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 LOM】同人小說:27. 懸盪的歌聲


由於上次在武器工房的約定,遙和席娜回家休息了兩週後,遙跟席娜通信聯絡好下次的出發日期,他便帶上簡單的行李、兩個包裹,以及兩個徒弟,依約前往德米納鎮去找席娜外出。

來到席娜家門前,遙伸手敲了敲門,如同往常一般,席娜帶著笑容來應了門,拉拉看見來者,也高興地衝上前來,先是跟遙磨蹭了一陣,又跑去招呼可洛娜和柏德。

「你們來了。」席娜讓三人入內,她也已經打包好行李,而可洛娜和柏德則是跟著遙來鎮上進行買賣、順便把拉拉帶回遙的家園,在席娜外出的這段期間照顧牠。

由於不能期待席娜的廚藝,是以可洛娜事先準備了簡便的早餐一併帶來,眾人正坐在席娜家裡的起居間享用早餐時,遙把兩個包裹接連放在桌上,對席娜催促道:「打開看看吧。」

席娜解開遙帶來的包裹,呈現在她眼前的,是一把閃著銀色光輝的長杖、以及一對金屬拳套。

「這是你做的?」席娜端詳眼前的兩件武器,看看遙、又看看兩個小朋友,三人都以期待的眼神等待席娜發表感想。

「雖然是第一次做,不過也花了我好幾天呢!」遙很有自信地說道:「我是有點自賣自誇啦……不過這真的是一把很堅固的杖喔,妳魔法比較好,也很適合用杖,我還加了精靈硬幣下去強化,所以可以直接用它來使出魔法喔!妳之前也給了我一堆金屬原料,所以妳也不用太介意啦,沒有武器,妳也挺傷腦筋吧?趁機換個武器練練也不錯。」

「我們也有幫忙喔!如果席娜師父需要用到近身武器,可以試試拳套!」柏德也興高采烈地向席娜推薦武器。

席娜一邊起身、一邊拿起長杖揮了幾下:「真的很不錯,我能感覺到裡面的瑪那,無論是物理攻擊或是魔法都很適合……」

席娜又戴上拳套,她比較擅長的近身武器是短劍,而以她的力氣,出拳攻擊雖然不容易造成重傷,但搭配敏捷的速度、加上若是專對要害出手,威力還是不容小覷。

席娜將武器放回桌上,握住遙的手揮動著:「謝謝你!我真的很高興!」

遙固然沒有表達反對之意,但席娜突如其來的動作卻觸動了他手上的痛楚,他不禁輕呼起來:「哎唷!」

「怎麼了?」席娜立刻鬆手。

「啊,沒事。」遙瞬間換上一副笑臉。

「遙師父的手上起水泡了。」可洛娜馬上出賣了遙。

「幹嘛講,又不礙事。」遙一眼瞪去,又轉向席娜:「出門還是沒問題的啦。」

「還是避免去野外比較好……你們可以去羅亞看看有沒有好的原料可以買,我們有個同學在半月小巷賣原料,就是酒館再進去的巷子裡。」柏德一邊說著,一邊壓低聲音,用只有遙聽得見的聲音說道:「順便去約會。」

遙暗暗跟柏德碰了碰拳,而席娜雖然沒聽到約會那一段,但也欣然同意前往羅亞的提議。


第二次前往月夜城鎮羅亞,由於工藝品已克盡指引之責,因此兩人這次採步行前往,光是單程就花掉了好幾天的時間。

羅亞的月光依舊迷人,穴熊也四處可見,卻多了些突兀的身影。穿梭於街道之間的人影,除了穴熊,還有好幾個全身穿戴著盔甲的士兵。

「那是……帝國士兵?」遙認出這些士兵的打扮,和他們之前曾在波爾波塔見過的托瑪相同。

遙和席娜正要前往半月小巷的原料鋪「木乃伊搜索者」,發現附近有不少士兵,幾個士兵發現他們,便走了過來,其中之一粗魯地開口:「你們不是本地人吧?」

「呃?」遙一愣。

「到底是不是!」士兵更加粗魯地問道。

「我們是外地人沒錯。」席娜連忙回答:「請問有什麼事嗎?」

「嘖……果然不是本地人……」士兵轉向同伴:「那他們應該不知道燈店那個賽蓮,去問別人吧。」

「話說回來,那個燈店在哪裡啊?」另一位士兵抱怨道:「可惡的賽蓮,被她逃走了嗎……」

說著,幾個士兵就要離去,遙和席娜交換了一個驚訝的眼神,遙連忙叫住那些士兵:「那個……請等一下!」

「有什麼事?」一個士兵開口問道。

「請問……你們找賽蓮有什麼事嗎?」遙問道。

席娜連忙補上一句:「如果你們肯說原因,我們也可以幫忙注意。」

「唔……這麼說也是。」士兵們考慮了好一會兒,才繼續說道:「我們帝國有艘武裝船艦在波爾波塔附近被賽蓮的歌聲弄沉了,我們就是要去找那個賽蓮算帳的。」

「不過說起賽蓮,我覺得人魚更可疑。」另一位士兵說出他的看法。

又一個士兵不悅地開口:「說到會讓船沉沒的怪物,絕對就是賽蓮啦。我們會來這個城鎮,還不就是為了那個叫琉米妮的傢伙!」

「那個賽蓮……就是──?」

遙正要說出琉米妮的名字時,席娜突然拉高聲音:「我們會幫忙注意的!遙,我們差不多該走了吧?」

士兵們也有些愕然:「是嗎?那就先謝啦。我們走吧,夥伴。」

說完,士兵們就接連離開了半月小巷,遙這才又開口:「怎麼了?我說錯了什麼嗎?」

席娜一臉凝重:「不要說出琉米妮的名字比較好,那些人看著來者不善……或許是想要對她不利。」

「他們說到沉船,是不是我們上次在波爾波塔那裡看到的……」遙頓了頓,席娜知道他指的是上次他們在旅館見過的、青之瞳的記憶影像。

「海之魔女……」席娜低聲說道:「說是賽蓮的話倒也合理……琉米妮不是說賽蓮也被稱為『歌唱女妖』嗎?」

「這樣的話……」遙不知不覺壓低了聲音:「我們先去燈店看看吧?」

帶著嚴肅的神情,席娜點了點頭,便和遙一起離開半月小巷。


遙和席娜來到了琉米妮的燈店。店內依舊充斥著斑斕卻不刺眼的光輝,卻不見琉米妮,倒是有個帝國士兵在店內粗魯地吆喝:「燈店裡也沒有!人到底在哪啊!把船弄沉的犯人,絕對不能放過!」

遙和席娜很識趣地離開了燈店,一走到店外的迴廊處,兩人確定附近沒有別人,這才討論起來。

「琉米妮看來真的不在……而且也還沒被找到,不然那些士兵也不必在這裡搜索了。」席娜下了個結論。

「琉米妮是不是跑路啦?不知道她會去哪,希望別被這些人逮到。」遙說道。

「不過……剛剛有個士兵提到人魚呢。」席娜喃喃道:「我只看過一個人魚,就是在海港城鎮見過的芙拉梅修。」

「我們要不要也去警告芙拉梅修一下?難保這些人找不到賽蓮,就去找人魚出氣。」遙提議道。

席娜沒馬上回答,倒是盯著遙看了半晌,看得遙全身不自在:「幹嘛?」

「沒什麼,看你帥。」席娜難得嘴砲一次。

「呵呵,妳知道就好。」遙乾笑兩聲。

雖然遙說得也沒錯,席娜卻覺得遙實在雞婆過頭,同時也覺得自己很小心眼,乾脆轉移話題:「這些人看起來不好惹,就算我們會被嫌多事,還是去提醒人家一下比較好。反正這邊冒出那麼多凶巴巴的士兵,我也沒心情逛了。」

可惡的士兵。遙暗想,並開口說道:「那麼,我們去波爾波塔吧。」


又花了幾天,遙和席娜來到了海港城鎮波爾波塔。藍天、海潮、白色城鎮等景觀都和上次來訪時無異,卻還是有幾個煞風景的帝國士兵穿梭於街道中。

「嘖,這裡也有士兵……」站在購物街上,遙皺眉道:「芙拉梅修……沒看到哪。」

「去問一下那個花人老闆吧?」席娜提議。

兩人走向街上的賣花攤販。根據上次的經驗,要探聽這鎮上有什麼「最新消息」,找這個八卦的花人老闆準沒錯。

花人老闆在聽取兩人的來意後說道:「芙拉梅修?好一陣子沒看見她囉,她和朋友大吵一架後就氣呼呼地跑走了,對方還是個賽蓮呢!」

「賽蓮?」遙和席娜異口同聲地大叫。

「噓,別這麼大聲嚷嚷!」花人老闆連忙示意兩人壓低音量:「這邊最近冒出不少帝國的傢伙要搜捕賽蓮呀!小心被帶去問話!」

遙悄聲向花人老闆問道:「芙拉梅修和她的賽蓮朋友……是在吵什麼呀?」

「哎唷唷,這我哪知道呀。」花人老闆吐吐舌頭,也悄聲回答:「只聽那個賽蓮一直問芙拉梅修另一個人的下落,還問她之前的沉船事件。不過芙拉梅修什麼都不說,那個賽蓮就氣呼呼地走了。芙拉梅修後來也離開了,才半天前的事呢!」

席娜也壓低聲音加入談話:「這麼說,這跟上次的沉船事件有關囉?不然帝國士兵怎麼會出馬?」

「就是說呀。」花人老闆吹鬍瞪眼道:「這些士兵到處打聽賽蓮的事情,一聽說羅亞有個賽蓮,就一窩蜂地跑去了,我看那個賽蓮倒楣囉,這些人惹不得呀……何況他們國家的情勢又動盪,難怪他們會想盡快解決這件事……」

「情勢動盪?」遙問道:「那個叫什麼……艾南夏爾克的國家嗎?怎麼個動盪法?」

「你們年輕人也要注意一下歷史呀。」花人老闆叨唸道:「艾南夏爾克帝國曾有個叫『不死皇帝』的君王,叫做伊爾索瓦爾‧艾南夏爾克,在近百年前的戰爭期間,遭到暗殺身亡。」

「那麼久以前的事情,跟現在有什麼關係?」席娜問道。

「原因就出在上次的沉船事件呀。」花人老闆的態度突然神秘兮兮起來:「傳說上次罹難的士兵之所以會變成幽靈出現,就是因為受到不死皇帝的操縱啊!這個不死皇帝,甚至到今天都還在操控著帝國呢!」

「啊他不是死了?」遙不解地問道。

「這我就不清楚了。」花人老闆聳了聳肩。

遙和席娜面面相覷了好一會兒,便匆匆辭別了花人老闆,快步走向港口的方向。

「剛剛花人老闆說變成幽靈的士兵,應該就是托瑪……的兄弟?」席娜疑惑地說道。

「被不死皇帝的操縱?」遙也大惑不解:「我也不──」

遙話才說了一半就沒了聲音,席娜看向遙,只見他一臉驚訝地看著前方,她於是順著遙的視線看去,臉上隨即也浮現出相同的神情──

不遠處的海上餐廳匆匆飛出一個賽蓮,這個賽蓮一邊躲躲藏藏、還不住回頭望著餐廳,她出眾的外表,以及身後那對絢麗的羽翼──那還是遙和席娜都認識的人‧在月夜城鎮羅亞經營燈店的琉米妮!

「琉米妮?」遙驚訝地叫出來者的名字。

琉米妮這才注意到前方,一看見兩人,她也驚訝地張大了嘴:「是……遙先生和……席娜小姐?好巧喔!你們怎麼會在這裡?」

「妳又怎麼會來這裡?」席娜問道。

「我是來找朋友的。」琉米妮苦笑,還小心翼翼地往餐廳看了一眼:「但她好像不在。」

「妳在躲誰嗎?」遙也看向海上餐廳。

「啊,不是……只是……有個不大想見到的人。」琉米妮乾笑了兩聲。

此時,從港口方向走來兩個帝國士兵。其中一人一看到琉米妮,立刻大喊:「喔!找到了!她就是那個弄沉了我們的船的惡徒!」

兩個士兵一個箭步上前,其中一位還一把抓住琉米妮。

「喔喔!的確是賽蓮!那就是這傢伙沒錯了!」另一人說道。

「做什麼呀你們?」席娜制止士兵抓住琉米妮的舉動:「有話好好說,何必動手動腳的?」

「走開,這不關妳的事!」士兵粗魯地對席娜一揮手,就在差點揮到她之前,卻被遙抓住了手,並反折到其背後。

「跟你說不要動手動腳的,你聽不懂是不是?」遙加重手上的力道,對方一邊哀叫、也因此放開了抓著琉米妮的手。遙這才鬆了手,並將對方往前一推。

「你跟這個賽蓮是一夥的吧?」另一位士兵見狀,似乎也打算要動手。

琉米妮害怕地躲到了遙和席娜身後,士兵放聲叫囂道:「像賽蓮這種禍害,你們居然還維護她?」

「等等!給我住手!」琉米妮氣極地反駁道:「我的確是賽蓮,但我一直都在羅亞製燈啊!什麼船沉沒的事,我完全不知道!」

「妳說什麼……!」

這時,另一個士兵從港口走了過來,他一看見眼前的騷動,連忙加快了腳步:「喂!你們在那裡做什麼!」

兩位士兵發現來者是自己的長官,連忙端正姿態,態度卻依然惡劣。

「啊?」

「什麼做什麼……弄沉我們的船的,不就是個賽蓮嗎……」

士兵長官揮手道:「啊啊,那沒事了,始作俑者並不是她……已經找到犯人了。」

「已經找到犯人了嗎?」士兵之一指著琉米妮,疑惑道:「就算那樣,我們就不必把這傢伙給抓起來?」

「就是說啊!為了殺雞儆猴,隨便哪個賽蓮都可以,先抓一個吊起來再說!」另一個士兵也附和道。

「夠了,這是軍人該說的話嗎!」士兵長官:「這次事件的調查就到此為止,你們都給我到海灣去集合整備!」

也許是屈服於長官的威嚴之下,另外兩個士兵悻悻然地和遙互瞪了好一陣子,便跟著長官一起離去:其中一個士兵在離去前,還不屑地啐了聲。

直到士兵都離去了,遙才轉向琉米妮問道:「妳沒事吧?」

「謝……謝謝你們。」琉米妮心有餘悸:「這些人真沒禮貌!頭腦有問題!」

「既然不是琉米妮就好。」席娜說道:「看樣子,他們是把妳和其他賽蓮給搞混了吧?」

聽到席娜這番話,琉米妮不但沒有露出鬆了一口氣的樣子,表情反而還凝重起來:「其他的……賽蓮……」

琉米妮突然驚慌起來,她飛向士兵離去的方向,還因為太過匆忙而差點跌倒,幸虧遙眼明手快地扶住了她。

「謝……謝謝。」

琉米妮才站穩腳步,又要向前跑去,席娜見狀,連忙拉住她問道:「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嗎?」

「別的賽蓮……!」琉米妮一臉驚慌,有些語無倫次地開口:「我的朋友……我到這裡來找不到她,會不會是……!」

遙和席娜交換了個會意的眼神,遙開口:「妳和琉米妮留在這裡,我過去探探消息。」

說著,也不等席娜多做回應,遙便轉身離去,留下兩個女孩佇立在原地。

在原地等了大約一刻鐘,遙便回了港口處:「他們把其他賽蓮趕到瑪德拉海岸的最西端,因為那邊有隻噗呶擋路,一般人過不去,他們就放棄去追擊了。」

「噗呶?」聽完遙的敘述,席娜想起偶爾會在野外看到的、體型龐大的粉紅色生物,難道牠的攻擊性很強?

「最西端……怪物……」琉米妮也重複道:「難不成是……」

遙和席娜看向了琉米妮,她又接道:「瑪德拉海岸的最西端……有我們賽蓮一族的『牢籠』。」

「牢籠?」遙和席娜又異口同聲。

「只是個形容而已。」琉米妮連忙解釋:「我們稱那裡為『鳥籠燈臺』,裡面確實有怪物,所以我們也不會去那裡,但是為什麼……」

琉米妮咬住了下唇,露出沉思的神情。直到遙的聲音將她拉回現實。

「妳要去那裡去看看嗎?既然帝國士兵也放棄要去追捕賽蓮了,她應該也可以出來了吧。」

琉米妮點了點頭:「無論如何,沒看到她安然無恙,我是無法放心的。」

達成共識後,三人便啟程前往海岸。但他們並沒有注意到,一個從海上餐廳走出的身影,也悄悄跟在他們身後。


本話因字數限制,分多頁呈現,請往下選擇頁碼

為保護本人創作資料不被任意轉載,本頁面禁止使用滑鼠右鍵與鍵盤進行複製,不便之處請多包涵。

Author: Fish Yu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