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 LOM】同人小說:16. 精靈之光

  • 《聖劍傳說 瑪那傳奇》同人文
  • 16. 精靈之光

「咕嘛!」

街道上,一隻長得和熊有幾分相似的嬌小生物,對著遙和席娜發出了這樣的聲音。

遙和席娜、以及兩位小徒弟──可洛娜和柏德,已經在這城鎮逗留三天了。這個在暗夜中不失輕鬆氣氛的城鎮,正是工藝品「螢袋之燈」所指引的地點──月夜城鎮羅亞。

之所以會在這裡逗留多日,完全是因為羅亞特殊的風情讓人深深著迷,兩個小朋友以前就來過這裡,所以甫一抵達,就直接前往魔法學園在此設立的礦物店找同學交易素材兼敘舊,等兩位大人要回去前再去找他們即可。至於三隻寵物,依舊只有看家的命。

羅亞是個籠罩在夜色中的城鎮,帶有靜謐與神祕的色彩;錯綜複雜的小徑在黑暗中蔓延著,像通往月世界的通道;月光和燈光讓原本幽暗的環境顯得明亮;由隱約傳至耳邊的、此起彼落的瓷器碰撞聲、喧鬧的樂音、以及飄盪在空氣中那股令人陶醉的酒香來判斷,在不遠處的前方,似乎有個生意興隆的酒場。

奇異的是,出沒於街道上的,幾乎都是有著近似於熊、卻多了幾分可愛的生物。這些生物以兩人都聽不懂的語言交談著,仔細聽來,只能勉強辨認出「咕」和「嘛」兩種發音。在燈光與月光交織搖曳的街道上,牠們倒有幾分像受月色吸引而來的小妖精。

不多時,席娜的一聲驚呼,首先打破了沉默。

「遙,你看!」席娜指著不遠處的酒場,驚訝道:「那是……」

遙順著席娜所指的方向看去,頓時也張大了嘴巴。酒場看似人聲鼎沸,顧客卻清一色都是先前穿梭在街上的似熊生物。但最讓遙吃驚的,還是正在酒場出入口進行表演的兩位藝人。

「卡培拉和……迪多爾!」遙走向他們兩人:「你們也來羅亞了啊!」

「哦,這不是遙先生和席娜小姐嗎!」卡培拉也認出了來者,並熱情地打招呼,接著便轉向迪多爾,樂極地喊:「迪多爾,你快看呀!好難得有熟人呢!」

「…… 你 們 好 ……」比起卡培拉的熱情,迪多爾先沉默了一陣,才以他慣有的遲緩語氣向兩人打招呼。然後又自顧自地演奏音樂。似乎對周遭的喧鬧不以為意。

「酒的香氣……」席娜吸了吸鼻子,這裡到處瀰漫著酒香:「我們要不晚點再回來這裡?」

遙也點頭同意,向卡培拉道別後,他便和席娜一起往酒場的反方向走去。比起酒場一帶,另一側的城鎮安靜許多,月光均勻地灑落在鋪著石磚的走廊上,四周安靜得令人不忍去破壞這片寧靜。門戶中透出的燈光普遍呈現柔和,除了一個掛著提燈的門戶特別亮堂,看似是間商店。

遙轉向席娜,向她傳達「進去瞧瞧」的意思後,兩人便一同走進了門內。

一進入店內,兩人的注意力就被充斥在其中的繽紛光線給吸引了。仔細一看,原來四周都擺滿了綻放著輕柔光輝的燈飾;而更令人吃驚的是,端坐在櫃檯後方的少女,不僅人長得美麗,她的背後更有一對色彩絢麗的羽翼。

看見來客遲遲沒有說話,少女露出了微笑,並以十分悅耳的聲音開口:「你們好,我是這家燈店的店主──琉米妮。歡迎光臨。」

「啊……妳好!」聽見對方說話,席娜這才回過神;一旁的遙還是沒有開口,只是愣愣地盯著對方。

「呵……看來兩位沒見過賽蓮吧?」琉米妮笑道。

「賽蓮?」遙總算找回了聲音。

「是的。我們是大海的眷族,我們的祖先居住於海中的孤島,並吟唱優美的歌曲……」琉米妮說著,表情卻黯淡下來:「但是,我們的聲音是有著魔力的……魔力影響到了行駛過島嶼的船隻,使他們都被魔力所引起的異象所囿,因此失去了生命……所以,人們稱呼我們為歌唱女妖。不過這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原來如此,席娜暗忖。難怪聽琉米妮說話時,自己會有一種暈陶陶的感覺……這想必也是賽蓮魔力的影響。不過既然說破了,這種近似於「暗示」的力量也就消失了,足以證明琉米妮並沒有惡意。

想到這裡,席娜看向遙,見他仍是一副茫然的模樣。她拍向遙的背:「喂,醒醒。」

遙回過神來,不好意思地笑笑,便和席娜一起看起店裡的燈。

「好奇怪……這些燈……」觀察好一會兒後,席娜十分驚奇:「我以為裡面的火想必很微弱,才能綻放這種柔和的光線,可是……」

「可是什麼?」遙湊近席娜拿在手上端詳的燈,隨即也一臉驚訝。

「裡面……沒有火?」遙說出了席娜的疑惑:「可是……這的確是在發光呀?」

目瞪口呆的兩人看向琉米妮,琉米妮微笑道:「這個嘛……怎麼說呢?可以說是光精靈的謝禮吧?」

看著依然一臉疑惑的兩人,琉米妮繼續解釋:「是這樣的。有時候,我的歌聲會吸引精靈。其中的光精靈,為了答謝我的歌聲,會將一部分的光留在我所做的燈裡,有些甚至就住在燈裡了呢。」

「是這樣啊……不過說得也是,不然這裡一定會熱得要命,也容易引起火災呢。」遙恍然大悟。

「不過我的師父更厲害,她本身就能從指尖滴落光源到燈裡呢。不過那是種族特性,其他人也學不來就是了。」琉米妮雖然笑著,眼神卻有點失落。

「種族特性?」遙和席娜異口同聲。

「師父是這麼說的,這間燈店原本也是她經營的,幾年前她把這間店托付給我後就離開了,也不知道她現在在哪裡、過得怎麼樣……」

什麼種族這麼神奇?遙正想發問,此時,燈店的大門被推了開來,隨後走進店內的,是個人馬青年。

「喔喔!琉米妮呀!」青年誇張地拉長了尾音:「妳的眼睛如同星星般閃亮,高掛在天空誘惑著我……我所尋求之物近在眼前,如能讓我擁入懷中,好像就會從我手中溜逝……如何?外面的月色正美……要不要和我這個愛的詩人──吉爾伯特一起去欣賞皎潔的明月呢?」

遙已經忘了想問琉米妮的問題,現在他只想撿撿自己掉了一地的雞皮疙瘩。

「吉爾伯特……」琉米妮苦笑:「我是很想去呀,但是生意不怎麼好,我還剩下六個燈想賣出……而且,我已經打算結束營業,去其他城鎮另謀他就了。」

「喔喔!蜜糖!妳在說什麼蠢話~」吉爾伯特又誇張地說道:「妳可別說妳已經忘了我~愛的詩人吉爾伯特了呀!我是為了在這城鎮的星空下和妳度過甜蜜的時光而生的唷,蜜糖~燈什麼的呢,就別管它了吧!」

「但是燈賣不出去的話,我就失業了呢。」琉米妮回答得很現實。

「這有什麼問題,蜜糖~六盞燈是吧,就交給我來賣就好啦~」吉爾伯特自信滿滿。

「哎呀,謝謝你囉!」琉米妮感激地說道,並從櫃檯後方拿出六盞製作精美的燈交給吉爾伯特:「那麼,就拜託你的甜言蜜語囉。」

「蜜糖~等著唷~等我賣完了燈,我們就一起沉醉在甜蜜的時光吧~」吉爾伯特說完,便迫不及待地離開燈店、去兜售那六盞燈了。

面對這樣的插曲,遙有點無言,倒是琉米妮笑了笑,說道:「吉爾伯特人很溫柔,就是怪了點。」

「妳確定只是一點?」遙一臉怪相,吉爾伯特的怪腔怪調害他全身滾雞皮。

「愛的詩人……吉爾伯特……」席娜若有所思地喃喃道,突然,她轉過身來:「遙,我出去一下。」

遙還來不及多問,席娜已經推開了門,又回頭說道:「你不要跟來。我有事要問一下那個吉爾伯特。」

「什麼?」遙張大了嘴巴。卻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席娜出去。他轉向琉米妮,對方也是一臉詫異。

感覺好像過了很久,席娜才又推開了燈店的門,對遙招了招手,示意他出來外面。遙連忙向琉米妮頜首後,便急急走出門外。

「呀,就是你,請收下這些吧。」遙一走出燈店,就被吉爾伯特硬塞了三盞燈。不等遙開口,吉爾伯特已經笑瞇瞇地開口:「你也聽到琉米妮的話了,豈有置之不理的道理~而且小姐和我已經說好了~」

遙驚訝地看向席娜,吉爾伯特仍逕自說道:「六盞燈,我們各分一半,我為了我的甜心呀,就把這三盞燈買下了,你們的份呢,就請自己拿去賣吧,一盞燈的售價是一千盧克,當然!要自己買下也可以囉。」

遙沒聽進吉爾伯特的話,而是轉向席娜,驚訝道:「妳答應幫他賣燈?」

「呃……對呀,人是該互相幫助的嘛!」席娜暗忖自己回答得很沒底氣,只得厚著臉皮說道:「所以……我們一起去賣吧?好不好?」

遙下意識就要開口答應,吉爾伯特卻在此時橫插一腳。只見他執起了席娜的一隻手,行禮道:「對嘛~你怎麼可以辜負這位可愛小姐的請求呢?這樣我可愛的蜜糖也會傷心的哦~」

遙看得很不爽,卻不敵自己發自內心的冷顫,又看看席娜一臉請求的神情,他好一陣子才說得出話來:「……好啦,幫你賣就是了。」

「哎呀~真不好意思呢~這樣一來,我們就是愛的同盟了呢~嗯哼~」吉爾伯特高興地叫道:「琉米妮~我好想陪著妳呀~」

遙差點一個衝動要把燈塞還給吉爾伯特後直接走人,不過席娜已經眼明手快地拉住他,向吉爾伯特告別後,她便半推半拉地拽著遙離開了燈店。


「妳幹嘛要幫他忙啊!」一離開燈店,遙就向席娜發難。

「唔……我有點事想請教吉爾伯特啦,這算是交換條件。」席娜苦笑道。

「難道不能問我嗎?」遙怒氣稍斂:「說來聽聽,也許我可以幫妳解答啊。」

席娜先是沉默了好一會兒,才神秘兮兮地說道:「你不知道的啦……」

「喔,是嗎,妳沒問怎麼知道?」遙餘怒未消:「還是說妳根本不信任我,寧可相信那種登徒子?」

因為我上次就問過你、卻沒有結論了嘛。席娜暗想,卻也有點抱歉:「對不起啦……我不是不相信你啦,但我們知道的常識實在很有限,而他似乎對這方面比較有心得……你真的不想幫忙的話也沒關係,賣燈的事就交給我吧。」

語畢,席娜就要伸手去接過遙懷裡的三盞燈。但遙卻側過身去,不讓她拿走。

冷靜……難得來到新的城鎮,沒必要被一匹做作的人馬壞了心情……遙在心裡默唸了幾遍後,才說道:「賣燈是小事啦,沒什麼不能幫忙的,啊哈哈……」

「……遙,你轉得好硬。」看見遙轉變了態度,席娜反而遲疑起來。

遙稍微收起笑容:「這麼明顯?」

席娜點頭。

喵的,我演得這麼失敗?遙蹙眉,突然看到轉角的似熊生物:「啊,那裡剛好有隻熊呢,我去向牠推銷看看吧!」

不等席娜反應過來,遙已經走向徘徊在前方的一隻似熊生物,並開朗地開口;「你好呀!要不要買燈哪?很漂亮的喔!」

對方向遙看了一看,開口道:「咕~ 咕嘛咕嘛 嘛。」

「呃?」遙愣了一下:「對不起,你再說一次?」

「嘛~ 咕~ 咕喀。」

不管遙向牠搭話幾次,牠都是這樣回答,還擺出一副不理不睬的態度。

「……我看,我們先去找個可以教我們說牠們的語言的人吧。」席娜安慰地拍著遙的肩膀:「再說,這裡似乎都是這種生物,有一學的必要。」

「話是這麼說,可是要問誰呀。」遙有點煩躁。

席娜沉吟道:「問問卡培拉和迪多爾吧?畢竟看他們表演的,都是這些生物嘛!」


「說到這些穴熊在說什麼話呀,其實我也聽不懂啦。頂多知道他們常講的『咕嘛咕嘛』是正面的意思。」聽完席娜的問題,卡培拉不好意思地說道:「這個問題,不如去問老闆吧!」

「原來牠們叫穴熊啊……」席娜說道。

「老闆?」遙疑惑道。

「喔,就是在那邊的酒場老闆。」卡培拉邊說,並伸手指向酒場櫃檯的方向:「他就是這家店『惡魔敲詐亭』的老闆,常看他和穴熊聊天呢!」

順著卡培拉所指的方向,遙和席娜看見了一個外型奇特的人,這位老闆長得活像是一塊嚴重缺角的立體拼圖,臉上掛著和善的笑容。此時的他,正一邊拿塊乾布擦著杯子,一邊和櫃台前的一隻穴熊聊天。

「謝囉,卡培拉!」向卡培拉道謝後,席娜便拉著遙往櫃檯走去。

「那個,你好。」席娜首先向老闆開口:「請問……你對穴熊語了解嗎?我們想向穴熊推銷燈,可是語言不通……」

「因為穴熊們常光顧這裡,所以我多少也懂了一些牠們的語言。」老闆笑道:「這個城鎮聚集了很多穴熊,在一番辛苦的挖礦工作後呀,牠們最喜歡來這裡喝一杯了。」

「挖礦?」遙看向穴熊們,疑惑地開口。

「對呀,他們主要都是在烏爾坎礦山那裡挖礦,這裡算是牠們放鬆的地方吧?」老闆回答:「這個月夜城鎮呀,聚集了很多種族的居民呢。大家都很喜歡到這個悠閒的不夜城來放鬆一下。」

席娜高興起來:「如果不嫌麻煩的話,請你教教我們吧!」

老闆聞言,又露出了和善的笑容,並清了清喉嚨,開始說明道:「那麼……我就稍微解釋一下吧!」

見到席娜和遙都猛點頭,老闆開始說明起來:「首先,最基本的是『咕嘛』,有向人問候的意思,也有『是』的意思,反對詞是『嘛』,有『否』、不行、或是道別的時候,也會說『嘛』。」

「咕是你、好的意思,嘛是不行的意思。」遙複述著,老闆笑著點了點頭,繼續說明。

「『咕~』是你的意思,『嘛~』是我的意思,『咕嘛咕嘛嘛』是朋友的意思。『咕嘛咕嘛』是指穴熊這種生物,『嘛咕嘛咕』是指穴熊以外的生物,『嗯咕』指的是光和星星,『嗯嘛』指的是暗和黑夜的意思。講到這邊,還理解嗎?」老闆停頓下來,向兩人問道。

「嗯……你、我、朋友、穴熊、非穴熊、光與星、暗與夜……」席娜也一一重複:「了解……應該沒有問題。」

「『嗯咕嗯嘛』指的是燈,『咕嘛嘛嘛嘛』是很多的意思,『咕』是少的意思,『咕──嘛──』指的是音樂,『咕嘛──』是請的意思,『咕喀』是討厭的心情的表現,『嘛?』是疑問句。」解釋完後,老闆繼續說道:「要賣燈的時候,講『嗯咕嗯嘛 咕嘛── 嘛?』就可以了。」

「嗯咕嗯嘛、咕嘛嘛嘛嘛……」遙喃喃唸道:「賣燈的話,就說『嗯咕嗯嘛 咕嘛── 嘛』……」

「看來你們的資質不錯呢!」老闆笑道:「咕~ 咕嘛! 嘛?」

兩人一聽,想了一陣,發現老闆是在說「你好嗎?」,於是席娜也笑著回答:「咕嘛!」

「哈哈哈哈,感覺不錯呢~」老闆又笑道,兩人也笑開了。

於是,遙和席娜用臨陣磨槍的穴熊語,開始向穴熊們推銷起琉米妮的燈。

雖然聚集在酒場的穴熊並不少,卻沒幾個可以攀談的對象。即使如此,遙和席娜還是分別推銷出了一盞燈。眼見酒場已經沒有可以搭話的穴熊,遙和席娜便決定到其他地方去尋找對象。兩人因此回到城鎮另一側的街道上,又遇到先前那隻對遙不理不睬的穴熊。

「這隻我來問吧?」席娜看向遙,說道。

「不,這隻交給我。」遙堅定地說道:「牠剛剛一直說牠討厭我,我一開始是因為聽不懂,所以沒辦法……不過,我可不想放棄。」

說完,遙便走向那隻穴熊,開朗地打著招呼:「咕~ 咕嘛! 嘛?(你好嗎?)」

「嘛~ 咕~ 咕喀。(我討厭你。)」果不其然,對方一貫地答道。

「嘛。(不會啦。)」遙並沒有死心,仍嘻皮笑臉地說道。

「咕~ 咕嘛咕嘛 咕喀。(我討厭你當我朋友。)」對方似乎是吃了秤砣鐵了心。

「嘛。(不會啦。)」遙依然嘻皮笑臉。

「咕嘛咕嘛?(是朋友嗎?)」對方的態度開始軟化。

「咕嘛!(沒錯!)」遙趁勝追擊。

「咕~ 嘛~ 咕嘛咕嘛嘛 咕嘛!(我們是朋友!)」對方熱情地喊道。

「嗯咕嗯嘛 咕嘛── 嘛?(你要買燈嗎?)」眼見機不可失,遙連忙問道。

「咕嘛!(好!)」對方倒也乾脆,爽快地買下了最後一盞燈。

就這樣,三盞燈好不容易都推銷完畢了,遙和席娜於是準備去燈店回報吉爾伯特。


「都賣完了呢~真不愧是我信任的對象呀!」吉爾伯特接過賣燈的所得後,又肉麻地對兩人說道,聽得遙又是一陣雞皮疙瘩掉滿地。

正當遙以為這樣就沒事之際,吉爾伯特轉向了席娜,並將雙手放在她的肩上,感嘆道:「席娜小姐……請原諒我必須先向琉米妮報告這個好消息,要等會兒才能解答妳的疑惑了。」

遙還來不及擺出橫眉豎目的表情,吉爾伯特的動作更快,他隨即一轉身,對著燈店大喊:「琉米妮!是妳開啟心扉的時候了!我這就來與妳相伴!」

說著,吉爾伯特就一溜煙跑進燈店去了。速度之快,實在讓遙也不得不傻眼。

「妳到底問了他什麼啊?」遙再度向席娜問道,語氣裡夾雜著顯而易見的惱怒。

席娜還在思考吉爾伯特說的話,好半晌後,她才搖了搖頭:「沒什麼……我們也進去吧。」

席娜說完,也不看遙是否跟上,就逕自進了燈店;遙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只得跟著走進了店裡。

「蜜糖~妳的六盞燈,我和這兩個人呀,已經幫妳全都賣完了~」一進入燈店,兩人就聽到吉爾伯特用極其諂媚的語氣對琉米妮說道。

「哎呀,愛的詩人吉爾伯特先生,還有兩位……賣完了呢!真是太好了。」琉米妮看起來很開心。

「妳傾注心力製作的作品,我就不信會賣不好,我的甜心~」吉爾伯特諂媚地說道。

「那麼,我就再留在這城鎮經營燈店吧。」琉米妮受到了激勵,高興地說道。

吉爾伯特說道:「蜜糖~別再管什麼燈店了~成為我的夥伴,為妳所愛的吉爾伯特歌唱,成為愛的光輝吧!來吧,蜜糖~!讓身體沐浴在星屑中!星星在歌唱著呢!這個世界,是為了今天這個日子而生的!為了我們的愛!」

琉米妮不為所動,反而嘆息道:「我剛好也想到外面走走,連續六天都埋首於製燈,我都快忘了外面的空氣了。」

說完,琉米妮就展翅飛出了燈店,吉爾伯特也隨之跟上,遙正要跟著走出去,卻被席娜一把拉住。

「那是人家的私人談話呀,我們不方便聽吧?」席娜對遙說道。

「我很好奇他們要說些什麼嘛。看琉米妮很消沉的樣子,吉爾伯特卻相反,不知道會不會一言不合,吵起架來……」

「你好八卦。」席娜斜了遙一眼,聳肩道:「那好吧……不過小心別讓他們發現了。」

遙點了點頭,兩人躡手躡腳地推開門,和席娜走出了燈店。

在溫和的月光下,吉爾伯特和琉米妮就站在當著月空的走廊盡頭,遙和席娜則因為覺得自己不好大搖大擺地站在人家身後當聽眾,只好躲在一旁的柱子後方偷聽。

「哪,琉米妮,妳想聽聽我的夢嗎?」在琉米妮優美的吟唱結束後,吉爾伯特先打破了沉默。

「嗯,吉爾伯特,互相說說我們兩人的夢吧。」琉米妮回道。

「讓其他人來幫妳賣燈,不用花太多功夫,妳的燈也能買得很好。」吉爾伯特熱衷道。

「我只是個喜歡燈的人,雖然不多,還是有人特地從遠方來向我購買呢。」琉米妮淡淡地說。

「燈這種東西,讓那些怪里怪氣的穴熊去做就好了,也省得浪費時間和金錢。」吉爾伯特不以為意。

「一個一個親手製作的燈,是需要花費時間和金錢製作的。」琉米妮搖了搖頭。

「妳可以到都市裡被人尊稱為設計師,然後製作最好的燈。」吉爾伯特仍不放棄。

「我只想收集些不值錢的東西,來做我那些奇怪的燈。」琉米妮也很堅持。

「但是如果那樣做的話,就算不工作,也會很有錢啊!」吉爾伯特以利誘之。

「雖然沒有錢,但每天都過得很快樂,這就是我。」琉米妮仍不為所動。

遙和席娜緊張地對望了一眼,總覺得這番對話的氣氛不太妙。這時,吉爾伯特又接著開口。

「……妳沒有夢想嗎?和妳交談,我反而覺得很寂寞……」

「……我每天都看見快樂的夢,和你交談,好像在否定現在的我一樣。」琉米妮也黯然道。

「要有夢想啊,琉米妮,這樣封閉自己是很不好的啊……」

「這匹馬能不能實際點啊……」遙咕噥道,隨即被席娜瞪了一眼,遙只好摸摸鼻子,閉上嘴巴。

「我的夢、在夜晚所見之夢、快樂的夢,那些你全都沒有看見的夢,難道就是虛假的夢嗎?」琉米妮有點難過。

感覺像是談判破裂了,遙冒著冷汗想道。

「……哪,琉米妮,我們兩人的合音,演奏得不是很協調。所以我決定為了尋找新的愛情離開這裡,對我而言,愛情是必要的!」一陣沉默後,吉爾伯特開口,裝模作樣的悲壯語調,聽得遙很想一拳把他打飛,圖個眼不見為淨。

「算了,吉爾伯特。」琉米妮的聲音也冷了下來:「你實在有點輕浮。雖然我還不知道我會不會因為你的離去而消沈,但我們還是各自尋找自己的愛吧。」

「再見了,琉米妮!我不會忘記妳的!」吉爾伯特向琉米妮道別。

「再見了,吉爾伯特,再見了。」琉米妮也向吉爾伯特道別。

說完,琉米妮就回了燈店,吉爾伯特正準備要離開,一回頭,便看見躲在暗處的兩人。

「你們都聽到了嗎……」吉爾伯特的語氣裡沒有責怪的意思,倒是幽怨得很。

對於吉爾伯特把妹失敗,遙覺得有點同情,卻說不出什麼安慰的話。倒是席娜吶吶地開口:「吉爾伯特先生……」

「席娜小姐……」吉爾伯特意有所指地看了遙一眼,並感性地開口:「關於妳的問題,我只能說,如果妳認為是的話,就勇敢地承認、並追尋吧!」

「……謝謝你,我知道了。」席娜回道。

「對了,請你們兩位收下這個,就當做是我的謝禮吧……」吉爾伯特從懷中取出了兩件物品,分別交給了遙和席娜。兩人仔細一看,那正是琉米妮所製作的、精緻且輕巧的提燈。

「那麼,可愛的小姐……請恕我失陪了。」不等兩人多說,吉爾伯特又執起席娜的手並親吻了一下。

遙突然很後悔自己剛才幹嘛要同情這匹馬,若非席娜在場,他都想踩對方一腳了。

「我們去看一下琉米妮吧?」席娜絞著手,面紅耳赤地說道。

遙暗自在心裡思考打飛人(包括人馬)又不會被發現的方法。「妳到底問了那匹馬什麼問題?」

席娜躊躇了半晌,才道:「我問他,愛是什麼……他既然自稱是『愛的詩人』,應該會明白才是……」

如果我常常在想著一個人,只要沒有看到他,我就覺得失落、覺得時間過得很慢的感覺……是『喜歡』嗎?

這是席娜真正對吉爾伯特提出的問題,上次自米達斯遺跡回程途中,她一直在思考這個問題,當時她也有問過遙,兩人最後卻不得其解。

「就這個問題?」遙狐疑地問,不明白席娜為何滿臉通紅。

「就這個問題。」席娜回道,沒有直視遙。

「唔──嗯。」遙認真思考起這個問題,沉默了半晌,他露出了沒轍的表情:「嗯,我也說不出來,話說回來,那匹馬的答案也滿模稜兩可的嘛,妳被敷衍了啦。」

「呃,是、是呀!」席娜回答得過度熱心,但遙並沒有察覺到。

「那,我們去看一下琉米妮的情況吧。」遙對席娜說道。

幸好你很遲鈍。席娜暗忖,便和遙一起再度走進了琉米妮的燈店。


走進店裡,琉米妮看起來失魂落魄,一看見兩人走進店內,她像發洩似地說了一大串話。

「吉爾伯特雖然人有點怪,倒不是什麼壞人……只是他需要的是更大的燈,而我的燈卻如此的小,一旦破壞目前這種關係,我的燈就會熄滅了……說實話,我現在的確有點消沈。」

兩人見狀,也不知該如何安慰琉米妮才好。

不過就在此時,一個奇特卻熟悉的嗓音,從門口的方向傳了過來。

「咕嘛(妳好)!」

燈店的門被推開,先前被遙和席娜推銷了琉米妮的燈的穴熊們,紛紛走進了店裡。

「咦?」琉米妮一臉迷惑。

「咕~ 嗯咕嗯嘛 咕嘛! 咕嘛嘛嘛嘛嘛嘛嘛嘛 咕嘛!(妳的燈很棒!好喜歡好喜歡妳的燈!)」

「呀!」琉米妮受寵若驚。

「嗯咕 嗯嘛嘛 嘛咕嗯咕嘛! 咕嘛! 咕嘛! 咕嘛!咕嘛嘛嘛咕嘛! 咕嘛!」

另一隻穴熊則是慷慨激昂地說了一番長篇大論,可惜以遙和席娜臨時惡補的穴熊語能力、加上對方說得十分快速,實在是無法解讀。但從琉米妮高興的神情看來,不難想像這是一段稱讚的說詞。

「哎呀!」琉米妮又驚嘆一聲。

「咕嘛──(請加油──)」

「不,我才要請你們多多指教!」琉米妮高興地說。

穴熊們說完,便滿足地離開了店裡,滿足的不只是穴熊們,琉米妮看起來更是興高采烈。

「穴熊們很喜歡我的燈!這樣一來,我更不能停止在這裡的工作了!」琉米妮興奮地說道:「真是的,我真的好高興,請你們收下這個!」

琉米妮說著,並高興地將一件名為「顫動銀匙」的工藝品交給席娜,藉著它,可以抵達「地獄」這個地點。只是看著這件精緻的工藝品,席娜心裡卻陡然升起一股無以名之的感覺。

這是……不安?

看著重新打起精神的琉米妮,席娜很快便忘了這短暫的不安;琉米妮這才語帶抱歉地向兩人問道:「真不好意思……你們幫了我那麼多忙,還聽我發了一頓牢騷,方便的話,可以告訴我你們的名字嗎?」

「當然可以。」席娜微笑:「我叫席娜,另外一位是遙,全名是月明遙。」

「席娜小姐、遙先生……!」琉米妮高興地重覆:「這次真的很謝謝你們……!」

「不會,這沒什麼啦!」回答的是遙:「有空的話,我們會再來這裡逛逛的,很期待妳的作品喔!」

說著,遙和席娜分別舉起了手中的提燈,讓琉米妮十分高興。在兩人走出店門,並離燈店越來越遠時,琉米妮揮手道別的身影,仍深深地反射在兩人的眼中……


本話因字數限制,分多頁呈現,請往下選擇頁碼

為保護本人創作資料不被任意轉載,本頁面禁止使用滑鼠右鍵與鍵盤進行複製,不便之處請多包涵。

Author: Fish Yu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