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 LOM】同人小說:10. 石之魚

  • 《聖劍傳說 瑪那傳奇》同人文
  • 10. 石之魚

天邊露出魚肚白般的曙光,此刻正值一般人遊走於睡夢的時刻,但德米納鎮郊外的空地上,席娜正舉著長槍,氣喘不已地揮舞著。

「長槍突擊!」

「星塵墮槍擊!」

「旋風槍!」

席娜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使出同樣的招式了。她的槍技搭配乾淨俐落的動作,每一次的攻擊都相當準確,就冒險者的水準而言,她的本領在水平之上,能有這種表現,應是一定時間累積下來的成果。

席娜終於停下動作,氣喘吁吁地席地而坐,任憑汗水從臉頰和髮絲末端滴落。

不多時,席娜回到家中張羅早餐,而最後的成果是兩個裝著烹飪過頭的食物的碗。不同之處在於一個是火烤到焦黑且質地堅硬,一個是水煮到發白且質地軟爛;相同之處是兩個看了都沒食慾。

席娜看著眼前的食物嘆息,其實她知道烹調的方法,就像遙所說的,來到這世上時已經內建了所有知識。但實際動手的成果卻是這樣,簡直就像……沒有將那些知識融會貫通過似地……

既然我是這樣莫名其妙地來到世上的,會不會哪天又會莫名其妙地失去一切記憶、重新開始生活?

稍早練習的武技也是,自己只是「知道」而已,身體卻往往跟不上所想的動作,控制上往往無法隨心所欲不說,不夠強健的肌耐力也常導致好幾天的疲勞和痠痛。這種說法雖然不符她展現的動作水準,卻是她一直以來的疑惑。

不過比起烹飪,她的武技明顯好上很多,感覺是有練過但不熟的程度,這又是怎麼回事?

席娜想起明天要找遙去奇爾瑪湖,路程大約要三天,糧食準備勢必要比以往多一些,可能需要野炊吧……嗯……

席娜滿臉黑線地看著眼前的食物,與其在外吃暗黑料理,她寧可多帶點乾糧。


到了出發前往奇爾瑪湖的那天,席娜依約帶著拉拉前往遙的家,遙也牽好波可、準備就緒,意外的是,可洛娜和柏德也全副武裝。

「他們說沒體驗過利用工藝品前往指定地點,所以我想……帶他們去瞧瞧也不錯?」遙試探地問道。

席娜不置可否:「我沒問題。」

不多時,一行人已經藉由工藝品「石之眼」,直接移動到了奇爾瑪湖。

「這裡就是……奇爾瑪湖?」

席娜放下工藝品「石之眼」後,幫忙抱著拉拉的遙接著說道:「……感覺滿不錯的呢!」

展現在眾人眼前的,是條被樹木圍繞的小徑。周圍一片祥和,細微的鳥叫聲正此起彼落地從枝枒間傳出;陽光透過樹葉的間隙灑落在地上,投射出一片片不規則的光暈;透過樹枝與葉片的漏洞,兩人甚至可以看見不遠處的奇爾瑪湖,正反射著粼粼的波光。

席娜正想開口,一陣騷動吸引了兩人的注意。他們定睛一看,聲音源自於前方的一群企鵝……和一隻海狗?

「不管怎麼說,先遣部隊都太慢了……難道是被妖精給全滅了嗎……」海狗一臉凝重地對企鵝們說話,看來是發號施令的角色。

其他企鵝正想回話,其中一隻企鵝發現了來者,叫囂道:「欸你們!是新來的嗎?」

遙和席娜還沒來得及回答,企鵝們已經接二連三地叫嚷起來。

「奇怪的傢伙!講暗號呀!」

「哪!快講暗號呀?就是那個妖精的話語?」

眾人還是一頭霧水,什麼暗號?

企鵝們見狀,紛紛嚷著:「太可疑了!老大!來了個可疑的傢伙呀!」

為首的海狗說話了:「這一點在人家講出暗號前就看得出來了吧!」

語畢,海狗「滑行」至席娜面前,端起她的手,裝模作樣地自我介紹道:「妳好,美麗的小姐,我是海賊團的首領邦茲。目前正在此地進行搜尋妖精祕寶的探險……很遺憾沒辦法跟妳這樣的美人多相處……」

怎麼說的和做的不同?遙皺著眉頭,正待發作,一旁的企鵝又搶白。

「真不愧是老大!」一隻企鵝叫好,並轉向兩人說道:「這暗號可是老大和偶們三十六隻企鵝三天沒睡才想出來的哪!這麼不稀罕的話,你們自己想一個啊呀?」

「偶」們?遙和席娜互看了對方一眼,這又是哪門子話?

「到底講不講暗號啊!」又一隻企鵝問道。

遙思忖了一會兒,決定胡謅:「啊不就『妖──精──』嘛?我開玩笑的啦。」

遙不過是把「妖精」兩個字拉長唸出,但見企鵝們吹著口哨、左遙右擺一陣,然後說:「很好!老大!新的同伴報到了呀!」

我歪打正著?遙在心裡暗噴。

邦茲大大地一揮手,企鵝見狀,不禁驚跳了一下。邦茲大聲說道:「這哪是同伴啊!看就知道了啊!」

遙心裡鬆了口氣,他真擔心自己就這麼被一群來路不明的企鵝歸類為同伴,從其他人放鬆的表情看來,他們顯然有同感。

「但是暗號……」

不等企鵝們辯解,邦茲又大大地一揮手:「囉唆!走了啦!美麗的小姐,失陪了……」

語畢,邦茲和企鵝們就衝進樹林,留下眾人站在原地發楞。

好半晌,席娜的聲音才打破了沉默。「遙……」

「什……什麼事?」遙還沒從方才的鬧劇中恢復過來,只愣愣地應了聲。

「你其實是企鵝嗎?」席娜疑惑地轉向遙。

此話一出,遙真想一頭撞死。他憤慨道:「當然不是!我哪裡像企鵝啊!剛剛是我亂猜的啦!」

「真的是亂猜的嗎……」席娜的回答讓遙很不放心。

「我早就覺得遙師父早上那麼難叫醒到底是像誰,原來是海賊企鵝嗎……」柏德的回答讓遙更不放心。

「庫耶……」波可的叫聲像在附和。

「嘰……」拉拉也跟著叫了一聲。

「夠了喔你們。」遙一臉黑線。

可洛娜連忙打破僵局,往前一指:「那,我們也往前走吧?」

「呃,好啊……」遙也把注意力轉回前方的路上,心裡卻忍不住嘀咕:我長得有這麼像企鵝嗎?


「嘿咻!」

在短暫的戰鬥後,遙開始收集怪物遺落的物資:「不愧是沒來過的地方,這裡的怪物種類,和街道、洞窟都很不一樣呢!」

「是啊……」席娜也興趣盎然地看著拉拉和波可四處探嗅:「有好幾種我沒看過的怪物呢!」

此時,冷不防地,一旁的樹叢中衝出了一隻怪物,剛好和柏德撞個正著。

「哎唷!」柏德險些被撞倒,幸虧及時站定腳步:「是什麼啊!」

「呱呱!」對方也應聲叫了起來,定睛一看,對方是隻鴨子,和遙先前在琉昂街道遇過的波隆族一樣,是亞人種的怪物,不同於柏德的下場,這隻頭戴綠色頭盔鴨子則被撞了個「鴨」仰馬翻。

「柏德!」可洛娜連忙衝上前來:「你沒事吧!」

「沒事。」柏德站起身,一邊握緊手中的平底鍋:「只是沒想到會被偷襲……」

「呱!呱呱!等等呱!」鴨子慌張起身說道:「在下不是故意的!是不小心才會撞到你的呀呱!」

「你……」席娜驚訝地看著鴨子:「會說話……是亞人種嗎……?」

「呱呱!在下正是鴨子隊長,達央是也呱!」鴨子拍著胸脯說道:「目前正在巡視本隊的駐紮地呀!」

「那你幹嘛跑得這麼急?」遙不解地問,這隻鴨子不像在巡視,倒像在亡命。

「呃呱!」鴨子低頭道:「在下是在……在蒐集那些妖精的情報呱!這可是必須秘密進行的任務!」

「妖精?」遙和席娜看著四周,並沒看見其他生物活動的蹤影。

遙問道:「哪裡有妖精啊?」

「呱?你們是看不見,還是沒看見呱?」鴨子驚訝道:「這裡到處都有妖精啊!這邊是沒有啦呱,那就安全了是也……」

「就算有妖精,你又何必跑成這樣?」可洛娜也不解地問道。

「呱……妖精們對於那些魯莽的闖入者很生氣,所以呼叫了湖之主出馬呱……」鴨子心有餘悸地說道:「差點連在下都被石化了!」

遙和柏德:「石化?」

席娜和可洛娜:「湖之主?」

波可:「庫耶耶?」

拉拉:「嘰嘰?」

達央神色緊張地說道:「這裡的妖精和那個湖之主是一個鼻孔出氣的呱!因為他們對那些蠢蛋的叫囂很不滿,所以剛剛經過的企鵝都被石化了呱!」

「剛剛那些企鵝被石化了?」席娜一驚。

「呱!正是如此呀呱!」達央點頭如搗蒜:「就在前面再過去一點的地方!」

「遙,你看怎麼辦……」席娜轉向遙,略帶凝重地開口:「是不是回去好了……」

「呱!如果不是存心來搞破壞的,應該不用擔心妖精的呱!」回答的是達央:「話說回來,你們到底看不看得見妖精呀呱?」

「不知道……」遙開口:「現在是都沒看到啦。」

「呱……那你們應該去請教托托殿下……」達央喃喃道:「就算看不到,賢人應該也會有辦法的呱!」

「這裡有賢人?」柏德大叫出聲。

「呱,你們不知道嗎?這裡的賢者,就是有著『渡海者』之稱的托托殿下呱!」達央又拍著胸脯:「這樣吧!為了表示歉意呱,請讓在下跟隨你們,前去詢問賢人有無對策吧呱!」


奇爾瑪湖周邊的小徑上多了幾尊和周遭景觀不大相稱的東西,那正是慘遭「湖之主」石化的企鵝。這些企鵝石像多半維持著不自然的姿勢,似乎是在變成石像前看到了令其驚恐不已的東西。

「呱,呱呱……」達央躲在遙身後探頭探腦:「確定!這裡有妖精的氣息呱……不過似乎沒有要攻擊的意思……」

「呃……鴨子隊長?」看著躲躲閃閃的達央,柏德開口叫喚。

「呱!請直接稱呼在下的名諱吧!」達央正義凜然地答道:「任何懷抱著愛與勇氣的勇者,都有資格直呼在下『達央』的呱!」

「那……達央?」柏德繼續問道:「那個湖之主,長什麼樣子啊?」

達央很不自然地移開了視線,還露出像被掐住脖子般的表情,好半晌才吞吞吐吐道:「呱……在下……不知道呱……」

「你不知道?」這次開口的是可洛娜:「呃……那麼,你怎麼知道……這些企鵝就是被湖之主給石化的?」

「呱呱!在下聽見妖精呼喚湖之主,又聽見企鵝們的慘叫呱,出來一看,就只看到這副景象了是也呱!」達央比手畫腳:「如果在下也被湖之主看到了,現在八成也只能當個鴨子像了呱!」

「也對啦。」遙聳聳肩:「不過話說回來,連企鵝們都遭殃了,那我們怎麼防範湖之主的攻擊?」

忽然,一個年老的聲音從旁響起:「那個,不好意思啊……」

「席娜?怎麼了?」遙轉向席娜問道。

「呃?不是你嗎?」席娜也看向遙,對方也是一臉不明所以。兩人又同時轉向了柏德和可洛娜,兩個小朋友也連忙搖頭。

「這邊啦,這邊。」聲音持續響起,眾人四下張望,終於在不遠的前方發現了聲音的來源,的確,是位老者,不過是……

「初次見面。我呀,是隻烏龜。」說話的,正是一隻四腳朝天、龜殼著地的老烏龜。

遙無言,只想道:這我看也知道好嗎,重點是你在幹嘛?

「呱!托托殿下!」達央吃驚地嚷道:「您……怎麼這副模樣?是在做日光浴嗎呱?」

「這怎麼可能嘛!」柏德立即回道,隨即反應過來:「咦?托托?是你說的那個賢人?」

一行人走近烏龜。烏龜見狀,又緩緩地開口:「哎呀,是達央啊……因為發生了一點意外,所以我被翻過來了,雖然讓肚子平均地曬到太陽也是件好事,不過還是翻回來比較好……」

還真的順便做日光浴?遙已經懶得吐槽了。

倒是托托又接道:「麻煩你們站在那裡一下。」

眾人依言停下腳步。而托托則是以自己著地的龜殼做為軸心,開始旋轉起來──

「咕嚕咕嚕~」

托托越轉越快,突然一躍而起,落地時,他已經翻回正常的姿勢。

「哎呀~得救了~先前的海賊和手下的企鵝呀,把我給撞到翻過來,一邊還叫著什麼妖精的寶物的,真是……」托托解釋道。

「所以……您也不是真的在做日光浴嘛……」忍俊不住回嘴的衝動,遙還是說了出口。

托托看看兩人、又看看四周的企鵝石像,問道:「話說回來,你們呀,看得見這裡的妖精嗎?」

眾人又張望一番,還是什麼也沒看到,於是遙回道:「看不見。」

托托點了點頭,沉吟道:「這裡的妖精,從不讓不會危害到他們的人看見,看來妖精是相信你們吧。但是那樣很不方便的,我就對你們施展可以看到妖精的符咒吧。」

要讓我們看見妖精?眾人互看一眼,托托則是唸起了奇怪的咒語:「─────!」

突然,四周出現了巨大的眼睛,被這些巨大眼睛照射後,隨即就有許多在空中振翅飛行的妖精,映入眾人的眼中。

「如何,能看到妖精了吧?」聽見托托的聲音,眾人吃驚得說不出話來,只能連連點頭。

看到妖精後,眾人試著想和妖精交談,但妖精的反應都很不友善。

「人類很奇怪耶,我們又沒有寶物,來這裡是要搶走什麼?」

「湖之主能將對手石化,妖精也可以利用『石之眼』來使用那股力量,但人類卻無法,所以石之眼對人類而言,不過是個石頭罷了。」

「我們和湖之主是一心同體的,如果湖之主死掉,我們也會一起死掉唷。」

席娜暗想:看來妖精和湖之主的關係很密切,而且妖精超討厭人類,沿路上被石化的企鵝們正說明了這一點。

只是……普通人無法使用的工藝品「石之眼」,卻能讓妖精藉以使用湖之主的石化能力,難道工藝品還能這麼使用嗎?

「那個……您是賢人大人嗎?」席娜將注意力轉回托托,遲疑道:「那個……我有點事情想請教您,不知道方不方便?」

「還……還有我!我也有話想問賢人大人!」柏德也說道。

「哎呀哎呀……我是很想回答你們,但如果可以的話,請幫助這些被石化的生物吧……他們並不是殘虐的闖入者,只是對妖精不了解罷了……因為這樣就遭到石化,也太過嚴重了點……」

席娜和遙互看了一眼,又看了看其他人,最後兩人點頭道:「呃……好吧,我們會盡力而為的。」

別過托托後,眾人繼續往樹林走去。


「……結果,變成我們要去解救那些企鵝了……」遙有些摸不著頭腦地說道:「要怎麼幫啊?」

「呱呱!如果打倒湖之主的話,或許就可以解除石化了呱!」達央樂觀地建議。

「喂,別說得湖之主好像很容易就可以解決啊。」遙無奈地開口:「再說,弄不好的話,搞不好我們也得變成石頭了,我才不要。」

「這倒也是……」席娜沉吟道:「你們也聽到妖精說的話了,既然妖精和湖之主是相互依存的,妖精要是知道我們的意圖,也會阻擾我們吧。」

「呱!說得也是呀!」達央這才發覺到自己的想法太過天真。

此時,前方傳來邦茲的聲音:「企鵝們!這裡太危險了!咱們回去吧!」

追上了?原來還有沒被石化的企鵝嗎?達央正要上前,柏德和可洛娜見狀,連忙地拉住了牠。

「小心點!如果湖之主針對的對象是他們,還是不要貿然出現比較好!」席娜小聲說道。

達央愣愣地點頭,便和一行人躲在一旁的樹叢中,觀察企鵝們的動靜。

企鵝們紛紛反對邦茲的意見:「你在說什麼啊老大!為了解救被『石』化的同伴,偶們得拿出『實』力呀!」

「……夠了喔你們這些企鵝,連這種時候還要講冷笑話嗎!海賊怎麼可以給人家那麼嘮叨的印象,再開這種冷玩笑的話……!」邦茲伸手一指,大聲道:「我就把你們這些傢伙給……給……」

「……老大?」邦茲雖然還沒說完,企鵝們卻震驚不已。

「給栽了!」邦茲終於說出口。

這番話讓企鵝們全體都大為吃驚,還不可置信地摀住了嘴巴,但後面的發言卻全都劃錯了重點。

「老大!怎麼可以說成栽!一點魄力都沒有呀!」一隻企鵝首先發難。

「可是我媽媽說『宰』這個字很……很不好耶……」邦茲支支吾吾地辯解。

遙都想替邦茲掩面了。這哪像海賊會說的話呀?他暗忖。

「請老大好好地、很有威嚴地再講一遍吧!說吧!像個海賊一樣呀!」又一隻企鵝這麼說道。

邦茲清了清喉嚨,目光一凜,再度開口:「企鵝們!那我就說了!給~我聽好了!這次,再給我開這種冷笑話的話!就栽……宰~掉!」

「真不愧是老大!不管你到天涯海角,偶們都會追隨你呀!」企鵝們贊同地吹起口哨。

「來吧!去為同伴報仇吧!」一隻企鵝說道。

「不對啦!」邦茲大吼道。

突然,有一隻企鵝看著湖面,觸景生情道:「看到湖,就好想回海裡去啊……心愛的法蕾莉呀啊……」

「還慢吞吞的!快撤退啦──!」邦茲氣鼓鼓地追著企鵝們往前跑去,很快就不見牠們的蹤影了。

「……既然牠們都說要撤退了,我們是不是可以去跟賢人交差了?」可洛娜問道。

「當然不行啊!還有那些被石化的企鵝耶,賢人的任務哪這麼簡單!一定要親眼見證牠們都平安離開才算過關的吧!」柏德熱血道。

比柏德更熱血的還有達央:「呱!小勇者所言甚是!所以還要去打倒湖之主啊呱!」

「當這些企鵝的的老大,看來滿辛苦的……」遙說道,臉上帶著好笑的神情:「我們也跟去看看吧,至於要不要打倒湖之主,就再看看吧。」

一路走著,眾人只看到更多被石化的企鵝,看來先前跑掉的企鵝們又有不少淪為犧牲品了。而一旁的妖精也毫不掩飾自己的想法。

「人類因為製造骯髒下流的事物所以很討厭,妖精就不會這樣。」

「企鵝也是人類的一種,對吧?」

「呱!你們是怎麼看的!那些是企鵝呱!跟人類差很多呀!」達央原本大聲地指正妖精的說法,卻在遭到妖精的瞪視後,囁嚅道:「……抱歉,請當在下沒說過呱。」

「我覺得……湖之主有點過分了。」席娜分析道:「企鵝牠們打擾別人安寧很討厭,但把對方變成石頭,也太超過了一些。」

「我覺得可以理解耶,之前被郵差鵜鶘吵醒的時候,我連烤了那隻鳥的心都有了。」遙承認道。

「可是最後的結果是我被你潑了一桶水。」席娜回道。

遙馬上轉移話題:「對不起,我錯了。我們還是去找湖之主吧,把吵人的傢伙變成石頭真的有點過分。」

這番對話讓可洛娜和柏德聽得一頭冷汗,並暗自決定以後還是別去叫遙起床好了。


本話因字數限制,分多頁呈現,請往下選擇頁碼

為保護本人創作資料不被任意轉載,本頁面禁止使用滑鼠右鍵與鍵盤進行複製,不便之處請多包涵。

Author: Fish Yu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