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 LOM】同人小說:28. 吉爾伯特‧愛的航海


告別了琉米妮、艾蕾以及芙拉梅修後,遙和席娜便離開了鳥籠燈臺。

「我看,我們今天就在波爾波塔住一宿吧?」遙向席娜建議道,但席娜沒有反應。

「席娜?」遙試探地叫了聲。

席娜這才收住腳步:「珊德拉為了得到珠魅的核,連艾蕾和其他士兵都利用了,結果艾蕾為了這種事把自己關起來?這根本沒道理……」

席娜往回走去,遙連忙拉住了她:「等一下!妳現在是要回去找艾蕾嗎?」

席娜有些激動:「我想去勸艾蕾離開燈臺。」

「妳太在意珊德拉了。」遙說道:「魯貝斯的事我也很遺憾,可是那種情況下,沒有人救得了他,更可能連妳也會遇害,妳忘了嗎?」

席娜一愣,遙說中了她的想法,她的確很在意當時只能眼睜睜看著魯貝斯死去這件事。

兩人就那樣沉默下來,好半晌都沒人說話,此時,一個既熟悉、又讓人渾身起雞皮疙瘩的男性嗓音,從一旁傳了過來。

「噢噢!大海,正是那祖母綠的寶石呀!」

遙才一回頭,正好迎上聲音主人那雙帶著促狹笑意的眼睛。兩人初訪月夜城鎮時,曾偶遇過的人馬青年──吉爾伯特正走向兩人。只是他看起來十分狼狽,滿身螃蟹屑、散亂的髮絲、歪斜的帽子、微喘的面容……在在都顯示對方歷經過一番跋涉。

「你怎麼在這?」吉爾伯特的出現,著實出乎遙的意料。

「大白天的呢,你們就這麼熱情呀?」吉爾伯特說話仍帶著他慣有的長音:「折騰了我這麼久,來到這裡後,我還走錯方向,差點一頭撞上另一側海岸洞窟裡的怪物呢,總算讓我追上你們了啊。」

「追上我們?」這次開口的是席娜。

「是呀。」吉爾伯特點頭道:「我在海港城鎮看見你們和我心愛的蜜糖一起離開,我就一直跟在你們後面了。只是這坎坷的愛之道,讓我暫時迷失了方向,直到現在,才追上了你們啊──」

席娜回憶起在海港城鎮發現琉米妮時,她提過在迴避一個不想見面的對象,原來就是吉爾伯特嗎?她又想起之前吉爾伯特和琉米妮在羅亞不歡而散的情形,琉米妮……大概是出於尷尬吧。

遙則是瞇眼暗忖:你迷路的時機還真是恰到好處呢,現在的鳥龍燈臺下層可沒有格雷多礙事了。真可惜……

席娜指指身後鳥籠燈臺的方向:「琉米妮和她的朋友在那裡喔。」

吉爾伯特聞言,眼睛一亮,正要上前:「哎呀,真是謝謝妳了,美麗的小姐呀──」

眼看吉爾伯特就要執起席娜的手,但遙眼明手快地抓住了他的手熱絡地甩著:「哇──我說還真是好久不見了呢!琉米妮和她的朋友現在都在鳥籠燈臺那裡喔!我們帶你過去見她吧!」

吉爾伯特一愣,又轉向席娜,後者也是一臉莫名其妙。而遙已經朝鳥籠燈臺邁開腳步,一邊還催促吉爾伯特:「快點呀,你不是說很想念琉米妮的嗎?」

儘管有些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吉爾伯特還是在遙的催促下,走向了鳥籠燈臺。


鳥籠燈臺外,艾蕾正要送芙拉梅修離開,現場卻不見琉米妮。

「哪,妳不再到外面唱歌了嗎?」芙拉梅修問向艾蕾。

「我想啊。」艾蕾點頭,隨即又說:「但是唱歌的話,我又怕把船給弄沉了……」

「船沉了也無所謂啊,不然就像我一樣用游的,或是直接飛上天啊。」芙拉梅修滿不在乎地說道:「人們在陸地上亂搞也就罷了,連大海都要干涉,真的是住海邊欸。只要有船沉了,就都推給人魚和賽蓮,有夠蠢的。我們何必管那些人的想法?妳真是太死腦筋了。」

「話是這麼說沒錯啦,但……」艾蕾回道。

「歸根究柢,這都是人類自己跑到海上航行惹的禍啦,不然以前怎麼都沒出事?」芙拉梅修又說。

「話是這麼說沒錯啦,但……」

「是啦,是啦。」芙拉眉修不耐煩地打斷了艾蕾:「妳就只會說『話是這麼說沒錯啦』啊?」

艾蕾停頓了一下,接著才說:「對不起……」

「啊~哎,拜託,妳道什麼歉啊,像個笨蛋似的。」芙拉梅修無力地垂肩咕噥道。

此時,遠處傳來了一個吊著高音的男性嗓音:「琉米妮!自從在月夜城鎮與妳分別,我無時不刻都在思念著妳,而我再度來到此地,只為了與妳相會啊!」

「那是什麼鬼?」芙拉梅修一臉嫌惡地看過去。

伴隨著一陣蹄聲,吉爾伯特的身影就閃進了鳥籠燈臺的上層。「噢噢!我心愛的琉米妮!是我,吉爾伯特呀!」

芙拉梅修冷冷地說道:「琉米妮已經回去了喔。你是哪根蔥?」

吉爾伯特露出了戲劇化的震驚神情,但他的目光隨即便聚焦在一旁的艾蕾身上,並語帶驚訝地開口:「妳不是……琉米妮?」

艾蕾和芙拉梅修面面相覷了一會兒,艾蕾才轉向吉爾伯特說道:「我是艾蕾,琉米妮是我的好朋友……你是哪位?」

「不好意思,我是愛的詩人,吉爾伯特。是我認錯人了……」吉爾伯特說道。

「我剛剛就說過琉米妮不在了,你聽不懂喔?」芙拉梅修翻了個白眼,又轉向這才出現在後方的遙和席娜:「這傢伙到底是誰啊!你們也說明一下吧!」

「呃……」遙一面暗罵吉爾伯特,一面也對他的神速暗自稱奇:「他是琉米妮的前男友……」

「所以你們帶人家的前男友來幹嘛?」芙拉梅修興師問罪道。

遙內心暗自發苦:靠,還能幹嘛?轉移他的注意力啊!他把別人我不管,想把席娜,他想得美!

「請問,琉米妮人呢?」席娜客氣地問道。

芙拉梅修不耐煩地揮手道:「她剛剛回去了,說是不能把月老師重要的店放著這麼久不管,因為她會飛,所以走的是反方向,你們和她錯過了。」

「這樣啊……」遙抓了抓頭,轉向吉爾伯特說道:「既然琉米妮已經回去了,我們也──」

無視遙與芙拉梅修無言的表情,吉爾伯特誇張地對艾蕾叫道:「啊啊!請等一下!那優美的身影、深邃的眼眸、微翹的嘴唇……啊啊,我好像在幾千年前就知道妳的事了。妳是為訴說對我的愛而來的嗎?」

艾蕾無語了一會兒才說道:「……我想,不是的吧……而且來的人明明是你才對。」

「唔呼呼呼,人們一開始都是這麼看待愛的,但他們有朝一日都得意識到那份愛的存在!」吉爾伯特故做俏皮地眨了眨眼,才繼續說道:「愛讓我們幸福,愛無所不在。」

「……妳沒唱歌都會引來怪東西了,那些船之所以會失事,跟妳的歌一點關係也沒有,一定是這樣。」芙拉梅修說著,一邊狠瞪吉爾伯特:「妳幹嘛跟他說那麼多,直接了當地拒絕他不就好了!像是『你怎麼這麼討厭啊!』之類的!」

吉爾伯特並沒被芙拉梅修嚇退,反而對她遺憾道:「啊,這位人魚小姐,妳的美麗,和艾蕾也是不相上下呢~如果這世上有兩個我,說不定有一個已經成為妳的俘虜了!但是現在的我,眼裡只有艾蕾一個人啊!」

對這番話起了作用的,除了芙拉梅修發白的臉色外,還有遙一身的雞皮疙瘩;至於艾蕾和席娜除了一臉無可奈何,倒沒有其他誇張的反應。

「我的天哪,真是……」芙拉梅修抖了一陣才繼續說道:「爛死了,我沒辦法跟這種傢伙待在同一個地方啦!我要走了!」

說著,芙拉梅修的身影已經包覆在水泡中;臨走前她還不忘向艾蕾叮嚀道:「艾蕾!妳要是跟這種傢伙交往的話,我就和妳絕交喔!」

語畢,芙拉梅修就消失在一個大水泡中。

「芙拉梅修!真是的!妳這樣說,琉米妮的立場豈不是很尷尬……」

遙可以體會芙拉梅修對吉爾伯特的反感。既然對方都把話說得這麼明白了,他多少也會收斂一點吧?

但遙和席娜還是太天真了。只見吉爾伯特感動地握著艾蕾的手,感性地說道:「謝謝妳,艾蕾,妳真是個溫柔的人兒呀……」

「唔哇,他什麼時候跑這麼近了。」席娜微吃一驚。

「動作好快。」遙也小嚇一跳。

吉爾伯特突然一個迴旋,就將艾蕾甩到自己的後背上,艾蕾不禁尖叫了一聲。

吉爾伯特指著遠處海港城鎮港口的方向,深情地對艾蕾說道:「來,注視著海平面……看見那些船了嗎?」

「咦……?」艾蕾裝傻:「船?那又怎樣?我什麼都沒看見!」

遙轉向了吉爾伯特所指的方向,雖然有一段距離,但停泊在港口的海賊船依然清晰可見。艾蕾根本就在睜眼說瞎話。

「我們就像那艘船,相較於遼闊的大海,我們是多麼渺小啊……」吉爾伯特嘆道:「來,我們走吧,艾蕾……乘著我的背,奔向那艘船吧!蜜糖!」

不等艾蕾反應過來,吉爾伯特一翻身,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向前奔去,一下子就沒了蹤影。

「呀啊啊啊啊啊!」

遙和席娜甚至連艾蕾的身影都沒看清楚,只能愕然地站在艾蕾尖叫聲的餘韻中,看著遠處揚起的那片沙塵。

「發生什麼事?」

遙還沒回神,就被席娜巴頭:「快跟去看看啦!艾蕾現在不是有恐船症嗎?萬一被帶去船上,不知道會怎麼樣啊!」


本話因字數限制,分多頁呈現,請往下選擇頁碼

為保護本人創作資料不被任意轉載,本頁面禁止使用滑鼠右鍵與鍵盤進行複製,不便之處請多包涵。

Author: Fish Yu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