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D LOM】同人小說:2. 迷路的公主

  • 《聖劍傳說 瑪那傳奇》同人文
  • 2. 迷路的公主

時間回到當天稍早。

席娜走出鎮外,正想著今天要去哪裡獵捕,便看見一個女孩猶疑地走向梅基布洞窟。基於好奇,她也跟著前進,看著女孩心不在焉,她猶豫一陣後,還是趕上對方並出聲提醒道:「走路不專心,很危險喔!」

女孩這才像大夢初醒一般,先是驚訝地看了看四周和席娜,席娜連忙解釋:「我看妳一個人走進這裡,裡面有些地方滿危險的呢,還是不要再進去比較好吧?」

席娜這才發現眼前女孩身上異於常人的地方──在她的胸口,鑲嵌著一個閃爍著月白光輝的珍珠,像是個核一般。眼前的女孩,不是普通人,竟是個非常罕見的種族,也就是胸前有著寶石核的「珠魅」一族!

女孩怯生生地點頭,又看看四周,這才一臉驚訝:「我……我又……迷路了……我本來是在德米納鎮的呀……這下糟了,琉璃一定又要生氣了……」

「這樣啊,如果妳不介意的話,我帶妳回去吧?」席娜說道。

女孩像是鬆了一口氣,對席娜露出了笑容:「我、我叫做真珠,大姐呢?」

「……我是……」席娜沉默了,真要這麼說嗎?

「大姐?」真珠的叫喚,把席娜拉回現實。

「啊,那個,我叫做……席娜。妳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支吾了一陣,席娜還是對真珠說出了那個名字。

「這樣啊,那麼席娜大姐,就麻煩妳帶我出去了。」真珠毫無防備地笑著。

妳也太容易相信我了吧?席娜看著真珠臉紅的笑容,兀自想著。

走著走著,兩人在洞窟中也度過了小半天的時間,卻一直不見出口。

「席娜大姐?我們還沒到出口嗎?」真珠侷促不安地開口,席娜卻一臉凝重地注視著四周,似乎對真珠的話置若罔聞。

「席──」真珠正要再度開口,卻被席娜伸手阻止。

「我想,有人在跟蹤我們。」席娜嚴肅地說道。

「怎麼會……」真珠看來很是害怕。

席娜安撫道:「現在不知道對方是衝著誰來的,似乎也沒有什麼行動,我們假裝沒發現,繼續走就好。」

「好……好的。」儘管害怕,真珠還是應允道,亦步亦趨地跟著席娜在洞窟內走著。

是衝著我?還是衝著她?席娜一邊警戒、一邊行進著。

一直到席娜和真珠為了躲避突然出現、並衝向她們的綠衣女子的攻擊,進而跑進一個沒有出路的洞窟後,席娜這才發現,自己和真珠落入了陷阱。

「跟珠魅扯上關係的人就會遇到不幸,妳就用生命來體驗這一點吧!」

在躲藏於洞窟內的巨大怪物擋住出口前的那一刻,席娜看見出口外那位身著綠色衣裳的艷麗女子,冷笑地丟下這一句話。

珠魅?在慌亂中,席娜瞥了眼真珠胸前的白色珠核,對方是衝著真珠來的?

怪物的怒吼打斷了席娜的思考,她立刻拉起真珠尋找掩護。千鈞一髮之際,她推著真珠進入一個石縫後方的密閉空間,緊接著,一道重重的敲擊落在她的後腦杓,她就那樣失去了意識。

在昏迷中,席娜隱約又感覺到一股令她安心的熟悉感,以及另一個熟悉曲調的旋律。

「……搭乘著風的歌聲,不論何處都很響亮……思慮被波浪所搖晃著,從你那裡,迫近了……」


來到這洞窟已經大半天了,現在大概快天亮了吧?遙邊打著呵欠邊想著。

為了驅逐自己一夜未眠的倦意,遙索性拿起樹枝,撥弄起眼前的柴火來。雖然身在陌生的洞窟,旁邊還有個昏迷不醒的陌生女子,簡直找不出比這更沒半點安心因素的情境了,遙卻覺得很放鬆。

在不知不覺中,遙哼著記憶中唯一存在的旋律,輕微的聲音,透過密閉的洞窟,竟也迴盪出數倍的音量:「……我從遠方開始尋求著你,開始了行走……」

希望她醒來不要把我當成怪人什麼的啊……我忘了向真珠打聽她的名字了,真是……算了,本人就在這邊,總是可以試著問問看嘛,嗯。

遙正盯著柴火發愣,席娜卻突然清醒並坐起身來。雖然視線還很模糊,她還是立刻警戒起來。

「哇……嚇我一跳,妳醒啦?」遙吃了一驚,連忙拍拍胸口。

「你是誰?」席娜盯著遙,這才察覺到頭上的疼痛而皺眉:「真珠呢?」

「妳先冷靜下來,太激動對傷口不好。我不是敵人,真珠她現在很安全,她的同伴已經來接她了。」遙連忙解釋,一口氣就講了一大串話。

席娜並沒有因此放鬆警戒:「你是誰?」

「我嗎,我是陪真珠那個天底下最沒耐性的同伴來這裡找她的,喔,那個人叫琉璃,他們兩個先走一步了。快入夜暗摸摸的,我不敢貿然帶妳出去,所以留在這裡等妳醒來。」

席娜還是一臉懷疑:「我怎麼知道你和那女人不是一夥的?」

遙無奈道:「我要是敵人的話,才沒好心到還等妳醒來;再說,如果妳說的是那個害我們被醜大猩猩追的漂亮大姐,她早就溜跑了。」

快速地分析了一下遙的說詞,席娜這才放下戒備。這才突然發現,眼前的少年,竟是自己多日前在鎮郊擦身而過的人。

「你是……那天的……」席娜有些不可置信。

「妳還記得我呀?」遙有點高興:「我們上次見面是……是四天前在德米納鎮的郊外,妳還記得嗎?」

遙嘴上雖這麼說,心裡倒是直呼:好險,差點就把前天偷聽的事給說溜啦。

「你是為了要等我醒來,才一直在我旁邊嗎?」席娜問道。

「也算是啦,而且我有些話想問妳,所以想和妳單獨談談。」遙伸手遮住了一個呵欠。

「你找我要說什麼?」席娜疑惑道,其實她也對這個人感到好奇。

遙停頓了一下,才說道:「我叫月明遙,妳叫我遙就可以了。」

看著對方一臉迷惑,遙繼續開口:「我第一次看見月亮的那天晚上,其實就是不久前,我雖然知道那是月亮,卻覺得好像是第一次看到它。那天是滿月,我心裡很清楚,雖然月亮那麼明亮,卻是在距離我遙不可及的地方,所以當下我就自稱『月明遙』,算是紀念我第一次看到月亮。」

席娜不明所以,面上卻不動聲色。遙又繼續說道:「我其實不知道自己是誰,是從哪裡來的,彷彿就只是某天早上,我就在家裡的床上突然醒來這樣。然而,我有一種感覺,我覺得我的過去從來不存在,我是『突然』就活在當下這個時空裡,很奇怪吧。」

好半晌的沉默後,席娜才問道:「你為什麼要對我說這些?」

「呃,為什麼嗎?」遙怔了怔,說道:「我覺得可以相信妳。」

事實上,遙心裡想的是:才怪,我總不能說我前天偷聽到妳和蓋亞的對話吧。

他跟我一樣?不久前的那天早上,我醒來時,發現自己一無所悉……就彷彿我是在那一刻,才以目前的姿態活在世上一樣地不真實……難道,這就是我為什麼會在他身邊感到那種熟悉感的原因嗎?

席娜陷入自己的沉思中,直到遙的幾聲呼喚,才把她拉回現實。

「妳沒事吧?」遙有些擔心地盯著她。

「我、我沒事,你剛剛跟我說什麼?抱歉我沒聽到。」席娜連忙說道。

「我只是想問妳的名字。」遙重複了自己的問題。

是過了好一段時間,席娜才開口:「……我叫做席娜。」

遙的表情明顯放鬆下來:「席娜,很好聽的名字。」

「那是我在市集偶然聽來的。我也不知道自己叫什麼,就借用這個名字了。」席娜說道。

「呃,這樣喔。」遙心裡想的卻是:幸好妳第一個聽到的名字不是什麼怪名字。

「還好啦,比不上你的名字那樣有意境。」席娜聳肩道。

「我們等天亮再離開吧,現在外面太暗,難免會遇到怪物,白天會安全得多。」遙對席娜說道。

「現在是……什麼時候?」席娜問,洞窟深處不見天日、加上自己已經昏迷一段時間,時間感都亂了。

「嗯,大概快天亮了吧。」遙說:「妳可以再休息一下,我會看著柴火的。」

看見席娜臉上的防備,遙開始閒扯:「那個啊,我平時會到附近的郊外,找一些可以作為原料或食物的獵物,到鎮上去換些生活必需品或是金錢,不過這附近倒是沒有什麼可以稱得上算是高價或稀有的怪物呢……」

席娜聞言,若有所思地開口:「如果想找比較好的原料,大概得去遠一點的地方吧?不過我也沒去過,遠一點的地方的怪物聽說價值雖然高,但相對地也比較棘手,如果只有一個人去,會有點辛苦吧。」

「那,有機會的話……下次要不要一起去?兩個人比較……彼此可以互相照應這樣……」

席娜完全沒有戒備:「嗯……好啊。」

熟悉的感覺讓兩人都很放鬆,兩人有一搭沒一搭地說著話,一段時間過去,遙正覺得意識有些迷糊,席娜說道:「天應該已經亮了,我們準備一下離開這裡吧。」

「呃?好啊,我們走吧。」遙注意到洞窟內的石縫已經透出光線,於是他把火堆旁的石塊和泥沙全撥進火堆裡弄熄柴火,正要起身,他才突然想到了什麼:「差點忘了……這個。」

在隨身的衣袋內摸索了一陣,遙拿出兩樣東西,那正是真珠先前留下的,代表著「奇爾瑪湖」的「石之眼」;和代表「月夜城鎮羅亞」的「螢袋之燈」的地點工藝品。

「這是真珠給的,既然有兩個,我們就一人一個吧!」遙對席娜解釋。

「你選你喜歡的吧。」席娜沒有伸手接過。

「這兩個我都可以,妳先選妳喜歡的吧。」遙笑著說。

席娜注視了好一會兒,似乎在為該選擇哪一個而煩惱,最後,出乎遙意料之外的,她拿起了「石之眼」。

「我以為妳會喜歡螢袋之燈呢。」遙毫無掩飾地說出他的看法。

席娜倒是一笑:「你叫月明遙嘛,當然要配月夜城鎮了。」


回程路上,兩人不時交談著,內容不外乎琉璃是如何兇惡(遙說的)、以及一些日常瑣事。

終於,在進入德米納鎮前的路上,席娜開口說了:「你要回去了嗎?」

「呃……算是吧,我家就在那邊。」說完,遙向一旁的岔路看去:「這條路走到底,就是我家了,在這邊就看得到了。」

席娜點了點頭,她知道遙所說的,是鎮外一棟連著大樹、以及空地的房屋。

不等遙開口,席娜已經搶白:「這次謝謝你,我們過幾天再一起去其他地方走走吧!」

席娜露出了連她自己也沒有察覺的燦爛笑容,遙一時無語,只顧著向席娜遠去的身影揮手道別,直到看不見對方後,他才發現自己正站在離家不遠的大路中央傻笑。

「……笨死了……我!連她住哪裡都不知道啊,還下次見?我看要下輩子見了啦!」遙兀自敲著自己的腦袋,自暴自棄道。


連續三天,遙都沒有再見到席娜。他不知道對方住在哪裡,只能到鎮上亂晃,然後垂頭喪氣地回家。他的煩躁,連家裡的仙人掌盆栽看了也只能搖頭,完全愛莫能助。

到了第四天一大早,當他在朦朧中聽見窗外傳來呼喚自己的聲音時,第一個反應竟是把起居室的仙人掌盆栽先扔下去再說。

在他打開二樓的窗戶、往門口的方向看去時,手裡的盆栽不自覺地掉落,不偏不倚砸中他的腳,在痛得死去活來之餘,也把他的煩躁和不清醒的意識都給砸跑了。

靠!會痛!不是作夢!

「起床囉!今天天氣很好,有沒有空到遠一點的地方去走走?」

在樓下門前對自己微笑的正是席娜。遙像條在陸地上擱淺的魚一般,只能張大嘴巴、瞪大眼睛。

「你還在睡嗎?該起來了吧!」看著遙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席娜倒是笑著回應。

看著那個笑得燦爛的少女,遙通紅的臉上也漾起了好大的笑容:「妳先進來等我一下啊!」

新的冒險故事,從這裡,才真正,開始了序幕……


本話因字數限制,分多頁呈現,請往下選擇頁碼

為保護本人創作資料不被任意轉載,本頁面禁止使用滑鼠右鍵與鍵盤進行複製,不便之處請多包涵。

Author: Fish Yu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