送妳回去吧!」遙提議道。

艾蕾笑道:「我自己沒問題的,而且我可以直接飛回去……但你們就得多走一大段路了,真的沒關係。」

於是雙方就此分道揚鑣。臨別時,艾蕾感激地開口:「真的、真的很謝謝你們,沒有讓船沉沒,都是你們的功勞……還有吉爾伯特先生,他人真的很好……雖然做法強硬了點,但他願意帶我出遊,我也很感謝他。」

遙哼了聲:「他不過想泡妞罷了。」

「不是這樣的啦!」艾蕾面紅耳赤道:「吉爾伯特先生他……怎麼說呢,他真的很好心,只是太好心了……我想他一定有更合適的對象的,他不是琉米妮的前男友嗎?」

「他明明就已經被……」甩了,遙咕噥到後面就沒了聲音。

席娜拍拍艾蕾的手,微笑道:「有機會的話,我們再一起到外面去走走吧!」

艾蕾點頭,感激的心情溢於言表,無須多言。

看著頻頻回頭揮手道別的艾蕾越飛越遠,席娜遺憾地說道:「可惜吉爾伯特先下船了……雖然有點狀況,但他也讓艾蕾淡忘了之前沉船事件的陰影了嘛,就這點來說,他真是功不可沒呢。」

「呃……是啊!」遙乾笑兩聲,心裡卻暗自忍著笑意。在船上進入掌舵室前,他特地逗留了一下,從那落水聲聽來,不難想像吉爾伯特的下場。不過附近的海域都鄰近沙灘,應該不必太為他擔心。

遙一邊伸懶腰,一邊往城鎮走去:「話說回來,吉爾伯特做得這麼明顯,卻只被認為是出於好心,真是白忙了一場哪!」

席娜不解:「這是什麼意思?」

遙正色道:「妳看不出來,那匹馬本來是要把妳的嗎?結果我們把他帶去找艾蕾,他馬上就轉移目標了,見異思遷,活該被發卡。」

「難怪你把他擋掉了……但他講話太油了,不是我的菜。」席娜聳肩道。

「那我就放心啦。」遙突然覺得心情好了起來。

兩人的閒聊就這樣持續了整趟返家的路程,甚至讓席娜忘了問遙,上次他是如何在未持有工藝品的情況下、抵達海賊船巴爾德的。


經過數日的跋涉,遙和席娜兩人各自回了家,並約定數日後再由席娜去找遙,決定下一趟外出的行程。

在兩人分別後的第二天傍晚,從德米納鎮郊外帶著拉拉返家的席娜,卻在自己家門口看到一個意想不到的對象。

「可洛娜?」席娜的聲音,打斷了正躊躇不安的可洛娜的思緒:「妳怎麼會在這裡?妳一個人?」

「啊……席娜師父!」可洛娜連忙轉過身來,正好接住撲面而來的拉拉:「只有我自己跑來而已……」

席娜雖然有點疑惑,還是示意可洛娜進屋:「我們先進去再說吧。」

席娜一進家門,先招呼可洛娜就坐後,便去廚房燒開了熱水、泡好了茶:「來,每次都讓可洛娜泡茶,這次我終於有表現的機會了。」

可洛娜一隻手抱著拉拉,一隻手接過茶杯,道謝道:「謝謝……席娜師父。」

席娜也拿了杯茶,逕自在可洛娜對面隔桌坐下,這時,可洛娜搶先開口:「對了,席娜師父剛才去哪裡了呢?」

席娜怔了怔,才說道:「哦,我到郊外……就是你們老家那塊空地去練習一下新武器。」

練習武技是席娜排遣紛亂心情的方法之一,每當她陷入對未知過去的不安時,就靠這招轉移注意力。不過她從未對其他人提起過。

「可洛娜,妳怎麼會自己出來呢?」席娜終於找到機會開口:「還有……妳一直帶在身邊的掃帚呢?我記得妳說過,那是妳父親的遺物……」

這下換成可洛娜怔愣:「我……」

「怎麼了?」席娜隱隱覺得不對,追問道。

可洛娜突然紅了眼眶,一邊吸鼻子,卻還是藏不住哽咽:「我的掃帚……被仙人掌拿去丟掉了……」


在可洛娜來到席娜家後的稍晚,遙收到了席娜委託郵差鵜鶘送來的一封信。

給遙和柏德、還有達央:

可洛娜現在在我這裡,明天我會帶她回去,到時請好好地對她交代一下掃帚的事情。

席娜

「啊,還好還好,她沒事……」看完信的遙癱在椅子上,吁了口氣:「她突然衝出門去沒回來,真是嚇死我了……」

「可洛娜真是的!」柏德也出聲數落,表情卻也是如釋重負。

「呱!原來可洛娜小勇者是到了席娜小姐那裡!」達央也接腔,仍是一貫的熱血語調。

回想起返家後這一天半的種種,遙真是一個頭兩個大。

中午時分,遙忙完了果樹園的例行除草和採收作業後,他一如往常地推開家門。迎接他的卻是滿屋子亂跑的達央、忙著勸慰的柏德、以及……哭鬧不已的可洛娜?

「怎麼辦、怎麼辦啊!」可洛娜坐在地上哭道:「到處都沒看到!」

柏德的語氣很是不敢置信:「不見了?可洛娜,妳該不會搞丟了吧?」

可洛娜也一臉不敢置信:「等等……那麼大一個掃帚,沒道理說不見就不見呀……」

「呱呱呱呱呱呱呱呱!在下也到處都沒有看見!」達央還在屋內亂竄,像在找東西一般。

「達央,你先安靜下來啦!」柏德對達央抱怨了聲,又轉向可洛娜,著急道:「那可是爸爸的遺物啊!」

「怎麼了?」遙繞過達央,走向可洛娜和柏德:「發生什麼事了?」

「遙先生?你回來了啊!」達央率先叫道。

「遙師父……」柏德驚訝地應了聲,可洛娜的視線也轉向了遙。

「掃帚怎麼了?」遙又問道。

和柏德對看一眼後,可洛娜才說道:「我的掃帚……不見了!」

「早上我還有看見的,但才一轉眼的工夫,就……」柏德也說道。

「呱!在下也到處都沒看到呀!」達央也接腔。

「咦?」遙也愣了愣:「到處都找過了嗎?都沒有?」

可洛娜邊吸鼻子邊點頭:「除了二樓,我們到處都翻遍了……不過沒理由會在二樓啊,我們都沒上去……」

「去二樓看看吧!」遙一邊說著,一邊三併作兩步地上樓。柏德連忙拉起可洛娜跟上,達央也啪噠啪噠地踏著步子尾隨著。

可洛娜和柏德才走到二樓樓梯口,遙的叫聲已經先傳了過來:「不見了!不見了啊啊啊啊啊!」

「什麼東西不見了?」兩個小朋友和達央隨即跑了過來。

「仙人掌啊!」遙指著矮桌上空盪的花盆,哀號道:「我的仙人掌哪裡去了?」

「我們不知道啊!」三個小朋友面面相覷了數秒後,柏德無辜地說道。

遙開始翻箱倒櫃,一邊還大叫道:「仙人掌──?快出來呀!」

「還有可洛娜的掃帚啊!」柏德急得跳腳。

「一起找啦!」遙仍繼續著翻找的動作:「哈囉?仙人掌?你在哪?」

在這片混亂中,達央的聲音首先吸引了眾人的注意:「呱!是仙人掌!」

「什麼?在哪?」遙停下動作,三個人的視線全轉向了達央。

達央身旁站著一株頂上帶著粉紅色花朵的綠色仙人掌,仙人掌停留了幾秒後,便以根部代替雙腳,小跑步地直奔他的花盆就定位。

「仙人掌……走路了……」好半晌後,柏德才愣愣地說道,遙、可洛娜和達央則還在目瞪口呆。

遙這才奔向仙人掌問道:「仙人掌,你上哪去了?差點嚇死我……」

遙不問還好,這一問,仙人掌轉向他,以牙牙學語的語氣回答道:「去把破爛的掃帚,扔到垃圾的山去。」

「什麼?」遙大叫起來:「你……你扔了可洛娜的掃帚?」

「掃帚,很破爛。是垃圾。」仙人掌仍一派天真地回答遙。

可洛娜突然哭鬧起來:「我使不出魔法來了啦──」

「啊,這個……沒關係啦!反正老爸自己的魔法也不怎樣嘛!」柏德想安慰可洛娜,卻適得其反。

「那你怎麼不把媽媽的平底鍋給扔掉!」可洛娜哭喪著臉,反唇相譏。

「可洛娜,這個……」遙也支支吾吾起來:「我想,仙人掌並不知道那把掃帚的重要性,才會……」

遙還在解釋著,可洛娜卻突然大喊出聲:「我不要聽了啦!」

說著,可洛娜便跑下樓去,隨著一聲震耳欲聾的摔門聲,可洛娜便跑出了家門。

隨著天色漸漸轉暗,可洛娜卻一直沒有回家。遙、柏德和達央分頭出動,找遍了家園中各個角落,都沒有發現她的蹤影。

時間初入夜晚,聽見郵差鵜鶘催命般的叫門聲,煩躁到極點的遙前來應門,在他正準備揍飛這隻鳥的前一秒。郵差鵜鶘那句「這是德米納鎮的席娜小姐給月明遙先生的信」讓他瞬間清醒了過來。


翌日上午,席娜依約帶著可洛娜和拉拉回了遙的家園。一番說明後,眾人一致贊同要去尋回掃帚。

「知道東西在哪裡嗎?」席娜問道。

遙沒有馬上回答,而是走到他放置外出用品的架子前摸索起來,不多時便拿著一樣物品走了回來。

「工藝品?」席娜打量著這個她沒見過的工藝品,一個身體各部只靠些許的繩帶連接的木偶,很明顯地已經損壞。

遙說明道:「這個『損壞的人偶』,是我之前自己去格特時,偶然從尼基塔那裡得來的,用這個可以前往『垃圾山』,也是仙人掌丟棄掃帚的地方。」

「那就趕快去吧!現在就去吧!」柏德倏地起身:「快一點去,才比較容易找得到掃帚呀!要是被其他東西掩埋了,就不好找了!」

「柏德……」可洛娜感激地看向自己的雙胞胎弟弟。

「客氣什麼,都是自己人嘛!」柏德拍拍胸脯,對可洛娜笑道。

和席娜交換了會意的一眼,遙說道:「這次大家就一起出發吧!目標是要找到可洛娜的掃帚!」

每個人都向遙點了點頭,寵物鴨子達央在聽到可以外出冒險後,則是抱著拉拉滿屋子亂竄起來。


本話因字數限制,分多頁呈現,請往下選擇頁碼

為保護本人創作資料不被任意轉載,本頁面禁止使用滑鼠右鍵與鍵盤進行複製,不便之處請多包涵。

Author: Fish Yu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