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 LOM】同人小說:3. 小小魔法師

  • 《聖劍傳說 瑪那傳奇》同人文
  • 3. 小小魔法師

在德米納鎮西邊的空地上,站著一對年幼的雙胞胎姐弟,他們已經在原地怔楞許久,直到天邊露出些許魚肚白般的曙光,女孩才有了動靜。

「什麼都沒有了……我們的……家……」女孩的語氣帶著點哽咽。

男孩擦了擦眼睛,強打精神道:「這有什麼!以前的家沒有了,我們可以蓋一個新的啊,可洛娜!」

不等女孩回答,男孩已經舉起他作為魔法媒介之用的平底鍋,綠色的光線迸射而出,地面也開始鼓動起來。不多時,一個又一個的巨大南瓜便接連生成,男孩也高興地在南瓜間跑跳。

而習慣早起在附近進行送信工作的郵差鵜鶘,在聽到動靜來一探究竟後,立刻飛也似地逃走,嘴裡還喃喃唸著「魔法師要率領南瓜大軍毀滅世界啦」之類的發言。


「大事唷!大事!德米納鎮西邊,出現了奇怪的大南瓜啊!」

一大清早,遙就被一陣聒噪的鳥叫聲給吵醒。睡眼惺忪的他開門一看,原來是德米納鎮上的郵差鵜鶘正在門口大吼大叫。

「南瓜怎樣啦?煮來吃不會喔?」遙口齒不清地回了句,便準備關門睡回籠覺。

孰料這隻鳥眼明腳快地頂住遙正關上的門,一邊扯著嗓子怪叫:「一定是有、很不好、很不好的魔法師,要率領南瓜大軍把我們大家全殺掉呀!」

「什麼南瓜大軍?」可以吃嗎?遙想道。

郵差鵜鶘比手畫腳,表情活像在表演降靈:「這樣我都不能安心送信呀!你一定要去解決的呀!我非常非常害怕,心臟也砰砰跳呀!」

遙不耐煩地反駁道:「妳也太誇張了吧,有南瓜又怎樣?南瓜又不會飛來追妳!妳再吵,小心我烤了妳這隻被害妄想鳥!」

「太過分了!太過分了!」郵差鵜鶘大受打擊:「我好心挨家挨戶提醒大家,你卻這樣回報我!活該萬年單身鳥!」

「妳、妳這隻……!」

叔可忍、嬸不能忍,就是這句話,外加被吵醒的起床氣,遙氣呼呼地進門拿了桶水。正打算要潑出去時,這隻鳥卻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飛走,害他撲了個空。

不多時,一陣敲門聲響起,遙迎接(他以為是)郵差鵜鶘的方式,就是方才那桶沒成功潑出去的水。


在遙家裡的起居間,遙正手足無措地坐在桌前,兩手抓著長褲,頭半垂著,外加滿頭的冷汗。

現在的他,正在思索自己怎麼會這麼莽撞。如果當時多考慮一下……不,只要一下下……

坐在他對面的席娜,頭上包著毛巾,全身大半是濕淋淋的。

遙偷偷瞥向席娜,果不其然,席娜面無表情,遙因此更七上八下了。

席娜抬起頭來,從毛巾的縫隙中,看了對面如坐針氈的遙一眼。

與其說生氣,席娜更覺得倒楣。回想起自己上次造訪的情景,當時睡眼惺忪的遙打開二樓窗戶時,似乎正打算拿東西往外丟(不過聽聲音,是他的腳先遭了殃)。加上今天的經驗,她暗暗決定,以後來敲遙的家門後,最好先退到安全距離外,或許也可以考慮帶把傘或戴頂頭盔什麼的。

「──那麼,你是因為把我誤認為那隻……呃……」席娜回憶遙剛才使用的名詞:「……有被害妄想症的鳥,所以我才會搞成這副德性?」

遙汗如雨下,好不容易才擠出一個字:「……對。」

「我沒那麼生氣啦。」看遙這副德性,席娜覺得自己才像加害人,只得放輕語氣補上一句:「不過下次請你注意一下。」

是說下次我也不會呆站你家門外了。席娜無聲地接了句。

「不會有下次了。」遙如釋重負地吁了口氣,他舉起雙手,做出發誓的動作:「我保證。」

席娜起身把毛巾丟還給遙:「為了讓我沒白淋這桶水,咱們去辦點正事吧。」

遙一臉驚訝地任憑朝自己飛來的毛巾就那樣掛在頭上:「要上哪去?」

席娜的回答完全出乎遙的意料:「先去我家吧。」


因禍得福地順勢造訪了席娜位於德米納鎮上的家,遙坐在席娜家裡的起居間,掩不住好奇地四下張望。

席娜的家,是一棟坐落在德米納鎮旅店旁的獨棟房屋。算是位於要道旁,遙也常經過這裡,他這才恍然:難怪我第一次見到席娜會是在德米納鎮,因為她就住在鎮上嘛。

席娜把遙帶進門、說了句「我換個衣服,你先隨便坐吧」後,就走進房內,任遙自顧自地打量起周遭。

席娜的家比較小,除了房屋本體外沒有別的空間。屋內的物品擺放得很整齊,沒有到處亂丟的毛巾和衣服、桌上也沒疊著待分類的書本、廚房裡想必也沒有堆成山的碗盤。比起我亂七八糟的狗窩,這裡好太多了。遙暗自捏了把冷汗,決定回家後要大掃除。

但是……要不是知道席娜此刻正在房內,這裡幾乎像間空屋,空盪、安靜,沒有人氣……想到這裡,寂寞頓時湧上遙的心頭,他連忙甩了甩頭。

「讓你久等了。」席娜的聲音傳來:「我好了。」

「妳一個人住這裡?」遙問道。

「對啊。」席娜倒了兩杯茶出來,把其中一杯推向遙:「喝喝看,這是提波給我的茶葉,提波是武器店家的茶壺型魔法生物。」

遙拿起茶杯,茶的氣味清香,看來提波對茶有著不錯的品味:「妳一個人住,不會不方便嗎?」

「還好,有時多艾爾也滿熱心的,他常常教我一些戰鬥知識,哦,多艾爾是武器店老闆的朋友。」席娜端起自己的杯子,啜了口茶。

遙點點頭:「我知道他,自稱洋蔥劍士的矮……的植物人,感覺不管去哪都會遇到他。」

「嗯,就是他。」席娜點頭。

遙隨口找了個話題:「女孩子自己一個人住,不大安全吧?」

「還好啦。」席娜聳了聳肩:「你知道武器店老闆馬克吧?他也是個好老爸,結果他女兒受不了老爸的囉嗦,自己跑去酒館打工,父女倆現在是話不投機半句多。」

遙也聽馬克提過類似的抱怨,對於席娜竟然說自己像那個囉嗦老爸子,遙有點受打擊。

「撇開獨居不說。我不住這兒,還能住哪?有現成的房子我已經超感激了。」席娜加強最後一句話的語氣。

遙點頭如搗蒜:「真的真的,我那時候發現我一個人住那麼大的房子時也是超感動的!只是就我一個人實在太空了,還好來了盆仙人掌、門口還有草人晃來晃去,沒事講一些我聽不懂的深奧發言。」

「對吧?你至少有仙人掌和草人呢,只是一個房子裡沒有人氣,久而久之感覺真的……」席娜做了個顫抖的動作:「怪冷清的。」

遙換了個話題:「說到蕾潔兒,她上次被那個不知道在兇幾點的琉璃纏著找人,我只好陪琉璃跑去洞窟,結果就剛好又遇到妳了。」

席娜隔著杯子的霧氣,盯著遙的面孔發問:「琉璃,就是真珠的同伴吧。」

「對。」遙放下杯子:「我後來才聽說真珠一天到晚搞失蹤,加上又有人要害他們,也難怪琉璃會那麼緊張。不過他還是很兇就是了。」

「跟你確定一下,你看到要害真珠他們的人,是個女的?」席娜問道。

「一個穿綠色衣服的美女、頭上還戴了朵橘色的花、眼睛是綠色、頭髮淺褐色……還有她稱呼琉璃是石頭,給人感覺超差的。」遙蹙眉道。

那就是我看到的那女人沒錯了。席娜也一臉凝重。

兩人好半晌都沒說話,直到席娜放下了杯子:「好啦,悠閒的喝茶時間差不多該結束了,還有事要做呢。」

遙也放下茶杯,卻一臉不解:「要做什麼事?」

席娜朝天花板翻了個白眼:「還什麼事?當然是我今天被你水桶伺候的原因啊。」

靠,我今天一定是遇到水精靈逆行才會這麼失常。遙暗忖。


「我的工作是~送信~送信~」照例在德米納鎮郊外進行送信工作的郵差鵜鶘唱著:「但是,南瓜好可怕~好可怕~」

「你想想嘛,如果今天不解決鵜鶘說的大事,你搞不好每天早上都要被吵醒。」席娜提醒遙:「我可不想以後去你家還要穿雨衣。」

遙理虧在先,只好乖乖跟著席娜來到德米納鎮郊外住宅區間的小徑上。郵差鵜鶘依舊在老地方邊唱歌邊送信,只不過這次的歌詞裡還多了對南瓜的恐懼之詞。

強迫自己按捺住掐死這隻鳥的衝動,遙和席娜繼續前行、來到了德米納鎮西邊郊外的空地。原本應該是空地的此處,果然如郵差鵜鶘所言,出現了許多奇形怪狀的大南瓜。

席娜瞠目結舌:「這……這也太多了吧?什麼時候冒出來的?我常常來這裡練習武技,昨天還沒有這些南瓜耶?」

看著眼前詭異的景象,兩人確定郵差鵜鶘沒有說謊(雖然有點誇張),只是空地上除了許多大南瓜,還有一男一女兩個小孩在大南瓜間跑來跳去,他們看似年齡相仿、有著同樣紫紅色的頭髮和容貌,應是雙胞胎無疑。

「喀喀喀喀喀!」小男孩發出一陣怪笑。

「柏德~不要那樣笑啦~」小女孩並不怎麼欣賞兄弟發出的笑聲。

「可洛娜!妳也要笑啊!身為支配者都要這樣笑的!」柏德持續笑出怪異的聲音:「喀喀喀喀喀喀喀喀喀!」

可洛娜不以為然地搖了搖頭:「用南瓜來支配世界?你是笨蛋啊?」

這時,柏德發現了目瞪口呆的遙和席娜兩人,戒備地說道:「啊!有怪傢伙來了!讓他們知道我們的厲害吧,可洛娜!」

「用你的南瓜去做就行啦。」可洛娜還是不以為然。

「那是今後的課題啦!」柏德對可洛娜頻頻的吐槽頗感不滿。

「真是的……你冷靜一下腦袋行不行啊。」可洛娜搖搖頭。

在席娜反應過來前,遙已經兩手各拎著一個小傢伙的衣領,將他們提了起來:「這種惡作劇,太過分了吧?」

柏德徒勞地在空中掙扎,看似掙脫不了遙的箝制,但出乎遙和席娜的意料,下一刻,他手中的平底鍋突然綻放刺眼的光輝──光魔法的光線,瞬間遮蔽了遙的視線。

「放開柏德!」

就在同時,可洛娜手中的掃把則是變出了植物的藤蔓,木魔法幫助兩位小朋友甩開了遙的控制。兩人因而雙雙落地。

「遙!」席娜瞬間跳起身來衝向遙,一邊下意識地揮舞隨身的長槍準備防衛。只是出乎她意料的是,眼前的兩個小孩一恢復自由,所做的第一件事情並不是趁勝攻擊,而是爆出響亮的哭聲。

「嗚哇哇哇哇哇……」

這下,反而換成席娜和遙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了。經過兩人一番安撫,兩位小朋友才總算止住了哭聲。

「我們不是故意要攻擊你們的啦……」柏德抽噎道:「可是,這裡以前是我們的家,所以……」

「你們的父母呢?」席娜問道。

柏德和可洛娜互看一眼,可洛娜才慢慢開口:「我們的父母……日前在從事魔法實驗時,因為實驗失敗,所以……」

「那你們住在哪裡?」遙揉了揉剛才被甩出去時撞出的腫包,問道:「沒有其他的親戚朋友嗎?」

「我們本來住在魔法學校的宿舍。」柏德回答,聲音卻越來越小:「可是,爸爸媽媽過世後,學校就住不下去了,我們無處可去,只好回到小時候一家人曾經住過的這地方,可是沒想到這裡已經什麼都沒了……」

這下可怎麼辦才好?

遙和席娜對望一眼,實在是不知所措。遙拉拉席娜的袖子,暗示她到一旁商量。

「這下怎麼辦?」遙一臉憂慮地對席娜悄聲說道:「我實在沒辦法看著兩個小孩流落街頭……」

席娜完全明白遙的感受:「同樣是無依無靠,至少我們還有地方住。」

「對呀!」遙像是想到了什麼似地:「他們可以住我家呀!反正我一個人住嘛!」

「我也是一個人住耶。」席娜一記眼刀丟過去。

遙縮了縮肩:「對吼……不過我家比較大啊,還有個空的閣樓,正好可以派上用場。」

席娜想了一會兒:「……如果你願意收留他們,我也會幫忙的,以後一起外出獵捕的收穫讓你多分一些,你看這樣行嗎?」

遙一個怔愣:「……妳考慮得好實際,我還沒想這麼多,不過先謝了。」

作成決定後,兩人走向兩位小朋友,席娜清了清喉嚨,對他們說道:「那個,我們有事想拜託你們。」

看見遙點頭,席娜繼續說道:「我們兩個常常外出不在家,家裡也沒有其他人,能不能請你們跟這位哥哥一起住?只要幫他看家,就可以換取食宿喔。」

兩個小朋友原本以為會挨上一頓好罵,沒想到會聽到這般出乎自己意料的好消息,可洛娜連忙抹抹淚水,高興地說道:「真對不起,我們是雙胞胎,我是姐姐可洛娜,那是我弟弟柏德。我們弄出那些南瓜……只不過是惡作劇而已。」

「請讓我叫你們一聲師父!」柏德也誠摯地說道:「我和可洛娜也不會白住,只要是生活上的雜務,我們都會幫忙打點的!」

「哎,不用做到那樣啦。」遙連忙說道,並對兩個小朋友伸出手去:「我叫月明遙,你們直接叫我遙就可以了,她是我朋友席娜。倒是以後要請你們多多指教了!柏德和……可洛娜?」

「啊哇哇哇哇!多麼寬大的心胸啊!真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可洛娜好生感動。

兩個小朋友都緊握著遙和席娜的手,可洛娜已經高興得語無倫次,一旁的柏德早就高興地耍弄著自己的平底鍋,看起來也是好不開心的樣子。

在夕陽的餘暉下,遙帶著兩位新成員回到家中,在經過一番整理後,可洛娜和柏德便正式成為這間屋子的一份子。

為保護本人創作資料不被任意轉載,本頁面禁止使用滑鼠右鍵與鍵盤進行複製,不便之處請多包涵。

Author: Fish Yu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