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 LOM】同人小說:25. 沙灘的回憶


在遙和席娜返家的途中,發生了一些小插曲。

由於挖洞團決定要去波爾波塔慶祝神祇的回歸(找回普提),遙因此非常堅持寧可繞遠路也不從城鎮離開,是以兩人只好取道鄰近波爾波塔的瑪德拉海岸。

兩人在海岸沒走多久,便發現了那艘把他們和普提載來波爾波塔的海賊船小船停靠在遠處的沙灘上,船上卻空無一人。

「海賊企鵝應該會游泳吧?」遙不以為意。

「可是牠講到牠女朋友的時候怪怪的,會不會……」席娜補上一句。

遙的表情糾結起來,牠也想起了大衛那落寞的表情。「那只是幻覺啊,又不是真的……」

遙話是這麼說,但他自己也不是很肯定,兩人對看了一眼,遙說道:「那……還是去看看好了。」

再往前去,就離開了波爾波塔,來到了瑪德拉海岸的沙灘,首先遇到的是……滿地橫衝直撞的螃蟹。

「這螃蟹也太多了吧?而且怎麼一碰就碎?」遙覺得有趣,接連踩爆了好幾隻螃蟹。

「心愛的法蕾莉……偶還是沒辦法背棄老大而去呀!」

在距離兩人不遠處的沙灘上,大衛正沉痛地說著話;在大衛面前,還有另一隻面向著大海的企鵝。

「你要回船上去了嗎……心愛的大衛。」另一隻企鵝幽幽地回答道。

「法蕾莉?」席娜皺眉:「那好像是大衛女朋友的名字?而且牠看起來像母的。」

「妳怎麼看……噢不,妳真的看得出來。」遙想起席娜曾辨認出森林企鵝希爾琪的性別,又看回法蕾莉,發現牠戴著一頂不同於海賊企鵝的粉紅色帽子,說話的語氣也比較輕柔。正如席娜所言,這應該是隻母企鵝。

「對不起,法蕾莉!」大衛轉過身去,難過道:「偶不過是個階級還很低的海賊,談不上有什麼自由可言呀!」

「……沒關係。因為愛上海賊而落得如此,是我咎由自取。」法蕾莉垂頭看著滿地的螃蟹,似乎想強顏歡笑:「啊,你看,是螃蟹!啊哈!」

遙也看了看爬滿地的螃蟹,不禁又萌生出一股想把牠們都踩爆的衝動。

兩人繼續觀察那兩隻企鵝的動靜,而兩人籠罩樹木的陰影下,是以牠們並未察覺到兩人的存在。

聽見法蕾莉的話,大衛轉回了頭,回應道:「嗯,是螃蟹呢!到底有幾隻啊?怎麼這麼多呀……」

「大衛……我……」法蕾莉突然小聲起來。

「……怎麼了?」大問謹慎地問道。

法蕾莉不語,只是向前衝去,爾後又停下腳步,低頭喊道:「夠了!我自己能給它溫暖的,你就回船上去吧!」

說完,法蕾莉頭也不回地向前跑去。

「自己來給它溫暖……」大衛起先還一臉迷茫,突然恍然大悟:「是……是蛋嗎?妳要孵蛋了嗎?」

在大衛出聲的同時,法蕾莉的身影已經越來越遠,大衛立刻追了過去。

眼見兩隻企鵝雙雙離去,遙和席娜眼中只剩下粼粼的波光和滿地亂竄的螃蟹,至於肥皂劇的男女主角,則已經轉移陣地。

「……剛剛那是怎樣?」好半晌,遙才愣愣地吐出一句。

「……我們好像剛好看到人家談判分手的一幕了。」席娜也吶吶地開口。

遙環顧四周,螃蟹也差不多跑光了,他於是說道:「要不要在這裡多看看?沒來過瑪德拉海岸耶。」

「你只是想看戲吧。」席娜一眼斜睨過去,見遙不置可否地擺擺手,她又說道:「我有點在意牠說要孵蛋的事……看來大衛的惡夢可能成真了。」

遙想起他在海賊船上看到的魔物幻影,突然沒了踩螃蟹的興致,兩人於是也跟了過去。

席娜快步走在瑪德拉海岸白色的沙灘上,儘管再怎麼小心,還是有不少螃蟹成為她腳下的亡魂。

不遠處,遙正在收拾兩隻剛被他打掛的螃蟹,他原以為這兩隻螃蟹也是一踩就爆,孰料這兩隻螃蟹還是挺強的怪物;席娜本想出手幫忙,卻發現自己的長槍早就不翼而飛,又沒剩多少瑪那可以使用魔法,只好看著遙自己在那邊一打二。

「我的長槍……應該在挖洞團吧?」席娜聳肩:「算了,反正品質也不怎樣,剛好回去換個武器練練好了。」

「好耶,其他武技妳應該也行吧?」遙把怪物遺落的物資收好,心裡則想道:打死我也不要再去挖洞團了,至少短時間內不要。

瑪德拉海岸的洞窟有些類似梅基布洞窟,洞窟頂端並非完全密閉,而是有著許多透著陽光的孔穴,使得洞窟內部甚是明亮;加上鄰近海灘,也不像梅基布洞窟一般寂靜,還能聽見海潮聲、以及許多生物活動的蹤跡,其中又以螃蟹最具代表性,洞窟內好幾處都有螃蟹成群活動的蹤影。再加上潮濕的環境,四處又生長著紫紅色的珊瑚、不乏積水與水滴、且潛伏著不少水棲系怪物的情況看來,這裡以前或許曾沉在海中,現在則是在漲潮時,才有部分的面積會回到水下。

「哇,這裡還有這種地方啊?」席娜停下腳步,看著洞窟:「真是別有一番風情呢。」

「不過螃蟹還是一大堆,這什麼螃蟹啊,一碰就碎……」遙皺著眉頭抖了抖腳,拋出一堆「螃蟹屑」。

「前面洞口很亮呢,是通往外面吧。」席娜看了看前方、又看看斜後方的幽暗洞口:「這邊就沒有亮光了……要走哪裡?」

「先去洞窟裡找一下好了?」遙偏著頭回道:「話說回來,妳怎麼突然對企鵝蛋這麼有興趣啊?肚子餓了嗎?還是母性發作?」

遙這番話害他的肚子吃了席娜一記拳頭,雖然不是猛力的攻擊,他還是彎腰唉了兩聲,同時,席娜也氣呼呼地走向旁邊的洞窟內部入口。

「不先說一聲就攻擊……妳不講武德……」遙還在彎腰,席娜已經要走進洞窟。然而氣噗噗的席娜並未注意到洞窟內的異狀,也就是那寂靜得不甚自然的氣氛。

「席娜……等一下!」遙突然一把拉住她:「裡面有東西!」

「咦……哇!」席娜愣了一下,回過身去,隨即有股氣流掃過她身後的洞窟。

「我們別進去比較好。」遙仍拉著席娜、並緊盯著洞窟說道:「這裡面應該是什麼生物的巢穴,別忘記妳現在沒武器又沒瑪那,遭到襲擊的話,連防衛都沒辦法。」

席娜驚魂未定地和遙一同走出洞窟,外面耀眼的陽光一下教他們睜不開眼,好一會兒後才習慣了陽光,也才看見不遠處的大衛和法蕾莉。

「法蕾莉!」大衛抱住法蕾莉,痛喊著:「偶已經離不開妳了!就讓偶們一直在一起吧呀!」

「已經夠了!大衛!」法蕾莉也喊道:「別再這樣痛苦下去了!」

「妳在說什麼!偶要斷絕偶和海賊的關係,和妳在一起。所以就跟偶在一起吧!海賊什麼的,從現在起,偶都不需要了呀!」

法蕾莉倒退一步:「你還是回船上去吧!從小,你就常說『偶要見識更寬廣的世界』,你每天都這麼說著的,還記得嗎?」

大衛也倒退了一步,回道:「偶當然記得!但偶已經不再是小鬼頭了,偶也了解現實呀!」

「要去打倒海中的怪物,帶回許多寶物,為了讓小法蕾莉不受到怪物的傷害,偶會把剩餘的怪物全都解決。」法蕾莉搖頭說道。

「偶的確曾這麼說過的。法蕾莉!」大衛難過地說道:「那麼,蛋要怎麼辦呢……」

「嗯,不對。這是……未來要是要孵蛋的時候,對寶寶說的話……」法蕾莉搖頭喃喃道,接著她又倒退一步:「我很笨吧,你要取笑我也可以……」

說畢,法蕾莉開始慢慢地走開。大衛不禁喊道:「法蕾莉……」

見法蕾莉停步,大衛正要上前,法蕾莉連忙叫道:「不要過來!我……我快要討厭你了!你可以……可以離開了!」

法蕾莉說完,又轉身背對大衛,大衛也後退一步,正要跑走、卻又收住了腳步。

「法蕾莉……偶一定……會回來的呀!」大衛哽咽道:「雖然不知道是十年、二十年、還是一百年……當偶成為能率領一百隻企鵝的海賊老大時,就會回來!偶不會忘記今天的事,偶會記著!當偶回來的那天!世上的海中,將不會有任何一隻怪物存在!」

大衛說完後,便頭也不回地跑走,他的身影也逐漸模糊,終至消失。

「大衛……」法蕾莉沒法再多說什麼。

遙喃喃道:「……現在海賊企鵝的規模好像也才三、四十隻嘛?真要到能率領一百隻企鵝,免不了十幾年的奮鬥呢,法蕾莉有得等了……噢嗚!」

遙突然又哎了聲,原因無他,自然是席娜又一拳打在他肚子上。

「妳是打上癮了喔?」遙彎腰抱著肚子。

「會不會讀空氣啊你?」席娜只想再補一拳。

「我只覺得牠們不知道在演哪齣的。」遙咕噥道。

席娜還是忍住了攻擊的衝動,她也覺得這兩隻企鵝的對話真是作做得過頭了。看著沮喪的法蕾莉,席娜擔心地上前去,想安撫她的情緒。

「抱歉,我們聽到妳和大衛的談話……妳還好嗎?」

法蕾莉有些驚訝地看著席娜,又看看在她身後的遙,苦笑道:「你們是大衛的朋友嗎?我習慣不了海賊的流浪生活……就讓我自己去孵蛋吧……為了我們兩人的幸福……」

「所以真的有蛋啊?」遙說得很小聲,但還是被席娜瞪了一眼。

「那妳以後怎麼辦呢?」席娜又問向法蕾莉。

法蕾莉幽幽道:「我打算回故鄉,和家人、還有這個即將出世的孩子一起生活……當初我也沒考慮太多,就和大衛一起走了,現在想起來,還很驚訝自己當初怎麼會這麼勇敢呢!」

語畢,法蕾莉將一個金屬原料交給席娜:「謝謝妳的安慰,小姐……這是我偶然得到的東西,對我也沒什麼用處,就送給妳吧……」

接著,兩人只能目送法蕾莉越來越遠的身影,消失在瑪德拉海岸的沙灘上。


送別了法蕾莉,遙和席娜又再度踏上歸途。不知何故,兩人都沒再說話。

遙想著法蕾莉說要回故鄉生活的話,突然出聲道:「如果哪天妳想回老家生活,可以來我家住喔。」

席娜莫名其妙地看向遙:「什麼?」

「我家可以當妳老家的意思。」遙解釋道。

席娜有點無言:「……我說啊,我們都是單身的年輕男女,就這樣住在一起,別人聽到會怎麼想?」

「那個……」遙一時語塞,他壓根沒考慮到這個問題。

「我明白你是出於好心,想多多照顧一個人住的我。」席娜又說:「可是也要考慮其他人的意見,先不說可洛娜和柏德,光說你,突然家裡住了個女性,搞不好就被人傳說是兩個孩子的爸爸了耶。」

「妳想太多了吧?」遙無力地說了句。

「如果我身體不好什麼的,還情有可原,換成你生病或受重傷,我也會就近照顧你的。」

「謝謝喔。」遙悶聲道:「我只是擔心妳一個人住……」

「你真是……」席娜說不下去,她突然覺得自己還不如法蕾莉勇敢,至少牠敢離家去追尋戀情,只可惜沒有好結果。

「我怎樣?」遙還在等席娜把話講完。

席娜決定退一步:「如果哪天我真的沒辦法一個人生活,就麻煩你了喔。」

遙看著席娜認真的神情,只得故作輕鬆:「好,這是妳說的啊。」

像是想打破這種不自在的沉悶,席娜催促遙:「快點回去吧,我們出來好多天了,再不回去,可洛娜和柏德搞不好已經到處張貼尋人啟事了。」

遙笑了笑:「嗯,妳說得沒錯……走吧!」

這個夏天,一段企鵝間的短暫回憶,就這樣,在沙灘上結束了。


次回〈武器防具製作〉


「目標一百萬下!給我敲下去!」

敬請期待~

Author: Fish Yu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