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 LOM】同人小說:11. 刻在岩壁上的炎之道

  • 《聖劍傳說 瑪那傳奇》同人文
  • 11. 刻在岩壁上的炎之道

約莫是遙一行人前往奇爾瑪湖後不久,一個身穿綠色衣裳、頭戴橘色花飾的女子──寶石小偷珊德拉──隱身在斷崖間的縫隙中,凝神觀察前方。

「真是……竟然躲在這種地方,『希望之炎』,紅寶石的騎士呀……」珊德拉緩緩抽出一紙信箋,若有所思道:「那麼……該如何解除他的戒備呢……」

珊德拉瞇眼看著信箋,那雙綠色眼眸中,好似點燃了如火焰般的憤怒。


昏黃的光線照射著黃褐色的岩壁,這裡雖然是城鎮,熙熙攘攘的街道上卻不見城鎮的喧囂,反而充斥著寧靜的氣氛。

往來者多半是同樣打扮的女性──蓋住面孔的連帽長布巾,樣式簡樸、顏色單調的衣裝。這些女性都是斷崖城鎮──格特的療癒寺院的修道女。她們在這裡過著勤儉的生活,以冥想儀式來沉澱自己的心靈,進而達成「悟道」的目標。在徐徐吹過、卻從不間斷的風中,日復一日地重複著同樣的生活。

「這裡是斷崖城鎮格特,是被神聖之風所守護,以療癒寺院聞名的地方。」面對初來此地的遙和席娜,一位修道女和善地向兩人合掌介紹道。

「對賜予我們守護的風與火精靈……一起祈禱吧……希望世上的人們都能幸福……」另一位修道女也恭敬地說道。

遙和席娜憑藉著遙日前得自尼基塔的工藝品「炎」的指引,來到了另一個地點──吹拂著神聖之風的斷崖城鎮格特。此行只有他們兩個人前來,寵物和徒弟則都留在遙的家中。

在格特的一間商店中,遙正興趣盎然地看著擺放格特名產「草蟲饅頭」的專櫃,正想走近察看時,旁邊一個青年倒是先吸引了席娜的目光。

青年一身異國風格的紫色衣裝,十分引人側目,此時他正就著光線端詳一顆寶石,並自言自語道:「這個也不行……不能用,不夠閃耀……」

席娜的心頭猛然地一緊,眼前的人似曾相似,她卻想不起來曾在哪裡見過。

席娜不自覺地盯著青年出神,甚至沒注意到自己這番舉動的無禮;注意到席娜的視線,青年放下寶石,清了清喉嚨,十分有禮地對席娜開口:「啊啊,不好意思,小姐,有什麼事嗎?」

「呃?啊,對不起……」席娜回過神來:「我們……在哪裡見過嗎?」

青年一愣,盯著席娜好半晌,才歉然道:「真不好意思,我想沒有吧。」

席娜仍是一臉懷疑:「是嗎……真抱歉……冒犯了。」

青年會意地笑笑:「沒關係的。小姐是來這裡參觀寺院的嗎?自古以來就傳說格特的療癒寺院,受到風與火精靈的加持守護,是十分壯觀的建築喔。」

「嗯,也有打算去看看。」席娜回道:「請問你叫什麼名字?」

「我是亞雷克斯,在魔法都市吉歐經營一家寶石店,我是為了採買寶石才來到格特的。」亞雷克斯說著,苦笑了一下:「但最近很少有好的寶石就是了……」

「來買寶石的啊?」遙的聲音插進了進來:「格特有在生產寶石嗎?」

「好的寶石,有時反而藏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呢。」亞雷克斯轉向遙,依然一臉微笑:「你們也是來買寶石的嗎?」

「如果有的話,倒是滿想看看的呢。」遙隨口答道。

青年聽了遙的回答,舉起手中的寶石,語帶遺憾地說道:「不好意思,這裡沒有賣呢。這種既不閃耀又黯淡的玩意,連石頭都稱不上。」

「我們不是要來買寶石的。」席娜的語氣有些尖銳。對於亞雷克斯,她沒由來地感到戒備。

亞雷克斯露出了一瞬的驚訝,但很快就平復下去:「小姐的眼光真高呢。不過說得也是,像這種廢物石頭,是沒有價值可言的。」

遙和席娜向亞雷克斯頷首道別,便離開了商店。只是兩人都不知道,亞雷克斯正瞇著深不可測的紫色眼眸,目送他們離去。


「那是妳認識的人嗎。」遙開玩笑地問向席娜。

「不認識。」席娜搖頭:「可是我又覺得好像在哪裡見過。」

「這根本是搭訕時說的話耶。」遙挑眉道。

「不是那個意思啦……」席娜的表情轉為凝重:「我對他的感覺不大好,說是敵意都不過份。」

遙沒料到席娜會這麼說,正色道:「我看那個人很有禮貌呀,而且他也說沒見過妳。應該是弄錯了吧?」

「嗯……大概吧……」席娜漫不經心地回道。

這時,不遠處的一陣騷動吸引了兩人的注意。一位修道女看似想扶起一個倒地的草人,草人卻一個驚跳,隨即衝向一旁的小徑,一下就不見蹤影。

「沒問題吧……?」修道女看著草人跑走的方向,喃喃道。

遙突然快步走向修道女,席娜一愣,連忙跟上。

「抱歉,打擾一下。」遙問向修道女:「那個草人怎麼了?」

「那位草人說他肚子很痛,然後就跑走了,也許他是累了吧……?」修道女回答道。

遙正猶豫是否要追去,席娜不解地問道:「怎麼了?你認識那個草人嗎?」

「那個聲音……!」遙趕向草人離去的方向:「我想起來了,就是那個聲音!」

「什麼聲音?」席娜也隨著過去。

你想保護她嗎?試試對瞳孔使出「螺旋一閃斬」,姐姐應該教過你們的……

這些話,是遙上次在奇爾瑪湖對上湖之主時,在他腦中給他提示的聲音。他當時雖然覺得耳熟,卻一直想不起來在哪聽過。直到看到草人才想起來。

「不見了……」追到一條岔路口時,遙才停下了腳步,他無法判斷草人到底是走向哪裡。

席娜也追了上來:「那個草人怎麼了嗎?」

「我聽過那個聲音……」遙一臉凝重:「上次打湖之主的時候……那個聲音……給了我提示。」

「你聽見草人的聲音?」席娜有些驚奇:「你確定是那個草人嗎?草人的聲音都一樣的。」

「呃……妳這麼說也是……」遙這才恍然:「草人都大同小異,我也不是很確定,而且……聲音雖然一樣,卻沒有草人講話時那種天真的感覺。」

「不知道那個草人去哪裡了……」席娜四下張望,看到路邊有人:「去問一下那個人吧?」

兩人走近了路人。對方有一頭火紅的頭髮,穿著密不透風的服裝,若是用顏色評論一個人,最適合這個人的無疑是紅色,更具體一點,簡直像火焰一般……席娜暗想。

「對不起,請問你有看到一個草人嗎?」席娜發問道。

「草人?是說剛才走過去的草人嗎?」對方回道:「他的樣子有點怪,搖搖晃晃地往『陽台』去了,就是右邊那條路。」

遙道謝道:「謝謝你,呃……能否請問尊姓大名?」

對方的神情緩和下來:「我叫魯貝斯,是寺院的火焰技師,我的工作是管理療癒寺院的火焰,維持火焰的燃燒,不讓火焰熄滅。」

「我叫做月明遙,直接叫我『遙』就可以了,她是席娜,我們今天是第一次來到格特這裡。」遙也向對方自我介紹。

席娜也微微頷首:「謝謝你囉!」

眼看兩人就要離去,魯貝斯連忙叫住他們:「不好意思,可以耽誤你們一下嗎?」

見遙和席娜轉身,魯貝斯才繼續說道:「你說你們是第一次來到格特……容我打聽一下,你們是從外地來的吧?在你們來格特前,有沒有見過什麼可疑人物?」

可疑人物?遙和席娜對看了一眼,見席娜搖頭,遙開口回道:「呃……我就是覺得剛剛的草人怪怪的,才想找一下而已。」

「草人啊……」魯貝斯喃喃道:「那個沒關係……說什麼火焰被盯上了,果然是謠言吧?警官也太誇張了……」

「警官?」兩人異口同聲道。

「你們不知道柏伊德警官嗎?也對,你們今天才來而已……」魯貝斯臉上閃過一絲無奈:「他來格特好幾天了,是個老是全身發抖又大嗓門的男性獸人,感覺有點愛管閒事,一直說有奇怪的事件、要多加注意什麼的……」

席娜想起曾在德米納鎮教會外遇到柏伊德警官盤問他們關於寶石小偷的事,不由得又想起琉璃和真珠,也不知道琉璃找到真珠了沒。

「呃……魯貝斯是寺院的技師啊?」遙轉移話題似地開口:「可以的話,我們也很想去參觀一下寺院呢,聽說很壯觀。」

「是的,我們的寺院的確很壯觀。」魯貝斯微笑道,想起兩人初來乍到,連忙又補上一句:「要去寺院的話,左邊那條路就是了。」

「有機會的話,我們就寺院見囉!」遙向魯貝斯道別,便和席娜走向通往陽台的路。


一離開斷崖岔路,席娜就說道:「說到寺院,達娜也在那裡吧?」

「或許可以見到她喔?」遙也說道。

兩人穿過山壁缺口,來到魯貝斯所說的「陽台」。這個嵌入山壁的岩窟可以將整個斷崖城鎮盡收眼底。此時,這裡除了先前的草人,還有另一位修道女。

「肚子好痛喔,快想想辦法呀。」草人扭怩不安地向修道女說道。

「請讓我看看。」修道女檢視著草人,突然叫道:「這是……蛔蟲布布!可以作為萬能藥的材料……真是太讓人驚訝了!」

草人不明所以,只嚷著:「快點,幫我弄掉~」

修道女難掩興奮:「會幫你治好的,真是太意外了!對那些為疾病所苦的人們來說,萬能藥是他們的希望呀。來,我這就幫你把布布拿出來。」

「妳會幫我弄好嗎?」草人哀求道。

「只要把你的葉子剝開,就可以拿掉布布,沒問題的,一下子就好了。」

修道女說得輕描淡寫,但草人一聽到有人要剝自己的葉子,可就無法淡定了。

「我不要啦~」草人大叫一聲,又一溜煙地跑走了。

「布布是很值錢的,不好好利用很可惜……」修道女有些遺憾地說著:「是說,魯貝斯大人不也很想要萬能藥嗎?」

席娜聽見了這番話:「魯貝斯想要萬能藥?」

修道女此時才注意到兩人,連忙屈身行了個禮。兩人見狀,也向對方頷首還禮。

「請問剛才的草人是怎麼了?」遙問向修道女。

「他似乎是被蛔蟲給寄生了……」修道女喃喃說道:「這種名為『布布』的蟲,是萬能藥的原料,很值錢的。」

「那個……妳剛剛說魯貝斯……請問他怎麼了嗎?」席娜也問道。

修道女盯著席娜沒開口,席娜不解地問道:「我們認識嗎?」

「啊!失禮了……」修道女這才回神:「那個……魯貝斯大人是我們療癒寺院的技師,他常到陽台這裡來,說這裡的風讓人覺得很舒服……」

告別了修道女,遙問向席娜:「妳認識剛剛那個修道女嗎?她看了妳好久,我還以為是熟人。」

「不認識……」席娜聳肩:「我們今天怎麼老是遇到好像認識,其實又不認識的人啊?」

遙也翻白眼:「先是亞雷克斯,再來是草人,現在又是修道女,不知道還有沒有下一個。」

席娜回道:「你還算好,但我對亞雷克斯和剛剛的修道女感覺都很差。」

遙決定不再談論這個話題:「哪,魯貝斯還在那裡呢,我再去問他有沒有看見草人。」

遙走向魯貝斯,正想叫喚,對方竟警戒地迅速轉身,發現來者是遙,他的神情才緩和下來,解釋道:「抱歉,我剛才在想事情。」

「啊,我才不好意思。」遙也道歉:「那個,你剛才有看見草人嗎?我是說在我們問過後?」

「喔……有啊。」魯貝斯漫不經心地往左一指:「剛才的草人,樣子還是有點奇怪,往寺院的方向去了。」

「謝謝你!」遙轉向席娜:「席娜,走吧。」

「那個,你沒事吧?」席娜向魯貝斯問了句:「你看起來很緊張的樣子……」

「啊、噢,沒事的。」魯貝斯扯了個笑容:「謝謝妳的關心,好好看看寺院吧!」

揮別兩人,魯貝斯又恢復先前的凝重神情,此時,一個傳自他身後的細小聲音吸引了他的注意。

魯貝斯轉身,一個白色的信封就落在他腳邊不遠處。

「難道是……」

看著這封信函,魯貝斯心中陡然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


兩人走了一段路後,席娜往前一指,說道:「啊,那就是寺院吧。」

前方的療癒寺院無疑是一幢雄偉的建築,在陽光的餘暉中,靜靜佇立在斷崖的末端,呈現出凜然脫俗的氣勢。

「好壯觀……」席娜讚嘆道。

「哇,怎麼蓋的啊?會不會掉下去?」遙的心得顯然和席娜差很多。

或許是位於斷崖末端,這裡的風也比較強勁。過了許久,兩人才總算收回視線,信步走進寺院。

才踏入寺院,兩人就看到先前那個草人正在一位修道女身旁兜圈子,模樣很是焦急。

「請安靜。」修道女仍繼續冥想。

「肚子好痛哦~」草人大吵大鬧道:「幫我把布布拿掉啦!」

無論草人如何騷擾,修道女都不為所動,最後草人大喊一句「誰來幫幫我呀~!」後,又衝出了寺院。

兩人摸不著頭腦地相對一望,遙想向那位修道女打聽草人的狀況,但修道女表明不希望冥想受到干擾,遙只好識趣地走看開。

「怎麼辦?要去追那個草人嗎?」席娜向遙問道。

「不急啦……還有精神跑來跑去的話,八成是沒問題的。」遙聳聳肩:「我比較想先看看這寺院。」

寺院裡到處可見修道女,無意中,兩人聽見幾個修道女的竊竊私語。

「沒有新任司祭的消息呢。」一個修道女抱怨著:「拜此之賜,也多了不少怪傢伙來當修道女。我是不會說應該要由我來當司祭這種話啦!但發發牢騷總行吧。」

「就是說嘛。老一輩的人只會唸『以前的修道女比較規矩』這種話,也不想想是誰害的。」另一位修道女回應道。

「這些話可別讓達娜大人聽到啊。」另一個聲音響起:「她可是站在司祭那一邊的。說是司祭,該做的事情還不都是我們在做?」

「哎……別抱怨了。小心被人聽到啊。」又是另一個聲音回應道。

兩人悄悄離開了那間房間,遙才若有所思道:「……看來,那位司祭的問題還不少。」

席娜贊同般地點頭,又道:「要是讓達娜聽見了,她一定很難過……」

突然,一個兩人都認識的嗓音響起:「我聽見什麼呀?」

遙和席娜同時轉頭,又異口同聲道:「達娜!」

達娜笑吟吟道:「剛才我還在想,前面那兩個人很像你們呢。」

「好久不見!」席娜高興地喊道。

遙也高興地打著招呼:「我們還在想,也許會在這裡遇見妳呢!」

「好久不見了,兩位。」達娜笑道:「歡迎來到格特的療癒寺院。」

「這裡好特殊呀。」席娜有些興奮:「建築在斷崖邊的城鎮,該怎麼說……真是奇觀!」

「很高興聽妳這麼說。」達娜也笑道:「上次沒有向你們詳細介紹,我是療癒寺院的僧兵長,我的職責是保衛寺院的安全、以及守護司祭的居所。」

「司祭的居所?」遙想起修道女們剛剛提過的對象。

「是的,現任的司祭名叫瑪琪爾妲,正在夢見之間裡安歇。」達娜指指身後不遠處緊閉的門扉:「我們是從小一起長大的青梅竹馬。」

「這麼說,就是那位……」遙想起了達娜上次詢問蓋亞的問題:「……朋友嗎?」

「……是的。」達娜黯然地笑笑。

席娜連忙轉移話題:「說到賢人,我們上次在奇爾瑪湖也有遇到一位呢,是叫做托托的賢人喔。」

「賢人托托在奇爾瑪湖?」達娜似乎相當驚訝。

「對呀,外加一~大票的妖精。」遙比手畫腳地接口:「是隻老烏……有著烏龜外型的老人家。」

「這樣啊……」達娜停頓一下,隨即對兩人笑道:「……嗯,需要我帶你們參觀寺院嗎?」

「不用了啦,我們可以自己到處看看。」遙和席娜都婉拒了達娜的好意:「有空我們會再過來看妳的!」

「有空要再來玩喔!」達娜也向兩人道別:「招待不周,真是抱歉了!」

向達娜告別後,兩人來到了其他的房間,除了修道女,還遇見一個草人。不同於先前跑掉的草人,這隻草人看起來很正常。

「你好。」遙向草人打招呼:「那個,呃……你有跟我……講過話嗎?在……奇爾瑪湖?」

「草人知道唷。」草人以慣有的天真語氣說道:「草人是有很多,但是,都是一體的。跟你說話的,不是我,但也是我們唷。」

「呃?」遙比他發問前還要疑惑:「那到底是不是你?」

「不是我,但是我們呀。」草人依舊重複著先前的說法,聽得遙好不挫折。

「……當我沒問。」遙沒一會兒就宣告放棄。

「哎,這樣就放棄了?振作一點嘛。」席娜安慰遙:「我去陽台那裡看看,也許那個不舒服的草人又跑回去了也說不定,你繼續加油吧。」

面對席娜的建議,遙只是隨便應了聲。


本話因字數限制,分多頁呈現,請往下選擇頁碼

為保護本人創作資料不被任意轉載,本頁面禁止使用滑鼠右鍵與鍵盤進行複製,不便之處請多包涵。

Author: Fish Yu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