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 LOM】同人小說:18. 兩道火焰


兩人來到療癒寺院,發現情況簡直是一團糟。四處奔走的修道女們一問三不知,遙和席娜只好自己找人。不過這不是難事,因為達娜正在寺院的「夢見之間」門前,和兩人也曾在叢林中打過照面的艾斯卡迪爭執不下。

「我說過了,你不能隨便進去!」達娜的聲音十分尖銳,和她平時的溫柔截然不同:「瑪琪爾妲需要休息!」

「我只是要見她一面,這有多難?」艾斯卡迪也高聲回道,聲調中的憤怒和達娜不遑多讓。

達娜回道:「瑪琪爾妲已經是司祭了!和小時候隨便就可以見面的情況不同!就算你是萊歐特家的人,也要照正常的程序來走!至少先讓她知道你回來後,你再去見她,我不希望她受到任何刺激!」

「妳怕我和瑪琪爾妲見面嗎?」艾斯卡迪反唇相譏:「瑪琪爾妲到底怎麼了!」

看著這兩人的爭執,遙和席娜都不知該如何是好。眼見雙方劍拔弩張的情勢,說要勸架,可能也是徒勞無功。沒辦法,他們也只能站在一旁,卻苦無開口的機會,只能看著艾斯卡迪和達娜你來我往,互不相讓。

此時,夢見之間的門突然打開,從中出現的,是一位前來傳遞消息的修道女。

「瑪琪爾妲大人請艾斯卡迪大人進去。」修道女有些畏縮地傳達命令。

「她已經知道艾斯卡迪回來了?」達娜怔了怔。

「我們這麼大聲,現在格特還有誰不知道我回來的消息?」艾斯卡迪諷道。

達娜即使有千言萬語,也只能遵循司祭的命令,於是艾斯卡迪便和修道女進了房間,留下達娜一個人愣在門前。

遙和席娜這才上前走向達娜,正想開口辭行,達娜倒是先出聲搶白:「你們已經知道艾斯卡迪的事了吧?」

「呃……我們聽說了。」席娜委婉地說。

「雖然已經很久都沒有他的消息了,不過他也是瑪琪爾妲的青梅竹馬。」達娜幽幽地說道:「沒想到瑪琪爾妲竟然這麼快就接受了現況……」

達娜說著,指指身後的門,那是「夢見之間」的門,也是瑪琪爾妲──寺院司祭的歇息之處。

「達娜……」席娜遲疑道:「有什麼我們可以幫忙的地方嗎?」

「對不起……每次你們來,都讓你們看到了我們失態的一面。」達娜歉疚道。

「妳千萬別這麼說!」遙連忙開口。

「別人是不可以進去的,不過是你們的話……」達娜止住不語,而是轉過頭去,凝視著夢見之間的門扉。好半晌後才又開口:「你們可以和我一起進去嗎?」

遙和席娜有些驚訝地對看了一眼,席娜開口:「我們進去……好嗎?你們應該有很多話想說吧?」

「對不起,可是……」達娜露出疲倦又抱歉的笑容:「我不知道我該講什麼,當年出事時,我是唯一沒有在場的人,你們也算知道一些事情,你們陪我進去的話,我會比較不緊張。」

自從上次和達娜去了叢林,遇到艾斯卡迪和妖精後,身為青梅竹馬之一的達娜一定也很混亂,兩人分別點了點頭,表達願意陪她一同入內。

「謝謝你們……」達娜沒再多說,這份感激,無須言傳。


夢見之間裡,在達娜剛遣退原本在房內待命的修道女後,三人就聽見艾斯卡迪的聲音,但他的語氣很是沉痛。

「瑪琪爾妲……自從我墜至地獄後,已經過了十年了……只不過十年而已,妳怎麼會衰老成這樣?」

室內陷入一陣沈默,達娜等三人不好直接入內,只好站在門邊,三人就那樣聽著房內那兩人的對話。

「艾斯卡迪……你還活著呢……」一個衰老虛弱的女聲響起,達娜隨即一僵,這想必是瑪琪爾妲。

「自從那時,同時失去兩個重要的朋友後,已經過了十年了……你,還有……」衰老的女聲裡,夾雜著明顯的高興。

「妳是說亞維因嗎?」艾斯卡迪的聲音冷了下來。

「艾斯卡迪……?」

「不用擔心那個惡魔了,他為了自己的野心,還奪走了妳的精靈力!才十年就讓妳如此衰老,不就是那個惡魔的傑作嗎?」艾斯卡迪憤怒的聲音,突兀地迴盪在原本寂靜的夢見之間裡。

「那不是亞維因的錯……我並沒有因此而不幸啊……」瑪琪爾妲的語氣很安穩,似乎是真的不在意。

席娜不自覺離開了藏身的死角,艾斯卡迪察覺動靜,立刻大叫道:「是誰!」

達娜只得走上前來,艾斯卡迪發現來者後,反而不發一語。

「瑪琪爾妲……妳還好嗎?」達娜問向床上的人影。遙和席娜定睛一看,躺臥在床上的,是一個氣質優雅、但氣色蒼白的老婦人。這就是瑪琪爾妲嗎?

「他們為什麼也在這裡?」艾斯卡迪皺眉道。

「他們是我的朋友。之前我去拜訪賢人、還有在叢林時,他們也幫了我很大的忙。」達娜解釋。

「……既然偷聽到了,就別裝出一副不好意思的樣子。」艾斯卡迪冷冷地問向兩人:「你們了解整件事的情況了嗎?」

「呃……是有聽說一點啦。」雖然聽過修道女諾拉的解釋,遙還是不大好意思地回答。

「總之,有個惡魔想咒殺本來要成為寺院司祭的她。」艾斯卡迪冷冷地解釋,並往瑪琪爾妲的方向點了點頭:「如果你們只是想找機會讓自己出名的話,這可是最適合你們發揮的事件了。」

「艾斯卡迪,夠了!」達娜出聲制止艾斯卡迪。不過兩人沒多加理會艾斯卡迪的挖苦,而是將思緒轉向床上的人影。

這就是瑪琪爾妲?是達娜青梅竹馬的那位朋友?這樣一位老婦人,說是達娜的長輩,都不會讓人覺得奇怪。又想想諾拉先前所說的傳言、以及剛才艾斯卡迪的對話,瑪琪爾妲似乎也不該是這般年老的模樣,而會變成這樣的理由,則是另一位叫做「亞維因」的人造成的?

「你講夠了的話,就請回吧。」達娜對艾斯卡迪說道,並擔心地望向瑪琪爾妲。

艾斯卡迪先是沒有反應,好半晌才說道:「這十年,我去了地獄,向七賢人之一的歐爾彭學習劍術,打倒惡魔,也是賢人的意志。」

達娜聞言,雖然沒有開口,眉頭卻鎖得更緊了。倒是瑪琪爾妲先打破了沉默。

「艾斯卡迪……知道你們兩個都還活著,我好高興。那樣不就好了嗎……」

艾斯卡迪沒說什麼,而是轉過頭去,逕自走向門口。

「我可先忠告你們,別大意。」

說完,艾斯卡迪就推開了門,離開了夢見之間。

正當遙和席娜不知該如何反應的時候,瑪琪爾妲率先打破了沉默。只聽她溫和地開口:「達娜……妳不幫我介紹一下這兩位朋友嗎?」

達娜這才回過神來:「啊……他們就是……我之前和妳提過的,曾經陪著我去見蓋亞大人、還有上次幫我們追捕寶石小偷的兩個人。這次能找回失蹤的修道女,也是多虧他們的幫忙。」

「你們好,我叫瑪琪爾妲,是這間寺院的司祭。」瑪琪爾妲只能虛弱地躺在床上向兩人微笑頷首:「真抱歉,讓你們看到我這副模樣……」

「不會,我們才打擾了。」遙連忙說道,有些不知所措。

「達娜向我提起過你們哦。」瑪琪爾妲突然以一種近乎頑皮的語氣說道:「你們就像她的弟弟妹妹一樣呢!」

達娜突然滿臉通紅,抗議般地開口:「瑪琪爾妲……」

「達娜是我可愛的妹妹,也請你們以後好好相處喔。」瑪琪爾妲笑道,卻突然猛烈地咳了起來。

「瑪琪爾妲!」達娜慌張起來,並對門外喊著原本在房內服侍司祭的修道女:「快來人啊!快把瑪琪爾妲的藥拿來……!」

在一陣忙亂中,幾個修道女捧著藥碗,匆匆進入了房間。好不容易讓瑪琪爾妲服下了藥、待她安靜下來後,對方也沉睡了過去。

達娜嘆了口氣,便領著遙和席娜,走到房內離床榻較遠的窗前幽幽地開口:「對不起……嚇到你們了吧。」

「妳一定很辛苦吧。要保衛寺院,還要照顧司祭……」席娜說道。

「瑪琪爾妲就像我姐姐,我絕對不會放下她不管。」達娜疲倦地笑笑,話鋒一轉:「關於這裡的事,你們也聽其他修道女說過了吧?」

又是一陣尷尬的沉默,但達娜好似不以為意,反而問道:「你們想知道亞維因的事嗎?」

「亞維因是……奪走那位司祭精靈力的人嗎?」遙試探地問道。

達娜沉重地點了點頭:「寺院對外的說法的確是如此,即使是事後推敲出來的。」

「事後推敲出來的……是指……?」席娜小心地問道。

「十年前,我們只找到了失去精靈力的瑪琪爾妲。前去追蹤的艾斯卡迪不見下落,當事人又什麼都不說……」達娜有些無奈:「為了寺院的名聲,才對外宣稱了司祭是遭到惡魔的魅惑而出走……但是事實遠比這番宣稱來得複雜多了。原本我也沒有多大的懷疑,但在見到了艾斯卡迪後……加上聽見有人說出了亞維因的名字,對方還是妖精,我真不知道該怎麼看待這件事了……」

「如果可以的話,妳可以講一下亞維因這個人嗎?」席娜繼續問道,遙也專注地望著達娜。

看著兩人認真的神情,達娜於是開始將事情的始末娓娓道來。

「亞維因和艾斯卡迪、還有我、以及瑪琪爾妲,我們四人,從小就是一起長大的好朋友。瑪琪爾妲出身於司祭世家哈洛家,而艾斯卡迪則是出身於聖騎士世家萊歐特家,這兩家曾是支撐王家最重要的兩股力量……而我家,代代都是僧兵,都為了寺院挺身而戰。」

「也就是說,你們都是在寺院長大的囉?」遙喃喃道,達娜點了點頭。

「說到亞維因,他……有著惡魔的血緣,沒有人知道他是在哪裡出生成長的。這世界,不論是惡魔還是妖精,都不是一般人願意扯上關係的對象……」

「等一下……」席娜突然開口:「上次在叢林裡,妖精們的確有說過『黑龍王亞維因大人』這句話對吧?」

「嗯,我記得。」遙點頭同意:「那個差點被艾斯卡迪宰了的怪物也有說過這種話。那就是那個亞維因嗎?他們說的司祭,就是……?」

達娜憂慮地朝瑪琪爾妲的方向看了眼:「嗯,我想是。老實說,聽到這些話,我感到非常不安。他們是在計劃對瑪琪爾妲做什麼嗎?」

「妖精和惡魔……還有人類,是互相討厭的族群。」席娜分析著:「所以如果妖精和惡魔結盟,也不是不可能、或是不合理的事。」

「我就怕這樣。」達娜搖了搖頭:「如果是這樣,亞維因集結妖精帶走瑪琪爾妲是想做什麼?他不是已經奪取了瑪琪爾妲的精靈力了嗎?何必還要大費周章?」

「既然你們曾經是好朋友,怎麼會變成現在這樣?」遙又問道。

「對於瑪琪爾妲,艾斯卡迪和亞維因都對她有好感,而艾斯卡迪嫉妒亞維因;所以當他發現亞維因和瑪琪爾妲失蹤時,他就一路追去礦山,大概是打算把亞維因給打落到地獄去吧。」達娜又嘆口氣,搖了搖頭:「但是最後落入地獄的,卻是艾斯卡迪自己。艾斯卡迪,他總是說亞維因會引起災難……」

「那瑪琪爾妲為什麼會被奪走精靈力呢?既然你們曾是朋友的話?」席娜問道。

「我覺得我們四個……真的是青梅竹馬的交情,但實際上可能只是我一廂情願……」達娜嘆息:「當時的情形,當事人都沒有解釋,總之瑪琪爾妲被送回格特時,她已經失去精靈力,艾斯卡迪和亞維因都下落不明。瑪琪爾妲又什麼都不說。這件事也因此成了療癒寺院創立以來最大的醜聞,也是最大的懸案。」

達娜振作了一下精神,苦笑地對席娜說道:「很抱歉,佔用你們的時間……每次都沒能讓妳好好參觀這裡,我由衷地感到抱歉。」

「妳別這麼說……」席娜拍拍達娜的手:「我們都不覺得麻煩,如果有我們可以幫得上忙的地方,妳直說無妨。」

達娜又苦笑了一陣:「嗯……謝謝你們。希望下次有機會,能讓妳見識到這個城鎮美麗的一面。」

達娜獨自佇立在窗前,兩人則和一位正要進門的修道女擦身而過,離開了夢見之間。


才走出夢見之間,席娜就往牆上一靠:「這種無能為力的感覺真討厭。」

「嗯。」遙同意道,同樣也往牆上一靠。「仔細想想,我們還真的什麼忙都幫不上。」

席娜正待回話,夢見之間裡突然傳出了巨大的碰撞聲,吸引了他們的注意。

席娜陡然地握緊自己的長槍,和遙對看一眼:「進去看看!」

遙也一把抄起自己的大劍,兩人一同衝進夢見之間,卻看見令他們屏息的景像──夢見之間裡面一片狼藉,達娜被打倒在地,而方才和兩人擦身而過、進入夢見之間的修道女,則已經挾持了瑪琪爾妲。

「妳是誰?快放開她!」遙和席娜分別擺著架式,無奈對方手上有人質,讓他們都不敢輕舉妄動。

「為了我們的王……」修道女以邪佞的聲音說了這麼一句,隨即便帶著瑪琪爾妲施展魔法,消失在眾人面前。

「等……等……瑪琪爾妲!」達娜掙扎起身,遙和席娜連忙上前。

「太大意了……那傢伙不是修道女……是假冒的……不好意思……能請你們兩位幫忙嗎……」攀著席娜的手臂,達娜站穩了腳步,慌張地提出了請求。

「現在追人要緊!」遙大聲說道,席娜也點頭,達娜好生感動,三人隨即衝出了夢見之間。

「快去找瑪琪爾妲大人!守住出口!」一衝出夢見之間,達娜隨即對圍在夢見之間外的修道女們發號施令,修道女們急忙離去。達娜、遙、席娜則急忙跑出寺院,打算去追蹤瑪琪爾妲的下落。

在寺院門口,劫持瑪琪爾妲的犯人,和聽到騷動而衝回來的艾斯卡迪撞個正著,雙方正僵持不下。達娜等人也在此時從寺院追了出來,將犯人前後夾擊。

「妳是亞維因的手下吧!到底打算做什麼!」艾斯卡迪首先憤怒地開口。

「我只是奉亞維因大人之命行事,喀喀喀……」冒牌修道女以不同於人類女性的邪佞音調笑了一陣,倏地又施展魔法,消失在眾人眼前。

「在這個聖域裡,竟然還能用魔法脫身!」達娜驚訝道:「一定得把他們給找出來!」

艾斯卡迪氣得摔下手中的武器:「可惡!他們會到哪裡去!」

「自古以來,寺院周遭都佈下了抵擋邪惡入侵的守護,那樣的怪物竟然還能潛入!」達娜也驚訝地說:「但最近這裡都沒有可疑的現象……到底是從哪裡……」

「對不起,我想到一件事。」遙突然開口,在場的人全都望向他。

「上次我來格特時,曾在格特看過妖精,但妖精和那個亞維因又是一夥的……這是不是很可疑?」遙回憶起上次等待尼基塔收集草蟲蛹時看到妖精的事情。

「格特有妖精?這不可能!」艾斯卡迪回得斬釘截鐵,達娜卻眼神一亮。

「你是在哪裡看見妖精的?」達娜連忙問道。

「呃,在修驗之道附近的瀑布那裡。」遙回道,

艾斯卡迪已經一個箭步衝向城鎮的方向,達娜也連忙嚷道:「妖精一定是從那裡潛入、進而破解了我們所佈下的防護!我們也快去吧!」


本話因字數限制,分多頁呈現,請往下選擇頁碼

為保護本人創作資料不被任意轉載,本頁面禁止使用滑鼠右鍵與鍵盤進行複製,不便之處請多包涵。

Author: Fish Yu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