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 LOM】同人小說:8. 蓋亞的智慧

  • 《聖劍傳說 瑪那傳奇》同人文
  • 8. 蓋亞的智慧

對於自己先前的誤判,席娜十分懊悔。

告別了遙和另一個剛認識的、名叫尼基塔的旅行商人後,席娜便折返去找真珠,卻著實沒料到……真珠竟然已經走得不見蹤影。在漫無目的地尋找了大半天後,她只得宣告放棄。

現在該怎麼辦呢?要回去找遙和尼基塔嗎,真珠也不知道有沒有事……

席娜正覺得一團亂,突然在不遠的前方,看到了一個讓這些紛亂思緒都為之停擺的人影。

接著,席娜悄悄追蹤起那個身穿綠色衣裳、頭戴橘色花飾的娉婷身影。


「大姐姐,一直沒有回來喔。」

翌日,面對找不到席娜的遙,席娜家門前的草人又照實回答了他。

「怪了,還沒回來?」遙開始擔心起來:「不會是遇到什麼意外……還是和真珠跑到哪裡去了?」

遙回憶起認識真珠的搭檔──琉璃時的經過,儘管不太情願,他還是去推開了酒館「阿曼妲&帕洛特亭」的大門。

「吵死了,沒看到我們正在忙嗎!」

果不期然,琉璃正在抓狂,不同於上次的是語氣更暴躁了,而首當其衝的就是酒館的女服務生蕾潔兒。她正被嚇得直發抖,一句話也不敢說。

「真珠在哪裡?」琉璃向蕾潔兒吼道。

無奈蕾潔兒實在是不知道,只能顫抖以對。

看琉璃的模樣,席娜應該沒有帶回過真珠,原想向他打聽席娜下落的遙便沒有多說;正當遙思忖著是否要告訴琉璃實情時,琉璃的怒氣已經指向了他。

「你也不知道嗎?」琉璃窮凶惡極地問向遙。

遙充其量也只是「曾經」在琉昂街道見過真珠,嚴格說來,並不知道她「目前」的下落,如果據實以告,只會加深琉璃的擔憂(以及其他人被騷擾的機率),還是先等席娜有消息後再做打算才是。於是遙只得裝出顫抖的模樣說道:「我也不知道呀。」

「你真的不知道嗎?」琉璃加重語氣,又問了一遍。

遙還是佯裝發抖的模樣,心裡則暗暗祈禱琉璃趕快轉移注意力。

「真是!那個傢伙!」琉璃氣極地一甩手,便頭也不回地走出了酒館。

遙看著蕾潔兒驚懼的神情,連忙對她露出微笑:「我的朋友已經去找他的同伴了,找到的話,就會把她帶回來的。」

蕾潔兒鬆了一口氣,對遙自我介紹:「那個人……通常都會待在這家店,他平時人也沒這麼兇,除非真珠公主走丟……」

「哦,我叫月明遙,叫我遙就行了。」遙追問:「所以……真珠很常走丟?」

蕾潔兒微微點頭:「真珠公主的腳程其實很快,又老是恍神,常常一下就不見人影了,現在也只有柏伊德警官還會幫忙找人,因為他們是珠魅,容易被壞人盯上……」

遙突然同情起琉璃了,同時也更擔心跑去追真珠的席娜。

「……那,蕾潔兒,打工加油囉。」遙不知該說些什麼,打了聲招呼後,他也離開了酒館。


經過一夜的跟蹤,席娜確定了自己追尋的對象下榻於德米納鎮的旅店、也就是小尤卡所經營的「瑪那祝福亭」。考慮了各種會面途徑後,席娜還是決定直接與對方接觸。

一陣急促的敲門聲打斷了房內旅客的動作。不一會兒,一個身穿綠色衣裳、頭戴橘色花飾的女子面帶警戒地開了門:「誰?」

「來向妳還禮的人。」席娜毫不客氣地說道:「前幾天在洞窟,感謝妳的『關照』啦。」

「是妳?」女子臉上閃過一抹驚愕,她隨即認出來者正是日前她引誘至洞窟內怪物巢窟的對象之一:「那孩子也沒事?」

「誰知道她有沒有事?」席娜沒有正面回答:「妳為什麼要害真珠?」

「那,可真教人擔心啊……」女子冷笑:「世界充滿了生命的光輝。彷彿……在夜空中閃亮的星星。」

說時遲那時快,女子倏地自懷中抽出暗藏的卡片打向席娜;席娜雖然並非毫無防備,還是被這突如其來的攻擊分散了注意力。

第一張卡片擦過席娜的左頰,劃出一道紅色的線條;緊接而來的第二張卡片才是真正瞄準要害的武器,卻被席娜用長槍打偏了軌道。

席娜也不遑多讓,隨即刺出連續四次高速的槍技招式「突刺」,但綠色的身影瞬間越過了她、直接從兩人所在的二樓走廊跳下一樓大廳,待席娜衝到門口,女子早已不見蹤影。

「……可惡,被她逃了。」

無視於臉上已經滲出鮮血的傷痕、周遭看熱鬧的人們、和身後小尤卡驚惶的叫聲,席娜單手抱起慌張跟上的拉比,憤憤地垂下緊握著武器的手,並蹙緊了眉。

「……席娜?」一個熟悉的聲音傳進席娜耳中,只見遙擠開人群走來:「這是怎麼回事?」

接著,傳入席娜耳中的,是一個自己沒聽過的女性嗓音:「你是……月明遙……先生?」


由於席娜在旅店內造成了不小的騷動,被騷動聚集而來的遙、聽到騷動而出來察看的投宿者達娜,在因緣巧合下、聚首於同一個地點。

面對眼前的混亂,三人決定先找個地方把話說清楚才是上策。約莫一刻鐘後,席娜家起居間的桌上,擺著三杯冒著熱氣的茶,與每個茶杯相對應的座位上,各自坐著席娜、遙、還有達娜。

「會有點痛,請妳稍微忍耐一下。」達娜拿著貼布對席娜說道。

即使對方事先提醒,席娜仍不住地悶哼了聲:「謝謝妳……呃……」

「我叫達娜,來自格特的療癒寺院。」達娜十分有禮地自我介紹道:「之前我曾在琉昂街道和月明遙先生有過一面之緣。」

「拜託直接叫我遙吧。」遙不好意思地說道:「沒想到會在這鎮上遇到妳呀,世界還真小呢。」

席娜正啜飲著茶水時,遙突然嚴肅地對席娜開口:「……那麼,剛剛是怎麼回事啊?」

「這沒什麼啦,你剛剛也看見了,擦傷而已。你不也受傷了嗎,你腳踝有繃帶。」看見遙錯愕的神情,席娜瞇起眼睛:「那又是怎麼回事?」

達娜看著眼前的兩人,想起自己的目的,她調停道:「那個……席娜小姐,既然是遙先生先問妳的,就由妳先說吧?然後再由遙先生說明自己的情況,可以吧?」

席娜有點不自在:「妳直接叫我席娜就好了,不用加小姐啦。」

遙附和道:「我也不用加先生啦,我們也直接叫妳達娜,可以嗎?」

達娜聞言,面孔才放鬆了下來,並漾起了笑容:「當然可以。那麼……席娜?」

「也沒什麼啦,我本來要去追真珠,哦,真珠是我們之前認識的朋友。」席娜為達娜補充道:「但是沒找到她,反而看見了上次想害她,還害我和遙也被怪物攻擊的始作俑者。」

聽席娜說到這裡,遙回憶著上次在洞窟內發生的種種,整個人也不自覺地向前傾:「妳是說……」

「就是那個綠衣的女人。我發現她也在旅店投宿,想去找她問清楚。一不留神……」席娜指指左臉頰,有點無辜地說道:「就變成這樣了。」

「妳太大膽了吧!」遙微慍道。

席娜微微縮肩:「……好啦,我會注意的……」

遙也不好再多說什麼。達娜接著清了清喉嚨,說道:「那麼……遙?」

「我昨天和尼基塔去琉昂街道擊退盜賊,也因此遇到了達娜。」遙也開始說明:「我落地沒踩好,腳有點扭到……當時覺得沒什麼,結果回去以後腳踝就腫了,可洛娜幫我敷了藥膏。不過其實也沒怎樣。」

達娜雙手環胸,注視著已經互相坦承的兩個人。很高興他們能夠消弭心結。

如果……我們四人也能像這樣……那麼,還會演變成今日的局面嗎?

達娜不知不覺陷入了沉思,直到遙的聲音將她拉回現實。

「這次謝謝妳呀,達娜。」遙語帶歉意地說道:「抱歉佔用妳的時間了。」

「不、不會的。」達娜連忙否認,並據實說出自己的目的:「其實……我也有事要找兩位幫忙。」

遙和席娜互望一眼,遙開口問道:「有什麼我們可以幫忙的?」

「嗯,你們,知道任何關於瑪那之樹的事嗎?」達娜問道。

想了好半晌,席娜直接了當地說道:「呃,我不知道……」

一旁的遙也搖了搖頭。達娜見狀,不禁好生失望。

「唉……我也很清楚,瑪那之樹根本就不存在……但是,我想幫助我的朋友啊……」達娜憂慮地說道:「如果有瑪那之樹的話,或許就可以……但是這樣一來……」

達娜欲言又止,頭也越垂越低。看見她猶豫的神情,席娜不禁開口:「達娜?」

突然,達娜又抬起頭來,問道:「你們認為,人一旦死去,靈魂會怎麼樣呢?」

沉思了半晌,席娜說道:「我想,靈魂是不會消失的。」

遙也說出了自己的看法:「我相信,消失的只是肉體,真正存活的,是被稱為『我』的存在,大概就是一般人所說的靈魂吧。」

「你們真的這樣想嗎?」達娜突然激動起來:「即使至今傷痕累累,靈魂也不會因此受到傷害吧,我不相信這樣的靈魂會消失,果然我還是要去見蓋亞才行。」

握緊了拳頭,達娜轉向遙,要求道:「遙,你說你有請教過蓋亞,所以我想……希望你可以陪我一起去。」

「我可以一起去嗎?」席娜又開口:「我也有點事想請教蓋亞。」

遙有點詫異:「妳不用休息嗎?妳已經一天一夜沒睡了吧?」

「一兩天不睡覺沒關係的啦。」席娜伸伸懶腰:「而且,你不也想知道那些工藝品的事嗎?」

原來是這件事?遙鬆了口氣,於是他對達娜笑道:「一起去吧?」

達娜露出了放鬆的笑容:「謝謝你們……遙、還有席娜。」


很快地,遙、席娜和達娜三人,已經佇立在由巨大岩石所構成的巨臉前。

「你們來了,孩子們。來,更靠近一點吧……」

「嗯。」遙說道,便和席娜、達娜走上蓋亞跟前的岩石,一行人隨即被上升的岩石抬舉到蓋亞面前。

「你們好。只要是我能回答的,我都會回答你們。」一個低沉渾厚的聲音自眼前的巨大岩石中傳來。這就是賢人之一──大地之顏‧蓋亞的聲音。

達娜首先開口:「我的朋友受到惡魔的詛咒而有性命之憂,我想幫助她,請問我該怎麼做才好?」

「就照那位朋友所期望的做吧。」蓋亞回答道。

「不,她並沒有拜託我什麼,而是就這樣接受了命運。」

「那就接受她的想法吧。只是,妳了解她所說的話嗎?」

「我無法理解啊!」達娜的語氣突然強烈許多:「她的內心已經軟弱到居然要放棄一切了!她明明擁有比我還堅強的心,只是被惡魔給改變了!我希望她能恢復原狀啊!現在的她,已經完全不一樣了……!」

「妳應該知道,人有權決定自己的命運。用妳的耳朵,好好聽聽那個人想告訴妳的事吧。」

沉默了好半晌,達娜才接話:「……謝謝……我會冷靜下來的……」

「我會一直在此的。孩子們啊。」

達娜深吸一口氣,再度問道:「賢人大人……您知道這個世界為什麼會存在嗎?」

「妳可說是為了思考這個道理而存在的。」蓋亞緩緩道。

「請您不要答非所問。」達娜一臉認真:「那麼,我們是為何而存在?難道我們沒有該去做的事嗎?」

蓋亞侃侃道:「並非所有問題都有答案,對妳而言,尋求解答是有意義的,那也正是妳人生意義之所在。思考並不一定會有答案,但藉由思考得到的新的啟發與感受,會成為嶄新的妳,如此周而復始,進而不斷生成一個新的自己。」

「說得也是,我確實有過許多不一樣的感受,但卻無法違抗身體的衰老,難以去付諸實行。」達娜坦承。

「妳覺得寂寞嗎?」蓋亞問道。

「……是的。對於人會死去這件事,我感到很悲傷。」達娜有些落寞。

「妳得到了一種我所沒有的豐富情感呢。」蓋亞意味深長地說道。

「……那能稱作豐富嗎?」聽完蓋亞的回答,達娜苦笑。

「那就要請妳自己決定了。」蓋亞回答道:「我會一直在此的。孩子們啊。」

眼見達娜的問題已經獲得解決,席娜於是開口。

「賢人大人……」席娜一邊開口,一邊自衣袋中拿出工藝品「石之眼」,並舉到蓋亞可以看清楚的對方:「請問……這個東西,是出自於賢人之手嗎?」

「是的。」蓋亞回答:「雖然我沒有實際參與製作,但這的確是出自賢人之手。」

「為什麼賢人們要做出這樣的東西呢?」席娜又問。

「作為瑪那女神的指引……」蓋亞又回答了熟悉的話語:「這個法‧帝爾大地的一切萬物,都是憑依著瑪那之力而生。」

面對如此籠統的答案,席娜只以為蓋亞是在闡述女神的恩澤,於是她也只能作罷:「無論如何……還是謝謝。」

一行人謝過蓋亞,便離開了蓋亞的所在處。


回程的路上,好一陣子都沒有人開口說話。然後,達娜首先打破了沉默。

「非常謝謝你們,我冷靜多了。」讓人看見了自己激動的模樣,達娜有些難為情:「那麼,這個請你們收下,雖然不知道能不能派上用場。但總是受過寺院加持過的物品,不成敬意。」

達娜說完,隨後便將一枚戒指交給遙:「這是『窮者之戒』。」

「啊、呃……謝謝妳……」遙說道。

「如果你們來斷崖城鎮的寺院,請務必要來找我喔!我可以帶你們參觀寺院。」達娜微笑地向兩人道別後,便轉身離去了。

達娜離去後,遙和席娜繼續踏上回程。

「那個……遙。」席娜開口:「對不起。」

「妳為什麼道歉啊?」遙一臉不解,隨即一臉驚恐:「難道……我剛剛喝的茶有問題?」

「下次我一定記得幫你加料。」席娜的聲音降溫了幾度:「……那個,為了真珠的事,我放了你鴿子。」

「喔,那個啊。」遙不是完全沒在意過,但聽到對方坦誠的道歉,他的心情好了很多:「別放在心上啦,這都是不可抗力,不是嗎?」

「謝謝你……」席娜釋懷不少:「那個,你知道德米納鎮上的『聖瑪那教會』嗎?」

「知道呀。教會怎麼了?妳想告解?」

席娜瞪了遙一眼,遙才收起了玩笑的態度:「教會怎麼樣了嗎?」

「每逢休息日,教會都會舉行一次聚會,提醒人們不要重複可怕的戰爭,現場會有神職人員講解過去的歷史。」席娜的聲音越說越小聲:「你願意和我一起去參加嗎?我是說,為了讓我們更了解這個世界……」

「喔!當然!我一定會去!」遙滿口答應。

說著說著,他們已經來到琉昂街道的入口處,佇立於德米納鎮和遙家園的岔路前,遙又強調了一次:「在去之前,我會去找妳的!」

兩人告別後,各自走向歸途,直到遙隨手摸向衣袋,才想到今天來找席娜的目的:「啊,我忘了講新的工藝品的事了……」

為保護本人創作資料不被任意轉載,本頁面禁止使用滑鼠右鍵與鍵盤進行複製,不便之處請多包涵。

Author: Fish Yu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