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 LOM】同人小說:7. 尼基塔的買賣之道

  • 《聖劍傳說 瑪那傳奇》同人文
  • 7. 尼基塔的買賣之道

放眼望去,四周盡被一片蒼翠的綠意包圍,其中隱約可見兩個嬌小的身影。

在這片靜謐中,兩人都沒有開口說話。直到一個溫柔又熟悉的聲音在他們耳邊迴盪:「來這裡……」

兩個小孩依言轉身,溫柔的聲音,正輕輕唱著熟悉的歌曲:「聽見了懷念的歌,在好遠好遠的遠方。在最靠近心的地方,迴響著……」

「在碧藍的、水泠泠的水邊,用有力的語調唱著歌,生命之歌……」遙的聲音加入了歌中。

「是的,我自你而生,並返回於你之中……」席娜的聲音也緩緩地出現在旋律中。

自夢境醒轉後,席娜沒有馬上起身,而是在思考著:連自己的過去都一無所悉,做這種夢又有什麼意義?

手邊傳來微微顫動的毛絨觸感,席娜看著那個正敞著肚皮睡覺的黃毛拉比,這才想起自己有了新家人──寵物拉拉,不自覺地露出了微笑。


自同樣的夢中醒轉來的遙則是選擇睡回籠覺,經過好一番掙扎,他才揉著眼睛、打著呵欠,慢慢走下樓來。

「早安~」在結束一個冗長的呵欠後,遙口齒不清地對可洛娜和柏德說了句。

「已經快中午了喔。」回答的是可洛娜。

「咦!」遙完全清醒過來:「那怎麼不叫醒我?」

「我有啊……」這次是柏德答腔:「可是,遙師父你怎麼也叫不醒……雖然之前就是這樣了……而且這次還對我丟枕頭……」

在神智不清時拿東西砸人,是遙控制不了的無意識行為。不過柏德所不知道的是,比起他曾拿過的仙人掌盆栽和水桶,枕頭已經算是十分安全的物品了。

「唔。」遙心虛地看向別處,連忙轉移話題:「啊,我要把之前的收穫拿去鎮上買賣,順便去找席娜商量下次去哪獵捕,拜託你們看家了喔。」

出門前,遙還繞去牧場看了看波可並添了些飼料,看陸行鳥歡快地在牧場跑來跑去,遙的感想是:其實養隻寵物也不錯啦。


走上大路,德米納鎮的喧囂已經清晰可聞;不多時,遙已經信步走至充滿活力的城鎮,穿梭在人來人往的市集中。

不同於席娜家門前的商店街,市集上充滿各式攤販,人聲鼎沸,人們都趁著市集中午收攤前趕來採買。遙完成了買賣,正逛著市集,卻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

「喵?你是……」

對方注意到遙的視線,同樣也疑惑地打量起遙,一個熟悉的畫面,不約而同地躍進了雙方的記憶中。

遙率先叫了出聲:「啊!你是那天在酒館門口的那個……」

之前的某日,想進酒館喝一杯的遙,正是在酒館門口,撞上了受(急著找人的)琉璃糾纏而去的獸人,也就是眼前的對象。

對方也認出了遙,笑著打起招呼:「哎呀喵,又遇見你了呀喵!我呀,叫做尼基塔,是個旅行商人喵。」

喵?遙決定不去深思這個結尾語音,他向對方伸出手來,自我介紹道:「我是月明遙,可以直接叫我遙。」

遙和尼基塔就這麼聊了起來,身為旅行商人的尼基塔,在提到自己最近想前往的地點──琉昂街道時,忍不住小有怨言。

「聽說街道那裡有盜賊出沒哪,嚇得我都不敢去了喵,畢竟我這麼受歡迎,搞不好會被圍毆呀,你說是吧?」尼基塔問道。

琉昂街道是遙目前最常去獵捕的地點,他倒是從沒在那遇過什麼盜賊,很自然地就回答:「幹嘛要怕?」

「可靠呀喵!我正為盜賊的事傷腦筋呢!」尼基塔相當滿意遙的回答,一掃先前的陰霾,高興地說:「咱們去把盜賊給收拾了吧!如果順利的話呀,搞不好可以大賺一票呢喵!」

「大賺一票?」遙想了想,似乎也未嘗不可:「那我再找個同伴加入行嗎?她住鎮上而已。」

「好呀,你真會做生意喵,我呀,最喜歡利害分明的人啦喵~」尼基塔一拍掌,看似十分高興地說:「那麼,先陪我去見一下提波呀喵,出發之前,我得去跟它交涉一下喵!」

「提波?」遙回憶著這個聽似熟悉的名字:「啊,好像是……武器店的茶壺對吧?」

「正確來說,是茶壺型的魔法生物喵。」尼基塔笑吟吟地回道。

尼基塔原本就長得一臉笑容,遙無法判斷尼基塔的語氣中是否有什麼情緒,但他陡然看見對方細長的眼縫裡,似乎閃過了一線光芒。


遙和尼基塔一進入武器店的側屋,一個蹦得正歡的大茶壺便熱情地對尼基塔開口道:「啊!尼基塔~好久不見~是得到了什麼好東西嗎~?」

「不,那個啊喵,有是有啦,不過,這個可不能賣喵~」尼基塔故意吊提波的胃口。

面對尼基塔「欲擒故縱」的策略,提波果然上當,只見它哀求道:「尼基塔~你在賣什麼關子呀啊~」

「這個喵。」尼基塔一邊說著,一邊拿出一個工藝品:「我得到了代表琉昂街道的工藝品──車輪喵。」

說著,他亮出了手中的物品,遙定睛一看,那是個做成車輪形狀、帶有強烈瑪那的工藝品。

「什麼──?」提波疑惑地注視著工藝品,不解道:「只是個看起來很舊的車輪嘛──」

「算了喵,我要回去了喵。」尼基塔原本熱情的聲音迅速降溫:「這不過是個車輪喵,只是個不盡人意的東西罷了喵。」

提波再遲鈍也知道自己剛才「不識貨」的發言惹惱了對方,急於補救的它於是說道:「等等~!至少我知道那不是普通的車輪啦!賣我吧,多少錢啊~?」

孰料,尼基塔斬釘截鐵地回答:「五萬盧克喵。」

遙一個暗噴。這開價也太刺激了點。

提波果然大聲哀號:「尼基塔~這價錢太誇張了吧~不管怎麼說……」

「去準備五萬盧克吧喵,反正你也看不出它的價值,這個就先給識貨的遙用囉喵~」

尼基塔奸笑地當著一臉錯愕的提波把東西交給遙,遙立刻配合做出一副「我很識貨」的表情接了下來。

眼看著錯失機會,提波哭喪著臉,哀道:「尼基塔~你是惡魔~五萬盧克~好歹給我準備的時間呀~」

「下次有機會再說吧喵。」尼基塔事不關己地說道。

「哪有這種交涉啊~」提波仍在哀號:「尼基塔你這樣很折騰我唉……至少找些符合我預算的商品啊~」

尼基塔正走向門口的身影突然停住,並轉回身來逼近提波,笑容滿面卻語帶恫嚇地開口:「你給我聽好呀喵。錢是會最先離開,而會最後回來的東西。這就是錢的使用方法,記得啊喵。」

尼基塔留下一句教人聽不懂箇中道理的話語後,就示意遙跟他一道離開。

一走出屋子,遙就向尼基塔道謝:「嗯,這個車輪,謝謝你啦。」

「沒關係喵。」尼基塔輕描淡寫地說道:「反正不過是偶然得到的東西。」

看來尼基塔似乎不知道這些地點工藝品的可貴。遙轉了轉腦筋,決定不要說破這件事,畢竟五萬盧克對他而言也是天價。

清了清喉嚨,遙向位於不遠處的席娜家點頭示意:「等我一下,我朋友家就在前面。我去叫她一下。」

席娜很快就出來應門,遙於是向席娜說明了尼基塔的目的:「呃,這位是尼基塔,因為琉昂街道有盜賊,他希望我們可以陪他一起解決,面對盜賊,還是人多比較方便,他還說可以大賺一票」

遙一面介紹,一面意識到自己好像在拉人充當尼基塔的免費保鑣,只能暗自祈禱席娜別拒絕。

「你好,我叫席娜。」席娜向尼基塔伸出了手,微笑道:「請你多多關照了。」

「哪裡喵,能得到漂亮小姐的同行,是我的榮幸喵。」尼基塔也和席娜握了握手,而遙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點多疑,他總覺得尼基塔跟席娜握手的時間似乎長了點。

三人正要出發,席娜照例向常在她家門口閒晃的草人道別,跟以往一樣,草人還是說著叫人摸不著頭緒的話語。「我們,沒有,心。」

「我討厭草人喵。」尼基塔突然對草人發表意見。

「我們是有很多的,但是,都是一體的。」草人還是說著。

「草人是世上的垃圾喵。」尼基塔不耐煩地說。

「喜歡,鳥和蟲。」草人又說。

「世界上,沒用的生物多得很喵。」尼基塔還是說著。

雖然不知道尼基塔是不是和草人有什麼過節,遙還是在尼基塔吐出下一句不中聽的話之前,把他拖離了那裡。


一進入琉昂街道,遙和席娜就見到了熟人。席娜一眼就認出徘徊在前方的人,正是不久前才在梅基布洞窟遇過的真珠。

「這裡是哪裡?琉璃……」真珠不安地環視四周,似乎不明白自己何以在此。

席娜想起上次在梅基布洞窟的經歷,暗忖真珠應該是「又」迷路了吧?於是她上前叫喚對方:「真珠?」

「啊!席娜大姐!還有遙大哥!」真珠這才發現來者,又習慣性地臉紅起來:「那、那個……我……又迷路了……你們知道琉璃在哪裡嗎……」

遙和席娜交換了個瞭然的眼神,連尼基塔都有了意見:「現在呀,妳那個吵死人的搭檔,一定又在德米納到處暴衝了吧喵。」

遙想起上次在德米納鎮酒館門口,尼基塔可是被琉璃騷擾得氣噗噗地離去;真珠聞言,先是大吃一驚,半晌才怯生生地問向席娜:「那個……席娜大姐,這裡是……什麼地方?」

「琉昂街道呀。」遙秒答。

「街、街道?」真珠臉色驟變,驚呼道:「是、是這樣啊……前、我到前面去看看好了……果然……是、是這邊嗎?」

說著說著,真珠就要往前走,席娜擔心地問道:「妳又迷路了嗎?」

真珠低下頭:「嗯……琉璃……在哪裡呢?這、往這裡走的話……可以嗎……?」

「那個……要不要……」席娜本想提出和她同行的建議,無奈自己和遙有約在先,一陣欲言又止後,她終究沒有說下去。

真珠笑了笑,似乎能理解席娜的用心:「我……我一個人沒關係的,謝謝大姐!」

語畢,真珠轉往街道的反方向走去,很快就消失在道路盡頭。

一行人正準備繼續深入琉昂街道內部,席娜卻停下腳步,換來遙和尼基塔詫異的眼神。

「……對不起,兩位……」席娜一臉歉意:「我實在很擔心真珠……我想,果然不能放她自己一個人走才是……」

如果上次那個女人又出現怎麼辦?如果真珠又遭遇什麼意外呢?

上次的一時之緣,讓席娜無法眼睜睜看著真珠就這麼迷迷糊糊地在外遊蕩。

「嗯,妳去吧。」洞悉了席娜的心情,遙對她說道:「再不快去,就會追丟了喔!」

看見遙眼中的諒解,席娜好生感動:「謝謝你……!」

就這樣,席娜循著真珠離開的方向走去,不多時便不見蹤影。

「唔喵。」走在路上,尼基塔一邊伸出小指,一邊說道:「我以為你會一起去呢。」

遙很想掰斷尼基塔豎起的小指頭:「我先答應你了嘛。而且你想想琉璃要是找不到真珠,又有多少人要被騷擾啊。」

「有道理喵。」尼基塔十分感同身受。「喵喵,總之還有你同行,這樣我就不必擔心了喵。」

開玩笑,要是我也溜了,至少你一定會向我收取工藝品的五萬盧克吧。遙在心裡嘀咕道。


遙和尼基塔走了一陣子後,在一個岔路口,發現有個貓女獸人在前方躊躇著,模樣很是憂愁。

遙和尼基塔對看一眼,遙便走上前向對方搭話:「小姐,怎麼了嗎?」

對方回過神來,連忙頜首:「你們好……我叫做達娜,我來自格特。」

「啊,妳好。」遙也向對方頜首還禮。「我叫做月明遙,這是旅行商人尼基塔。」

看到遙和尼基塔的旅人裝扮,達娜語帶期待地問道:「那個……你們也是來見賢人的嗎?」

不等遙回答,尼基塔已經先有反應,他油嘴滑舌地開口:「好可愛的耳朵!妳和這位小哥之前那位漂亮的小姐朋友,我都很喜歡的呀喵!咱們一起眉來眼去吧喵~」

遙和達娜齊齊朝尼基塔拋去一個「你自己體會」的眼神,尼基塔自討沒趣地閉上了嘴巴。

達娜沒理會尼基塔的調侃,而是問向遙:「對不起……你們有聽說過那邊的事嗎?」

遙看了看達娜所指的方向,他知道在那條路的盡頭,安棲著賢人之一的蓋亞。

「嗯,我也曾去見過賢人,請他指點迷津。」遙想起自己曾問過蓋亞的問題。

「你的心智很堅強呢……」達娜黯然道:「但我卻害怕未來的黑暗,也怕去見賢人……巨大的痛苦讓我不想知道真相……我害怕去見祂……也害怕知道事實……」

達娜說著,眼神也隨之黯淡。遙有些不知所措,也不好再多說什麼。

「對不起,竟然說了這麼奇怪的話。」達娜驚覺自己竟然在陌生人面前流露出脆弱的一面,連忙打起精神:「請忘了我剛剛說過的話吧。」

接著,不等遙多說,達娜向兩人微微頷首,便走向琉昂街道的出口方向,很快就消失在路的盡頭。


遙和尼基塔一路上倒也平安無事,直到被兩個波隆亞人擋住去路並勒索為止。亞人種的怪物體型近似人類、智力也較一般怪物高,做出打劫等勾當倒也不算罕見。

「喂喂喂喂!拿錢來!拿錢來!拿錢來!拿來拿來拿來──!」

看來,他們就是傳聞中的盜賊了。遙想道,卻提不起興致退治他們。他完全可以秒殺這種敵人,但做這麼恃強凌弱的事情,感覺沒比盜賊好到哪去;況且與其說這兩個傢伙是盜賊,根本就只是小屁孩啊。

「……這就是你說會圍毆你的對象?」遙瞥了尼基塔一眼,奈何對方就長了張笑咪咪的臉,難以判斷對方所言真偽,他只好轉回去怒瞪那兩名盜賊。

「才不給呢。」遙翻了個白眼,丟出一顆糖果給盜賊,說道:「天色不早了,乖乖拿著這個回去吧。」

「嗚喔呀啊啊啊啊啊!」盜賊怒吼道,對遙非常不滿。

「這種金錢的奴隸,我絕不原諒喵!」尼基塔十分憤慨地說道。

「你是在說自己吧。」遙小聲咕噥道。

對方眼見威脅不成,於是搬出了自己的老大前來助陣:「大師!請出馬吧!給這些傢伙一點顏色瞧瞧!」

同時,盜賊後方的草叢出現了些許的動靜,一個體型高大的怪物隨之現身。

「滾吧,你們這兩個沒用的東西……」

「哇哈哈哈!滾吧!滾吧!」

正當兩個盜賊樂不可支時,盜賊的老大──一個長得像巨大螞蟻、卻有著螳螂鐮刀前臂和翅膀的怪物轉過身來,對兩個小嘍囉怒道:「我說的是你們這兩個廢物!」

「對、對不起呀!老大!」

「我、我們這就走了!」

兩個盜賊這才錯愕地收起了笑容,連滾帶跑地逃離發怒的老大。

遙抬起一邊的眉毛,這才像個盜賊嘛,不過看來是免不了一場對決了。

說時遲那時快,盜賊老大才緩緩舉起手臂,下一刻卻急衝上前,凌厲的攻擊也隨之而來。

「危險──!」尼基塔揮出一拳,對於格鬥,他所擅長的武器是拳套:「遙!小心牠的鐮刀!這傢伙叫作螳螂蟻,很難纏的!」

「唔哦!」遙踏著「月面空翻」的步子,幾個空踩上跳,漂亮地閃過了螳螂蟻的攻擊:「螺旋一閃斬!」

遙的攻擊招式「螺旋一閃斬」是基本技能「月面空翻」的衍生技,快速的斬擊,在傷害敵人的同時,也會令其產生混亂。趁著螳螂蟻暈眩時,尼基塔跳上前來,補上他的必殺技:「看我給你個禮物喵──!」

「喀!」螳螂蟻受到尼基塔重重的一擊,踉蹌後退了好幾步。卻沒有立即倒地,牠厚重的甲殼抵銷了不少衝擊。

尼基塔想起遙剛才令對方暈眩的一擊,在驚異對方實力強大同時,也對自己竟然撈了個這麼厲害的保鑣感到得意:這次真是賺大啦!

「可惡喵,這傢伙全身都是甲殼,看來必須斬向甲殼的間隙才行喵!」尼基塔對遙大叫道。

鏗鏘一聲,遙舉著雙手劍,硬接下一記沉重的攻擊,承受的力道之大,甚至讓他後退了幾步。

在混亂中,尼基塔聽見遙吼道:「尼基塔!你設法吸引牠的注意!」

「唔噢喵!」尼基塔向螳螂蟻揮拳過去:「看我的『血蹄』!」

尼基塔的攻擊將螳螂蟻的注意力從遙身上轉移開來,眼見對方高舉的鐮刀正要揮向尼基塔,下一刻──

「幻腳一刀!」

遙以連續四次的後滾翻做出的攻擊「幻腳一刀」,讓尼基塔瞬間看傻了眼。四道快速的斬擊分別飛向螳螂蟻的軀幹和後腳,四道白光飛過後,尼基塔眼前,橫七豎八地散落著先前還被稱做是「螳螂蟻的軀體。

「嗚哇!」

落地姿態不好的遙差點摔倒,他收起武器,揉著雙臂說道:「這樣一來,街道的盜賊就算是消滅了吧。」

尼基塔愣了好一會兒:「……你到底是厲害還是笨拙喵?落個地也能跌倒?」

「……你行你上?」遙瞪去一眼,在心裡接道:我就不是很習慣啊,還是第一次用這招咧,沒想到後座力會這麼大。

「啊哈喵,嗯,我就相信只要是你的話,就做得到的喵~」尼基塔乾笑幾聲,繼續說道:「真是幫了大忙啊,你果然很厲害喵!這下可大賺一筆啦喵!」

當遙拍掉身上灰塵的同時,尼基塔已經開始翻起行李:「等一下喵……頭盔……章魚蟲……」

遙一頭霧水地看著,待尼基塔終於掏出一堆東西,遙的眉頭卻蹙得更緊了點。

「這些好東西原價大約三千盧克啦,特別算你三百盧克就好啦喵~」尼基塔邊說邊把東西推向遙,完全無視對方陰沉的表情。

看著那個像是便宜貨的頭盔,和另一個不知所云的玩意,遙不假思索:「我才不要。」

「那再加上這個如何喵?」尼基塔又拿出一盒帶著草綠色的點心:「好吃的草蟲饅頭喔!全部特價三百盧克喵!到哪裡都沒這麼好康的事啦~」

遙依然一臉嫌棄,尼基塔只能使出苦肉計:「別這樣嘛~我也得討生活呀喵~」

看在食物的份上,加上方才如果沒有尼基塔,自己恐怕也沒辦法打倒螳螂蟻;最重要的是,他不想花五萬買工藝品,於是遙只得讓步:「……好吧。」

「太棒啦!然後這個也給你吧喵。」眼見推銷成功,在接過錢後,尼基塔又興高采烈地將兩樣東西交給遙,分別是代表「斷崖城鎮格特」的工藝品「炎」,以及代表「叢林」的工藝品「獸王徽章」。

「這些就算是贈品喵!」尼基塔補充道。

這贈品也比商品好太多了。遙面不改色地接下了工藝品,心裡卻在歡呼物超所值,有了前面的經驗,他沒有表現出分毫興高采烈。

看遙面無表情,尼基塔又說道:「別洩氣喵,高興時就要笑呀喵。我也是個商人呀,當然不會讓客人吃虧的嘛喵。」拍了拍遙,尼基塔繼續說道:「我已經滿足啦,期待下次見面囉,人生就是要享樂嘛喵~那麼再見囉!」

尼基塔走遠幾步,突然又停下腳步,跑回遙面前,面帶微笑地咧嘴:「微~~~~~笑!」

遙依言對尼基塔露出微笑,尼基塔滿意地點了點頭,便一溜煙地離開了街道。

遙勉強的微笑這才轉成真心的大笑,心裡則是洋洋得意:哈哈哈哈,三樣工藝品呢!十五萬啊~哦不,是又有三個地方可以去啦~

明天再去找席娜吧。遙想道,自己倒貼當了尼基塔一天免費的保鑣、又被強迫推銷,途中席娜又追真珠去了,今天的行程又泡湯了……幸好途中多少獵捕了些物資,不過最棒的收穫,是得到了三個工藝品。

「不知道席娜和真珠怎麼樣了……」遙一邊津津有味地咬著草蟲饅頭,一邊走在夕陽西下的歸途上:「嗯,這個草什麼的饅頭,意外地好吃耶。」

在帶著耀眼金紅光芒的夕陽下,遙的身影,也逐漸消失在峽谷間的小徑上。

為保護本人創作資料不被任意轉載,本頁面禁止使用滑鼠右鍵與鍵盤進行複製,不便之處請多包涵。

Author: Fish Yu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