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 LOM】同人小說:18. 兩道火焰

  • 《聖劍傳說 瑪那傳奇》同人文
  • 18. 兩道火焰

這是一個色彩繽紛的世界,植物無一不生長得欣欣向榮,放眼望去的景象完全沒有人為建設的痕跡,全都是由植物、水、以及藍天所構築而成。

這個只充斥著自然的世界,叫做妖精界。恰如其名,生息於此的,除了部分的怪物外,就是妖精,還有……被妖精界奉為王者般尊崇的對象──黑龍王。

對照人間界的時間,此時大約是達娜等人正準備從叢林返回斷崖城鎮格特的時刻;而在另一個次元的妖精界中,有著半惡魔外貌、臉上流露出嚴肅氣質的青年──黑龍王,正和幾隻屈於前方的妖精及怪物進行著對話。

「突破格特聖域的準備,進行得怎麼樣了?」黑龍王問向妖精。

「先前潛入格特的妖精,已經在修驗之道附近破解了寺院所佈下的防護。」一隻妖精畢恭畢敬地回答道。

「叢林方面的動靜如何?」黑龍王問向另一隻怪物。

「我們在叢林的同伴,遭到一個人類男子的攻擊而喪命。」被質問的怪物止不住顫抖地回道。這正是在叢林的妖精之森深處,差點遭到艾斯卡迪斬殺的惡魔系怪物。

「是誰下的手?」黑龍王瞇起眼睛,露出了凝重的神情。

「我們不知道……」怪物誠惶誠恐地答道:「是個有著一頭金髮、以大劍作為武器的青年。不知為何,我們的詛咒對他沒用,這個人進了叢林,卻沒有像其他人類一樣迷失方向……和那人類一夥的,還有一個人類少年,以及一個貓女獸人。但另外兩個人卻阻止了那個青年。」

「……一頭金髮的人類?還有貓女獸人?」黑龍王喃喃重複:「他們目前還不會對我們構成威脅,但是這麼看來……建造『通道』的計畫不能在叢林進行了。」

「雖然如此,但請大人放心!」妖精急切地說道:「另外在奇爾瑪湖,我們也已經築好了通道,只要藉由『妖精之輪』的輔助,就可以從那裡進出妖精界了。」

「這還不夠。」黑龍王打斷妖精的話語:「自從湖之主被殲滅後,再怎麼遲鈍的人類都知道奇爾瑪湖有妖精出現的事情了。這個行動已經不隱密了。」

「是、是的!」妖情驚慌地答道:「那、那該如何是好呢,黑龍王大人?」

「得想個人類意想不到的地方才行。」黑龍王喃喃說道,並轉向了另一隻妖精:「你說,能湧出瑪那之力的地點還有哪些地方?」

「是的,請容我稟報。」被點名的妖精急忙答道:「這些力量的湧出點,在久遠之前,多半都被魔導士在其上建起了塔,經過時間的變遷,很多地方的地脈已經發生改變,這些地點也已經不再存在了,但是還有幾個……」

「是哪裡?」黑龍王不耐煩地問道。

「一個是斷崖城鎮格特的鎮外瀑布,還有就是人類世界的古都遺址,米達斯遺跡中的風之塔。」妖精回答:「但米達斯遺跡的力量已經大為減弱,要從格特著手嗎?」

「不,選另一個。」黑龍王堅定地指示道:「選米達斯遺跡。」

這個決定顯然大出妖精們的意料,只見他們面面相覷,似乎對這項決定抱持著高度的懷疑。

「黑龍王大人……這是為什麼呢?」終於,一隻妖精怯怯地問道。

「斷崖城鎮就是寺院的大本營。如果在那裡被發現,很快就會受到追擊。」黑龍王忙不迭地答道:「而米達斯遺跡在人類眼中,只是個沒有價值的廢墟,除了一堆花人,其他什麼也沒有。人類不會想到在那個地點會有通往妖精界的通道的。」

「是的……真不愧是亞維因大人!」妖精們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並佩服地說道。

這有什麼值得崇拜的。黑龍王沒趣地想道。真要追究原因,只不過因為「妖精」是不會用「人類」的邏輯來思考事物罷了。妖精的直率單純是很可愛,但他們不懂得變通卻也是事實。甩了甩頭,他又繼續開口:「那麼,就派史普利岡前去執行任務吧。」

在此同時,一個有著猙獰外表的怪物,應聲出現在黑龍王面前:「黑龍王大人,您叫小的嗎?」

「史普利岡,你有任務。」黑龍王沉著地對眼前的怪物說道:「利用我們在格特突破的漏洞,潛入療癒寺院,將你們未來的女王給帶來。」

黑龍王的這番話,又在底下引發了一陣竊竊私語。

「妖精界的女王!是那個人類的司祭嗎?」

「為什麼要人類來當我們的女王?」

「那個人類未免也太年輕了!」

「安靜!」倏地,黑龍王大吼一聲,底下的妖精馬上個個都噤若寒蟬,不敢再多說一個字。

「我的決定,全都是為了妖精界著想,這是不容得你們懷疑的事實。」黑龍王冷冷地對底下的妖精們宣佈:「史普利岡,還不快去?」

「是的,小的這就去了。」怪物以他一貫的邪佞音調回應後,轉眼間就消失在一陣旋風中。

「黑龍王大人……這種事交給史普利岡去辦,真的不要緊嗎?」底下的一隻妖精說了聲,似乎對方才消失的怪物不很信任:「您也知道牠很『愛玩』的……」

「既然那個傢伙已經有所行動了,派史普利岡去比較保險。」黑龍王嘆了口氣,沒解釋他指的是誰。

「黑龍王大人……還有一件事,小的還沒稟報……」先前被黑龍王質問過的怪物,此時吞吞吐吐地說道。

「還不快說?」黑龍王不耐煩地回了句。

「那個……在妖精之森,和殲滅妖精同夥的人類少年,正是之前在奇爾瑪湖,消滅了湖之主的人之一。」怪物畏頭畏尾地答道。

「你說什麼?」黑龍王瞇起了眼睛,頓時來了精神:「這麼重要的事,為什麼到現在才說?那個少年也是寺院的人嗎?」

「是……是的,真的很抱歉!」怪物雖然疑惑黑龍王為何會認為對方是來自寺院,但當下只忙著回話:「那個、那個人類少年,之前去格特偵查的妖精也曾在鎮外的瀑布一帶看過他,但他似乎不是寺院的人。」

「有妖精看過他?」黑龍王轉向妖精們的方向:「是哪一個看過他?當時是什麼情形?」

「是……是我。」一個年輕妖精害怕地承認:「當時那個……那個少年正和一個胖胖的貓兔獸人在那裡……我看他似乎覺得很無聊,所以問他在那裡做什麼……」

「那他說了什麼?」黑龍王緊接著問道。

「他說,他在等同伴。」妖精答道。

「那他的同伴在那裡幹什麼?」這些妖精真是一點都不機靈,黑龍王惱火地想道。

「他的同伴……正、正在草叢裡東翻西找,好像在收集什麼似的,我真的不知道!」妖精的聲音透著極度的驚恐:「黑龍王大人,請原諒我!」

黑龍王並沒有多加理會,而是又轉向了先前的怪物:「……你之前說,那個少年有阻止金髮的傢伙斬殺你?」

「是、是的!」

怎麼回事?難道他不是和艾斯卡迪一夥的?黑龍王頓了頓,才指示道:「先別出手,給我好好觀察他,一有動靜,立刻向我稟報。你們都下去吧。」

「是!」底下的妖精和怪物齊聲應道,隨後便急急忙忙地告退下去,留下一臉沉思的黑龍王,獨自坐在王座上。

「瑪琪爾妲……就快了。」在沒有其他人在場的這個片刻,黑龍王才緩緩地吐出了這樣的話語。


另一方面,在斷崖城鎮,原本井然有序的療癒寺院,則是陷入了自寶石小偷珊德拉在此謀殺寺院技師魯貝斯後首見的忙亂中。原因無他,自然是受到萊歐特家的繼承人在闊別十年之後,突然返回格特的震撼所致。

雖然曾盤據在這大陸的艾南夏爾克帝國已衰亡到不留痕跡,但自帝國時期以來,被授命為聖騎士世家的萊歐特家,始終肩負著保衛帝國的職責,在帝國最後一任皇帝──有著「不死皇帝」之稱的伊爾索瓦爾‧艾南夏爾克淪亡後,便轉而去保衛寺院。有著這樣的背景,萊歐特家失蹤十年的繼承人歸來一事,自然輕易地震撼了寺院全體。更何況這名繼承人──艾斯卡迪,還是在十年前追捕魅惑司祭候補的惡魔的途中失去行蹤的。

當時的司祭候補,自然也已經不是當年十六歲的小姑娘了。療癒寺院司祭一職,一向是由和萊歐特家並列為格特兩大世家的哈洛家的嫡系來擔任。不同於聲望如日中天的萊歐特家,哈洛家原本雄厚的聲望,隨著帝國刻意的操作,也漸漸邁向衰弱的命運。原先的目的,只是帝國為求權力的統一,所以不允許其他強大的勢力並存,但隨著帝國的瓦解,哈洛家也就此一蹶不振。

而在經過十年前那一起「司祭遭到惡魔魅惑事件」的影響,哈洛家的聲望更是跌落到谷底。但由於哈洛家並無分支,能作為繼承人的對象,還是只有那位司祭候補,所以縱使那位司祭已經無法執掌司祭之職,這漫長的十年來,她還是名義上的療癒寺院的司祭。不過,實際上負責原本司祭所應負責的祭祀之事,已經轉由修道女們來負責。司祭已然成為有名無實的稱號。

那位司祭,正是現任寺院僧兵長達娜視為姐姐的青梅竹馬。而她的名字,叫做瑪琪爾妲。

這些事情,是達娜等人返回格特、並得知艾斯卡迪回來後,修道女諾拉告訴遙和席娜的;至於達娜,則是在一陣道歉後,隨著前來通報的修道女匆匆趕回了寺院。

「既然那個艾什麼的傢伙也要回格特,是不能先說一下?還很快見面咧,是啦簡直不能更快了啦。」遙首先的反應果然還是吐槽。

席娜暗自贊同遙的吐槽,又整理了一下自己剛剛得到的情報,才道:「唔,所以艾斯卡迪原本就是寺院的人囉?」

「是的。他同時也是達娜大人和瑪琪爾妲大人的青梅竹馬,但我沒有見過那位大人,因為我是後來才皈依寺院的。」諾拉回道。

「那個『司祭遭到惡魔魅惑事件』又是怎麼回事?」遙想起艾斯卡迪先前在叢林也曾說過這個事件,不禁向諾拉問起。

「這是十年前的往事,同時也是寺院創立以來,最大的醜聞……」諾拉吞吞吐吐道:「這件事是寺院的禁忌,但兩位是我的救命恩人,而且也和達娜大人很要好,向你們說明,應該沒關係……但還請不要對外洩漏。」

「我們不會說的。」看見諾拉遲疑的神色,遙連忙補上一句。

「那麼……」諾拉頓了頓才繼續道:「十年前,當時還是司祭候補的瑪琪爾妲大人,曾受惡魔教唆、和惡魔一起離開了寺院。但惡魔其實只是想騙取瑪琪爾妲大人與生俱來的精靈力,當他達成目的後,便扔下昏迷的瑪琪爾妲大人後便不知去向。前去追蹤的艾斯卡迪大人也是從那時起就下落不明,寺院只找回了瑪琪爾妲大人。」

「就因為這樣,所以那位瑪琪爾妲大人只能當名義上的司祭,不能主持祭祀了?」席娜也問道。

「不,不只是那樣而已。」諾拉憂道:「在哈洛家,能成為司祭候補的孩子,都是繼承了精靈力的嫡系女兒,而精靈力也不只是個象徵的力量而已,它同時也是維繫生命的必備能源。」

「那失去精靈力……會……」遙直覺答案不妙,卻還是問道。

諾拉說道:「司祭是最純潔的精靈之子,終其一生不得離開寺院。由於司祭雖然並不是由精靈所生,卻也是精靈守護的對象。少了精靈的加護,司祭將無法抵抗外在世界的歲月流逝。瑪琪爾妲大人也是,目前的她,只能安歇在寺院中司祭的住所──夢見之間中,無法起身外出一步。」

「這樣啊……」像是感染了諾拉的沉重,遙和席娜都沒再多說什麼。倒是諾拉先有了回應。

「那麼,我還有職責在身,就不佔用兩位的時間了。」諾拉向兩人頷首,準備離去。

「要記得去向伊萊莎報平安哦!」席娜連忙補上一句。

「謝謝兩位,我會的!」諾拉感激地笑著:「再次謝謝兩位了!」

說完,諾拉就匆匆走向城鎮,很快就隱沒在人群中。

「遙,你看怎麼辦?」看著諾拉離去後,席娜才遲疑地問向遙:「現在似乎不是在這裡閒逛的時候……我們還是離開算了?」

「說得也是……」遙抓了抓頭,心理嘀咕著每次來格特都這麼不順利,真是倒楣。「達娜也不是故意的……如果我們就這樣不告而別,她應該很難過吧……還是去向她說一聲好了。」

「嗯。」席娜點頭:「要不要順便買點名產回去?我看到前面有寫著『格特名產──草蟲饅頭』的招牌呢……」

「千萬不要。」遙的秒答換來席娜驚訝的一瞥。

「相信我,別買就是了。」遙暗想著自己上次從尼基塔那裡得知的真相:「吃了那個草蟲饅頭……妳一定會後悔的。」

席娜儘管有滿腹的疑惑,或許是聽出了遙語氣中不易察覺的一些部份,倒也沒有多問下去,只得說道:「那麼……我們到寺院去吧!」

遙點頭,便和席娜一同走向療癒寺院。


本話因字數限制,分多頁呈現,請往下選擇頁碼

為保護本人創作資料不被任意轉載,本頁面禁止使用滑鼠右鍵與鍵盤進行複製,不便之處請多包涵。

Author: Fish Yu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