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 LOM】同人小說:11. 刻在岩壁上的炎之道

  • 《聖劍傳說 瑪那傳奇》同人文
  • 11. 刻在岩壁上的炎之道

席娜又回到先前來過的陽台,還沒走進這裡,她就發現修道女正在跟魯貝斯爭論,而先前那個生病的草人則抱著肚子縮在一旁。

「肚子好痛~!」草人仍在哀號:「不要剝我的葉子,幫我治好~!拜託~!」

「剛才真抱歉,馬上幫你治好。請到這邊來。」修道女轉向草人說道。

草人依言走向修道女,看見草人過來,修道女轉向魯貝斯說道:「來吧,魯貝斯大人。」

「啊啊……」魯貝斯有些不情願地靠近草人。此時,席娜注意到,魯貝斯的胸前閃過一道不明的光輝。

草人還想掙扎,卻被修道女按住而動彈不得,魯貝斯見狀,卻停下了動作。

「等一下……」

「不能猶豫喔,您不是想拯救變為石頭而沉眠的戀人嗎?」修道女說道。

為了救變成石頭的戀人?席娜驚訝地睜大眼,隨即想到:所以魯貝斯才會需要萬能藥?

「說得也是……」

魯貝斯正要動手時,草人突然一躍而起,一下就逃離了現場。

「看,被逃走了吧。」修道女望著草人逃走的方向,遺憾道。

「我不想傷到他。」魯貝斯並不覺得可惜。

「那樣能守護得了誰呢?」修道女的聲音帶著幾許不以為然:「您太天真了……」

眼見魯貝斯久久不發一語,修道女又繼續說道:「生存就像在這險峻的岩壁上開鑿道路一般……心中的希望之炎消滅的話,是無論如何也爬不到頂端的。」

在此同時,修道女突然又轉向一旁的席娜:「妳也是這樣想的吧?」

魯貝斯這才發現躊躇在陽台入口處的席娜,席娜只好頷首道:「抱歉,我只是想看看那個生病的草人有沒有來這裡……」

修道女沒理會席娜,又繼續對魯貝斯說道:「大家都太天真了。不夠強悍的話,是無法生存下去的,這是自然的定律。」

「妳到底還有什麼事?」魯貝斯突然向修道女大聲道:「沒事的話,就別再來煩我了!」

「就是那個草人。我還是得弄到那個蛔蟲布布才行。」修道女說道。

「要弄妳就自己去做吧,恕不奉陪。」魯貝斯冷冷地說道。

「真冷淡呢!您在魔法都市的戀人,怎麼樣都無所謂嗎?」修道女冷不防地說道。

「妳為什麼知道她的下落?」魯貝斯警覺地問道。

「是呀,為什麼呢?」修道女的語氣很是嘲弄。

席娜感覺到現場的氣氛似乎一觸即發,她不禁猶豫是否要趕快離去。

「妳在玩什麼把戲?」魯貝斯警戒道。

「您不要的話,蛔蟲布布就由我來接收也可以嗎?」

修道女似笑非笑的語氣,讓席娜突然渾身不對勁起來,這次,她很明確地想到了讓自己也曾有過這種感覺的對象。

魯貝斯走近了修道女,微慍道:「我不想跟別人扯上關係……也不希望別人來糾纏我。放過我吧!」

「恕難從命。」

席娜看見修道女胸前層疊的裝束下閃過瞬間的光輝,魯貝斯的胸口隨即像共鳴般又發出一道光芒,席娜不做多想,正要衝上前,孰料修道女的動作比她更快,一個甩手的動作,魯貝斯就摀著胸口、應聲倒下。

「魯貝斯!」席娜大叫出聲,看著修道女手裡拿著鋒利的卡片,使她無法更進一步。

「別過來!」修道女冷笑道:「先別這麼緊張,我沒傷到他的核……」

「核?」席娜瞥向倒地的魯貝斯,他被劃破的衣服下閃著耀眼的紅光,席娜瞬間明白過來:「是珠魅的核嗎?魯貝斯是……珠魅?」

「妳有什麼……目的……」魯貝斯仍撐著身體,痛苦地說道。

「很簡單,哭出兩滴淚來看看,我就放你一馬。」修道女冷冷地說道:「如何?你流得出眼淚來嗎?」

魯貝斯明白眼前的人是為何而來的了。不是他不願意哭泣,而是珠魅是……

「妳……妳是……玉石之座的……不,是珠魅的叛徒!」

「是啊,你也做不到,真可惜。」修道女嘲弄地說道:「那就再見了,紅寶石的騎士,魯貝斯大人呀……」


遙放棄了與草人的交流,正想去陽台找席娜,卻在前廳發現先前在這裡冥想的修道女竟不省人事地倒在地上。遙才想上前察看,一個似曾相識的粗魯嗓音已經連珠砲般地響起:「呀呀!出事啦!」

來者正是柏伊德警官,他在倒地的修道女身旁觀察了一陣後便轉向遙,粗聲吼道:「被害者是……修道女……以及……外傷有……喂、喂!你不要靠近屍體!給我讓開點!」

遙還來不及出聲,那位修道女倒是醒轉過來,撐起身說道:「我還……活著……」

「喔喔!真是失禮了!有沒有怎樣?有哪裡會痛嗎?」柏伊德警官還是扯著大嗓門問道。

「我只是被草人撞倒,暫時昏了過去。嗚……好像扭到腳了。」修道女呻吟道。

柏伊德警官聞言,全身又一陣顫抖,然後啪答啪答地冒起煙來:「草人?是這樣啊!這次是偽裝成草人來入侵是嗎!妳到底有什麼目的!珊德拉~!」

警官說完,便一頭衝出寺院,瞬間就沒了蹤影。

「珊德拉?」遙回憶起和席娜大打出手的女子,隨即緊張起來。他連忙朝寺院內大喊:「來人呀!有人昏倒了!快來人呀!」

「遙?」達娜帶著兩名修道女出現:「這是怎麼了?席娜呢?」

遙指向修道女說道:「她剛才被草人撞昏了,但是柏伊德警官剛才跑來說有危險人物,席娜一個人往陽台去了,我去找她,這個修道女就麻煩妳們。」

「等等,我和你一起去吧!」達娜隨即示意同行的修道女:「妳們扶她進去,我過去看看。」

「是!」另外兩位修道女立刻上前;遙和達娜則是奔向陽台的方向。


還沒跑到陽台,遙和達娜就聽到一聲尖叫。

「席娜!」

認出這聲音的遙直衝而去,達娜也緊追在後,兩人一起衝向了陽台,眼前的一幕卻教他們難以做出反應。

「核還活著,真不愧是輝石之座的珠魅,真是驚人的珠力。」一個修道女端詳著手中鮮紅的珠核:「『希望之炎』確實得手了!」

希望之炎?達娜看著修道女手中的紅寶石、再看看魯貝斯胸前凹陷的空洞,驚愕道:「魯貝斯是珠魅?」

「席娜!」遙看見倒在一旁的席娜,怒喊道:「妳對她做了什麼!」

「沒什麼,只是讓她稍微休息一下。」修道女晃晃手中的珠核,紅色的光輝一閃而逝,十分刺目。

倏地,達娜抓起自己的雙節棍衝向修道女,對方勉強接下一擊後便急速後退至陽台的邊緣,冷笑道:「就憑你們,是抓不到我的!再會了!」

修道女話聲甫落,便跳下陽台逃逸,現場只留下重傷的魯貝斯和不省人事的席娜;就在遙和達娜分別衝向倒地的兩人時,另一個聲音又出現在現場。

「呀呀!太遲啦!可惡!」來者是柏伊德警官,他一面咆哮、一面氣得冒煙道:「你們就是珊德拉吧!不用裝了,現出真面目吧!」

「不是的……是修道……女……」魯貝斯用盡最後的力量說出了兇手的身分,達娜已經趕至魯貝斯身旁,但面對這樣的傷勢,她也無力回天。

柏伊德警官聽到被害人的證詞,當下又氣得冒起煙來:「寶石小偷珊德拉!那傢伙是變裝的高手!可惡!怎麼能讓她跑了!」

說完,柏伊德警官便衝出了陽台。

「嗚……」魯貝斯似乎有話要說,達娜見狀,連忙靠近過去。

「你要說什麼,魯貝斯?」

「好想再見妳一面……」魯貝斯斷斷續續地說道:「黛……娜……對不起……」

語畢,魯貝斯的身體就碎裂消失,失去了珠核的珠魅只有死路一條,魯貝斯也不例外。


眼前是一片紅色的光,空氣中夾雜著煙硝及刺鼻的血腥味,四周盡是刺耳的聲音。

在看見魯貝斯的核脫離了身體時,席娜所目視、所聽聞的,都是關於紅色的記憶。

她突然發現迴盪在耳邊的尖叫聲,就是自己發出的……但她卻弄不清,這是看見珠魅被活活殺害時的自己在尖叫;抑或是那個佇立在火光和喧囂中、年幼的自己在哭嚎。

「真可惜,如果妳不是要處處和我作對的話,我還挺欣賞妳的。」

在修道女往自己懷中揮出一拳時,席娜只模糊地聽見這些話語。


在療癒寺院的客房內,不省人事的席娜正躺在床上。

「席娜……」

遙擔憂地坐在床邊,看著昏迷中的席娜,不知該如何是好。

房門外,寺院已經陷入了大騷動,寶石小偷珊德拉殺害寺院技師的消息已經鬧得沸沸揚揚,不少加油添醋的版本也不脛而走。

「醫官說席娜沒事,只是受到驚嚇才會昏睡。」達娜看著遙,只能說出這個無濟於事的消息。

遙轉向達娜,他知道外面已經亂成一團,果不其然,達娜歉然道:「遙,我得回寺院去,現在那裡人心惶惶,我必須加強警衛工作。得讓你自己看著席娜……很抱歉……」

「不,真的很謝謝妳的幫忙,達娜。」遙試著擠出一個微笑:「妳去忙吧,這裡有我看著就好了。」

「嗯……」達娜還是過意不去:「柏伊德警官就在外面等著,等席娜醒後……他有幾句話想問你們。」

「我知道了。」遙微微點了點頭。

「……抱歉。」在房間的門輕輕掩上前,遙聽見達娜小聲說道。


「怎麼了?」小男孩問著躲在樹叢中的小女孩:「母親大人在叫我們了喔。」

眼見小女孩沒有反應,小男孩更靠近了一步,這才發現女孩臉上掛著淚痕。

「哇!怎麼啦……」男孩不知所措起來:「那個、那個、妳不要哭啊~」

看著默默流淚的小女孩,加上自己年紀太小,不知要怎麼安慰對方,他只得向女孩伸出手去:「那,我帶妳過去好了。」

小女孩遲疑地伸出手去。不可思議的是,傳自對方手中的溫暖,竟帶給她安慰的感覺……


席娜並沒有昏迷太久,稍微整理過儀容後,她便和遙一起去見柏伊德警官。

柏伊德警官解釋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肇因於寺院收到寶石小偷揚言要奪取『希望之炎』的預告信,接著便向兩人解釋起寶石小偷的身分。

「寶石小偷名叫珊德拉,雖然稱她為寶石小偷,但她偷的不是普通寶石,而是珠魅一族的珠核……也就是說,珊德拉事實上就是在屠殺珠魅。被害人通常都會在事前收到她的「預告信」,而且珊德拉非常善於變裝,令人防不勝防。」

「珊德拉……」席娜喃喃重複道:「那個假扮成修道女的人,就是珊德拉了?」

「沒錯。」柏伊德警官會意地點頭道:「因為寺院收到了寶石小偷珊德拉的預告信,上頭說『希望之炎就此收下。』所以我就想到療癒寺院的火焰,沒想到魯貝斯先生的核才是目標……我竟然沒發現魯貝斯先生是珠魅……」

遙想起達娜發現魯貝斯是珠魅時的驚訝神情,搖頭道:「這不能怪你。如果魯貝斯刻意要隱藏自己是珠魅的事實,沒有人會知道的。事實上,他還真是隱藏得十分徹底。」

「為了逮捕寶石小偷,加上寺院的警戒也大為提高,人手實在不夠,無論如何都需要你們幫忙。」柏伊德警官向兩人問道:「你們可以幫忙嗎?」

「當然,只要是能幫得上忙的,我們一定幫忙!」席娜毫不猶豫地答應下來,遙也在一旁猛點著頭。

「喔喔!謝謝啦!」柏伊德警官一拍掌:「我在想,現在這裡戒備這麼森嚴,珊德拉可能還沒離開城鎮……我去寺院和鎮上向修道女打聽,就拜託你們到鎮外去調查了!」

眼見柏伊德警官就要離去,遙連忙出聲叫住了他:「那個,你知道珊德拉之前說要取走蛔蟲的那個草人怎麼了嗎?」

「有人看見草人往瀑布那裡去了。這跟草人有什麼關係嗎?」柏伊德警官語畢,便離開了。

想到之前假扮成修道女的珊德拉對草人的言行舉止,遙就覺得十分可疑,席娜也同意這個論點。

「如果說草人只是讓魯貝斯失去戒心的手段,那麼草人一定和珊德拉接觸過……不然怎麼會這麼巧,魯貝斯想要萬能藥,剛好就有草人被布布寄生了?不,或許連寄生蟲的事都是假的……」席娜沉吟道:「我們去找草人吧。」

「嗯,走吧。」遙也表示贊同。


兩人來到斷崖城鎮外部的修驗之道,這裡也是寺院負責管理的區域,雖然同樣是隱沒於斷崖中的場所,卻和城鎮的氣氛大相逕庭。這裡沒有城鎮區的寧靜祥和,而是壟罩著荒涼蕭瑟;加上人煙罕至,只有少數寺院的設施裡會有修道女活動。

此處之所以叫修驗之道,顧名思義,就是為了讓修道者們進行更進一步的冥想。曾在此進行過冥想修行的,都是療癒寺院歷代中幾位有名的司祭。

「這是……草人的葉子?」遙蹲在地上,端詳著手中剛剛拾起的葉片:「看來,草人的確是跑來這裡沒錯了。」

剛來到此,兩人就發現地上到處都有像是從草人身上掉落的葉子。兩人決定跟著葉子前進,也許可以找到草人。

兩人走著走著,就在隨著葉子走過瀑布、來到一個頂端有著巨大鳥巢的斷崖前,兩人發現了草人……和那個修道女!

「辛苦你了,我這就來幫你治好。」修道女對草人說道。

「真的嗎……?」草人半信半疑地說道。

「嗯……」修道女答應道,草人便向她走了過去。

隨著修道女胸前發出的一個不明顯的閃光,草人搖晃了一下,又立刻蹦跳起來:「嗚呀!」

「好了,暗示解除了,已經不會痛了吧?」修道女說道。

「呶……?」

「珊德拉!」席娜握緊長槍,擺出攻擊姿態。

修道女發現了來者:「呿……!」

緊接著,柏伊德警官也出現了:「找到妳了!珊德拉!妳已經跑不掉了!乖乖束手就擒吧!」

唰地一聲,珊德拉卸下了修道女的偽裝。席娜見狀,不禁緊咬了牙,握著長槍的手也更加重了幾分力道。那正是自己曾經在梅基布洞窟裡、以及德米納鎮的旅店裡見過的綠衣女子!

「你們是抓不到我的。」珊德拉語氣輕蔑:「那邊的小姐,妳叫席娜吧?我記住了,有機會的話,咱們就再見囉。」

「妳想跑到哪裡去……!」遙舉起雙手劍:「被逼到死路的是妳才對吧!妳身後就是斷崖了,難不成妳會飛嗎!」

「既然妳那麼說……」珊德拉笑了起來,絲毫不見被追捕的緊張:「那麼,我就飛給你看看吧?」

很突然地,珊德拉抽出懷裡的掛勾, 往上勾住了盤旋於上方巨大鳥巢上的巨鳥,悠然離去。

「坎庫鳥~!」 柏伊德警官衝上前去,卻和草人撞個正著:「喔啊!」

「呶!」草人也後退了好幾步:「啊咧咧……肚子,不痛了……」

發現自己已經痊癒,草人高興地又叫又跳:「哇~!治好了~!」

柏伊德警官可就沒這麼高興了。他又氣得啪答啪答地冒起煙來:「高興什麼!這笨蛋!」

「嗚呶!」

「又一個珠魅被殺害了……」柏伊德憤怒地望著坎庫鳥已經越來越遠的身影,忿忿地說道:「寶石小偷珊德拉……以我之名,絕對要將妳逮捕歸案!」


「是嗎……被她逃走了啊……」

遙和席娜向達娜說明了追捕珊德拉未果的過程後,達娜只笑了笑:「不管怎樣,你們沒事就好了。」

「對不起,沒幫上什麼忙。」席娜也向達娜道歉。

「不。你們第一次來到寺院,竟然就發生了這種事情,追根究柢,這都是我這個僧兵長的責任。」達娜歉然道。

「不是妳的責任,這都是珊德拉的錯。」遙說道:「這次真的很謝謝妳,達娜,有機會的話,我們還會來的!」

「嗯……我很期待喔!」明知近期內似乎不大可能,達娜還是故作開朗地笑道:「下次見了!」

兩人正要轉身離去,達娜遲疑的聲音又傳來:「那個……如果可以的話,我還想麻煩你們一件事。」

「妳儘管說。」遙信誓旦旦地保證:「只要是我能力所及,我一定幫到底。」

「謝謝。」達娜笑笑:「魯貝斯似乎沒有親人,在他臨終時,我聽到他在呼喚著一個名字,或許是他的親友也說不定……你們常旅行在外,或許有機會見到對方,到了那時,請你們斟酌把這件事情告訴對方吧。」

「沒問題。」回答的是席娜:「他說了什麼名字?」

「嗯……好像是『黛娜』的樣子。」達娜說道。

「黛娜嗎……」遙也重複道:「我記住了。我們會留意的,妳放心吧。」

「謝謝你們……!」達娜向兩人揮手道別:「有機會再見了啊!」


揮別了達娜,遙和席娜踏上了歸途。和來時的心情完全相反,一路上,兩人都異常地沉默。

「嗯……妳真的不用在這裡多休息一下再回去嗎?」遙有點擔心:「妳的臉色還是很蒼白……」

「……我沒事。」席娜說道:「只是不想待在這裡。」

「……抱歉。」遙暗自敲了自己一記。

遙不知該說什麼才好。突然,他的左手被拉住,低頭一看,他發現抓著自己的正是席娜。

「對不起,請先讓我拉著……」席娜說道:「一下就好了。」

遙沒有多問,只是以更強的力道回握住席娜的手,藉著這個無言的動作安撫對方。

在斷崖間的道路上,兩個牽著手的人影,漸漸消失在道路的盡頭……


本話因字數限制,分多頁呈現,請往下選擇頁碼

為保護本人創作資料不被任意轉載,本頁面禁止使用滑鼠右鍵與鍵盤進行複製,不便之處請多包涵。

Author: Fish Yu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